【名家專欄】美應效仿波蘭對科技巨頭罰款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多年前,誰會想到美國言論自由方面會遠遠落後於波蘭、匈牙利等國家?

他們顯然從蘇聯鐵腕統治下的歲月中學到了一些東西。

波蘭人正在提議新的法律,對因意識形態原因審查用戶,或刪除帖子的大型科技社交媒體公司處以1,350萬美元的罰款。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波蘭總理馬特烏斯‧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在臉書(Facebook)上發了一個帖子:

「我們現在越來越多地面臨著我們認為已成過去的做法,對言論自由的審查曾經是極權主義和獨裁政權的勢力範圍,現在又回來了,但以新的形式,由公司經營,他們讓那些有不同想法的人閉嘴。」

莫拉維茨基聽起來更像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年—1826年,第三任美國總統,《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或麥迪遜(James Madison Jr.,1751年—1836年,美國開國元勛、第四任總統 ,因在起草和力薦《美國憲法》和《權利法案》中的關鍵作用被譽為「憲法之父」),而不是我們那些矯情的政客們,他們到目前為止——在戈培爾式的「取消文化」中——希望做的不過是改革《通信規範法》第230條,這樣就可以根據措辭,使大科技公司對其發布的內容承擔更多責任。

在我們腐敗的制度中,這些科技巨頭基本上收買了我們的領導人。他們實際上成了他們科技主子的馬屁精(雙關語),所做的不過是舉行毫無意義的聽證會,而聽證會的效果往往與預期相反。

我們一直被那種取消文化所束縛,它不僅扼殺了我們的民主,還鑽進了我們孩子的大腦,讓他們害怕追求真理,成為新一代悄無聲息的潛在極權主義者。

我們和他們,必須禮貌地傾聽,實際上被淹沒在反動的知識垃圾——比如系統的種族主義和批判性種族理論之中,而我們不允許反駁,以免被社交媒體封殺,或者更糟的是,失去工作。

為什麼對方就不能聽一聽《權利法案》中傳統的、老式的價值觀呢?

正如毛澤東所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毛在這一點上撒謊了,但我們不應該這麼做)。

取消文化的根源是一種自卑的恐懼,如果你不害怕對手的想法——甚至懷疑他們是對的——你就不會如此堅決地封殺他們。

其中一部分隱藏在大科技公司的行為背後,還有一種由群體思維強化的發展性無知。

這些公司的創始人和高管在技術上(往往是天才)和經濟上都受過訓練,但幾乎沒有政治哲學的薰陶。幾乎所有這些人都來自這樣一個時代,那時的學校很少教授公民學,如果有的話,也只是以最粗略的方式。

是的,其中一些問題可以通過創建替代平台(如Parler)來糾正,但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除了不得不與擁有獨特的、甚至是主導地位的「先發」優勢的公司競爭之外,這些同樣的新平台,儘管它們可能令人欽佩,儘管它們承諾「開放」,但幾乎成為了它們的更為極權主義對立面的鏡子,進一步分裂了我們已經分裂的社會。

每個人都選邊站,最後變成了「多此一舉」。

這就是在21世紀如何治理一個共和國嗎?正如(開國元勛之一的)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一句名言所警告的那樣,我懷疑這是「保持現狀」的方法。

波蘭人有更好的辦法。他們罰款的本質是迫使社交媒體成為公眾廣場,而不是一隊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審查他們認為(或被告知相信)不符合規定的帖子。

我通常傾向於傳統自由主義,但在這種情況下,我贊成把意識形態放在一邊(所有的意識形態都有局限性),把這些公司變成公共事業。

是時候讓我們的政客們穿上他們眾所周知的大號童裝的褲子(停止幼稚行為,承擔起責任),放棄那些捐款,做些改變,效仿現代波蘭的做法了。

原文:US Should Emulate Poland on Fining Big Tech Censo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是屢獲殊榮的小說家、奧斯卡提名的編劇、PJ媒體(PJ Media)的聯合創始人,現在是英文大紀元的編輯。他最近的著作是《山羊》(The GOAT,小說類)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如果還未發生)》(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說類)。可以在Parler和Twitter上 @rogerlsimon關注他。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