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中共「深層政府」給習挖坑 港府施政失誤全民埋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5日訊】港府施政失誤由全民埋單,80億專款花在「國安」;股票印花稅狂加三成,震嚇股市現「黑天鵝」;香港區議員將須宣誓,曾國衞預告四區議員將被DQ;香港中學生因離港,退學較前年增52%;德國內政部報告:中共恐嚇德國港人;江澤民怕死後遭清算,美媒揭江志成轉移資產內幕;中共「深層政府」給習設陷阱,習近平喊「輸不起」。

港府施政失誤由全民埋單 財赤2576億史上新高

「港版國安法」催生移民走資潮,加上疫情持續,香港百業蕭條,最新失業率達7%,創近17年新高。

早前避開首批註射「國產疫苗」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2月24日在立法會交出新一屆《財政預算案》成績表,成績表創下財赤2576億的歷史紀錄。陳茂波公布,除了不再「全民派錢」外,亦取消免租公屋一個月的安排,寬減差餉和退稅額都「減糖」。

去年,18歲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人均獲派一萬元。在「愛國者治港」趨勢下,今年取而代之的是18歲以上的「新舊香港人」(包括永久居民和新來港人士)劃一地獲發5000元電子消費券,受惠料多達720萬港人,涉款360億港元。

另外,最需幫助的低下收入失業人士不獲失業補助。陳茂波稱,會提供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

警隊津貼升4倍 80億花「國安」

在人人捉襟見肘之際,3萬警察開支卻繼續增加。警務處最新開支預算250.6億元,較2020/21年度經修訂後預算增加7.7%。20/21年度警隊津貼原來預算只有2.8億元,但經修訂後大幅上升4倍至13.9億元。

另外,國安法實施七個多月來,雖然國安署架構未對外公開,但新一份財政預算案顯示,政府已撥出80億元「專門款項」用作支付維護國家安全未來數年的開支。陳茂波表示,該預算包括了需要多少人手、編制,已獲行政長官批准。

股票印花稅狂加三成 震嚇股市現「黑天鵝」

金融服務界早前向政府建議減印花稅,但陳茂波卻反其道而行之,狂加股票印花稅三成,從買賣雙方按交易金額各付0.1%提高到0.13%。

消息傳出後,港股應聲暴跌。港交所一度暴跌逾12%,創2015年來最大跌幅。恆指最終跌914點或3%,報29718。全日高低波幅達1260點。

大陸投資者24日通過「港股通」淨賣出約200億港元,創下2014年「滬港通」開通以來最大單日淨賣出紀錄,亦結束去年12月18日以來持續錄得淨流入的走勢。

港交所「很失望」 錢志健:財金政策大陸化

預算案提到,目前不適宜調整利得稅及薪俸稅稅率,也不具備條件引入新稅項。外界估計8月1日起,香港加股市印花稅,可為政府年度創盈利120億,以減財赤。但財經界坦言意外。

對此,一向親政府的港交所表示「很失望」,但明白此乃當局收入重要來源。

建制派議員張華峰則和政府公開唱反調。他遺憾政府沒有聆聽業界的聲音,對業界造成重大打擊,預言會因加稅令股市成交「減少兩成」。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副教授莊太量批評,香港從財政盈餘到財赤,不能全歸咎疫情,而是施政錯誤所致,「封區、關閉行業沒有必要」。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直言,財金政策越來越大陸化,社會氣氛很差,「沒有人有心去看財政預算案,大家都在討論如何賣樓、走資移民。」

還有匿名資深投資人戲謔評價稱:中共缺錢缺瘋了,就剩下這隻「雞」下蛋了。

區議員將須宣誓 曾國衞預告四區議員將被DQ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22日剛喊話「愛國者治港」,港府即火速推進公職人員《宣誓條例》修訂。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23日召開記者會,講解修例內容時指,除了《基本法》第104條下包含的公職人員之外,區議員需要宣誓,若違誓將被取消資格(DQ)及五年內不得參選。又指梁晃維、岑敖暉等四名曾參選立法會卻遭DQ的區議員,在條例通過後將被取消資格。

《蘋果日報》引述東區區議員鄭達鴻回應,今次修例扭曲了港人對選舉法例的認知。他批評,政府一邊聲稱修例沒有追溯力,一邊卻又要DQ去年曾遭DQ的參選人,形容當局根本沒有邏輯可言,又指意圖透過修例「將選舉牢牢握在手中」,令異見者再難有參選及當選權。

港中學生因離港 退學較前年增52%

自「港版國安法」實施,中共「愛國教育」再臨香港,白色恐怖漫延到校園。

據《蘋果日報》報導,香港中學校長會去年底做調查,以不記名方式向全港中學校長發問卷,調查2020年7月至11月期間學生退學及教師離職的情況。

調查結果出來後分析,共有723名學生因為離港(包括移民及海外升學)而退學,較前年同期的475人增加52%;而去年因移民而離職教師總人數有37人,比前年同期增106%。

另外,逾八成中學校長預期學生退學人數會持續上升,且有逾七成中學校長估計教師離職數字會繼續增加。

針對上述情況,受訪校長提出建議,內容包括要求教育局減少干預學校內部事務,給予學校足夠自主。與此同時,應該制定相關計劃,應付學生人數下跌的趨勢。

德內政部:中共試圖恐嚇旅居德國港人

德國內政部在一封給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延森(Gyde Jensen)的信函中寫道,自從兩年前香港爆發民主抗爭活動以來,中共試圖對居住在德國的香港居民進行恐嚇。

這封信函於2月23日對外公開。信中列舉了2019年8月17日在德國漢堡舉行的支持香港的抗爭活動。活動期間,親中共政府的「反示威者」對抗爭者進行拍攝,相信其目的是為了製造「恐嚇」。

延森告訴路透社:「現在是時候德國政府意識到,中國(中共)政府代理人可能會對流亡的香港人構成威脅。」「不幸的是,我懷疑,我們的安全機構所使用的機制是否足以有效地保護那些受影響的人。」

據路透社報導,這封發送給延森的信函,可能會加劇對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壓力,要求她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共採取更堅定的立場。

江怕死後遭清算 美媒揭江澤民孫轉移資產內幕

隨著中共二十大即將登場,謀求連任的習近平遭到種種狙擊,習江鬥再起波瀾。

《華爾街日報》揭露馬雲遭整肅事件牽涉到江澤民家族之後,22日又披露,江澤民家族近年來已開始向海外轉移資產。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掌控的博裕資本,自2019年起向新加坡轉移。知情人士透露,江家擔憂江澤民死後,他的家人和親信可能會遭到當局清算。

報導引述知情人士披露,博裕資本已將部分業務從香港總部轉移至新加坡,公司的兩名聯合創辦人也已移居新加坡。

新加坡辦事處是博裕在中國境外的第一個辦事處,消息人士說,博裕轉移至新加坡,是為了避開中共黨內政治鬥爭中潛在的不利影響。

江志成於2010年成立博裕資本,從成立一開始就亮出了江澤民的名頭。10年來,博裕資本將江家擁有的政治關係,轉化為鉅額的商業財富。

據悉,博裕資本的第一期籌資(2011年)來自香港巨頭李嘉誠基金會以及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Temasek)。

報導稱,自2019年底,博裕開始向新加坡轉移資本。當時,正值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運動。

消息人士說,與香港相比,新加坡為博裕提供了更遠的距離,使其免受北京當局的潛在審查或不利行動影響。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曾透露,習近平打壓香港,最主要的目的是和江澤民、曾慶紅及上海幫搶奪錢袋子。

袁弓夷說,江澤民在位期間,江派人馬曾慶紅、上海幫這班人掌控了中國金融動脈,整個廣東、香港都是江家的。他表示,現在中共黨內鬥得很激烈,元老們給習施壓,習則逼江派人馬把錢拿回來。他不惜對香港下重手、搞壞經濟,也要搶回金融權。

現年94歲的江澤民擔任了13年中共黨魁。習近平自2012年上台後,以反腐為名,清除了許多江澤民的人馬,但江一直潛藏在幕後。

《華爾街日報》引述黨內人士的話說,「隨著習近平逐漸占據主導地位,年邁的江澤民的影響力有所減弱,等江澤民去世後,可能會進一步改變黨內的權力結構,使得他的家人和親信更容易受到清洗。」

已有跡象顯示,習近平正在對江澤民派系施壓。近期,當局對馬雲及螞蟻集團的整肅,外界認為,習真正的用意是敲打馬雲背後的江派勢力,甚至不惜撕破臉,叫停螞蟻集團上市。

習近平喊「輸不起」 分析:有人給習挖四個大坑

習近平1月22日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提出「政治腐敗」問題是黨內最大威脅;反腐是一場「輸不起不能輸的政治鬥爭」。1月23日,新華社發表文章稱,一些腐敗分子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

有分析認為,說白了就是有人要奪習近平的權力。習已經公開稱,在黨內有人想奪他的權,他要通過抓「政治腐敗」的形式除掉這樣的人。

時評人士王友群撰文分析,習在2013年初發起反腐打虎戰役。到2018年底,中共政治局會議稱「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其實中共的反腐壓根兒就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共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澤民、曾慶紅依然逍遙法外,腐敗的「大樹」未倒,「猢猻」未散。

王友群認為,以江、曾為首的中共「深層政府」、「影子政府」、「北京沼澤」,成為習最大的「惡夢」。至今為止,他們至少給習挖了四個大坑,讓習往裡跳。

其一、個人崇拜。對習歌功頌德,把習吹得暈暈乎乎。「捧殺」習的人,當初為江、曾的親信、十八屆中共常委劉雲山,現在為江、曾的親信、主管宣傳的十九屆中共常委王滬寧。

其二、2018年兩會人大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這一做法在海內外引發軒然大波,至今批評聲仍未平息。這個主意就可能是「深層政府」安插在習身邊最重要的親信、被稱為「三朝國師」的王滬寧出的。

其三、讓習什麼都管,出了問題都是習的責任。有報導說,習近平的頭銜超過十個,而且還在增加,以致於有人稱他為「萬能主席」。

王友群說,中共十九大後,習兼的職務越來越多,看似大權獨攬,實則疲於奔命,以至於中美關係惡化,香港「一國兩制」被摧毀,以「一國兩制」統一台灣成泡影……民怨沸騰,危機四伏,讓習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然後把責任都推到習頭上,這可能是給習挖的又一個「大坑」。

其四、中共「深層政府」在習身邊安插很多親信,習上台八年多,北京衛戍區軍政高官換了七人,司令員換了四個,政委換了三個,為什麼?習對誰都不信任。

2月10日,中共舉辦新年團拜會,習的周圍竟安排了一批黑衣人,專門負責監視出席會議的各類高官。習的不安全感,舉世皆知。

可以預見,2021年,反習勢力仍將以「個人崇拜」、「大權獨攬」等作為攻擊習的藉口,習也會繼續以反腐名義清洗對手。

王友群說,習稱反腐「輸不起不能輸」,表明習已意識到危險在即。但是,他並沒有認識到危險的根源何在,上述四個「大坑」,都是江、曾及其親信利用習的「保黨」情結而挖的。如果習繼續保黨,必將身陷大坑,自食惡果。

役情最前線》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