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德州總檢查長:起訴谷歌我們會成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6日訊】【今日點擊】(4018-2)

提要
德州總檢查長起訴谷歌我們會成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現在在報新聞的角度來講,看我們節目的朋友來講,大家也是這樣,對國內的新聞不太感興趣,完全不太感興趣,那大家也都是從北美的新聞角度,從圍繞川普呢,大家就覺得還有點希望,否則的話沒什麼希望。在香港的向華強,向華強是香港的電影界的真正背後的大老,很多人把他稱為,他是黑社會的人啦。向華強夫婦藉著一個理由,旅遊到台灣,到台灣了,他有親人有家人在台灣。到了台灣之後,向華強夫婦向台灣申請留在台灣,他也怕共產黨,他怕共產黨。他為共產黨竭盡全力,在香港,但他怕共產黨。因為他很清楚,共產黨早晚要他腦袋,他想留在台灣,台灣不要他。所以我想說的意思就是,這就是現實中的人們,有錢有勢有權力的,那再怎麼樣,凡是與撒旦魔鬼同在的,基本都是黑吃黑的,沒有什麼,我覺得沒有什麼可講的。

就像我們通常,我為什麼講說這就是一塊臭肉,你看到的一切,他生命中滾動的一切,期盼的一切,就是這點東西,我覺得就是圍繞肉這點東西。你看不到他生命的那種潔淨,你看不到那種生命的聖潔,看不到。那大多數人會以這樣的方式去評價,但人們又憎恨自己不是當初的向華強,向華強非常有勢力。而向華強在香港的時候,在香港拍了很多片子,也確實滿深刻的,說實話滿深刻的,有了一大批人。但當時他隔著岸,隔著香江,隔著岸囉,那共產黨只能藉助他。今天共產黨進去自己做老大了,那這老大就跑了。所以我個人覺得,給很多朋友一種提示囉,在追求活在今朝的人,你任何存在的意義都沒有,你沒有意義。因為一萬個人中也出不了一個向華強,當他都這樣逃跑的時候,你能是啥?所以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都可以看出來,人有著另外存在的含意。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這是布雷巴特新聞主編,他只有三十幾歲,他寫了一本書,就叫Breaking News,我昨天節目中介紹。這本書介紹呢就是抨擊了全球主義,抨擊了以比爾蓋茲等人被代表的,所謂的全球主義,那包括WHO,包括世界什麼氣候協會。凡是全球的概念,凡是全球的概念是他們要做人類的主,他們在把自己塑造成神,那他抨擊的就是這個。所以這本書他到亞馬遜去賣了,亞馬遜給他賣了,一天的時間就成為了亞馬遜當中銷量最大的一本書,一天。大媒體製造以假新聞作為銳利的武器,去攻擊傳統的宗教信仰者,去攻擊所有那些秉承傳統文化的人,他的基本論點,基本的說法就是這個說法。

而他的基礎就是在去年大選的過程,那包括我們看到的民意調查,包括CNN的做法,就CNN、ABC,包括這些用著大的錢財,掌控著人類現實生活中的一切。你家誰家不用WINDOWS啊,誰家不用電腦啊,所以也就注定了是這樣的,這是人推翻不了的。那他講述的就只能說一個個體的人,在大的框架下,我也得用電腦,你也得用電腦對不對,你打開電腦就是WINDOWS對不對,你一點招都沒有,除非你不用。你不用你就走,上山囉對不對,你就離開這個社會,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沒有人能撼動他,他死了都撼不動他,他的東西留下了對不對。那蘋果手機,人死了,東西留下了,就是這樣。那東西留下,是留下了他的道理,留下了他的生命的認識,這個東西今天的人解決不了,要解決的就是我們通常說的那種神的概念。

作為對比的,我們剛才對比這本書,作為對比的,這件事情就是1月6日發生在國會的。那這個警官都已經死了,就是當時在現場死的那一個警官。左派媒體,包括CNN等,紐約時報,非說他是被當時的抗議者用滅火器打死的。死者的媽媽堅決拒絕紐約時報等媒體,把自己的兒子當成被打死的英雄。而在國會,國會的民主黨人把他當成英雄,把屍體放在國會大廈的中間,拜登去給他送行。用來打擊在美國傳統社會當中的所有傳統的人,他媽不幹了。那這篇報導就用了這個黑人,去年夏天死的那個,佛洛伊德。那個人是吸毒死的,他不是警察打死的,而我們看到的一切都說是警察打死的,原因,那是個白人。美國從來沒見過這麼邪惡的,但今天是。所以邪惡的力量控制著媒體,控制著你的社交社會,影響著每一個人。

德州總檢察長:起訴谷歌我們會成功

那這篇是講說,這是德州的總檢察長,德州的總檢察長要在德州,要把大公司,他先拿谷歌開刀。大公司以現在全球化的背景,在左右著人們的思考,左右人們的思考。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說你在谷歌上查石濤,那我們知道,我原來就看過那個故事,我覺得滿有趣的。那明末清初的畫家叫石濤,國內有一個賣書的叫石濤,那我們這兒一個石濤。那OK,當你在谷歌上查石濤的時候,谷歌的系統,會給你分辨,讓你首先看到哪一個石濤,這是系統安排的。如果他做了某種他自己篩選的安排,你就會出現。要不然你查完時,一查石濤,全是那畫家,要不然你查完都是國內賣書的,那或者是我,它會出現不同的選項。

它原來的做法是根據新聞的熱度,哪個,反正新聞的熱度啦。比如石濤一幅畫,真跡,賣了10個億,那你再查石濤都是那賣畫的,它是這麼個安排的。這是一種相對來講按照人們所喜好,或者說新聞熱點。但如果它要改囉,對不對,說那石濤那個嘴老罵人,不讓他看見,你就看不見,你在谷歌裡看不見我在這說了,沒了,類似。當它可以安排一個,所以人們去透過谷歌查閱的東西,很多是假的,它假的意思是被人家安排的。如果你安排了10天,安排了10個月,安排了10年,你的兒子從15歲透過谷歌,查到25歲的時候,你的兒子的思想是被谷歌塑造的,這是真正可怕的。

沒有人現在用手寫字,人類是這麼被摧毀的。而伴隨著這一份查閱,人們又強調肉身的自由,你對你兒子干涉不了,他給你報警,讓警察抓你。所以人就,現實生活中的人,是被這樣大公司給肢解了。它們傳遞的思想的一切,完全摧毀了你的家庭的本身。沒有幾個人關心這問題,但明白的人知道,這是末日了,這是人類社會自己的,我以為是人類社會自己的末日了。這是另外一個,這些就是抗爭的過程啦,佐治亞州的參議院,通過了一項法律,在佐治亞州投票,將必須出示,將必須出示你的ID證明,就是你的駕照也好,你的身分證明。這是根據按照在過去時間裡的大選過程中,所發生的事情,來採取的措施,對吧,來採取的措施。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