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謝田:中共搶奪民企 馬雲是標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6日訊】進入黃曆新年,中共當局「踩螞蟻」行動持續。中國銀保監督會2月20日發布了「規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業務的通知」,其中要求與商業銀行共同出資發放互聯網貸款的合作機構,單筆貸款出資比例不低於30%,而借貸5億人的螞蟻集團出資只有2%,被指將進一步打擊其金融業務。

去年11月「螞蟻集團」被四部門約談叫停上市後,螞蟻下架了支付寶上的互聯網存款產品,並表示成立整改工作組。螞蟻集團控制人馬雲10月在上海批評中共日益嚴格的金融監管阻礙了科技發展後,直接消失兩個多月,傳出信息說,他試圖塑造的這家互聯網科技公司,要想生存難免轉為金融控股公司,接受更嚴格的資本約束。

馬雲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一個指標。今年2月以來,中共再度高調宣傳民企「跟黨走」,前大陸首富黃光裕一出獄就發公開信,大談「愛國愛黨」對企業長遠發展的意義。2021開年不祥,大陸民營企業家們的命運恐將多舛。

美國南卡大學教授謝田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國的民營企業,不管螞蟻還是大象,在中共眼裡什麼都不是,頂多是一茬茁壯成長的綠油油的韭菜。中共覺得普天之下都是它的,可以予取予求,用合法的、不合法的,表面上看起來還可以的、但暗地裡卑鄙的黑社會手法,任意剝奪民營企業家的財產。

中共對民營企業家全方位控制,拉一派打一派,為的是分化瓦解,防止其聯合縱橫。堅持跟其走的,現在會給他們好果子吃,但是最終他們也一定沒有好下場,因為中共「向來都是過河拆橋的,一旦發現你的使用價值、利用價值快用完了,它就會把你棄之若蔽屣一樣就給丟下去了。」

「狼吃羊不需要理由」

謝田看來,如今螞蟻集團沒上市還不夠,只要還在貸款,還在進行金融業務,那就被中共所不容,它覺得「你占了我的地盤,動了我的奶酪。」

「就像狼說在下游喝水的羊污染了它的水一樣,狼吃羊實際上根本是不需要理由的。」

整肅馬雲,標誌著國進民退,中共要開始新的進一步搶奪民企資產。從另一面看,這也是中國經濟陷入困境的一個反映,「越是陷入困境,它們就會有這個必要,或者有這個願望去拿這些私企開刀。」

消息人士稱,馬雲已經逃出去了,但即便可能是這樣,他的資產、本錢和商業帝國還是在中國,「這點中共也看得很準」,「你跑出去了,你也不敢公開地和我分庭抗禮。」

「所以馬雲到底具體去了哪裡,其實這個不是那麼重要。但是中共顯然並沒有放鬆腳步,我們看到的是它實際上是步步緊逼。」

他覺得,往下會變成像1957年,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那樣,把民營資本家們一個個的乖乖拿下。「要麼你就同意公私合營,要麼就是上繳,要麼你就是自盡自絕、跳樓,反正你是要淡出這個歷史舞台,讓中共把這個金蛋和金母鷄拿走。這個現在實際上已經在發生了。」

馬雲被指江家白手套

馬雲除了是民營企業家,現在成為中共割韭菜的對象之外,還被外界關注他白手套身分後面的江家。包括江澤民孫子江志成,賈慶林女婿李伯潭,都通過複雜的股權結構投資到螞蟻,掩蓋他們的真實身分。

謝田指出,中共高層其實是在利用這些民營企業家的身分,便於在海外上市、籌集資金。「掩蓋它中共控制或者中共擁有的這個本質,使它們便於在國際市場上融資。它現在也做得非常成功,我想馬雲已經不是第一隻白手套。」

肖建華、賴小民、吳小暉,這些被逮捕甚至處死的響當當的企業家,背後如果追下去,都是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團、中共的高層,超不出最上層幾百個家族的控制。

「它們很快就學會了這些西方的一些股權的結構、股權的託管、信託等各種各樣的方式,(通過)海外的皮包公司的方式,來掩蓋它們的擁有權,這個就很容易做到。」但是,「你在中國沒有任何背景的話,是很難做到這麼大的規模,如果你的靠山在政治上失利了,它們另一派就會抓住這個東西來給你窮追猛打,這個時候你這個白手套可能就倒楣了。」

「黨爭也好,中共的內鬥也好,各派系的內鬥也體現在這些資產,這些民企、私企的擁有權。」

馬雲特立獨行 中共分化瓦解民企

謝田覺得,相比馬化騰、劉強東這些人,馬雲比較有點特立獨行,骨氣硬一點,他敢於發表一些敏感的言辭,甚至敢在公開場合直指中共當今的最上層。

「畢竟這個帝國是他自己創造的,雖然他借用了其他人的那個資產,但是確實是他一手打造起來的。他在國際上也有這麼多的朋友和地位,名譽和聲譽,有時候他也有一點有恃無恐啦,覺得中共不敢把他怎麼樣。」

但是,中共的控制是全方位的,它會拉一派打一派,依照民企高管對中共效忠卑躬屈膝的程度,給予不同的對待,也是在分化瓦解。

他表示,中共最害怕的,是這些所有的私營企業聯合起來,就像烏鎮的互聯網大會那種形式,大家坐在一起,「哪怕成立中國私人企業家的一個商會,能夠統一行動,這個絕對是中共最害怕的。因為民營資本一旦橫的聯合起來,統一步調去行動,那對中共來說就是最大的危險。」

中共向來非常擅長從對手的內部分化打擊,「對黃光裕、馬化騰,認為他們可能是比較聽話的,跟中共比較接近的,或願意表示跟黨走,願意跟中共站在一起的,那它給他一些優惠。」

另一方面,中國大部分企業家沒有獨立的膽識和魄力,他們知道實際上自己的財產和地位,都是被中共抓在手裡的。這樣就可能會導致一些企業家出賣同夥,暗地裡求和。

「中共顯然是在採用一種分化瓦解和各個擊破的戰略,來迫使某些企業,率先認輸,率先的跟黨合作。」

「現代化土匪」的自家人謊言

1957年所謂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搶劫大戶的時候,有的人誓死不捐不給,最後被殺掉了或跳樓;有的人則敲鑼打鼓地把他的企業送給了中共;有的白天去送,晚上在家裡跟老婆孩子抱頭痛哭。「但是最後,當然所有的(財產)都被中共拿走了。」

而今天,中共成了一個現代化的土匪,「它有高科技,有大數據,有人工智能,有軍隊,有核武器,它在對付這些中國的民企。」「你別看馬雲、馬化騰這些,可能都是國際上都數得著的一些大的互聯網企業,在中共看來它就是什麼都不是,真的是一個韭菜而已,最多是一個粗壯一點的韭菜而已。」

他指,中共現在想收割,如果馬雲比較倔強一點,或者刺頭一樣不那麼屈服的話,「那就把你旁邊幾個人給收拾掉,殺雞給猴看,殺一儆百。」

而表態跟黨走的人,「會給他一些地位,讓他保全一些財富,保全一些名譽,但是最終,他們一定沒有好下場。中共向來都是過河拆橋的。」

中共現在說得很清楚,它要把私營企業「當做自家人」,換句話說,它從來就沒有把企業家當自家人看。「現在叫你是自家人,也是因為你的錢它現在還沒有拿到手。」「在支付寶、在騰訊的支付上面的那些資金,還有你那些用戶的信息、信用史,這些大數據它們還沒有完全拿到手;你這些金融服務的東西,還沒有被它們全部接管過去。」

他相信,如果民營企業家能夠像李嘉誠那樣,早早退出中國,那他們才能全身而退。但是現在看來已經晚了,中共對外匯控制非常非常的嚴,「連民眾的護照都不給,不讓你出國,不讓你旅遊,不讓你換那五萬美元的兌換額度。」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