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瘟疫病毒或源自中共實驗室的若干理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6日訊】近期,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及其首席中國問題顧問余茂春,美國前國安顧問博明等,都談到了蔓延全球的大瘟疫的源頭問題,認為病毒可能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

2月23日,蓬佩奧和余茂春聯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談到這個問題。2月21日,博明接受美國媒體CBS採訪時,也談到了這個問題。1月15日,美國國務院專門發表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以下簡稱WIV)所作所為的事實核查。還有些專家也談到了這個問題。

綜合蓬佩奧等的看法以及我的觀察,病毒可能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理由有九:

第一,中共軍方科學家聲稱,他們在10年來發現了近2000種新病毒,幾乎相當於世界上其它地區過去200年發現的病毒總數。

第二,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國最重要的病毒研究機構之一。至少從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且在COVID-19爆發前沒有停止的跡象。RaTG13是WIV在2020年1月確定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96.2%相似)。

在2003年SARS爆發後,WIV成為國際上冠狀病毒研究的重點,此後一直在研究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內的動物。WIV具有進行「基因功能獲得的」研究,以工程化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但是WIV關於研究與COVID-19病毒最相似病毒(包括「RaTG13」)的研究記錄並不透明或一致。

第三,在席捲全球的兩年前,美國大使館官員多次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並在2018年兩次向華盛頓發回電報,稱該研究所存在安全隱患和管理缺陷。第一封電報警告說,該實驗室進行的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存在人類傳播的潛在風險,有可能引發類似SARS那樣的全球流行病。

第四,時任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主任袁志明在期刊上發表文章稱,中國生物學實驗室普遍存在欠缺運作技術支援、專業指示等問題。他說:「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為人類造福,但也可能導致一場災難。」

第五,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長期從事動物源性冠狀病毒的研究,這種環境會增加意外和潛在不知情的暴露風險。此前,實驗室中的意外感染,已導致中國和其它地區幾次病毒爆發,包括2004年4月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實驗室發生SARS病毒泄露,導致9人感染,1人死亡。當時,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在談起這起事故時說:「安全無小事,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現安全漏洞。」

第六,美國國務院證實:2019年秋季,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幾名研究人員罹患神祕疾病,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這在首次「中共病毒」病例確診前。中共一直阻止獨立記者、調查人員和全球衛生機構採訪WIV的研究人員,包括那些在2019年秋季患病的人。

有報道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黃燕玲。黃是在做實驗時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後,傳染給別人;黃已經死亡。雖然武漢病毒所和自稱黃燕玲的人以文字形式「闢謠」,但至今中共一直沒有讓黃燕玲公開露面,澄清此事。

第七,一年多來,中共系統地阻止了對引發大瘟疫的「中共病毒」源頭的透明、透徹的調查。從最初多次拒絕美國科學家赴中國,到對提出對病毒源頭進行獨立調查的澳大利亞採取一系列報復行動,到以各種藉口阻止世衛專家到武漢調查。直到今年1月,世衛專家總算到了武漢。但是,如比一起刑事案件,案發一年後,警察終於抵達了案發現場,現場早已被徹底清理與破壞,警察還能發現什麼?

第八,中共投入了大量資源進行欺騙和虛假宣傳。包括動用中央電視台等各大媒體,廣傳「未發現人傳人」、「未發現醫護人員被傳染」、「病毒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等假消息,以及向美國等許多國家發動「甩鍋大戰」等。

第九,禁止關鍵數據外流。世衛組織專家Dominic Dwyer告訴路透社、《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說,該團隊曾希望獲得有關早期新冠感染病例未經分析的原始數據,他稱其是「標準做法」。但該團隊只收到分析「摘要」。中共拒絕將關鍵數據交給調查疫情起源的世衛團隊。

對病毒源頭的探索,對於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對症下藥,挽救生命,有效防止再次發生大規模疫情爆發,以及對隱瞞真相、失職瀆職者進行追責等,都具有重要意義。從大瘟疫爆發開始至今,中共一直在千方百計掩蓋、隱瞞事實真相,避免世界各國對中共追責。

中共的圖謀可能得逞於一時。但是,中國有句古話:「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相信:關於病毒源頭的真相,終有一天大白於天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