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意大利:中共入侵歐洲灘頭堡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ills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邱吉爾將意大利稱為「歐洲的軟肋」,他的意思是,二戰期間盟軍應該從意大利開始攻打歐洲大陸。

意大利還有其它頭銜,比如「歐洲病夫」。幾個國家都曾被稱為「歐洲病夫」,但是意大利由於經濟增長乏力,長期擁有這個不光彩的頭銜。高稅收、低經濟增長、高失業率導致意大利的經濟自二戰以來一直處於低迷狀態。意大利從未完全從羅馬的輝煌巔峰時期重新振興起來。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意大利與北邊盟友組成的軸心國的結局非常悲慘,這個結局也遏制了極權主義領導人試圖重建其曾經的世界聞名的光環的努力。自我感覺太好,但是口袋沒錢,這就使意大利成為第一個報名參加中共海上絲綢之路項目的歐洲國家。

中共用投資資金換取意大利簽署一份協議。儘管協議可能翻譯得不得當,意大利卻很樂意簽約。也許意大利將再次成為「入侵」歐洲的第一個灘頭堡,但不幸的是,這次入侵的是中國共產黨(CCP)。

港口和信息技術網絡

以前在肯尼亞、斯里蘭卡等地使用的港口布局模式是中共在意大利影響力的自然起點。比如位於該國東北部的里雅斯特(Trieste),這樣的主要港口是中共早期進入意大利的港口合作夥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裡雅斯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英美軍隊試圖將領土從意大利割讓出去而與蘇聯和南斯拉夫共產黨發生衝突的地區。

較小的港口也引起了中國人的注意。瓦多利古雷(Vado Ligure)是意大利半島東北部一個規模較小的港口,它也受到了中共的高度重視。「瓦多利古雷是地中海地區最大的水果物流中心」,從表面看來,這是中共對它感興趣的最大原因(中國是食品淨進口國)。但或許還有其它原因。

和通常一樣,華為是中共對意大利施加影響力的先鋒隊之一。雖然華為在進入意大利市場方面取得了初步進展,但2020年秋季情況變得不妙了。2020年10月,意大利和保加利亞一起把華為擋在門外。這是當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Pompeo)和「清潔網絡」倡議的巨大勝利。這個倡議從名號到具體內容都堪稱良好。隨著美國政權的更迭,美國國務院的這一舉措是否會持久存在,其看似強硬的歐洲立場是否開始動搖,這都有待觀察。

作為網絡提供商的華為是否會被長期拒絕,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但華為可能會繼續通過手機銷售、路由器和其它移動設備等較小的生意在意大利尋求軟肋和接入點。控制這些網絡端點和組件雖然不如直接控制網絡,但是它們對監控數據在網絡內傳輸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航空製造中心企業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郊外的波米利亞諾達科(Pomigliano d』Arco),一家合資企業已經運營了好幾年。該工廠是阿萊尼亞航空(Alenia Aermacchi)在意大利南部最大的工廠,是波音國際長期成功的供應鏈的一部分。

據該公司網站稱,該公司參與波音787的生產,生產了「787機身的14%份額」。阿萊尼亞是萊昂納多(Leonardo)跨國公司的一部分。萊昂納多公司專注於航空航天、國防和相關市場領域。萊昂納多還擁有由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威廉·林恩三世(William J. Lynne III)領導的美國萊昂納多DRS公司。

有一件事情令人關注,那就是阿萊尼亞工廠與俄羅斯和中共的利益關係。阿萊尼亞與中俄的合作設施顯然與波音公司的設施處於同一地點。2018年10月26日,中共通過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COMAC)與萊昂納多(阿萊尼亞的母公司)簽約開發CR929。CR929實質上相當於中國的波音737。

雖然萊昂納多的上市名單提到了COMAC,但中國商飛還與俄羅斯聯邦聯合飛機公司(UAC)建立了合資企業。CR929實際上是中俄商用飛機國際有限公司(CRAIC)CR929。這就令人很困惑。

美國商務部綜合篩查名單( Consolidated Screening List,縮寫為CSL)的確實顯示UAC是被篩查的公司之一。這意味著美國政府對UAC感到擔憂。COMAC沒有直接出現在CSL中,但它的緊密關聯公司(close variants,註:指CRAIC)確實在名單上。

中共經常混淆軍用和民營企業的界限。這就使其可以不斷創建新公司或名稱略有不同的公司。鑒於萊昂納多/阿萊尼亞(Leonardo/Alenia)同時也生產波音787,所以COMAC/UAC與萊昂納多/阿萊尼亞(Leonardo/Alenia)的巧合關係應被視為中共試圖接近波音知識產權(IP)的舉措。

這意味著一家俄羅斯上市公司和一家有問題的中國公司正在與一個值得信賴的波音的合作夥伴合作。這種合作可能在同一工廠,可能在同一網絡上。商務部提供的CSL名單很不錯,但因為這些公司註冊關聯公司(variant)以有意逃避商務部的這個綜合篩查名單,而商務部需更新CSL才能抓住這些有意逃避的行為,這之間是有一段滯後時間的。

COMAC(實際上是CRAIC)一直在嘗試獲得波音的知識產權,以支持CR929的上一機型CR919的發展。一家名為Crowdstrike的網絡安全公司,在大約2010—2015年期間,發現了COMAC的這一行為。

737本質上是美國商業航空公司出口的王冠上的明珠。如果CRAIC能夠動搖737的穩定市場地位,他們就能夠成為航空業的頂級供應商。

波音網絡端點與CRAIC人員物理上如此緊靠,可能合用同一地點,任何網絡安全或出口控制風險分析都應非常關注這一點。還有另一個令人擔心的事情:可能的內部威脅。這是網絡安全中的一種表達方式,指的是一個被信賴的擁有網絡訪問權限的人。這個人可能在所有這一切中都扮演了角色,他的名字是阿圖羅·德埃利亞(Arturo D』Elia)。

阿圖羅·德埃利亞是萊昂納多公司前網絡安全總監。2020年12月因可能非法訪問和刪除萊昂納多網絡數據而入獄。與萊昂納多公司的最初報告相反,雷克塔的分析證實(中共的)這些滲透非常嚴重。意大利正在調查涉及多個萊昂納多公司員工的重大賄賂案。

綜上所述,意大利似乎將再次成為歐洲大陸(軟)登陸的切入點。中共正無情地利用意大利作為其灘頭堡來施加影響力。拜登總統阻止中共冒險主義的決心尚不清楚,而這就給中共加大力度進入歐洲開了綠燈。

原文:Italy the Beachhead for CCP’s Invasion of Europ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退休上校約翰·米爾斯(John Mills)是國家安全專業人員,服務於五個時代:從冷戰,和平紅利,反恐戰爭,世界混亂,到現在的大國競爭。他是國防部網絡安全政策、戰略和國際事務前主任。在Gab帳號: @ColonelRETJohn;在Telegram: Daily Missive。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