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的「老前輩」姚文元被關秦城監獄20年

王友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王滬寧是上海人,姚文元也是上海人;王滬寧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大筆桿子,姚文元是毛澤東的大筆桿子;王滬寧是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識形態總管;姚文元是中共九大、十大時的政治局委員,中共意識形態總管。

王滬寧因替江澤民包裝「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替胡錦濤包裝「科學發展觀」,替習近平包裝「習思想」,獲提拔重用;姚文元因替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打頭陣,獲提拔重用。所不同的是,姚文元在秦城監獄被關押20年後,曲終人亡,王滬寧仍在繼續走姚文元的「老路」。

姚文元走上「末日」不歸路

1976年9月9日,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病亡。主子一死,姚文元的末日即到。1976年10月6日下午3點,中央辦公廳機要祕書郭木文,將一份緊急通知送給姚文元,通知他晚上8點到中南海懷仁堂二樓,列席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會議議程是:一、審議《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清樣;二、研究毛主席紀念堂的方案和中南海毛主席故居的保護措施。

當晚7點40分,姚文元從家裡驅車前往懷仁堂。一進懷仁堂的門,姚文元就被中央警衛局的兩名軍人抓捕。

「末日」降臨前,姚文元是有預感的。姚文元曾收到兩封讓他心驚膽戰的信:第一封信是1976年4月寫給《人民日報》的匿名信。信中寫道:「黨報墮落了!成了一小撮法西斯野心家陰謀家的傳聲筒」。「(人民日報)應改為:法西斯機關報,打倒野心家、陰謀家張(春橋)、江(青)、姚(文元)」

第二封信是1976年7月新華社河南分社的一名記者寫的。信中透露,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的兒子,對在北京養病的一位河南官員說,毛主席病得很重,活不了幾天了。政治局存在新派和老派之爭,老派不開口,是因為毛還活著,毛一死,他們是要大幹的,他們已祕密串連,接下來將是血雨腥風。紀登奎的兒子叮囑這位河南官員回去後要預做準備。

這兩封信,姚文元思考再三,沒有上交,而是鎖在自已家裡的抽屜裡。從姚文元後來的交代看,他預感到毛死後可能會出大事,想給自己留後路。一旦江青被抓捕,他就把這兩封信送給時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華國鋒,再搞一次投機。但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跟江青等一起被抓捕了。

1977年7月,中共十屆三中全會決定,永遠開除姚文元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1981年1月25日,姚文元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認定為「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以「組織反革命集團罪」、「陰謀顛覆政府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20年。

姚文元奉命打響文革第一槍

毛澤東發動的十年文化大革命(1966至1976),被稱為「十年浩劫」。1980年8月,意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在北京問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鄧舉例說,僅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一個冤案,就牽連138萬多人,打死1萬7千多人,6萬多人被打殘。僅昆明地區就打死1493人,打殘9661人。

被毛澤東妻子江青稱為「無產階級金棍子」的姚文元,就是奉命打響文革第一槍的大筆桿子。

1965年,毛澤東開始蘊釀發動文革,打倒他曾經選定的接班人、中共第二號人物、國家主席劉少奇,以及跟劉少奇關係密切的中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中共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彭真等,因為毛擔心他們陰謀「篡黨奪權」。

毛澤東一直在尋找一個突破口。找來找去,最後找到北京市副市長、歷史學家吳晗的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毛認為,《海瑞罷官》是一台「罵皇帝」、借古諷今、為1959年毛打倒的中共元帥彭德懷翻案的戲,是「大毒草」。

毛指使江青到上海找到姚文元,要他寫批判《海瑞罷官》的文章。姚文元一聽說是江青所求,倍感「鼓舞」,閉門數月,數易其稿,牽強附會,無限上綱,寫成《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經毛改定後,1965年11月10日,在《文匯報》發表。這篇文章成為毛髮動文革打響的第一槍。

後來,江青盛讚姚文元:「一個吳晗挖出來以後就是一堆啊!」從「挖」吳晗起,進而「挖」出「三家村」,「挖」出「中共北京市委」,「挖」出「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挖」出「劉(少奇)鄧(小平)司令部」,姚文元為文革立了「頭功」。

姚文元緊跟毛澤東的投機路

姚文元,是作家姚蓬子之子,1931年出生於上海,17歲加入中共。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歷任共青團上海盧灣區工委宣傳部長,《萌芽》雜誌、《文藝月報》編輯,《解放日報》編委等。其特點是善於觀察政治風向,見風駛舵,善於「扣帽子、抓辮子、打棍子」,且文筆毒辣,極具煽動性,頗對毛澤東的口味。

1955年,24歲的姚文元在批判「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中嶄露頭角。胡風是一個很有名的作家,也是他父親的老朋友。姚文元曾經非常崇拜胡風,一度想做胡風的「入室弟子」,專門寫過一本《論胡風文藝思想》的書,歌頌胡風是「最優秀的理論家」。這本書出版前,毛澤東突然發動批判「胡風反革命集團」運動。姚文元立即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反戈一擊,在北京《文藝報》1955年一、二期合刊上,發表《分清是非,劃清界線》,攻擊胡風的理論「是披著馬克思主義外衣的資產階級唯心主義理論」。

1957年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震驚全國的社論《這是為什麼?》,拉開了反右派運動的序幕。姚文元憑著靈敏的政治嗅覺,認為大顯身手的機會又到了,立即寫出一篇獨出心裁的文章《錄以備考——讀報偶感》,刊登在《文匯報》上。毛澤東看到後,頗為讚賞,當即通知《人民日報》在第一版加編者按予以轉載,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在新聞節目中摘要播發。如此一來,全國各地報紙也相繼轉載了這篇文章。從此,姚文元成為全國反右運動的急先鋒,儲平安、王若望、施蟄存、流沙河、馮雪峰、艾青、巴金、丁玲等一大批著名文人成為他棒打的對象。

196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正式爆發。因替毛澤東發動文革打頭陣立大功,經江青提議,35歲的姚文元被提拔重用為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由此開啟了他在文革中以筆做刀槍棍棒,「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輝煌歲月」。1969年中共九大上,38歲的姚文元被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委員,成為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委員。1970年8月,毛澤東的「大祕書」陳伯達倒台後,姚文元接任《紅旗》雜誌總編,成為中共意識形態總管。1973年中共十大上,姚文元再次「當選」中共政治局委員,繼續掌管中共宣傳機器,總管中共意識形態。

文革中,毛澤東要打倒誰,姚文元就緊跟著打倒誰。1966年8月,毛澤東寫了意在打倒劉少奇《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姚文元立即寫了《永遠跟著毛主席前進》的大字報。之後,毛澤東要打倒中宣部副部長周揚,姚文元就寫了《評反革命兩面派周揚》。毛澤東要打倒中共政治局常委陶鑄,姚文元就寫了《評陶鑄的兩本書》。毛澤東要打倒文革中的中共第二號人物林彪,姚文元就寫了《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1976年4月,毛澤東再次打倒鄧小平,姚文元就積極組織「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稱鄧小平是「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

文革中,姚文元的刀筆所至,殺氣騰騰,血光照人,導致冤獄遍地,慘禍四起,血淚斑斑。

姚文元成為毛澤東的替罪羊

然而,中共的絞肉機是冷酷無情的。今天整人的人,明天可能成為挨整的人;明天整人的人,後天可能成為挨整的人。毛澤東在世時,由於有毛的庇護,姚文元跟在毛的妻子江青的屁股後頭到處整人,無數知識分子被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無數中共官員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死去活來。

但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立即遭報。1976年10月6日,就是姚文元遭惡報的日子。從這一天起,在十年文革中紅極一時、害人無數的姚文元,淪為階下囚,被關進陰森森的秦城監獄。直到1996年,姚文元被關押整整20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