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台海戰爭的可能性不容低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8日,研究中國軍力的美國史丹佛大學學者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在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的一場視訊會議上披露,有中共將領向她透露,習近平擬2年內武統台灣,而美國協助台灣阻擋對岸侵襲的能力,「毫無疑問地已是韓戰以來最弱時期」。

這引起熱議。武統台灣,中共到底會不會、敢不敢、能不能?眾說紛紜。各種角度、各類分析都有。筆者以為,台海戰爭的可能性不容低估。這麼講的原因很多,本文不展開論述,只提兩條。

其一,台灣安全困境之嚴峻

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與以色列相比,台灣的安全困境就凸顯出來了。

先看台灣的基本情況。台灣2300萬人口,3.6萬平方公里土地,2020年GDP6648億美元(不到廣東省的一半),人均GDP2.89萬美元(據中共官方數據,大陸人均GDP剛過1萬美元)。軍隊約19萬人。年度軍費多年不超過GDP的2%。創下歷史新高的2021年軍費預算,也僅為3668億新台幣(約131億美元,中共公開軍費則約為台灣的15倍),占2020年GDP 1.9%;即使加上新式戰機採購特別預算290億元新台幣和非營業特種基金576億元新台幣,也只占2020年GDP2.4%。蔡英文在2016年大選時曾公開承諾,要讓年度軍費預算達到GDP的3%,惟其首任任期所編列的4個年度的國防預算(2017年至2020年),每年所佔GDP比例仍不足2%。

以色列總體條件比台灣略遜一籌。以色列約800萬人口、25000平方公里實際控制面積,2020年GDP4033億美元,屬發達國家。但是,以色列的軍事化程度大大超過台灣。以色列軍隊約18萬人(相當於全國勞動力的4.66%,這個比例在世界範圍內領先)。軍費是以色列最大的單項財政支出項目,GDP占值常年超過5%,有的年度超過6%。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數據,以色列2019年軍費為205億美元,GDP占值為5.3%,為該年世界第15大軍事支出國。2020年度國防預算又增加到約220億美元。

台灣的軍事化程度差以色列一大截,但台灣的安全環境比以色列惡劣得多。擇要而言。第一,雖然有的阿拉伯國家揚言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雖然阿拉伯世界總體上講比以色列又「大」又「富」,但阿拉伯世界內部分裂,在作戰能力和軍事實力上,難與以色列爭鋒。台灣的情況呢,則完全相反,中共軍力對台形成碾壓式優勢,兩岸早已嚴重失衡。

第二,以色列的強大戰爭意志、成熟的國防體制和豐富的戰爭經驗,在世界範圍內都極其突出,甚至可以說無與倫比。武器裝備研發、軍事訓練和實戰操作,更是以色列保持強大的作戰能力和軍事實力的三大法寶。相對來說,台灣自愧弗如。例如,以色列1948年建國以來參與了五場主要的大型戰爭和其它無數的各型衝突,而台灣軍隊承平日久,實戰經驗欠缺(大陸也是)。又如,以色列「全民皆兵」,連適齡女子都服兵役,軍隊是以色列最大的「學校」;台灣也曾長期實行義務役徵兵政策,但2018年開始已改採招募並行, 1994年1月1日以後出生的役男只需接受四個月的軍事訓練。台灣社會對台軍戰力尤其後備戰力頗有爭議。再如,在戰時條件下,以色列可在24小時之內有效動員30萬人的國防後備力量編入現役,立即投入實戰;這成為包括台灣在內的各國學習的典範。

第三,美國給予以色列的堅定支持和強大支援。美以是事實上的戰略盟友。不僅近幾十年來,以色列是獲得美國軍事援助最多的國家,在2019年之前的10年美國每年的援助額為30億美元,占以色列軍費開支比例頗高;而且,美國對以開放軍事高科技,源源不斷的先進技術和武器,支撐著以色列對阿拉伯國家的軍事優勢。而台灣呢,在美國之外並沒有堅定、強大的支持者,而美國迄今的台海政策仍是「模糊戰略」,對台灣的支持力度遠低於對以色列。

其二,難以預測的中共非理性決策

許多論者從理性角度出發,認為中共中短期內不敢打台灣。當然,這方面的理由很多,也很充足。

例如,有論者分析了中共軍力的基本數據,發現中共高層過於龐大的野心,以及對軍事戰略的認識不足,導致了中共軍隊重攻輕守的失衡態勢,在實力明顯不足的情況下,中共的攻勢作戰更多以美國為假想敵,並急於在短期內縮小差距,反而並未更著眼於台灣,因此中共陸軍裝備落後長期沒能改善、空軍沒能建立優勢、海軍增長最快卻無法形成爭奪海權的戰力的尷尬現狀,也就是說防守難以守住,進攻又攻不出去,意圖和能力高度不匹配,戰略混亂。

又如,許多論者認為,鑒於中美軍力的鴻溝,美國目前絕對有辦法能擊退中共軍隊、保衛台灣;或者,近二十年,直至三十年內,僅從美國干涉的「外因」這一個顧慮點出發,中共當局在「中國的市場規模和綜合經濟競爭力超過美國,使得美國在與中國發生嚴重軍事衝突的時候無力對中國開展全面經濟制裁」那一天的到來之前,應該不會喪心病狂到用戰爭毀滅台灣的地步。

又如,一些論者認為,習近平將連任第三任期,對北京而言,這兩年一定要保持穩定發展趨勢,因此,中共近期內有計劃地攻打台灣可能性不高。

這樣的看法並非沒有道理。但是,歷史也告訴我們,中共的許多重大決策往往是非理性的(如「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等等)。如果從理性出發,中共尚不敢輕舉妄動武統台灣;可是,如果考慮到中共非理性決策的衝動,爆發台海戰爭就並非不可能了。

2020年6月4日,英國前外相亨特(Jeremy Richard Streynsham Hunt)在英國《泰晤士報》上的署名文章認為,中共有可能孤注一擲武力犯台的原因包括:中共領導人看到香港的民主運動勢頭比預期的要快;中共領導人擔心香港 「一國兩制」現狀已經失去了對台灣的政治示範效應;中共第一次感覺到如果發生武裝衝突,不如先下手為強。而最後一點最為讓人擔心。這些原因都在非理性範圍之內,反應了中共的極端變態心理。

事實上,中共之所以宣稱統一台灣是其「核心利益」,並非出於國家利益考慮(否則,中共更應該向俄羅斯討回被奪去的100多萬平方公里中國領土),而是另有隱祕原因:中共暴力顛覆了中華民國,但是,這個歷史事件的「既成事實」,並不表明中共己經合法取代了「中華民國」!台灣的存在即是中共政權的非法性的鐵證。所以,對於「中華民國台灣」,中共必欲除之而後快。

中共這個隱祕心理,既是中共邪惡本質的大暴露,又是中共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發動台海戰爭的驅動力。一旦天下有變,或者中共內鬥失控,或者當權者慾令智昏,或者中共受到什麼刺激,都可能做出瘋狂的舉動,因此,在中近期內台海戰爭並非絕對不會發生。世界對此需要高度防範與警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