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移植大戶臧運金暴亡 中共諱莫如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2月26日元宵節當天,山東省青島大學附屬醫院(青大附院)官方微信公眾號發訃告,顯示青大附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器官移植專家臧運金26日凌晨4點40分去世,年僅57歲。

大陸媒體「醫學界」引述相關消息指,臧運金是跳樓身亡。然而在27日,當「醫學界」與臧運金治喪工作組三位成員聯繫時,對方均閃爍其辭,要麼表示「不清楚」、要麼說「不方便透露」。

大陸時間27日晚間22點15分,網易刊登了「醫學界」題為《元宵節凌晨,著名肝移植專家臧運金離世,原因暫不明》的報導。文章的跟帖評論大多被刪除或隱藏,其中被頂至最熱門的3個評論分別為「從青醫東院16樓跳下來的,暈,有啥好隱瞞的」、「壓力太大了嗎?」、「是不是有些人想移植就移植,沒有肝源就製造肝源」。

還有一些網民跟帖說「肯定有驚天的祕密」、「活人摘器官」、「按照一般規律,肯定是抑鬱引起的自殺」。

臧運金的「暴死」背後藏何驚天祕密?
網易刊登了上述「醫學界」的報導後,一個多小時後的23點22分,緊接著又發表了一篇題為《悲痛!元宵佳節,一醫生突然辭世》的報導,文中對於臧運金的「不幸辭世」充滿疑惑和不解,文中如是說:「『辭世』用詞,在一般的官方通報中,並不常見。因為它只呈述結果,並沒交代死因。比如,是病逝啊,猝死啊,還是意外身亡啊!一般而言,即便使用『辭世』一詞,前面也必贅述離世原因。比如『某某,因病醫治無效,與世長辭』。」

中共為何對臧運金的死因諱莫如深?臧運金治喪工作組的成員為何也都對此緘口不言?這一切都得從臧運金的「飛黃騰達」說起。

「醫學界」梳理,臧運金先後在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北京武警部隊總醫院、北京佑安醫院和青大附院等多家醫院擔任肝臟移植學科帶頭人;從2000年開始,臧運金所到醫院的肝臟移植科手術數量、質量均成為當地第一。臧運金生前完成了肝臟移植手術超過2600例,居中國國內數量之最。

百度百科對臧運金如此評價:「肝移植手術連續4年位居中國名醫百強榜肝移植前十名,…… 手術數量及質量達到國內第一。」

事實上,早在臧運金任職武警部隊總醫院肝臟移植研究所時,就被追查國際列為活摘器官的責任人之一。

據追查國際引述的公開資料顯示,早在2004年到2008年,臧運金參與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實施的1600例供肝切取,其中供體男1591例,女9例,平均年齡34.5歲。

後來,臧運金轉到武警部隊總醫院肝臟移植研究所,從入院截止到2014年,臧運金至少完成肝臟移植1570例。臧運金在2014年被青大附院引進後,迅速推動了該院的肝移植數量,據青島當地人向大紀元爆料,臧運金在2月26日跳樓自殺的當天,原本還有4台肝移植手術等著他……

儘管中共官方捂的嚴嚴實實,不敢公布臧運金的死因,但紙裡包不住火,無論是「醫學界」的報導、網民提供的線索,還是當地人的爆料,都清晰的指向臧運金是跳樓自殺。而「按照一般規律,肯定是抑鬱引起的自殺」則是網民根據常識作出的推斷。

下面我們可以一起來看看與臧運金之死極其類似的一些相關案例,或許臧運金的真實死因也就真相大白了。

上海著名腎移植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
2007年,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身亡。當地醫院的工作人員表示,從外人看來,李保春已經基本擁有了一切,正是事業的黃金期,為什麼會自殺呢?李保春的同事也質疑,就做醫生而言,李保春已經做到頂峰。那麼他為什麼要自殺?

熟悉李保春的人表示,李保春在跳樓前的幾個月經常失眠,連吃安眠藥都不起效果。有時李保春會無故摔倒,但什麼毛病也檢查不出來。據知情人透露,李保春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住進了該院神經內科的病房,並開始吃抗抑鬱藥。李保春最擅長腎移植,而他手術的腎源很大一部分都是來自法輪功學員,全都是活體摘除器官。李保春因此被追查國際列入活摘器官的追查名單。

2007年5月4日下午,李保春走上了他做活體摘除手術的樓層——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大樓的12層,縱身一躍跳了下去,結束了自己年僅44歲的生命。

李保春跳樓自殺的死訊曾被新華網等各大網站報導,但蹊蹺的是,這些報導隨即遭到全網刪除,中共到底在掩蓋什麼呢?

南京「腎移植教父」黎磊石跳樓自殺
曾任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的黎磊石,直接參與了數千例腎臟移植手術,他還主持編寫了《中國腎移植手冊》,成為大陸器官移植醫生的「教父」。僅在2004年,黎磊石的腎移植中心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腎移植手術,平均每天3台手術以上。

2010年3月16日,擁有名譽、地位、金錢的黎磊石從南京自家14層高樓跳樓身亡,時年84歲。據悉,黎磊石自殺前精神壓力大,心理負擔很重。追查國際報告顯示,黎磊石生前因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列入了追查名單。

據海外媒體披露,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的換腎手術就是黎磊石主刀的,使用的活體腎來自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從2004年到2008年,江綿恆做過5次腎臟移植手術,總共殺了5個法輪功學員。其中3次成功,2次失敗。

據大陸媒體報導,當年在文革時,黎磊石曾被打成反革命,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導致妻離子散。有人問黎磊石是否想到過自殺,他說:「我不會,我不認為自己是反革命,我沒有罪。」

然而,幾十年後,當84歲的黎磊石達到了他人生「榮譽」的頂峰時,面對國際正義力量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譴責與追責時,他卻再也不能理直氣壯地說「我沒有罪」了。

齊魯醫院肝移植「一把刀」姜旭生自殺
姜旭生曾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普外科教授、肝臟移植主任。他因改良了肝移植技術而出名,被稱為換肝「一把刀」。早在2008年,姜旭生就因活摘器官而被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姜旭生取得的器官移植技術創新成果和他的數十篇「學術論文」,全都是基於「活摘器官」的大量臨床實驗的基礎之上的。

2013年10月13日上午11點,有人發現姜旭生在齊魯醫院西側專家公寓6號樓內的家中自殺。負責姜旭生案例的急診科一名護士說,姜旭生送醫時頸部、上腹部有多處刀傷,終經搶救無效死亡,時年50歲。

姜旭生的死令很多人感到不解,因為這種以割頸、剖腹的自殺方式極為罕見,畢竟相對於跳樓,這是一種極其痛苦和血腥的死法。姜旭生的抑鬱,或許是出於對自己所犯下罪惡的恐懼,亦或是出於殘餘良心的譴責,導致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用他當時活摘法輪功學員的「開膛破肚」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大規模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裡,大陸的器官移植領域迅速發展,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人體器官移植大國,官方報導出的移植數量僅次於美國。

在美國,有一億兩千多萬自願捐獻器官的人群,有非常發達的全國捐獻網絡。即便如此,在美國做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年,腎移植則是三年。2012年,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做了心臟移植手術,手術前,他在移植名單上排隊等了將近兩年的時間。

相比之下,在中國,人們大多持有「死後留全屍」的傳統觀念,因此自願捐獻器官的人非常少。但是相比美國,中國大陸器官等待時間短到令人不可思議,很多中國大醫院在網站上公開招募患者前來移植器官。

早在2005年,上海長征醫院就在網站上寫著: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待時間是一週。2006年,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網站上聲明,患者做各種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週。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醫院推出了促銷廣告,免費為20個病患移植器官。同年4月12日,吉林省心臟病醫院也搞促銷,前五例心臟移植只需要5萬人民幣……

不難看出,在美國是病患在等待器官,而在中國是器官在等待患者。

自從2006年瀋陽女護士安妮揭露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來,「追查國際」隨即展開了持久地系統地調查,拿到了大量的證據,包括幾千個電話錄音證據,上萬條資料證據,證明中共多年來一直在大量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與此同時,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前主席大衛‧喬高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經過獨立調查,提供了至少52項證據,證明「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且在繼續著」,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2019年6月1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舉行終審判決,判定中共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進行大規模器官摘取,無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類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認定,中共是一個犯罪政權。

根據追查國際2020年的調查結果顯示,即便是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全球肆虐的背景之下,中共仍未停止活摘器官。

2020年4月4日,浙江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醫院肝移植朱醫生說:「我們都在做,昨天在做,今天在做,明天還有一個B型的。」他還披露鄭樹森的樹蘭醫院,「樹蘭已經做了很多了,就沒有因為疫情而停止過,沒有的,樹蘭沒有停止過。」

2020年1月11日,第四軍醫大西京醫院腎移植科醫生李國偉在被追查國際匿名調查時承認,該醫院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只要他到時候他(法輪功學員)在我們醫院,你只要敢看……我(就)可以把你領到床頭叫你看一下,……讓你親眼看到這個人就是二十來歲。」

結語
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顯示,自從江澤民1999年與中共相互利用發起迫害法輪功到現在,大陸涉入「活摘器官」的醫院之多、參與其中的醫護人員的數量之大,令人瞠目。而間接參與「活摘」罪惡的公、檢、法、司和610、政法委等系統的人員,也是數目大的驚人。

迫害元凶江澤民下台後,中共黨魁已經更換了兩屆,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未停止過,活摘器官的罪惡也一點未見有所收斂。參與者還在為了自己的「名利雙收」而盡情的作惡,知情者也大多在這場驚天的罪惡中沉默著……

曾經名利雙收、風光一時的臧運金們,最終落得個人財兩空、不得善終的可悲地步。災禍不會無因降臨,抑鬱也不會無故纏身,是報應,更是天理。俗話說: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其實,神佛的慈悲浩蕩無邊。無論一個人在罪惡中陷得有多深,只要還活著,就可能還有贖罪的機會。可是,自甘墮落就會錯失被救度的良機。為了家人,更是為了自己,千萬不要等到悔恨莫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