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納維基:若不糾正牛騰宇冤案 將曝光高官貪腐資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1日訊】海外「支納維基」負責人日前發表聲明,譴責廣東公安在習明澤信息外洩事件上「移花接木」炮製冤案。他宣布該案的責任由自己承擔,若廣東當局不立即糾正錯誤並釋放被冤判的人員,那麼多個涉及中共政界的網站將曝光更多公安高官的貪腐資訊。

化名L先生的「支納維基」海外負責人週日(28日)接受了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他明確表示,有關習明澤和鄧家貴的消息,是由他本人發布到「惡俗維基」和「紅岸基金會」網站上的,與不久前遭廣東公安判重刑的牛騰宇以及其他人員都無關,他願為此負責。

L先生披露,2018年7、8月的時候,海外網絡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上一個名稱為「身份證」(shenfenzheng)的帳號率先公開了習近平的個人身份資料,當時並未引起轟動。其後,另一個推特帳號「蜘蛛演藝公司」公開了習明澤化名「楚晨」的身份證以及她早年間護照上的照片,而這些資料都是中共公安系統的人員對外販賣從而流出的。

L先生表示,2019年5、6月份期間,他把習明澤的戶籍、聯繫方式、身份證號碼,連同習近平的身份證號碼、戶籍一起掛到了「支納維基」上,並添加了多個模板,在多個詞條開頭顯示。

「這個都是以我為首,我是真正的『主犯』。我就公開宣布『有種來抓我』,我願意承擔全部的責任。」 L先生強調說,「茂名警方簡直處處都是漏洞,它們把人屈打成招。它們這樣做就是違背天理,我看不下去,我就是要揭穿它們的謊言。」

他進一步指出,「惡俗維基」跟「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沒有什麼關係。當他聽說牛騰宇被判14年後,感到非常震驚,中共公安這種栽贓陷害的做法讓他感到義憤填膺。

L先生表示,「支納維基」最早是肖彥銳創辦的,然後交由在海外的Y先生主理。「支納維基」和「惡俗維基」根本不是一個網站,雖然他們之間一度相互有聯繫,但後來這個互聯也取消了。然而,廣東茂名茂南網警大隊為了邀功,使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段,故意將「支那維基」和「惡俗維基」混為一談。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稱,目前身在日本的肖彥銳早前就曾公開表示,習明澤和鄧家貴的個人資料是由境外的「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在網頁上公開的,但廣東省茂名市茂南網警大隊為獻媚邀功,靠酷刑逼供炮製了牛騰宇等24人的冤案,當局必須糾正這個錯誤。

「新惡俗維基」網站的主要管理人員陳明等人日前也表示,如果廣東當局在該案的二審階段不能公開庭審並做出公正判決,「新惡俗維基」網站將曝光已獲取的廣東各級公安檔案材料和廣東司法系統官員的貪腐資料。

L先生也通過自由亞洲電台向廣東公安喊話,要求其立即糾正錯誤並釋放相關人員,否則,多個涉及中共政界的網站將繼續公開中共貪腐官員及廣東「公檢法」系統人員的資料。

據自由亞洲電台稍早前的報導,2019年5月,習近平女兒習明澤與習近平姊夫鄧家貴的個人資料被境外網站「支那維基」曝光後,中共官方成立專案組,抓捕了中國境內的「惡俗維基」網站的24名成員,但經過一番調查後,發現這些人其實與「支那維基」無關,相關人等隨後被各地警方相繼釋放。

然而,廣東茂名茂南網警大隊卻想趁中共建政70週年之際搞個大案作為「獻禮」,於是故意移花接木,將「支那維基」和「惡俗維基」說成是同一家網站,並重新羈押了「惡俗維基」的成員,對這些年輕人酷刑逼供。期間被指控為主犯的牛騰宇在逼供中被打殘了一條胳膊,被逼於2020年1月寫下了10萬字「自述材料」。但事後他對外披露了自己遭刑訊逼供的內情,聲明那份自述的內容大多不屬實,也不代表他本人的意思。

嚴刑逼供之下,「惡俗維基」的24名成員屈打成招,廣東公安隨即以「尋釁滋事」、「侵犯個人信息」和「非法經營」等罪名提起訴訟。

2020年11月2日,「惡俗維基」專案開庭。12月30日,法庭對這24個年輕人作出了判決,其中牛騰宇被重判14年,並處罰金13萬元人民幣。

牛騰宇的母親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這次被判刑的年輕人全都是「代罪羔羊」,此案純屬政治事件,她已決定為兒子上訴伸冤。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曉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