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遊記》的「修煉」文化解讀當代時下的生活3

作者:仟僮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1日訊】(承上文)

四、唐僧被妖精變為「妖精」後

「國王命官取水,遞與駙馬。那怪接水在手,縱起身來,走上前,使個黑眼定身法,念了咒語,將一口水望唐僧噴去,叫聲『變!』那長老的真身,隱在殿上,真箇變作一隻斑斕猛虎。此時君臣同眼觀看,那隻虎生得:白額圓頭,花身電目。四隻蹄,挺直崢嶸;二十爪,鉤彎鋒利。鋸牙包口,尖耳連眉。獰猙壯若大貓形,猛烈雄如黃犢樣。剛須直直插銀條,刺舌騂騂噴惡氣。果然是隻猛斑斕,陣陣威風吹寶殿。國王一見,魄散魂飛,唬得那多官盡皆躲避……眾臣嚷到天晚,才把那虎活活地捉了,用鐵繩鎖了,放在鐵籠裡,收於朝房之內。」

唐僧不信孫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結果是孫悟空被趕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黃袍妖怪捉去。而唐僧,畢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聖僧,打死白骨精後,其實,他已走出了死屍關,他的身體在某一層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在波月洞,寶象國的三公主——百花羞公主,卻是黃袍怪夫人,十三年前被強掠過來,一直想念父親。她想叫唐僧做個捎書人,便私放了唐僧。這也是護法神暗中相助,是修煉人神跡的一種表現。唐僧到寶象國後,說起事情緣由,國王叫八戒和沙僧前來救百花羞,結果妖精起了疑心,變成一個俊才子到了朝廷認親,向國王誣陷唐僧是老虎精所變,並用妖術將唐僧變為老虎精。

這有點像中共國發生的事。共黨經常賊喊捉賊,把自己的邪惡所為說成是別人的邪惡所為,說它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準,說它以魔鬼之心臆測別人還是客氣。比如,它自己是反華勢力,就說美國和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是反華勢力;它自己民主是虛假的,就說美國民主是虛假的;它自己干涉別國內政就說別人干涉中國內政……

不過,邪惡總會暴露的,黃袍怪在宴席上「飲酒至二更時分,醉將上來,忍不住胡為,跳起身大笑一聲,現了本相,陡發凶心,伸開簸箕大手,把一個彈琵琶的女子,抓將過來,扢咋的把頭咬了一口。嚇得那十七個宮娥,沒命的前後亂跑亂藏……」

最後黃袍怪被悟空打敗,落得個「貶去兜率宮與太上老君燒火,帶俸差操」的結果。當然,他本是奎木狼,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之一下凡,中共的下場和奎木狼是無法可比的。

在《西遊記》裡,妖怪總是變成道士、美女、天真的兒童……走出寶象國,來到平頂山。唐僧又被銀角大王抓去了。那妖怪先是變成一個受傷的道士,說是逃避猛虎追咬受傷,向唐僧求救,唐僧著悟空背他,卻被他使來三座大山壓住,唐僧便被擄進了蓮花妖洞。

為把壓在山下的孫悟空拿來一起蒸著吃,銀角大王使喚精細鬼、伶俐蟲兩小妖,拿著紫金紅葫蘆,羊脂玉淨瓶兩個如意「法」器去裝孫悟空。

不料孫悟空已喚得山神解脫了身體,變作老道,說要來找度化的人,結果兩個小妖為修仙,為貪便宜,將兩個寶貝換了孫悟空變的假寶貝。這部分《西遊記》中是這麼寫的:

行者道:「我不怪你,常言道,仙體不踏凡地,你怎知之?我今日到你山上,要度一個成仙了道的好人。那個肯跟我去?」精細鬼道:「師父,我跟你去。」伶俐蟲道:「師父,我跟你去。」孫悟要與他們換寶貝,伶俐蟲對精細鬼道:「哥啊,裝天的寶貝,與他換了罷。」精細鬼道:「他裝天的,怎肯與我裝人的相換?」伶俐蟲道:「若不肯啊,貼他這個淨瓶也罷。」那怪道:「但裝天就換,不換,我是你的兒子!」行者道:「也罷,也罷,我裝與你們看看。」小妖笑道:「妙啊!妙啊!這樣好寶貝,若不換啊,誠為不是養家的兒子!」那精細鬼交了葫蘆,伶俐蟲拿出淨瓶,一齊兒遞與行者,行者卻將假葫蘆兒遞與那怪。

其實,「精細鬼」、「伶俐蟲」是我們每個人生命中都有的一種弱點,想占別人小便宜、算計別人、得到一點小利沾沾自喜等等,那麼,吳承恩其實說的也許是唐僧生命中有的這點魔性。當然魔性總是要除掉的,這兩個小妖自然在後面被打死了,也算是唐僧去掉了自己生命中的缺點。當然,唐僧還有許多不足的地方,在西天路上還要一個個去掉。

不過,魔性也是自己人中形成的,要去掉也沒那麼容易,正面的力量有時甚至為此還要忍辱受恥。孫悟空為打死金角、銀角大王的老奶奶,還哭了一陣。是老妖婆長得很可怕嗎?不是。老妖婆的樣子,無非就是長得「雪鬢蓬鬆,星光晃亮。臉皮紅潤皺紋多,牙齒稀疏神氣壯」。孫悟空當時心想:「今日卻教我去拜此怪。若不跪拜,必定走了風訊。苦啊!算來只為師父受困,故使我受辱於人!」修煉還要講一個忍字。孫悟空朝上跪下道:「奶奶磕頭。」那怪道:「我兒,起來。」老怪坐上轎子,道:「你兩個前走,與我開路。」行者暗想道:「可是晦氣!經倒不曾取得,且來替他做皂隸!」卻又不敢抵強,只得向前引路,大四聲喝起。

當然,悟空的忍辱受氣,目的是為了一棍打死老妖。打死後,方解氣,變成老妖婆,來到蓮花洞,也接受了兩怪的跪拜,算是賺了回來。這叫先苦後甜,邪不壓正。

五、烏雞國與中共國

《西遊記》中寫得最出彩的,個人認為是「烏雞國除妖」這個故事。唐僧師徒來到烏雞國,當時烏雞國國王是妖怪所變,真正的國王三年前被妖怪推在井裡,唐僧夢到井裡被井龍王用定顏珠「定顏」的國王向唐僧求救。只見那國王「戴一頂沖天冠,腰束一條碧玉帶,身穿一領飛龍舞鳳赭黃袍,足踏一雙雲頭繡口無憂履,手執一柄列斗羅星白玉圭。面如東嶽長生帝,形似文昌開化君。」

那人道:「不瞞師父說,便是朕當時創立家邦,改號烏雞國。」……「五年前,天年乾旱,草子不生,民皆飢死,甚是傷情。正都在危急之處,忽然終南山來了一個全真,能呼風喚雨,點石成金。朕與他八拜為交,以兄弟稱之。」……「朕與他同寢食者,只得二年……俱去游春賞玩,至御花園裡,忽行到八角琉璃井邊,不知他拋下些什麼物件,井中有萬道金光。哄朕到井邊看什麼寶貝,他陡起凶心,撲通的把寡人推下井內,將石板蓋住井口,擁上泥土,移一株芭蕉栽在上面。可憐我啊,已死去三年,是一個落井傷生的冤屈之鬼也!」……「師父啊,說起他的本事,果然世間罕有!自從害了朕,他當時在花園內搖身一變,就變做朕的模樣,更無差別。現今占了我的江山,暗侵了我的國土。他把我兩班文武,四百朝官,三宮皇后,六院嬪妃,盡屬了他矣。」

孫悟空就引誘打獵的太子到寶林寺,告訴太子這三年妖怪假裝國王的實情,叫太子「駕回本國,問你國母娘娘一聲,看他夫妻恩愛之情,比三年前如何。只此一問,便知真假矣。」

當太子和娘娘知道國王是妖所變,求悟空除妖,悟空乘換取公文的時機現本像除妖,最後打死妖怪讓國王與家人團聚,國王恢復王位,國家太平和祥。當然,孫悟空打死妖怪不是為了王位,更不是為了政治,他只是救活國王,最後國王又恢復了王位。這並不是說孫悟空參與政治了。

這不由得讓人想到雞形地圖的中共國。當年,中共靠日本侵華壯大,後又與日本人陰陽呼應,日本投降後收編投降日軍打國民黨,把國民政府趕到台灣,以繼承中華民國的名義,把中國人、國土和國際上國家權益占為己有。

孫中山領導的國民軍推翻清政府,建立亞州第一個共和國,取名中華民國。附體中國的共黨裝模作樣取名也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從此在中華大地上施展它的陰惡邪毒,七十多年來,通過各類政治運動和計劃生育,在和平時期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

當然,要讓世人認清中共是妖魔,說清來龍去脈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如孫悟空要讓烏雞國人明白真相,太子大怒,差點要打殺他們,經孫悟空亮出國王給的白玉圭,太子還不相信,要綁了唐僧等四人送官。在當今,即使有許多正義之士反覆向人陳述中共暴政的事實,又有多少人腦子能清醒呢?

在古代社會,天災人禍期間,國王下詔罪己,悔過前非,重興今善,帶臣民向天地懺悔求改過求恕,是一個很正常的反應。而對烏雞國王的不幸,三藏嘆息:「陛下啊,古人云,國正天心順。想必是你不慈恤萬民,既遭荒歉,怎麼就躲離城郭?且去開了倉庫,賑濟黎民;悔過前非,重興今善,放赦了那枉法冤人。自然天心和合,雨順風調。」那人道:「我國中倉稟空虛,錢糧盡絕,文武兩班停俸祿,寡人膳食亦無葷。仿效禹王治水,與萬民同受甘苦,沐浴齋戒,晝夜焚香祈禱。」

烏雞國王是這樣誠心地和黎民共患難,而在當今的中共國,中共肺炎橫行,中共無神論政黨是不可能向天地懺悔的,當權者為了政權,隱瞞災情,抓捕說真話的人,全國封鎖信息、打壓維權民眾,中共國大地還出現人們厭生、謀殺、自殺、報復式殺人……

可見,中共國與傳統的君權國家君主對待天地、民生的心態是完全不同的。

中華民族的合法政府現在只是占島求生,並沒有消亡,與烏雞國國王被定顏是有相似處,那中共的結局在烏雞國除妖的故事中已說得很清楚了。那烏雞國的國王後來被孫悟空向太上老君借來的還魂丹救活了。相信,中共滅亡後,自由民主還會回到大陸,那時,被中共送掉的東北、外蒙、西北、西南等國土必然回歸中國,中國地圖絕不會是隻「烏雞」了。

當然,因為中共綁架了中國人,要滅掉中共與沒有那麼簡單,就如除滅烏雞國妖時,為了不傷害王公大臣、宮女、臣子們的性命,孫悟空打得很辛苦。那妖怪還變作唐僧的模樣,使眾人無法辨清真假,連火眼金睛的孫悟空都一籌莫展。

說到真假唐僧,當然,修煉人成長過程中,也有人的七情六慾和各種為私念而產生的觀念,諸多言行形成的不良習慣。人除了先天純正的本性外,在生活中形成的不良習慣也會作用於人的大腦,真真假假的思維,連本人有時也分不清孰真孰假,何況外人呢?@*#

點閱【仟僮仁:西遊解讀】相關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