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國種業危機 習近平也不敢輕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當局發布了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在今次這份連續18年(2004年迄今)、習近平任內連續9年發布指導「三農」(農民、農村、農業)工作的一號文件中,種業的發展,首次被單獨提了出來。

今年一號文件明確提出,打好種業「翻身仗」。這既是種業在一號文件的首次單獨表列,也是去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的延續──習近平強調,開展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最高層史無前例地將卡脖子這個詞如此使用,相當於把種子視為農業的一個「芯片」,這也意味卡脖子的不僅僅有芯片,其實還有種業。

中國種子貿易協會(CNSTA)發布《2019年中國農作物種子進出口貿易資料分析》顯示,2014年至2019年,中國種子進口大於出口,常年為種子淨進口國。即便是在赤字有所減緩的2019年,種子進口量6.60萬噸,出口量2.51萬噸,中國對於「洋種子」依賴度達72%。

在三大主糧中,玉米育種的自給率最薄弱。據陸媒公開報導,以中國糧食主產區東北和黃淮海地區為例,黃淮海地區種植的玉米主要是美國先鋒公司的「先玉355」品種,東北北部地方種植的玉米種子主要是從德國進口。西部地區的小麥產區的麥種,也有一部分依靠進口。報導稱,以先玉335為代表的「洋種子」,一度佔有吉林省玉米種子市場的七成分額。就有育種工作者自嘲:我們不用搞育種了,一個「先玉355」就夠了。

在《每日經濟新聞》相關報導中,曾引述廣東省內一家種企的負責人的說法:除了水稻我們是世界第一以外,其他種子多少都存在「卡脖子」的情況;種質難弄,就好比雜交馬易找,純種馬難求。

時至今日,在提到良種難求的問題時,2014年一樁舊聞依然會被提起:A股上市公司北京大北農集團董事長的妻子及員工等,因涉嫌盜竊孟山都、杜邦等公司開發的玉米種子被起訴判刑。

相比糧種,蔬菜種子對國外的依賴更顯嚴重。2019年,中國蔬菜種子進口2.24億美元,占農作物種子總進口額(4.35億美元)的一半以上。即「洋種子」基本上對全部品種予以涵蓋,本土前10強種業企業的市場佔有率只有15%。

參考最近半年來的公開報導:已有百年種植歷史、素有「中國馬鈴薯之鄉」之稱的克山縣(隸屬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種植的馬鈴薯大多都是來自美國的「大西洋」,種植面積3萬畝,占全縣種植面積的一半。而在「中國蔬菜之鄉」山東壽光,恰恰是洋種子的重災區,洋種子所占的份額一度高達8成,目前也仍有三成之多。

報導還稱,中國14億人平時常吃的白蘿蔔,種子大多是韓國進口的,必不可少的辣椒,則來自以色列。俄羅斯的葵花籽、油菜籽估計占到中國市場的50%。俄羅斯從今年1月起,大幅提高葵花籽和油菜籽出口關稅稅率,從此前的6.5%提高至30%。潛在的意思是,我漲價,不怕你不買。西蘭花國產種子占比只有5%,剩下的95%都靠進口。如果日本停止出口西蘭花種子,中國的西蘭花種植將面臨滅頂之災。

除了糧食、蔬菜,在餐桌上還有少不了的豬肉。在養豬從業者的眼中,種豬就是「豬的芯片」,中國的原種豬很多是依靠進口,這就相當於是卡脖子卡到豬身上。

據報導,1994年前,本土豬還佔據著中國90%以上的市場份額,而到了2007年,這一數位已下滑到2%。目前佔據了老百姓餐桌的是國外引進的「杜長大」(美國杜洛克豬、丹麥長白豬、英國大約克豬)。

另據「布瑞克農業大數據」指出,2020年,中國種豬進口總量超過2萬頭,創下歷史新高。有專家表示,中國種豬規模年均千萬頭,2萬頭左右的進口種豬不值一提,中國不完全依賴引種。但是,關鍵問題在種質精良,不在數量多。

報導稱,就中國養豬產業鏈而言,進口種豬主要是用於更新核心群,從國外進口的純種豬是市面上銷售的豬肉的「祖代」或「曾祖代」。報導舉例,如果再遇到像2019年非洲豬瘟影響,就會造成4代種豬的「團滅」,這就意味著至少在4年時間內,種豬數量供不應求,如果此時國外對中國施行種豬禁運,那麼影響將非常巨大。而每一代種豬養殖都是需要時間,「豬芯片」比半導體芯片更難搞定。

今年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來到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他強調,大力開展種業「卡脖子」技術攻關,提升畜禽核心種源自給率。

這則新聞釋放的信息是,種豬問題還只是畜禽種源危機的冰山一角。甫於2020年底卸任的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曾經表示:中國的祖代雞,幾乎全靠進口。2014年,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一語驚人:如今,北京烤鴨99%都是英國櫻桃穀鴨的鴨種。

媒體也多有報導,除了種豬,中國的種雞、種牛……甚至連北京烤鴨的種鴨,基本上都完全退出了上游領地,引種徹底依靠進口,它們如果被卡脖子,不僅會造成國內副食品的短缺,而且還可能引起物價的飛漲。

從糧種到菜種再到畜禽種,進口占比高,這也暴露出一個問題:為什麼中國農民都選洋種子?一句話的答案是:洋種子一分錢三分貨,甚至5分以上的貨。

中國這場種業危機有多嚴重?壽光市南澳綠亨農業公司經理趙濤2017年曾說,我們和外國種業公司的差距可能有二三十年。官媒新華社旗下《經濟參考報》2017年8月16日曾赴山東、寧夏調研,結果被當地農民追問:我們國家能造航母、能造C919大飛機,但為何不能研發出好菜種?

中共中央一號文件號稱「中共中央重視農村問題的專有名詞」,從2004年到2021年18年,已經連發18個一號文件指導三農。諷刺的是,中國擁有幾千年的養豬歷史,但是目前祖代和曾祖代的種豬卻主要依靠進口。現在中國百姓飯桌上的一些蔬菜種子多是進口來的。糧食安全必須從源頭上保障。即便官方宣傳飯碗端得穩,肉盤子菜盤子仍端不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