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日本內防長官向中共肛測提出異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3日訊】【今日點擊】(4022-1)

提要
日本內防長官向中共肛測提出異議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主要是日本的通訊社,報出了相關內容,日本的內閣官房向中國,主要是外交系統,提出了一種類似抗議,但又不好說是抗議的理由。原因:很多生活在中國的日本人,在工作的日本人,被中共當局要求進行中共病毒的檢測。中共有獨門術,就是蠍子拉屎獨一份,它在全世界的獨創的手法叫肛測。其實就是它把測試的東西呢,透過人們的下體,透過這個大便的地方去進行測試病毒,還有圖表有圖,你得必須以什麼樣的姿勢出現。日本人受不了,日本人實在受不了,但有些人已經被迫接受了。因為如果你不測試的話,讓他們離開不能在這兒待。

那在這個背景之下,很多日本人就跟日本的外交系統,就提出了抗議,說非常尷尬,在進行測試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心理壓力,就內心將要崩潰了。在此之前,美國人曾經提出過,在美國人提出之後,那結果中共的外交部,趙立堅的回覆是說,我們從來沒有要求美國人做過這樣的測試。,這句話裡面透顯著非常獨特、真實,百分之百的叫做種族歧視、國民歧視,應該叫國民歧視。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你沒有權利去抗爭,對這一份,來阻止中共病毒,在中國境內大規模傳播的一種科技手段。但美國人擁有著一份特權,這份特權是中共當局給予的,我們從來沒有要求美國人,能進行這樣的測試。

而日本人在這個過程中是被迫要求的,當被迫要求的時候,中共官方沒有給予,即時的給予回覆。在此之前還有一個韓國人,韓國人飛到中國,直接就給拉到醫院去,就逼著他就得那麼做。那爺兒們實在受不了了,就反抗,反抗的結果呢做成了大便測試,就像人們測試這個痢疾似的,那這是成為了笑話。結果在今天,在美國媒體當中,英文媒體當中都登出,主要登的是日本人的故事。他描繪就比較特別了,說在測試的過程中,當進入他的身體的時候,他感到歷史性的奇恥大辱。那是嘍,但這個東西就,它其實驗證了幾樣說法。

在去年,去年的這個時候,在當時的這個武漢海鮮城出現狀況的時候,我們曾經提到過,人的糞便。那武漢三鎮是這個長江的中樞之地,那透過糞便的水全都進入了長江,它順著長江,就可以把長江流域全都會汙染的,糞便是一定的。我們就在這兒節目當中,一年前我們就這麼講的。大概過了2個星期到3個星期,鍾南山當時就提出來了,在糞便中發現了有關中共病毒的東西,這是顯而易見,這是通常的。

那為什麼中共國採取這樣的方式?在過去的時間裡,在我們看到了一年的這個病情當中,中共對病情控制得,它表面顯現出來的是最有力的對不對,表面顯現的。至於說死了多少人,傷了多少人,那都不許讓人知道,因為控制中國的他不是人,所以他不能讓人知道,人在他的眼睛裡,只不過是他手裡的物種,物種,所以他可以任意處理。在今天的習近平的控制背景之下,基本上是這態度。那同樣他沒有信仰的背書,人們為了活著,為了苟活著,苟且偷生活著,他可以做出任何的事情。

在這樣的新聞報導出來之後,很多人就說那你就應該配合。我也覺得應該配合,你讓我說我也覺得應該配合。為什麼?你活著是第一重要啊對不對。你看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你讓他們都個個做肛試去,他們家有老婆、有老娘、有女兒、有孫女,都讓他們做去,誰不做就違反國法。你覺得說濤哥說話夠狠的,不是,要輪到他腦袋上他沒準真去做。為什麼?他沒有尊嚴的概念,他只有活下去的期待和勇氣,這一份勇氣,遠遠超越於他做人的尊嚴。人們只有臉皮沒有尊嚴,臉皮是肉,尊嚴是人的靈性,在中國這東西沒了,這東西沒有了,因為他是高級動物來的。

他以這樣的方式達到了他的目的,同時也就證明中共國的檢測,除了肛測之外的一切檢測都是不靈的。那不靈的、不準的,它自己也知道不準的。那怎麼辦?增加一個測試手段,在大的統計學的背景之下,來提高測試的準確度,這話沒錯吧,我都能當科學家,他一定是這麼說的 。這個目的是什麼?保護中南海的安全,別人無所謂。那這東西,它傳染病它看不著對不對,所以那就得把個個都得給他肛測了,就出了這種笑話。所以這是一個生命的品質的認知問題,士可殺不可辱,那是小說裡說的故事對不對,當任何人苟且偷生的時候,那撅著屁股,那你趕快給我測乾淨了對吧。

所以這是荒謬,這個國家不是人的國家,這個國家,我還是說那話,那是一堆肉的國家,那裡頭不分男女老幼,沒有尊嚴可言,但他們活著,那道理很簡單哪對吧。任正非開始養豬了,要用AI系統養出來的豬都是一模一樣的,一樣的房子,一樣的飲食,一樣的模樣,一樣的哼哼,一樣的哈哈,一樣的大便,一樣的都給吃了,那豬出來之後肥瘦都一樣,長的毛都一樣,牠要給人吃了,你說人會什麼樣,那個難以想像對吧。但是牠能不能感染豬瘟,我相信他任正非也害怕。

那個豬瘟,如果豬場那麼幹的話,這一欄豬裡頭就是10萬,蓋個房子裡頭10萬隻豬,那豬都得住樓房的,省地方對吧,那AI他就完全就可以這麼做嘍。但是全封閉的,如果染上豬瘟,那就3、5分鐘全完蛋,對人而言是一樣的。就像人怕染了人瘟、豬瘟一樣,所以一個個測試,以這樣的方式來保證他的活著。他活著的原因是我需要他,所以這是今天出現的巨大,很多人意識不到,意識不到這一份效果對不對。他會覺得美國人不讓測,那是…你簡直是胡來,你對別人的生命一點都不尊重對吧,你還是個人權的社會,你還是個有個信仰的人,那你都不願意做肛試,你做完肛試起碼讓我們放心嘍,這個道理會大行其道。

大家聽起來是很有理由的,所以你看,很多跟國內的朋友聯繫的話,國內就說那美國就傻瓜,你看咱中國什麼毛病都沒有。為什麼?我們鄰居那兒有毛病了,立刻把他們帶醫院給封嘍,我跟你說憋死他,也不能讓他傳出來。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的關係,而這個關係滲透在這個社會的環境中。這個中國人出國了還是這德行,我不開玩笑,他出國了還是這德行,他不會改變自己,掩蓋、欺詐、欺騙,一切為自己。所以人的生命定位,人們的生命觀念形成之後,太難了,就我感嘆的話說,人做好人太難啦。

所以神當初造人的環境中,就不是完美的,完美不在人的環境中,但它就像一個煉爐一樣,太上老君的煉爐。那個煉丹爐是用了燒丹用的,是用來燒丹用的,而不是爐子有多珍貴,爐子的珍貴是裡面能出了金丹,金丹是離開爐子的。人的環境就是太上老君的煉丹爐,它是惡的,它是煉火的、浴火的,它要燒出來裡面東西。你能說那爐子是完美嗎?爐子的本身,太上老君煉丹爐的本身是跟金丹對立的,人間的環境。

所以要能夠從這樣的認識中,能夠體會出自己的珍貴,我覺得不容易。那固守文化的、固守宗教,那我以為其實就笨了。你固守宗教、固守這一切,就像固守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你說老君這爐子好我得抱家去,然後呢?然後呢?沒了,當個擺設在那兒看著對不對,跟你沒什麼關係,只能反映出你的貪婪。但真正的金丹出來的時候,是離開了爐子,這是人修行的過程,就跟哪吒產生出來的生命的概念是一樣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