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高新派出所惡行 於學忠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4日訊】吉林市高新區法輪功學員李文軍,曾為法輪功與師父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二年,後又多次被綁架和勞教,遭刑訊逼供、多根電棍同時電擊、毒打、灌濃鹽水、洗衣粉、尿、熬鷹、針扎、不讓睡覺等等酷刑折磨,九死一生。高新區派出所警察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還綁架李文軍的母親馮鳳雲和來家中串門的法輪功學員於學忠,第二天於學忠被警察毆打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吉林市江南高新區高新派出所警察林志強和另一個警察,再次非法闖入居住在江南高新區微型車廠工具小區的法輪功學員李文軍家騷擾並非法抄家,當時李文軍沒在家,他的母親馮鳳雲一人在家,警察搶走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三本、法輪大法師父法像、掛圖、播放器(播放煉功音樂的小廣播)、真相台曆等私人物品,還無理要求:再來不能不給開門,可以隨時出入。

此前兩個多月,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份,中共吉林市「六一零」人員和各區公安局派出所、社區人員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地點在豐滿區金橋賓館。社區等人員拿著名單,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強迫學員簽不煉功保證,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吉林市高新區微型車廠工具小區社區人員到李文軍家敲門,謊說讓李文軍去參加個「會」(實際是洗腦班),李文軍沒配合,沒讓社區人員進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首江澤民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一手發動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編造謊言誹謗法輪大法,綁架、關押法輪功學員,利用各種卑鄙手段逼迫放棄信仰。吉林市高新區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緊跟執行江澤民迫害政策對所管轄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不擇手段的殘酷迫害,甚至出現法輪功學員於學忠被迫害致死的惡性事件。這裏僅舉二例說明其罪行:

事例一:李文軍屢遭迫害 九死一生

李文軍,男,現年五十四歲,原吉林市輕型車工具廠職工,家住吉林市高新區二委。父親曾患有腦動脈硬化,經常頭痛,頸椎骨質增生,低血壓,鼻竇炎等多種疾病,母親患有腎盂腎炎,頸椎第三節唇樣骨質增生,胳膊麻木,高血壓,鼻竇炎等多種疾病,經常住院治療,身體上的痛苦,經濟上的負擔,真是苦不堪言。一九九六年三月,父母親在親戚家看到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三個月後,沒花一分錢,父母親的一身病全好了,身體一身輕。

李文軍看到父母親身心受益的神奇變化,於一九九六年末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遵循真、善、忍這一最高法理,修心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先他後我更高尚的人。一家人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生活的愉悅、幸福。

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二十多年裏,李文軍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迫失去工作。他曾多次被綁架,關押,三次被非法勞教,遭受了戴刑具七天(連體手銬和腳鐐),多根電棍同時電擊,冷凍,坐板,拳打腳踢,塑料袋套頭窒息,鐵椅子,戴背銬,上大掛,插鼻管,野蠻灌食,灌濃鹽水、洗衣粉、尿,熬鷹、針扎、不讓睡覺等種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他身心遭受了極大的摧殘,歷經人們難以想像的身心折磨與痛苦。

為法輪功與師父說公道話 被非法勞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瘋狂打壓法輪功期間,李文軍先後三次進京上訪,為證實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抓捕,由吉林市駐京辦處截回,非法關進吉林市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吉林市高新區派出所、街道,串通所在單位將正在上班的李文軍綁架,把他非法送入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進行迫害,逼迫他寫不煉功保證,李文軍不配合。三個月後,派出所把他轉辦洗腦班。因為李文軍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堅持修煉,派出所又將李文軍交給所在單位看管,不讓他回家。

單位領導怕受牽連迫害,怕影響工廠,逼迫李文軍買斷工齡與工廠脫離關係。李文軍被迫失去了工作。接著吉林市豐滿區高新派出所警察李萬龍以談話為名,把他騙到派出所。因他不放棄修煉,又把他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他非法關押二十八天後被非法勞教二年。

公共汽車上被綁架,遭刑訊逼供,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下午,李文軍和兩名女法輪功學員在吉林市客運站去哈爾濱市的公共汽車上被不明身份的五六個人(吉林市國保支隊警察)綁架到吉林市昌邑區維昌派出所。

在當晚五點多鐘,吉林市昌邑區維昌派出所警察白剛、副所長徐新革以及警校實習生等多人對李文軍進行非法審訊。因李文軍沒有任何違法行為,所以拒不配合他們的要求。他們對李文軍開始採取瘋狂的刑訊逼供,毒打李文軍的臉,致使他的臉部全部成青紫、紫紅色。他們仍不罷手,將李文軍打倒在地,有的用腳猛踩、踏頭部,有的用腳渾身亂踢。他們又用多層塑料口袋套在李文軍的頭上,封得嚴嚴的,不讓他喘氣,反覆折磨他致使他幾乎窒息,同時他們抓著李文軍的頭狠命地往牆上撞。七點鐘後警察們將李文軍關到昌邑公安分局大鐵籠子裏,十七日把他送進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李文軍被毒打之後身體極度虛弱,經常出現頭暈、渾身無力,肺、腎臟等部位經常異常疼痛。面對無理傷害,他依法提出法律訴訟並採取最和平的絕食方式抗議迫害。然而,維昌派出所警察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用捏造的假材料匆匆將李文軍非法勞教三年並送往吉林省九台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由於長期營養不良,李文軍身體極度衰弱,造成電解質紊亂,酸中毒,才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保外就醫回家。

全家遭綁架 李文軍又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奧火傳遞吉林市期間,中共邪黨瘋狂迫害,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七月十二日晚,吉林「六一零」、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區公安分局、高新區派出所所長欒斌帶領十多個警察,出動至少四輛警車、一輛麵包車非法闖入李文君家中,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抄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筆記本電腦兩台。在所長欒斌的指使下,警察段憲文強行撬開櫃的抽屜,搶走現金近五千元,活期存摺三千多元,搶走了在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的這九年裏,全家因修煉真、善、忍被迫害的原始憑據(拘留票子,勞教票子,解教票子,上告信,控告書),警察又打電話拿來錄像機錄像。

警察非法抄家近四個小時,然後強行將李文軍及他父親李佔新(七十二歲)、母親馮鳳雲(七十一歲)綁架到高新區派出所,當時已是後半夜三點鐘。四點鐘,警察將他父母帶到二樓進行非法審訊,他父親不配合。在他父親去廁所時看見李文軍被關在一樓的大鐵籠子裏,上下沒穿衣服,腰間圍著一個紅色毛巾被(從家走時是穿著衣服的)。李文軍看見父親,用手摸臉、摸胳膊、腿,示意告訴父親被毒打過。

第二天下午兩點多,警察將李文軍的父親、母親送進吉林市610在石化煉油廠對面秀山賓館辦的洗腦班,四天後他父母從洗腦班回家。警察將李文軍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後,把他劫持到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李文軍的父母親面對兒子慘遭迫害、被九台飲馬河勞教所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消息寢食難安,心急如焚。他們四處奔走相告,希望能為兒子討回公道。已過七旬的父母親僅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一年間,幾乎踏遍了吉林地區所有的相關單位和部門,不辭辛勞,乘車幾百里之遙先後奔波了近二十次去勞教所均未能見到日夜掛念的兒子。勞教所管理科長鄭海令揚言:你們願上哪告就上哪告!

李文軍曾兩次被劫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迫害,他一直絕食抗議迫害,勞教所的邪黨石書記等人編造各種理由,一直不允許家屬接見。李文軍再一次被劫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後,一直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一天遭兩次野蠻灌食。警察每次都用四、五個普教到廁所裏將李文軍綁在特製的鐵椅子上進行灌食,流食中常被加入高濃度鹽、洗衣粉、尿。惡人中有勞教人員孫樹友。

李文軍還遭受雙臂長時間被用手銬水平抻掛,並用縫衣針扎刺身體兩側肋部的酷刑。在李文軍身體很虛弱的情況下,他還被非法強迫坐板迫害。在李文軍家屬來九台勞教所探望李文軍時,警察阻礙他們見面,對家屬聲稱是李文軍不想見。其實是警察害怕惡行曝光,掩蓋迫害真相。

李文軍在極其難以忍受的痛苦中,堅持反迫害長達九個多月,他所承受的痛苦與辛酸無法想像,難以訴說。李文軍歷經絕食抗議三百多天後,九台飲馬河勞教所最終無條件釋放了他。李文軍二零零九年六月回到家中,體重由原來的一百六十斤下降到八十斤,家裏親人幾乎都認不出他了。

母子同時被綁架 來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也遭綁架後被迫害致死

中共吉林省委、政法委以保中共十八大順利召開為名,又開始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六點至十點,吉林市公安局統一行動,再度入家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搶奪錢財。僅吉林市區就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高新區派出所警察綁架李文軍與母親馮鳳雲和來家中串門的法輪功學員於學忠,從家中搶走了電腦、全部大法書籍、現金近二千元、電瓶車充電器、光盤等。同時警察又綁架了高新區法輪功學員於越蘭女士。

李文軍在高新區派出所被綁到鐵椅子上,坐了一天,第二天下午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母親馮鳳雲和於越蘭被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曉光村洗腦班迫害。於學忠在高新區派出所第二天被迫害致死。

李文軍被非法關押三十七天後被放回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高新區派出所警察給李文軍打電話,讓他到派出所去一趟,到派出所後,派出所警察讓李文軍到洗腦班學習幾天,李文軍不去,副所長趙威說:來這你說了就不算了。他們強行把李文軍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曉光村洗腦班,非法關押了他十三天。

由於李文軍長期被非法關押、勞教、酷刑折磨等,他母親也多次被綁架洗腦迫害,他父親李佔新在擔心、牽掛、焦慮的巨大壓力下承受不住,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含冤離世。

事例二:於學忠被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迫害致死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於學忠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到李文軍家串門,被非法入室綁架搶劫的高新區派出所警察一同綁架,第二天(五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四歲左右。

於學忠,男,身高一米八以上,臉龐微黑,身體健康,家住吉林市船營落馬湖附近華天佳苑七號樓一單元三樓三零一室。於學忠一九九九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原來身體患有多種疾病,正處壯年卻滿口牙齒鬆動,修大法後牙齒牢固了,全身病全好了,渾身輕鬆。

於學忠為人樸實,厚道,人品極好,工作一絲不苟。他原來是吉林市某保險公司職工,因堅持修煉大法,被迫害失去了工作。因為身體好,在吉林市大潤發超市發快報,一幹就是四、五年。因妻子離異,他獨自帶著孩子生活。於學忠發快報,工作辛苦,每天要發多少層樓,於學忠無論何時何地都嚴格要求自己,每次發快報就是發到半夜十一二點也不偷懶耍滑,不糊弄。偶爾有一張快報掉下都要重新放好,同行的人說,就算了吧。他說:有神看著呢!有一次他半夜發快報,天黑路滑把手指甲都弄折了。

於學忠五月二十九日去李文軍家串門,被前來綁架李文軍的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高新派出所,因警察不認識他,於學忠不配合不報姓名,遭警察毆打,第二天,於學忠被警察迫害致死。

於學忠被迫害死之後,高新派出所警察拿著於學忠的照片詢問李文軍家屬關於於學忠的姓名和情況。在得知於學忠的姓名和他在吉林市大潤發超市發快報之後,高新派出所警察去把大潤發超市發快報的經理叫去派出所,扣了好幾天,詢問於學忠的情況,並要求他提供於學忠修煉法輪功的情況,並想讓於學忠的經理證明於學忠是精神病,企圖推卸殺人害命的責任。於學忠為人非常好,工作也非常認真,經理對於學忠的做人態度非常認可與佩服,所以沒聽從派出所的恫嚇,對派出所的人說於學忠工作非常好,人也好,沒有違背良心配合派出所說他有精神病。

高新派出所一看此計沒得逞,就對外造謠說於學忠幫著個老太太租房子做大法真相資料,據知情人講:於學忠根本不知道此事,根本沒有這回事。高新派出所又妄圖誘騙於學忠家人私了。

在於學忠被迫害致死後,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所長親自拿於學忠照片去詢問有關人員,吉林市六一零書記白岩親口聲稱於學忠已經因心梗死亡。事實上,吉林市六一零白岩及張姓處長是此次五月二十九日群體惡性綁架事件的主謀。

於學忠是同事和鄰居公認的難得的好人,可是就這樣一個善良的好人卻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法輪大法,卻被吉林市高新區警察迫害致死,天理難容啊!

遭受過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迫害的還有王豔傑、於丹江、曾繁影、徐秀華、楊文俊、於越蘭等法輪功學員。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吉林市高新區派出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