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廝混黑道的浪蕩子轉身變畫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6日訊】人們常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用來比喻踏入歧途的浪子,重新作一個好人的難能可貴。今天的故事就是一個黑社會浪子轉身變成一個畫家的故事。這個浪子,小學四年級都沒念完,整天打架滋事,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他不僅回頭重新做人了,還成為一名畫家。他是如何做到的呢?讓我們來聽聽他的故事。

一個黑社會浪子轉身變畫家的故事

在中國某地有這麼一個小有名氣的繪畫家,我們就叫他周陽吧(化名)。目前的周陽擁有百平米的畫廊,他的畫廣受歡迎,有外籍企業家收購珍藏他的畫,還曾有個領導在畫展上看上了周陽的一幅山水畫,趁主辦方吃午飯時,派人強行摘走了這幅畫。

周陽有一幅四米六的巨幅畫卷,取名為《返鄉歸真圖》,這是幅仿古山水畫:仙境般的群山屹立於滄茫的大海中,祥雲繚繞,山上的寶塔綻放著光明,一隻只法船正向著群山仙境駛來,有的小船在波濤大海中拼搏向前,有的船隻已經輕舟靠岸……

人們評價周陽的畫「看了舒服」。周陽說,那是因為自己在作品裡展現的光明、美好、正派打動了人。人們總說:人如其畫,作品展現了創作者的心境與人生觀。

然而過去的周陽卻不是現在的周陽,這一切得從二十年前他無意中翻開了一本書說起。

早年的周陽,他是讓鄉裡頭疼的人物。吃、喝、嫖、賭、抽樣樣精通。因為學過武術,會點拳腳功夫,社會上的地頭蛇、小痞子都爭相找他當拜把兄弟。周陽整日逞凶鬥狠,誰也不敢惹他。最終他因為打架傷人,犯了傷害罪被關進了看守所。

從看守所回到家的那天,周陽來到了父親工作的工地,他看到父親那有本書,書名叫《轉法輪》。周陽順手一翻,書中的幾句話映入他的眼簾。書上是這麼寫的:「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因為周陽煙抽得實在太凶,肺部受到嚴重傷害,呼吸不順暢。但他一直無法戒掉菸癮。看到書的這一刻,周陽心裡產生一念:我想修煉,我真的想修煉!

聽到這兒,也許聽眾朋友會覺得一個浪子怎麼可能會想修煉?這跟周陽實在對不上號,距離太遠。其實,儘管周陽終日與黑道廝混,每天吃、喝、嫖、賭,但這醉生夢死的生活,常讓他的內心很痛苦。練武術的他也感到逞凶鬥狠的日子,既心虛又不知有何意義。他常聽練武之人講武德,他想知道到底什麼是武德,他問武術教練,但沒人可以給他解答。他經常在獨處時望著天空想,難道人就這樣活著嗎?有什麼意義呢?他被關在看守所時,有一天晚上睡覺前,這些問題又浮上他心頭,那時的周陽突然覺得自己是這樣的骯髒,真想好好清洗清洗自己。神奇的是,當時他就這樣一想,恍惚間感覺到有一股清流從頭到腳,一遍一遍沖涮著自己的身體,從裡到外,倍感舒暢。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那一瞬間周陽內心深處特別渴望能洗心革面,從新做個乾乾淨淨的好人。

離開父親工地後,周陽帶著這份想修煉的信念,搭上公交車回家。周陽坐上車,正巧聞到別人抽菸的味兒,說也奇怪,這以往再熟悉不過的煙味,此時周陽卻感到難聞極了。從那以後,周陽就再也沒碰過煙,他就這麼神奇的戒了多年來想戒都戒不了的嚴重菸癮。

其實不僅有菸癮,周陽還有嚴重的酒癮。喝酒一天一瓶,還曾因為醉酒從摩托車上摔下來。那時為了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周陽也想戒酒,他甚至嘗試藉由宗教力量改變自己,為此進入過佛教、基督教,卻還是戒不了酒癮。

但在周陽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他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的標準生活,不久後,他順利的戒掉了酒癮。

接下來周陽又一一戒了以往難以擺脫的惡習,他不再吃、喝、嫖、賭,打架滋事了。他還想:大法弟子掙錢要堂堂正正,歪門邪道不能沾了。於是他斷絕了與黑道的關係。黑道朋友找他去集市上霸市,收保護費,做高利貸生意,他一概拒絕了。以往橫行鄉裡的他放下面子,到工地當建築小工。一些鄉裡人簡直不能理解,嘲諷他說:放著大錢不掙,幹這辛苦活兒。但周陽依然不以為意,他想實實在在的用自己的雙手勞動掙錢。

後來周陽當過司機,也做過生意,因不懂經營,生意做陪了。那接下來可以做什麼呢?周陽思考著。他想起自從修煉後,忽然對書、畫、篆刻等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周陽心想:畫畫這個事投資少,買一杆毛筆,買幾張紙就能幹,挺好! 這麼一想,周陽就開始畫畫了。

然而實際拿起畫筆,周陽這才知道畫畫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不過,他一點都沒有退縮,他每天拿起畫筆,不斷的練習。他想起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一書中說到:「那麼你們在藝術這個領域裡也要做好人,在你的作品中也要表現美好、表現正、表現純、表現善、表現光明。」

他還從書裡得到啟悟,要在當今道德下滑的洪流中,起到一個正的作用,使人們從他的作品中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讓人們在他身上看到光明,看到生命的希望。

明白了自己繪畫創作的方向後,周陽畫筆下的世界也產生了變化,色彩變得純正。有一天,周陽的妻子對他說:「你的畫好像真的在放光吔!」

接下來周陽為了提升繪畫技法,從網上找到一位國家級的美術教授,開始臨摹他的作品,學習難度較高的美術技法。他每日辛勤地練習。一段時間後,周陽心想:如果一年以後,這位美術教授能親自給我指點一下,那就太好了。但他知道這太難了,因為一般人是很難接觸到這位國家級的美術教授的。

然而不可思議的奇蹟發生了。

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整整三百六十五天後,周陽因緣際會見到了這位美術教授。更令他驚喜的是,這位教授與周陽相當投緣,特意把周陽叫到他的北京住所,整整教了周陽七天。周陽的繪畫技法一下進步神速。

從那以後,周陽仍然繼續自學繪畫,又經歷了幾次機緣,他的技法得到飛快的提升。周陽的妻子看著丈夫這幾年來的變化,驚訝不已,為鼓勵丈夫,她為丈夫開了一間二十四平米的小畫廊,專門賣周陽的畫。

畫廊開張後,第一個月,周陽的一張畫以七百元售出。第二年,周陽的畫廊擴大到近百平米。隨著他畫畫水平的提高,畫廊的經營也越來越好,畫筆下的山水祥雲繚繞,青山綠水間充滿了生機和美好,廣受歡迎。一張畫由原來的幾百元漲到了三、四千元。再後來一張三米以上的巨幅山水畫賣到了幾萬元。這大大改善了周陽的經濟狀況。

如今的周陽,在當地小有名氣,一位加拿大籍的酒廠老闆購買了周陽的一批畫,掛在他加拿大的公司裡。當地的書法協會也邀他入會。一次協會策劃的畫展開幕時,周陽的畫被掛在會場的最中心位置,不過這幅畫卻被當地的一個領導看上,竟然派人強行摘走了這幅畫。主辦單位不敢得罪這位領導,只好私下向周陽又買了一幅山水畫,作為交換,將那幅被領導強占的畫換了回來。這事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笑談,可想,周陽的作品得到了人們的肯定與喜愛。

短短幾年間,周陽改頭換面。原本家鄉的人都對他「敬而遠之」,現在不一樣了。許多鄉親們來到市里時,拎著家鄉特產來找周陽嘮嘮,看看他的畫,還非得請周陽吃飯,這在以前是沒有的事。

在周陽成為成功畫家之前,他曾經因為給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上天安門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判了幾年刑。因此周陽的家鄉人對大法有很大的不理解,覺得修大法的人怎麼這麼悲慘,窮困潦倒的,甚至是家破人亡。

如今,周陽因為修煉法輪功,蛻變成心境光明的藝術家,周陽的家鄉人現在明白了,他們都說:這麼好的人,那陣子被共產黨整成那樣,這共產黨真壞!

從廝混黑道的浪蕩子,成為小有名氣的畫家,周陽在他剛完成的作品《返鄉歸真圖》前,由衷的感謝李洪志師父給予他的美麗人生,指引他一條返本歸真之道。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文章鏈接: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916.html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