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左媒揭趙小蘭 兩會報告除一國兩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3月4日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節目開始之前,首先和大家說一件重要的事,最近我們的言論又面臨新一波的打壓。上個月中旬我們的推特平台被強行關閉,導致通過推特了解我們頻道的朋友和《遠見快評》徹底失聯。因此,希望喜愛我們節目的朋友們,將您的Email通過下面簡介中的鏈接留給我們,這樣,我們會將新節目的信息在第一時間發送給您。

【《紐時》狠整麥康奈爾夫婦】

這兩天的輿論場相對平靜,沒有什麼大新聞。但昨天有兩個頗為有意思的消息,比較耐人尋味。首先一個就是左媒的總瓢把子《紐約時報》,昨天晚上刊登出一篇頭條文章,大揭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的妻子趙小蘭老底,說她涉嫌濫用職權,一度被交通部監察長調查,並將報告提交到了司法部要求進行刑事調查,只是最終沒能在司法部獲得通過。

這篇報導由一位三次獲得了普利策獎的資深調查記者操刀,足見《紐時》是卯足了勁要狠狠整治一下麥康奈爾夫婦。

這篇報導的主要依據是交通部監察長昨天發布的一份報告,報告說趙小蘭在前任政府擔任交通部長期間,多次利用辦公室工作人員幫助了自己的家庭成員,而這些家庭成員都與中國有著廣泛關係。

這份報告長達44頁,交通部副監察長米奇‧貝姆在前天向眾議院提交了該報告,同時附上一封信,詳細說明了對趙小蘭「利用公職謀取私利」進行調查是多麼的必要。

那麼,趙小蘭究竟有哪些涉嫌濫用職權、公權私用的行為呢?我看了下大概有以下內容:

1. 報告羅列了十多起她的辦公室採取措施處理與她父親有關事務的情況,這些情況包括在她父親趙錫成的福茂航運公司紐約總部接受媒體採訪,重點談論了趙錫成是如何被稱為中國船王,以及福茂航運是如何獲得了世界性地位。

2. 趙小蘭曾利用她的工作人員為趙錫成2017年10月的中國之行服務,包括通過國務院要求中共交通部安排,來接待包括趙小蘭的妹妹和妹夫。而這次中國之行原定將與中共最高領導人會面。後來事情被美國國務院知道了,趙小蘭才取消了這次旅行計劃。

3. 趙小蘭多次要求交通部職員幫她父親做雜事,包括編輯趙錫成的維基百科頁面和推廣他的中文傳記,比如指示辦公室的兩名工作人員將趙錫成的書「寄給一家美國大公司的知名CEO」,問他是否會為這本書寫序。

此外還有一些類似的雜事,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

總之,整篇報導基本都是在說趙小蘭如何利用權力,使喚了不少國家公務員去為自己家人辦私事,這些事算不上什麼大事,但又的確扣得上「以權謀私」四個字,所以屬於要閉隻眼也就像喝口水一樣沒事,要睜隻眼起碼要嗆你一口水的那種事情。

雖然監察長把這份報告提交到司法部要求進行刑事調查,最終被司法部以「可能有道德問題但不存在刑事調查前提」為由拒絕了,但的確可以說是讓麥康奈爾夫婦出了一身冷汗,趙小蘭為了脫身,甚至搬出了中國傳統的孝道文化,聲稱自己的舉動是亞洲文化的價值觀體現。

這個就比較搞笑對吧,左派一貫擅長用扣帽子整人,沒想到趙小蘭也用這手法反擊,就差把「歧視亞裔傳統文化」這句話說出口了。

【左派整人不停 川普家人受害】

這件事情其實不算什麼大事,但卻讓我們看到非常熟悉的一幕,就是中共歷次政治運動那種抓小辮子、打棍子的手段已經被美國左派運用得非常熟練。

這個調查是從2019年就開始了,那時的麥康奈爾和川普(特朗普)還關係良好,所以《紐時》長文曝光趙小蘭家族和中共的商業關係,以及發起這個調查,實際上矛頭是對準川普政府的。

也許正是因為領教了左派這種陰險的整人手段,麥康奈爾才在看到川普失勢以後立馬轉向,甚至在拜登剛就職,就主動去白宮要求保持「壓倒性的兩黨合作的慣性」,結果被拜登當場拒絕。

麥康奈爾為什麼在彈劾案中口風轉那麼快,不支持彈劾了,恐怕就和他在白宮碰了一鼻子灰有密切關係。

當然,儘管麥康奈爾想用譴責川普的方式博取左派好感,但我們看到對方依然沒有放過他,照樣把趙小蘭的這份調查報告提交到國會,讓麥康奈爾結結實實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兩頭不是人,老鼠鑽風箱兩頭受氣,也結結實實體會了一把什麼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真的把自己太太賠進去了。

左派整人,一向都是《鄧小平理論》裡面寫的那句話,叫「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無論中國左派還是美國左派,都是一樣的。

川普次子埃里克,前幾天曾經接受Newsmax TV的專訪,他說人們肯定想不到民主黨人對他們一家做了些什麼,民主黨是把法律系統武器化來對付他們,埃里克自己就收到了成百成百的傳票,每天都有。

他還說,左派就是要讓人流血,要摧毀他們的家庭、朋友以及任何與他們親近的人。幕後不為人知的事情太多了,民主黨一直追著他們不放,川普家族的孩子們,巴倫,還有埃里克的孩子,當時一個1歲半,一個3歲半,都遭到了騷擾。

大家想想,以趙小蘭夫婦如此深厚的政壇根基和人脈,以川普家庭這樣的地位,都避免不了被整得如此狼狽,何況其他一般人。

所以,在這次大選中為什麼出現如此眾多各個層面的官員都選擇了保持沉默,不敢站出來抵制舞弊,就是因為怕挨整。這不是個別人缺乏道德勇氣的問題,而是美國社會整體被社會主義極左思想流毒長期滲透的結果。

這個局面如果不能扭轉,未來的共和黨總統要想入主白宮,恐怕會是非常艱難的一段路程。

【蓬佩奧或參與2024年大選】

昨天蓬佩奧接受福克斯知名主播漢尼提的採訪,再次較為明確地表示了自己可能參與2024年的大選角逐。

在這次訪談中,蓬佩奧表示,如果川普不在2024年競選總統,他不會排除競選總統的可能性。用他的原話說,就是他「隨時準備戰鬥」。當漢尼提說會把這個回答理解為「強烈的可能」的時候,蓬佩奧回應說「這很完美」。

所以,回到我們剛才的話題,在我看來,蓬佩奧作為川普運動或者說川普主義的一個極具代表性人物,他如果參選可以說支持度不是太大問題。問題在於,蓬佩奧不但可能像川普一樣面臨美國左派的全方位攻擊,《紐約時報》現在就已經攻擊他是史上最糟糕的國務卿,而且他還會同樣面臨中共的算計。

在川普內閣中,中共最痛恨也最懼怕的人,恐怕就是蓬佩奧。為了攻擊他,黨媒《人民日報》曾經給了他三個整版的破紀錄待遇。從「小丑」到「人類公敵」,幾乎所有能扣的帽子和辱罵都用上了,可見蓬佩奧的外交圍堵對中共的打擊之大。

蓬佩奧如果參選,我們不需要太多想像力就可以判定,中共一定竭盡全力做掉他,甚至可能拋出大價錢,明裡暗裡聯手美國左派來做掉他。

所以,從一個客觀的角度看,我們實在不知道川普或蓬佩奧如何來確保未來大選的公平與透明。儘管CPAC大會後,喬治亞州已經有了對選舉進行改革完善的法案,但一個嚴峻的事實是,左派也沒有閒著。

【眾院通過HR1法案 美國危險時刻來臨】

此前我們詳細討論過的那個HR1法案,昨天晚上以220:210票在眾議院獲得了通過。接下來能夠在參議院擋住這個可能讓民主黨一黨專政的法案的武器,就只有參院的「阻撓議事」這個傳統。

「阻撓議事」又稱「冗長演說」,是美國國會一項特殊的議事規則,目的在於通過不停地發表演說,來阻止某個議案被交付表決。

這是一個比較有趣的規則,來源是參議院歷來的規矩,必須在所有參議員都發言完畢後才能進行表決。也就是說只要有人要求發言,主席就必須同意,如此以來,如果某位議員一直不停地發言,拖過了預定的表決期限,或對方實在不勝其煩,只好放棄該議案,就算大功告成。

要達成阻撓議事可以說又難又不難。說不難,是因為條件很簡單,只要你一直站在台上說話就可以了,說什麼都沒關係,說相聲、講故事、背唐詩宋詞都可以,歷史上甚至有人拿著黃頁號碼本挨著念的。

說難,就在於你必須有一個好身體,因為發表「冗長演說」的議員,可以吃飯,可以喝水,但不能坐下,也不能離開會議大廳。換言之,沒法上廁所,所以單是這一點,就不是一般人吃得消的,要知道過去「阻撓議事」的紀錄是26小時15分鐘。

有什麼辦法可以廢除這個阻撓議事呢?按照規定就是只要參議院有60票支持該法案,就可以強制表決,沒法阻撓了。這就是我們說的,共和黨必須有10個議員倒戈才可以。

目前看起來,10人倒戈這個可能性極低,但現在非常時期,很多事情都難以完全用常理來推斷,因為我們都親眼見證了太多完全不合常理的事情發生,就像裝聾作啞的最高法院一樣。

所以,我知道這些天來發生的幾乎全是壞消息,我也只能和大家來討論這些壞消息,但我還是希望朋友們都能夠理性對待當前這個至暗時刻,堅守住自己的正義與善良。我比較認同有一句話,就是「很多事不是因為有了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有了希望」。

這就是我們當前面臨的客觀處境,這是美國的一大劫難,也可能是世界的一大劫難。

【「一國兩制」消失 香港淪陷】

說到劫難,我們最後再和大家來聊聊香港的事情。香港從2019年爆發反送中抗爭,走到今天,可以說又是一個至暗時刻,也是香港的一大劫難,就是中共以官方的形式正式宣告了香港「一國兩制」的終結,也宣告了香港自由的終結。

北京時間的3月4日下午,中共每年例行「兩會」中的政協會議開幕,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宣讀了工作報告,然後所有媒體都注意到,自從1997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政協報告中必有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幾個固定表述的用語,在汪洋的報告中全都不見蹤影。

這幾個固定用語是鄧小平當年對全世界、也是對香港人許下的承諾,現在距離鄧小平另一個「香港制度50年不變」的承諾還不到一半的時間,這些承諾、協議或基本法等等,就一概被中共撕毀了,從官方報告中一一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汪洋在講話中強調要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從「港人治港」到「愛國者治港」,兩字之差,香港就從舉世聞名的自由港,變成了黨領導一切的又一塊淪陷的土地。

與此同時發生的,是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和《華爾街日報》今天共同公布新一年度的「全球經濟自由指數」排行榜中,去年以89.1分位列第二的香港,在今年排行榜中直接被除名。

要知道,從1995年到2019年,香港一直占據這個經濟自由指數榜首足足25年,今年瞬間被除名,可以說用自由落體都不足以形容這樣的速度。

這種速度堪稱一種「奇蹟」,是只有中共極權制度下才會產生的獨有的「奇蹟」。中共總是喜歡吹噓自己如何創造了奇蹟,從當年毛澤東的三年超英五年趕美,到現在習近平近一億人口一舉全部脫貧,都是中共大肆渲染的假奇蹟。

而另一種奇蹟,就像香港這樣的,廢掉一座金融中心,然後轉身鼓勵大眾擺地攤收廢品創業的「奇蹟」,那是中共真實創造出來的。

就像有人說的,中共吹噓世界上沒有哪個政黨能在短短幾年內讓近億人脫貧,但也沒有哪個政黨能在短短幾年內讓幾千萬百姓餓死。

所以,在香港發生的這個所謂的「奇蹟」,實際上等於宣布了香港的死亡。或者說,這是香港浴火重生的前夜。

【中共為何一年時間奪下香港】

香港從世界金融中心,變成一個普通的大陸城市,中共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很多人都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中共放著這只會下金蛋的母雞不要,非要毀掉不可。

這個問題,也可以說是見仁見智。但就我個人來看,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對習近平治下越來越成熟的數字極權體制來說,一個自由的香港是越來越礙眼的路障。尤其在習近平視為全球治理雛形的「一帶一路」框架中,香港是非常關鍵的一環,如果這一環不受自己控制,這對整個體制都是難以忍受的隱患。

其次,習近平自19大以後就已決心重歸毛澤東路線,這是他和鄧小平路線分道揚鑣的分水嶺。而香港正是鄧小平最具代表性的政治遺產。鄧家後人以及一幫紅二代總是抬出鄧小平來壓習近平,習近平的反擊,就是否定鄧小平路線,要搞習式改革而不是鄧式改革。

如此一來,香港這塊鄧小平的招牌就必須拆掉,一旦習近平決心要否定鄧小平路線,香港的「一國兩制」就註定要被否定。從另一個角度看,香港本來就是引誘台灣的誘餌,一旦發現台灣不上當,不吃「一國兩制」這盤菜,誘餌就沒必要一直留著了。

第三,也可以說是很重要的一點,香港一直都是最主要的反習勢力江派的地盤,從張德江故意刺激港人引發雨傘運動、差點重演「六四」,到利用香港的金融條件發動金融政變,香港幾乎成了江派給習近平埋地雷的策源地,讓當時立足未穩的習近平吃盡了苦頭。

所以,當習近平權力日益鞏固,又面臨著明年解決永久執政的關鍵時期,徹底消除香港這個心腹大患就成為不可避免的一步。為什麼江澤民孫子江志成的博裕資本現在才開始將部分資金搬遷到了新加坡?這與香港整體被習近平控制的進度是息息相關的。

歸根結底,香港是習近平擴張紅色極權,要染指世界霸主地位這條路上第一個犧牲品,而台灣是名單上的下一個。

好了,在今天的節目結束之前,我在這裡再一次向大家推薦YOUMAKER優美客這個平台。這個平台的開發團隊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公正發聲的機會,我非常地信任和尊重他們。另外,將來我們的視頻會在第一時間放在YOUMAKER平台上,因此,也希望大家多多使用YOUMAKER,關注我們《遠見快評》。YOUMAKER的鏈接我們放在下方的視頻介紹中了,請大家註冊並關注我們。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