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中共是最大威脅 全世界在掂量拜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5日訊】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日前接受媒體採訪,在談到拜登的內政外交時,他說,美國外交政策已從「美國優先」變成「首先責怪美國」,並說,全世界的領袖都在掂量拜登政府。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卸任後,外界一直關注他的動向。有美媒此前披露,蓬佩奧加入了一個保守派智庫,可能正在為他參加2024年總統競選做準備。

3月3日,蓬佩奧接受福克斯主持人肖恩·漢尼提(Sean Hannity)的採訪時,漢尼提提問,如果川普(特朗普)決定不參加2024年總統競選,你會參選嗎?

蓬佩奧回答說,「我時刻準備戰鬥,我深深地關愛美國,你我參加保守主義運動,已經日久彌深,我的目標是堅持下去。」

漢尼提表示,他認為蓬佩奧給了一個比較肯定的回答,蓬佩奧也會心一笑。

當談到拜登政府的內政外交時,蓬佩奧說,在民主黨的領導下,美國外交政策已經從「美國優先」變成「首先責怪美國(Blame American First)」。

蓬佩奧對此表示擔憂,世界領導人是如何看待拜登政府的?尤其是習近平、普京、金正恩如何看待?

他說:「世界各國領導人和我世界各地的同行們,正在密切注視著。」拜登政府所做的每一次聲明,每一個動作,看他們在艱難時期如何真正承受壓力時,會有何作為。

拜登自1月20日上任以來,沒有召開過一次總統記者招待會。蓬佩奧表示,當一個領導者不能回答問題時,不能解釋自己的政策時,看起來好像是躲在後面時,不管是什麼原因,也許是安排不當或是真的沒時間。但是全世界的領袖都在看著,並在掂量。

蓬佩奧提到美軍,他說,當美國表現出軟弱時,將給美國部署在全世界的士兵、海軍、空軍和海軍陸戰隊造成真正的風險。軟弱會引發戰爭,實力會決定對手是否會受到阻嚇,這還取決於盟友是否在困難的時刻伸出援手。

蓬佩奧還指,中共是美國的最大威脅,它對美國的「基本生活方式」構成了「最持久的威脅」,他敦促拜登政府認真地對待這一威脅,美國人民應該得到這種承諾。

此前的2月27日,蓬佩奧在佛州出席了全美保守政治行動大會(CPAC)。他在演講中歷數川普政府打破常規取得的成功案例,如美國促成中東國家友好相處,美國駐以色列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朝鮮停止發射導彈,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等。

蓬佩奧說,川普政府大膽突破,成功解決了這些棘手問題,而且沒有引發任何戰爭。

蓬佩奧表示,川普保護了美國,保護了美國不受中共的傷害。而且川普政府釋放了明確的信號——全世界的壞蛋如果敢動美國,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強調說,只有實力才能抵擋壞人,軟弱什麼都做不了。

他還表示,拜登的「回到過去」政策是不可行的。他笑著反問,回到什麼了?「回到恐怖分子用導彈威脅我們的時候嗎?回到要向跟伊朗道歉的時候嗎?回到扼殺石油管道(振興歐洲的石油管道)、回到讓中共占美國的便宜,回到所有讓美國置於風險之中的事情中嗎?」

蓬佩奧強調說,「我們才不要回到這些過去,這是絕對不可行的,美國必須強硬回應。」他還批評拜登宣布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讓美國自己削弱實力。

蓬佩奧還說,拜登上位後,習近平每分鐘都在暗自偷笑。「因為美國人輸了」。

拜登上任後簽署了數十個行政令,扭轉川普政府的政策,並對中共採取「戰略忍耐」策略。

蓬佩奧提醒說,不要忘記,「中共依賴我們比我們依賴他們更多。」他還說,美國優先政策需要真正的勇氣,比如像國務卿需要深入敵穴,然而背後還必須有一位支持國務卿的總統。

他表示,美國優先讓美國和世界同時受益。只有在保障自由,當美國無所畏懼、大膽和強大時,整個世界才會受益。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