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黨校講話14次提鬥爭 目標指向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儀式發表談話,與2019年9月、2020年10月同一場合的講話相對照,著實低調了不少,而且迴避了當前中共面臨的內外交困的局面,滿篇是套話、空話。不過,講話中一段鼓勵黨員敢於鬥爭,並連用14個「鬥爭」,引起了外界的注意。

習近平首先稱,敢於鬥爭是中共的「品格」,中共「依靠鬥爭走到今天,也必然要依靠鬥爭贏得未來」。隨後指出在當前「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下,也就是在習近平「新時代思想」指導下的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過程中,中共「面臨的風險和考驗一點也不會比過去少」,因此年輕幹部要加強鬥爭,要「善鬥爭、會鬥爭」,要「分清輕重緩急,科學排兵布陣,牢牢掌握鬥爭主動權」,要「定期對風險因素進行全面排查」,等等。

貌似習在告誡年輕幹部如何學會鬥爭,但聯繫到當前中共所面臨的困局以及習面臨的黨內反對勢力的挑戰,習話外確實有音。

去年,習近平突然中止了螞蟻金服上市,並開始暗查馬雲和其背後的江派勢力。不久前,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披露了習近平去年叫停螞蟻集團上市計劃的真正原因,是因為發現一些投資者與「那些對習近平構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有關聯」。

報導援引「十幾名中國官員和政府顧問」的說法,稱當局對螞蟻集團的股權架構調查發現,由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孫兒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以迂迴方式,透過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持有螞蟻股權;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亦通過控制的北京昭德投資持有螞蟻。這證實了習與江派權貴家族存在切實的對抗。

今年1月,習又在中紀委全會講話中釋放將反腐與政治安全掛鉤的信號,掀起新一輪清洗,尤其是政法系,要進一步肅清周永康、孫力軍等人的餘毒。隨之有消息指原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被查,而這些人的背後都是與習對抗的反對力量。習出手就是為了進一步打擊江曾等黨內敵對力量。

2月20日,中共中央在北京高調舉行了紀念華國鋒誕辰100週年的座談會,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韓正等出席,而習則在同日出席中共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並發表講話,並再次強調要「旗幟鮮明講政治」,要保證中共的「團結」和「集中統一」。

華國鋒是當年抓拿「四人幫」的決策者之一,因此在此詭異時刻,高調紀念他就難免背後有說道了。但究竟是習藉此向江派傳遞要下重手的信號,還是王滬寧代江派向中南海釋放可能發動宮廷政變、取而代之的威脅,只能說皆有可能,不過折射的卻是習近平所面對的是高層並不團結的十分凶險的處境,其再強調講政治,再要求黨內大員臣服於自己,但在利益面前,雙方只能拼個你死我活。

因此,習在黨校講話中,通過要年輕幹部學會鬥爭,實際上就是在向黨內反對勢力繼續釋放「鬥爭」信號,強調要掌握鬥爭主動權,即要主動向反對勢力出擊,並對黨內存在的風險因素定期全面排查,近期針對政法系的新一輪清洗就是佐證。其鬥爭的目標顯然是黨內反對派

那麼,習近平所言的最新的「鬥爭」是否也在針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呢?至少從表面文字上沒有表現出來。要知道,習在2019年9月講話中,通篇以使用近50個「鬥爭」一詞,毫不掩飾地對外展示了針對美國堅決的鬥爭精神和狂妄自大的心理,而彼時中美正展開貿易上的博弈。

習稱「凡是危害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我國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則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我國人民根本利益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我國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各種風險挑戰」,都「必須進行堅決鬥爭,而且必須取得鬥爭勝利」。在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共「面臨的重大鬥爭不會少,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和國防和軍隊建設、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黨的建設等方面都有,而且越來越複雜」。

習對美的鬥爭氣勢延續到了2020年。在當年9月3日,習在紀念抗日戰爭75週年的座談會上,重提中共在抗戰中的作用和提及五個「不答應」,並再次強調中共要「堅持鬥爭精神」。9月4日,中共官媒推出報導「習近平這本著作為何頻頻強調鬥爭」來具體闡述鬥爭的重要性、鬥爭的原則和鬥爭的對象。

在其看來,鬥爭的原則是堅持中共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即誰要推翻中共和社會主義,中共就要與誰鬥爭。而鬥爭的對象涵蓋在五個「凡是」中,其核心針對的其實就是「危害中共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挑戰。

彼時,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共的一系列打擊以及西方國家針對中共的反制措施,無疑就是在挑戰中共,自然是中共鬥爭的對象。只是明確了鬥爭對象的中共,在川普政府的又一連串的重拳下,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心急如焚的中共盼來了與其有著扯不清關係的拜登執政,但北京對拜登的一再喊話,甚至公開下達三個任務,即抗擊疫情、應對氣候變化和推動世界經濟復甦,換來的卻是拜登政府的消極應對以及美國保守派繼續堅定的反共。更讓中共惱怒的是,拜登政府還確認了中共在新疆針對維吾爾人犯下了「種族滅絕罪」,此外,美國和西方國家要求調查病毒來源的呼聲越來越高。

內患未解除,外憂又難解決,這也是習近平在幹部培訓班開班儀式上講話低調的原因。或許在其內心,當務之急是解決內患,因此,習最新的鬥爭矛頭的核心目標指向的是黨內反對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