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濱海監獄迫害周向陽 器官衰竭命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6日訊】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周向陽的妻子李珊珊被冤判六年。周向陽因在天津濱海監獄絕食抵制迫害,昔日高大的身材已被迫害的骨瘦嶙峋。最近家屬及獄友說他各個器官衰竭、生命出現危險被送往監獄醫院(新生醫院),好幾個月沒有消息。周向陽母親非常擔心兒子,呼籲正義人士關注、救援,讓周向陽回家。

明慧網報導,周向陽從北方交通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經處,因工作出色,單位送他到天津大學,又獲得投資經濟學位;一九九八年考取了全國首批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成為當時全國僅有的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在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他工作兢兢業業,從來不要客戶私下給的好處,成為一位世風日下的社會中卓然獨立的好青年。

因為修煉法輪功,周向陽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判刑,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天津鐵路看守所、天津青泊窪勞教所、天津雙口勞教所、天津薊縣漁山勞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九年,期間遭受無數酷刑:被徹夜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三十天熬夜、多次關小號、野蠻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陽為抵制迫害,在港北監獄絕食一年多,體重只剩八十多斤,身體虛弱無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陽在唐山的租住房內再遭綁架,劫持回監獄。

妻子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二零一三年勞教制度解體了,李珊珊是從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走出來的最後一個。一家人團聚的日子沒有多久。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早晨七點,天津警察再一次破門而入,把周向陽和妻子李珊珊抓走了。周向陽被冤判七年,李珊珊被冤判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文革式的迫害。周向陽全家也受到嚴重迫害。因不放棄修煉,母親王紹平多次被抓,被迫流離失所四年,二零零五年九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冤判一年六個月。父親周振才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冤判一年六個月。哥哥周向黨二零零一年被冤判九年,嫂子被冤判三年。

關於周向陽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在天津濱海監獄絕食抗議近三年 周向陽身體非常虛弱》、《兩位母親的淚》、《工程師周向陽獄中命危 老母親穿狀衣鳴冤》、《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等等。

下面是周向陽母親近日的呼籲:

我的兒子叫周向陽,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周向陽在監獄內對這些強加的迫害而絕食己有六年之久。因為疫情的關係,監獄隊長以此為由,長達十個月沒有我兒子任何消息。最近聽他的獄友說我兒子在前些日子被送往監獄醫院(新生醫院),聽說各個器官衰竭,生命危險。

我和老伴兒及大兒子開車去天津濱海監獄探視,費好大勁,把關押向陽的監獄隊長叫出來,我大兒子問他向陽去新生醫院幾個月了?為甚麼不讓我們接見?監獄裏別的犯人也像我弟弟這樣不讓接見?不讓給家裏打電話?給家人寫信的權利都沒有了嗎?這個隊長說你問這個幹甚麼?隨後改口說:向陽自己不願意打電話,我回去逼著他打!又改口說:我勸他給家裏打!又說在醫院裏不能寫信!

我聽了想:一個大學生連寫信的能力都沒有了,他身體得多虛弱呀!而監獄隊長的搪塞之說無非就是想哄騙我們。後來那個隊長又和我們說一月份(指2021年1月)可能搞一次接見。我還想繼續問向陽情況,那隊長不理我們就進到監獄裏去了,無論我們怎麼說,看監獄大門的人都不讓我們進去找他。

向陽不在監獄,獄警們的冷漠,又見不到孩子,我們只好回家了。回家後想想,十幾年前向陽就是被他們迫害而關押在濱海監獄的。記得在上一次接見中,向陽和我說了這樣件事:向陽說在前些日子不知道包夾帶我去做甚麼,因為身體虛弱,我不能直立行走,以前是由兩個人架著我胳膊向前走,但這次他們是反過來一邊一個拉著我胳膊,臉朝後,腳後跟著地,因路遠我的腳後跟被拉破了,鑽心的疼,我看到後面路上有兩條長長的血痕。

又聽兒子的獄友說向陽去新生醫院好幾個月,都沒有消息。對向陽的處境,我們深感憂慮!

為了向陽,為了千千萬萬象向陽的大法弟子,我向國內外正義的媒體及正義人士呼籲:關注他們,他們是善良的信仰者,信仰無罪,真、善、忍是社會的普世價值,希望有能力的正義之士伸出援手,幫幫我兒子,幫助和我兒子一樣善良的人們,不要讓迫害再持續下去了,讓他們早日回家。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絕食抵制迫害逾六年 周向陽器官衰竭被送醫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