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美國瑰寶一般的「1776報告」

(Jeff Minick撰文/大紀元記者凱茜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6日訊】去年秋天,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成立了「1776委員會」(1776 Commission),責成其成員「在美國人中培養更好的教育,讓他們了解美國的原則和歷史」。2021年1月18日星期一,委員會發布了「1776報告」(1776 Report)。

1月20日週三,新當選的總統喬·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天,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解散該委員會並撤回這份報告,該報告曾引起某些進步論人士的憤怒。這裡來自《芝加哥論壇報》的報導只是這些抨擊中的一個例子。

川普希望在全國各地的課堂上使用這份報告,該委員會美化了美國的國父們,淡化了美國在奴隸制中的作用,譴責進步政治論的興起,並認為民權運動違背了美國國父們所信奉的『崇高理想』。」

「該委員會成員裡沒有美國的專業歷史學家,他們抱怨『虛假和時髦的意識形態』將國家描述為『壓迫和受害』的故事。取而代之的是,委員會呼籲重新做出努力,以培養『對我們國家的勇敢和誠實的愛』。」

該報援引了幾位大學歷史學家的反對意見,其中一位將這份報告描述為「一種六年級或七年級的歷史方法,為的是讓孩子們感覺良好。」

我因此決定要閱讀「1776報告」,您可以在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的網站上找到該報告,然後看看我有什麼發現。

過去和現在的遠景

該報告首先指出,委員會的目的是「使後代了解美國建國的歷史和原則,並努力建立一個更完美的聯邦。」委員會接著補充說,「這需要恢復美國教育」,「重新發現我們植根於建國原則的共同身分……」

在這部分導言的剩餘段落中,作者們談到了美國目前的分歧,承認美國並不總是能實現其理想,強調研究建國背後的文件和歷史的重要性。他們認為,通過這樣做,一個立足於這些概念的學生將「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更好的公民,以及美國自治政府實驗中更好的夥伴」。

閱讀這個導言,我們發現,作者有興趣向學生和我們其他人傳授美國歷史知識,同時重拾對美國自由和正義之夢的熱愛。

立國原則和法律

委員會在其報告接下來的兩個章節中,分析了「獨立宣言」和「憲法」的制定過程。在這些篇幅中,委員會成員簡潔明了地講述了這些文件背後的歷史,引用了從美國國父到馬丁·路德·金等美國人的故事。

我一生閱讀了大量的歷史——我在大學裡主修歷史,之後又完成了兩年的研究生學習——對那些抨擊「1776報告」是歪理邪說的批評者我感到困惑。該委員會介紹了「獨立宣言」和「憲法」的歷史,因其內容細節詳實、對國父們所面臨困難的把握以及簡潔性引人注目。

在此,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由於委員會堅決捍衛了我們自由的基石,而激怒了這些抨擊者,包括對第一和第二修正案的解釋還有對「愛國者」一詞的使用。

「獨立宣言」,1776年7月4日,1823年威廉·斯通(William Stone)傳真件的副本。(公共領域)

團體「權利」

下一章節的頭幾頁「對美國原則的挑戰」涉及奴隸制問題。

關於奴隸制,「1776報告」中包含了像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1735年—1826年,美國第2任總統)這樣的人對奴隸制的譴責——「人類性格中的一種骯髒的傳染病」,甚至連奴隸主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年—1826年,美國第3任總統)也不例外,正如委員會指出的那樣,他在談到奴隸制時說:「當我想到上帝是公正的,他的正義不能永遠沉睡時,我為我的國家而顫抖。」

該報告還指出:「我們共和國的建立為美國的奴隸制埋下了死亡的種子。《(獨立)宣言》無條件地宣布人皆平等,徹底否定了人類奴役的存在。再加上根據這一主張理解的憲法妥協,為廢除奴隸制奠定了基礎。」

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的肖像,畫家:吉爾伯特·斯圖亞特(Gilbert Stuart),1810—1815年。(公共領域)

美國通過一場血腥的內戰結束了奴隸制,最後將《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的偏見踢到了路邊,現在是世界各國人民的家園。我們永遠不可能生活在一個完美的世界裡,但是可以為我們擺脫種族主義和偏見的漫長征程感到自豪。

(註:《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是1876年至1965年間美國南部各州以及邊境各州對有色人種(主要針對非洲裔美國人,但同時也包含其他族群)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法律。)

但正如報告指出的那樣:「然而,否認美國核心原則和試圖以群體權利取代這些原則所造成的損害是廣泛而持久的。事實上,這些都是今天分裂美國人民和撕裂國家結構的一些破壞性理論的直接先導。」

被圍困的自由

在「對美國原則的挑戰」的其餘部分,作者們探討了進步主義、身分政治、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他們對最後這兩種意識形態作了一個很好的概括,許多美國人在各種戰爭中為此而喪生。

他們指出,我們的美國原則不僅與那些失敗的極權主義制度形成鮮明對比,而且與當今的進步主義和基於種族和其他人口類別的「受保護階級」的思想形成鮮明對比。作者認為,身分政治侵入我們的政府和公共論壇,削弱了我們的個人自由,加劇了我們今天在人民中看到的痛苦的分裂。

他們還注意到在過去一個世紀美國龐大的聯邦官僚機構的發展,他們寫道:「這個影子政府從不面對選舉,今天的運作基本上沒有制衡。」美國國父們始終反對政府對人民不負責任,沒有憲法約束,但它卻在我們身邊不斷發展壯大。

鑒於有人對所謂的「深層政府」的抨擊,「1776報告」遭受如此猛烈的攻擊也就不足為奇了。

智慧被摒棄

然而,最後一章節「國家復興的任務」無疑導致了「1776報告」最終遭到反對和迅速取消。在這裡,例如,作者指責我們的大學是「反美主義、誹謗和審查制度的溫床,它們結合在一起,至少在學生和更廣泛的文化中產生了對這個國家的蔑視和最徹底的仇恨。」

在這裡,這也令我驚訝,委員會強調了家庭作為「啟蒙教育者」的作用,建議在晚餐時間討論自由,並指出「當家人在一起祈禱時,他們共同承認賦予他們神聖自由的全能上帝的旨意。」請問我們上一次聽到任何政府機構表達這種觀點是在什麼時候?

「1776報告」指出:「當家人在一起祈禱時,他們共同承認賦予他們神聖自由的全能上帝的旨意。」(Shutterstock)

美好的事物

(英國政治評論家、小說家)詹姆斯·德林波爾(James Delingpole)在他的發表於「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上的文章《川普的1776報告是個奇蹟》(Trump’s 1776 Report Is a Marvel)中寫道:「由川普總統1776諮詢委員會撰寫的1776報告的內容是如此美好、富有尊嚴和學術性,這讓我希望自己是個美國人,而不是英國人。」

然後,他補充了報告中的這段話。

「成為美國人意味著崇高和美好,這意味著珍惜自由和擁抱自治的生命力。美國大陸的美麗、富饒和曠野塑造了我們,我們因歷史的輝煌而團結在一起。開放、誠實、樂觀、決心、慷慨、自信、善良、勤勞、勇氣和希望等美德讓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原則並沒有創造出這些美德,但這些原則為發展壯大我們的美德奠定了基礎,並將美國鍛造成歷史上最公正、最輝煌的國家。」

在報告的最後,我們發現了這些話:「當我們欣賞美國的真實面貌時,我們就會知道我們的宣言值得維護,我們的憲法值得捍衛,我們的同胞值得愛護,我們的國家值得為之奮鬥。」

通過廢除「1776委員會」並拒絕其報告,喬·拜登和他的政府在沙地上劃了一條線——真不知道他讀過這份報告了嗎?這條線,一邊是所有熱愛美國、自由和法律正義的人;另一邊則是那些拒絕我們的建國原則並正在努力廢除這些原則的人。

閱讀「1776報告」,看看你是怎麼想的。

除了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的在線版本外,促進自由和西方文明成就的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即將以書本形式出版「1776報告」,其中包括該委員會領導者的序言,尾註引文和腳註。

我鼓勵讀者購買這本猶如美國瑰寶一般的報告。

原文:A Must-Read for Patriots: ‘The 1776 Report’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夫·米尼克(Jeff Minick)有四個孩子,還有越來越多的孫子孫女。20年來,他在北卡羅來納州阿什維爾為家庭教育(homeschooling)學生的研討班教授歷史、文學和拉丁語,他是兩部小說《阿曼達·貝爾》(Amanda Bell)和《他們翅膀上的塵埃》(Dust On Their Wings)的作者,以及兩部非虛構作品《邊走邊學》(Learning As I Go)和《電影造就男人》(Movies Make The Man)的作者。如今,他在弗吉尼亞州的弗蘭特羅亞爾(Front Royal)居住和寫作。請訪問JeffMinick.com,關注他的博客。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