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 當美國是無畏和強大時 整個世界都受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8日訊】你們知道,他是美國第70任國務卿,但實際上,他也是美國第一位倡導「美國第一」的國務卿,讓我介紹我的父親,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

感謝你們的熱情歡迎,與自己的兒子站在同一個講台是福氣,不過也有點難為情。我看到了你們所有的人,我真的覺得像在家裡一樣,謝謝你們!

去年,我作為美國第70任國務卿,川普總統的國務卿, 來到這裡。而在那之前,我作為一位來自堪薩斯州中南部的國會議員來到這裡。是的,堪薩斯州加油。

但這次不一樣,聽起來不一樣。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們被稱為小醜、可悲的人和無知的紅脖子,我們被稱為邪惡的抵抗勢力。《紐約時報》認為我是有史以來最差的國務卿。

是啊,自從我最後一次見到你們,中國(中共)就制裁了我,伊朗人也看我不順眼。但是,我為我們的戰鬥感到驕傲,我為我們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我們已經真正顛覆了(華盛頓)現有體制。

我們已經展現出了巨大的抵制力量,對社會主義的抵制,對所謂「覺醒運動」「取消文化」的抵制。以後我會談到這些。我們拒絕看到我們的自由體制與個人自由的被偷走。這是一場崇高、值得一搏的戰鬥, 我們正在戰鬥中。

我們在奮戰,我們幾乎在所有領域奮戰,我們將永遠奮戰到底。我記得他們稱我們為破壞者,並說他們反對現有的體制,我們說:正是如此。

現在我來講講這個故事,我想我獲得「搞破壞」和直言不諱的稱號,在蓬佩奧家族中是件很自然的事情, 因為,我曾被與我的外祖父類比。 。外祖父厄爾總總是想什麼說什麼,他粗獷而強硬,是(典型的)堪薩斯(人)。

他工作很努力,他從來沒有贏過「親切先生」的獎盃,即使在(小小的)米切爾縣。但是在危急的時刻,你希望外祖父厄爾在你的身邊。在20世紀30年代,外祖父厄爾是堪薩斯州米切爾縣的警長,這個縣今天的人口少於6500人。

我的母親多蘿西(Dorothy)是厄爾(Earl外祖父)和格麗絲(Grace 外祖母)的10個孩子中的一個。我有一個叔叔理查德(Richard),他是最小的那個。他打算競選連任警長。理查德也認為自製杜松子酒,可以獲得好收入。

所以他在地下室的臥室裡,建了一個酒釀蒸餾機。 一切都順利進行著, 競選活動和非法釀酒的生意都很不錯,直到那個酒釀蒸餾機在地下室爆炸了,炸毀了地下室,也毀掉了競選。

外祖父厄爾只擔任了一任的米切爾縣的警長。他把家搬到了更南方。他在惠靈頓撫養了我的母親,在那裡他開了一個檯球場。從警長到檯球場經營者的轉變 如何? 堪薩斯州最好的辣椒醬。

我之所以講述這個故事是因為我認為,我們這些多年參與保守運動的保守派人士,可以從中學到一些經驗教訓。首先,他是一位了不起的警長,他之所以被視為了不起,是因為他從來都展現自己的本色。

他從不害怕告訴人們真相。他遵照米切爾縣人民對他的期望去做, 他尊重他們。從釀酒事件得到的第二個教訓是: 計劃會改變,意外會發生。
事情並不會總是以我們想要的路線發展,但我們應該絕不放棄。我們應該永遠對自己真實,如果我們做到,我們將會在所有方面取得成功。外祖父厄爾也知道,事實真相很重要。

因此今天,我就將給用一些事實來武裝你們, 一些在過去四年中的(我們取得的)成就 。我們在每個轉折點上保護了你們每一個人和我們偉大的權利法案。

今天的好消息是,我今天不是你們的第70任國務卿, 因為當你是一位外交官,是第70任國務卿時,你不能夠出界(你需要留在你的界線中), 而我今天不是外交官,我今天可以撕開些許。

因此看看,我們從哪裡開始?我們從你們開始。 我們從美國所有的工人開始(講),我們帶回了工作機會, 我們帶回了女性的工作機會,我們帶回了非裔美國人的工作機會,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所有人, 所有的人都回去工作了。 我們做到了這一點。 川普總統做到了這一點,我們的團隊知道這很重要。 我們專注於經濟,將美國人帶回去工作。

我們做到了這一點,同時我們也保障了邊境的安全, 給了美國人掙個好工資的機會, 給了他們照顧自己家庭的機會。 我們也,我來自於堪薩斯州, 不要忘了,我們也創建了美國人的能源工作 (能源領域的就業機會)我們收回了影響(限制)創造工作機會的規章制度, 我們希望美國人都敢於冒險, 都發展自己的業務,並為整個美國所有的人創造機會

我一次又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我記得2010年我還在國會工作時,當時奧巴馬總統主政,(當時的)僱主和工人都(對於未來)沒有信心。我們恢復了他們的信心。 他們知道我們得到他們的支持,他們也知道我們支持他們,而不是他們的負擔,(他們知道)我們希望他們能夠成功

我們在美國工作的標誌是我們勇敢而無畏。 而且當我今天聽說,我聽說民主黨貌似(假裝)他們在意美國的就業機會,但是在橢圓辦公室的椅子還沒有坐熱,他們就毀掉了管道行業的10,000份工作。

我對我的前任說, 「綠色怪胎」克里, 他認為這些人都可以去生產太陽能板 告訴你,你去問問在中部德州、奧克拉荷馬州或者堪薩斯州、南達科他州、賓夕法尼亞州的那些好人, 你認為石油工程師和鑽機手能夠出去生產太陽能板, 而且你敢打賭這些太陽能板能夠打敗那些以人們從未見過的方式, 湧入美國的、中國人產的廉價太陽能板? (我敢說)這種政策對美國不好。

不要搞錯,我們被譴責說我們不關心環境,我們創造了就業機會,但是這些就業機會毀掉了市場,這不是真的。我們並不是那麼簡單地做的。 我們並沒有以美國工人付出代價的方式保護環境。

在過去的四年中,新開闢的就業機會遠多於找工作的人,這是一個驚人的成就。 而當中國人想來盜竊你的工作機會時,我們只是說「沒門!」

40年了,兩黨(共和黨和民主黨), 他們長達40年的(政策)失敗 讓「中國製造」擊垮我們, 這種情況必須停止。 我們需要公平和互惠互利的貿易, 不要忘記, 中國更多地依賴於我們,而非我們依賴於他們。 川普總統明白這一點,我們的外交政策知道,我們保護美國工人, 防止他們在美國受到中共的掠奪。

我的工作經常帶我去海外 我們保護我們在海外的自由,我們很像祖父或老一輩,我們誠實, 辛勤地工作 我們照這個世界的原樣對待它, 而非我們所期望它的那樣,我們並非生活在夢幻之國, 我將告訴你, 我曾經走出歐洲的一些非常安靜的會議室

我們的外交政策非常克制,但是當情況需要我們領導時, 我們強硬地出擊, 我們可以非常堅定。 我反覆給這個世界上的壞傢伙發送信息, 如果你想動一個美國人,你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現在,我們都知道,我們都知道, 實力威懾壞傢伙, 而軟弱引發戰爭, 我們希望遠離戰爭, 我們做到了。

我與總統出行了那麼多次, 他會告訴他國的首腦們, 他會說,作為美國的總統,我將優先考慮美國,我期望你也會優先考慮你們的人民, 我將和你合作,並為我們兩國實現這一點, 而我們做到了這一點。 你們知道,「美國優先」對美國而言是正確的 對於我們每個人是正確的。

「美國優先」確保了我們的自由,而且當美國是無畏,勇敢和強大時,整個世界都受益於此。讓我們只提很少的幾個方面, 對吧?

首先,我們認為巴黎氣候協議就是一個破壞性的笑話,所以我們(跟它)說「再見」。

我們都希望潔淨的空氣、安全的飲用水,但是巴黎協議是一個精英外交官的空想,他們所想要的只是所謂的美德標籤。而當拜登總統重新加入此協議時, 我可以說,習近平無時無刻不在竊笑,(在這個協議中) 美國工人輸了。 我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我們在中東地區捍衛美國(的利益), 我們也在中東地區捍衛以色列,在幾件事情上我們被警告, 這是建制派的外交政策。

建制派告訴我們, 你們不能夠制裁伊朗的什葉派領袖,你們不能夠停止把現金給參戰的領袖,否則會爆發戰爭,我們這樣做了,沒有爆發戰爭。我們被告知不能夠將美國駐以色列的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否則會爆發戰爭。我們這樣做了,也沒有爆發戰爭。

我們被告知,不能夠允許以色列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地區,以及戈蘭高地擁有其權利,否則會爆發戰爭。我們那樣做了,沒有爆發戰爭。 我們被告知, 這種觀點長時間以來一直有人相信,你們無法在中東地區促成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的真正和平,除非你們買通巴基斯坦的盜竊政府,你們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是我們做到了,我們達成了《亞伯拉罕協定》,締造了中東地區真正的和平。

《亞伯拉罕協定》重寫了歷史,( 結束了)過去幾十年來失敗的談判,因為我們反對精英的外交政策,反對左翼或右翼的建制派的外交政策,我們願意確保美國人的自由,並捍衛我們的價值觀。

不幸的是,看起來新的(政府)團隊,好像在走回老路, 綏靖伊朗, 這對於美國將是一個災難,對於該地區也將是一個災難。

我還記得川普總統派我去平壤, 當時我還是中情局局長, 去面見金正恩, 為在新加坡舉行的歷史性的峰會做準備,你們都還記得嗎?這引發了一場巨大的怒火,我們被威脅不要那樣做, 否則會爆發戰爭,但是我們扭轉了局勢,我們威懾了它, 我們做到了, 沒有爆發戰爭。

自從這些峰會以來,有兩次峰會,一次是在新加坡,一次是在河內, 朝鮮並沒有測試任何一個遠程彈道導彈, 他們沒有測試他們的核武器, 他們進行了零測試, 這才是真正的外交政策。

在此我謙恭地說,在這第二次朝鮮之行中,我有機會將被朝鮮扣押的美國人質帶了回來, 那天凌晨三點,我帶回三位人質。

美國優先意味著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將士,我們將美國的布倫森牧師帶回來,沒有比這更偉大的榮耀了, 布倫森牧師在土耳其被錯誤地拘禁了太長的時間。

我們還帶回了很多在朝鮮犧牲的士兵的遺體, 這真是令人驚歎,這才是正確的 ,美國優先,你們中還有多少人記得卡西姆• 蘇萊曼尼,很多人因他而被捕 ,他是伊朗將軍,試圖給美國製造麻煩, 他正在準備傷害美國人, 但是我們比他先行了幾步。

最後,他沒能夠再次給美國人或其他人製造麻煩, 你知道嗎, 直到今天,大多數自由派人士,仍然有很多學術界的人並不認為,美國擊斃恐怖分子是好事情,這是一種空想。

我們也劃紅線, 當敘利亞用毒氣襲擊婦女和兒童時, 我們警告他們不要再做了, 當他們跨過這條紅線後,川普總統下令發射了70多枚美國製造的戰斧導彈, 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會允許他們殺害婦女和兒童。

美國優先需要真正的勇氣,需要美國的國務卿願意走入會議室實話實說,而且必須有一位總統在他背後支持他,我們有(這樣的總統)。

說到"回歸",又說到"回歸",我聽到拜登總統說美國"回歸"了,回歸什麼呢? 回到了把兩個貨盤鈔票送給了(伊朗的) 宗教頭目,好讓他們製造威脅我們的導彈; 回到了向用槍口逼迫美國的士兵和水手下跪的伊朗人道歉。 回到了拜登總統關閉美國輸油管道,回到所有那些損害美國的事,回到了讓美國支持歐洲建設輸油管道,送給歐洲大量工作職位的事。

這根本不是我們想要回去的回歸! 而且,我們當然不想回到那些過去與中國大陸(中共)的貿易協議來繼續扼殺我們的就業機會。 我們負擔不起。 我們負擔不起。 這不是正確的事情。 我們不能這樣做,我們必須強硬,我們必須始終把美國放在首位。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談論"取消文化",我真的很高興這裡是在電視上播出,所以沒有 — 消聲,至少目前是這樣。 我們孜孜不倦地工作,在傳播我們的價值觀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這些價值觀使美國成為一個如此特殊,獨特的國家。 這個國家是以我們國父們的理念建立起來,在憲法之後有了人權法。 他們建立了一個國家, 這個國家承認我們的個人權力來自創世主而不是任何形式的政府。 每當我們捍衛主權和保衛邊界時,我們的聯邦就會變得更加完善。 我為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歷史上最珍視生命的一屆政府而感到自豪。

我的職責是去否決用辛勤工作的美國納稅人的錢去資助在世界上各地的墮胎實施。 而且,我們在世界各地促進兒童領養。 而且也不要忘記了,川普總統任命了很多的法官,這些法官理解生命的意義,基本自由和具有真實含義的詞語。 我與墨西哥政府,我的同行-墨西哥外交部長及墨西哥總統合作,以確保我們的邊界安全。 我們也努力工作,以確保毒品和其他物品不會越過邊界。我們也保護您們擁有槍支的權利。 我們的第二修正案很重要。 它幫助建立社區。 它幫助建立了強大的家庭,並確保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力保護自己,準確的遵循國父們的立國意願。

我總是驚訝, 所謂的"自由主義者"們假裝關心窮人。 然後他們站在工會老闆的一邊,反對工人。他們假裝代表孩子,而在民主黨領導的內城區的孩子們卻沒有像他們應該的那樣坐在計算機前(使用計算機)。 這些孩子正在努力盤算如何遠離販毒者以保持安全以及如何找到食物。 他們不是很好的領袖。 他們不是推宗"美國優先"的領導。 他們沒有去照顧保護那些他們有責任去照顧去保護的人們。 我們需要讓我們的每個孩子都回到學校, 我們需要現在就讓他們回去。

我以前是一位士兵, 那是在25年或30年以前, 也是我的體重比現在輕大約100磅。

當我聽到民主黨人說,他們希望一個強大的美國時,我知道他們在做的是削弱美國。 遺憾的是,記住我說的話,他們將削減我們的國防預算,我們是花了那麼多功夫恢復的。

他們將用這筆錢去支付所謂的「綠色新政」,這令我氣憤,不是嗎? 他們掏空軍費來實現AOC的所謂「綠色新政」,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糟糕的交易, 正如我前面所說, 對於我們的年輕人,我們不應該去傷害他們。我們不應該讓他們去打仗,但是當我們國內國力虛弱, 當我們無法站出來支持我們的軍隊,當威懾力減弱時,戰爭的風險就會增加;我們不能夠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他們要停止給與警察的財政撥款, 卻又將國會山防圍了起來, 這是倒行逆施。 他們剝奪了我們和平集會的基本自由, 同時在網路上政審我們的言論。 他們的這些行為是與我們的建國國父們所理解的美國相對立的。

你知道,這讓我想起來了,當我前往西點軍校上學時, 我的父母因為無法支付飛到紐約的機票,因此他們就把我送到了機場。我是在加州南部長大的。我母親當時很高興,有萬千的思緒。 高中畢業生的母親是個菸民。她是我知道的最厚道最強硬的女性, 她送行時叫我, 她叫了一聲:「麥克」, 她把我拉到了一邊,我認為她當時是不想讓我父親聽到。 她說:「麥克, 我知道你是一個粉碎機。 不要讓敵手粉碎你,而是粉碎他們」。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母親那天告訴我的話,我們都應該記住它。 永遠粉h碎敵人, 永遠擁護美國的價值觀。

再講一個故事, 他是我所認識的最聰明最好的市府官員, 我曾經和他密切合作過的,他是一位美國前空軍特種兵, 我會徵求他對我們團隊中一起工作的其他同事的看法。 我問他: 「你認為那個人如何」?他說: 「我喜歡那個人,他(她)是會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他意思是那個人能夠完成任務。他們是粉碎機。他們會竭盡全力的奮戰。

你們都知道,未來的四年將考驗我們,我們需要你們每一個人都是「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把事情做成功。 持續奮戰, 做一個「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在教堂當一位「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在你們的家長和教師協會(PTA)當一位「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不要讓他們在教室中教一些瘋癲的東西, 在「退伍海外戰爭軍人協會」(VFW)當一位「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帶領該團隊繼續支持我們軍隊裡的將士。當他們告訴你們關閉煤礦或工程,因為所謂的「綠色理念」時,出來做一位「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繼續維持工廠的運作。

里根總統就是一位真正的「竭盡全力完成使命的人」,里根總是完成使命。 他曾經警告說,如果我們在美國失去基本自由,我們將無處可逃, 因為美國是基本自由在地球上的最後一個據點。 我看到了這點。 作為你們的國務卿, 我看到了這一點。

我在世界到處去看過, 我相信他是對的。 只要我們正確理解「我們是誰」這個問題的核心是神賦予我們的基本自由人權,我相信美國之星將繼續在天空中熠熠生輝。

我們繼續尋求我們人民和全人類的自由, 我將與你們一起奮戰。

上帝保佑你們, 上帝保佑美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