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天才物理學家束星北晚年拒絕加入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7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李政道到中國,中共總理周恩來希望他介紹一些海外專家到中國講學,以解決中國人才斷層問題。李政道直言不諱地說:「我以前的許多老師,他們的科學造詣不亞於國外的著名科學家,只是你們沒有用他們,比如我的老師束星北。」

束星北有多厲害?

1937年,丹麥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玻爾應邀訪問浙江大學。玻爾回國後不斷有中國師生給他寫信,請教如何學物理,如何出國深造。玻爾回信說,你們有束星北、王淦昌這樣世界一流的物理學家在,沒有必要來歐洲留學。

1952年底,在山東大學禮堂內有一個重要的學術報告會,主講人是著名熱力學家王竹溪。王竹溪是中國著名物理學家周培源的學生,也是世界著名物理學家福勒的學生。王竹溪介紹了國內熱力學的現狀、國際上的最新成果和發展前景,以及他個人的認識和成果。他一邊講一邊隨手在黑板上寫出一些公式和重要概念。

講了將近50分鐘時,主持人問要不要休息一會兒,王竹溪說不用。正當他準備繼續講下去時,一個身穿藍色長袍、高大魁梧的人走向講台,他將雙手撐在講台上說:「我有必要打斷一下,因為我認為王先生的報告錯誤百出,他沒有搞懂熱力學的本質。」

這位長袍先生拿起粉筆,一邊在王竹溪幾乎寫滿黑板的公式和概念上打著叉,一邊解釋錯在哪裡,一口氣講了大約40分鐘。這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束星北。

束北星的學生、中國「兩彈一星」元勛程開甲院士說:「束星北的物理學天賦是無人能及的,有極多的思想或念頭在他那智力超常的大腦裡。而那些思想與念頭,如果抓牢了,琢磨透了,就極有可能結出轟動世界的果實。」

留學美歐名校

束星北,江蘇江都縣人。1926年,留學美國堪薩斯州拜克大學。1927年,先到美國舊金山加州大學學習,之後,到歐洲遊學。

1928年10月,入英國愛丁堡大學,師從著名理論物理學家惠特克和達爾文學習基礎物理與數學。僅用一年時間,獲碩士學位。1930年2月,由惠特克和達爾文引薦,入劍橋大學,師從著名理論天體物理學家愛丁頓博士。束星北參與了愛丁頓對狄拉克方程全過程的推導,這個方程被物理學界稱為:用最簡練的文字概括出一幅最美麗的世界圖畫方程。

1930年8月,束星北被推薦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做研究生和數學助教,師從著名數學家斯特羅克教授。1931年5月,獲理學碩士學位,時年25歲。

最輝煌時期

1931年,束星北奉母命回國結婚。此後,歷任浙江大學、上海暨南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大學教授。在相對論、量子力學、無線電等方面有諸多建樹。1945年,研製成功中國第一部雷達。

1949年中共當政前,在浙江大學任教的17年,是束星北一生最輝煌的時期。當時,浙大有一個非常開明的校長竺可楨,中華民國有一個相對自由的學術研究環境。在美歐學術自由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天才物理學家束星北,如魚得水。他與另一個物理學家,後來成為中國「兩彈一星」元勛的王淦昌教授,經常就學術問題進行完全自由的甚至是臉紅脖子粗的爭辯,思想火花不斷碰撞,結出了不少重要的科學成果。培養了吳健雄、李政道等一批後來聞名世界物理學界的精英人才。

王淦昌教授說:「束星北的教學經驗很豐富,我對他的教授方法,非常欽佩。他既不用課文,也不寫講義,常常結合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物深入淺出地講解所學的新概念、原理等,講得非常透徹,學生們都很愛聽他講的課,這一點是我無論如何也學不來的。」

第一輪被批判

1952年,中國大陸高校搞了一次院系大調整。束星北從浙江大學來到山東大學。山東大學校長華崗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他緊跟形勢,特別「講政治」。束星北對此反應十分強烈,聲稱:「學生不是政治家,大學不是黨校,誰要做政治家,就應該去專門培養政治家的學校」。

中共當政後,對蘇聯實行「一邊倒」的外交政策。束星北認為,蘇聯的科技遠落後於美英等國。他說,蘇聯一本像樣的物理雜誌也沒有,科學全是抄襲德國人的,科學家大都是二流的。蘇聯之所以不行,就因為會議太多,政治學習太多。他曾公開講,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民言論是自由的,既不參加政治學習,開會也可以隨便不到,說錯話甚至罵人也沒人斗你,這個自由是科學發展的保障。

1954年下半年,山東大學決定對束星北展開公開批判,罪名是:反對辯證唯物論,反對並抵制全面學習蘇聯。

第二輪被批判

1955年,毛澤東發動批判「胡風反革命集團」運動。隨之而的是肅清反革命運動。山東大學對舊知識分子進行了一遍又一遍排查後,將束星北的歷史問題翻出來了。

青島市公安局《關於山東大學物理系教授束星北情況報告》稱,束星北1944年6月在國民黨的國防部二廳技術室充當顧問等職,為國防部三廳技術室試製過小型交直流特工電台。在國防部二廳工作時與美帝駐華情報部關係極密,從國防部二廳返回浙大時,帶了四個來歷不明的人,束家藏有無線電器材,解放後曾交出手槍一支,特務登記時又拒絕登記。

束北星第二次受到急風暴雨式的大批判。妻子、兒子也遭到批鬥。他因不堪其辱,選擇服毒自殺,卻因服錯藥沒死成。

被打成「極右派

1957年,毛澤東號召知識分子幫助黨整風,要求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並保證「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1957年5月,束北星被請到山東省委宣傳工作會議上「幫黨提意見」。束北星發言的題目是《用生命維護憲法的尊嚴》,總共半個多小時的演講,被台下的掌聲打斷20多次。他反對「人治」、力主「法治」,最後用四句詩總結他的觀點:「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憲法故,兩者皆可拋!」

毛澤東「引蛇出洞」的目的達到後,「幫黨整風」馬上變成一場大規模整肅知識分子的反右運動。束星北的上述言論,都成了右派言論。一段時間,束星北平均每天被批鬥一次,最後,被打成「極右派」。

被打成「歷史反革命

1958年6月13日,中共山東省委肅反領導小組,請示中央十人小組批准後,將束星北定為「歷史反革命」。1958年10月15日,青島市市南區法院判處束星北「管制三年」。

束星北被押往青島月子口水庫勞動改造。當時,他每月僅20元生活費,妻子無收入,七個子女受株連,被迫退伍、失業、失學,一家人生活極其困難。他的一言一行都受到監視,被批判是家常便飯。

月子口工程完工後,束星北被安排到青島醫學院掃廁所,一度被安排製作屍體標本。當時,全國鬧饑荒,束星北夫妻加上七個孩子,個個要吃飯穿衣,自然是難上加難。一次到學校農場收地瓜,他竟偷吃了一個,因為肚子實在太餓了。

1961年底,束星北修復了青島醫學院一台損壞多日的腦電圖機。此後,青島各大醫院的儀器壞了,都找他修理。他努力「改造」,爭取早日「摘帽」。但是,到1962年青島醫學院開「摘帽」大會時,名單裡沒有他。事後才知道,他的「帽子」掐在中央十人肅反小組手中。

被改造成「機器人」

1962年9月,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重申: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束星北重歸被監督改造的生活。年復一年的監督改造,使束北星完全變成另一個人。

有一次,青島某部隊的雷達壞了,上門找束星北。經請示青島醫學院領導同意後,束星北上了部隊的軍車。當軍車駛出醫學院後,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束星北突然從懷裡掏出一團皺巴巴的舊毛巾,遞到陪同的參謀幹事面前。他們不知何意,正疑惑著,只見束星北用那個毛巾扎住自己的眼睛。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陪同的軍人覺得沒必要,將毛巾扯下來了。但束星北很固執,又重新蒙上自己的眼睛。修好雷達、拿上人家寫好的證明信回來時,束星北上車後的第一件事,是先用毛巾蒙上眼睛。

最後的遺願未了

因李政道的關係,1974年,束星北終於摘掉「反革命分子」和「極右派」兩頂帽子,1979年8月,束星北冤案最後平反。

1983年9月底,一場風寒將風燭殘年的束星北擊倒,彌留之際,他提出將遺體無償捐給青島醫學院,做解剖和醫學實驗之用。1983年10月30日,束星北病情惡化,撒手塵寰。

之後,束星北的遺體被送進太平間。半年後,有人突然想起束星北,派人去看時,發現遺體已腐爛不堪。有關領導責成兩個大學生將其送到醫學院後面的樹林裡埋掉。兩個學生圖省事,就近將遺體草草埋在學校籃球場的雙槓下面。

拒絕加入中共

曾經,束星北是一個很有骨氣、敢講真話、有真知灼見的科學家。

但是,中共20多年變著法子的迫害,將他身上的銳氣、稜角、傲骨全部磨掉了,他變的低眉順眼、唯唯諾諾,不斷地反省、檢討、批判、改造自己,爭取有一個能幹點事的機會。

晚年,他被青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聘為研究員,在動力海洋學領域做出了重大貢獻。文革後,一些曾經歷各種政治運動的科技人員,紛紛加入中共。海洋研究所的領導希望束星北也遞交入黨申請書,卻遭到他的斷然拒絕。

雖然,束星北在高壓下曾違心地或麻木地順從中共強權,但是,在他的晚年,對中共殘酷迫害文化精英歷歷往事,不可能忘懷。

在生命的最後歲月裡,在選擇做炎黃子孫還是馬列子孫這個關鍵問題上,束星北作出了正確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