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文化革命的起源和對美國的影響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cott S. Powell攥寫/德誠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作為美國人,我們已經享受了長時間的美好日子,以至於我們經常把一些重要的事情視為理所當然,直到它們即將被拿走。 大約在五,六年前,誰曾想到美國主要的社交媒體平台(例如:Facebook,Google-You Tube或Twitter)會通過審查、取消、去平台化等方式來強迫大量用戶噤聲,從而侵犯其所在國的第一修正案權利呢?

在阻礙美國進步的所有阻礙之中,審查制度和取消文化可能是最主要的。 許多年輕一代接受取消文化作為社交媒體促進的去個性化關係的一部分。 似乎許多人已經習慣了網絡的橫蠻行為,任意取消他人的發言,不同看法和發表個人觀點的資格——這些都只要點擊幾下就能辦到。

老一輩人意識到,言論自由,自由結社和無罪推定一直是美國的一項核心原則,這不僅是因為《憲法》的第一、第五、第六和第十四修正案,也因為文明的重要性,以及人們廣泛認識到寬容是多元社會中的必要美德,而且沒有人有權壟斷最好的思想。 從美國憲政共和製成立之初,在各個領域和事業中取得進展,都取決於思想、政策和產品的競爭,這是不言而喻的。

誰是受益者

那麼,為什麼取消文化這種行為,明顯地造成了限制,有害和反社會,並加劇不容忍和仇恨,卻在美國繼續上升呢?

回答這問題就要問誰是受益者。 顯然,美國的外部敵人將從中受益,特別是那些想要重塑世界的人,比如中國共產黨和與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有關的精英們,該論壇以其在達沃斯舉行的年度會議和推動「大重塑」( Great Reset)而聞名。

這些外部敵對勢力在美國國內的政黨、政府官僚機構、學術界和企業界等精英階層中都有盟友,也和一些組織有聯繫,比如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和安提法(Antifa)等。 精英們使用後一種群體的方式與希特勒使用棕襯衫相似。 BLM和Antifa本質上是精英們的步兵,用來煽動內部恐懼和分裂,破壞社會與其過去的聯繫,甚至引發內戰,所有這些都促進了實現讓美國服從全球精英新世界秩序的終極目標。

大部分取消文化的人可能沒有意識到,在拆毀和褻瀆歷史古跡和改寫歷史的過程中,他們正在不知不覺地服務於上層的精英們。但是,通過摧毀當代和下一代對美國過去的歷史和美德的象徵和知識的尊重,從它的建國人物和理想,基於這些理想起草的獨特憲法,以及它的救贖過程,最終由民權運動實現的種族平等——美國會像成熟的果實一樣落入敵人手中。取消和破壞美國遺產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必要條件。

取消文化是倒退的,而不是漸進的——我們可以通過了解過去以及採用這種做法的其它社會和國家所經歷的事情來預測它將帶給我們什麼。 當然,這就是為什麼取消文化的主要目的,是使當前社會與過去的脫節。

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其小說《 1984》中提出了對反烏托邦未來的描述,該小說於1949年出版,標誌著毛澤東在中國實行共產主義統治的開端,在時間、文化和地理上都具有先見之明。 奧威爾沒有使用「取消文化」這個詞,但他在其格言中描述了「取消文化」起什麼作用:「控制過去的人也控制未來(而控制現在的人也控制過去)」。

法國大革命 俄羅斯和中國

取消文化的起源可追溯到法國大革命(1789年至1794年)期間的不寬容,當時羅伯斯庇爾的「恐怖統治」導致約3萬人死亡,在此期間,人們齊心協力消滅和摧毀基督教及其傳統和制度。

法國大革命這一時期的高潮標誌著政權派出一名妓女擔任巴黎聖母院院長。 羅伯斯庇爾和他的繼任者們不承認有上帝,也冒犯了對上帝的尊嚴,認為他們可以在沒有道德約束的情況下進行統治。

馬克思主義把取消文化的問題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雖然這一思想是由卡爾-馬克思和弗里德裡希-恩格斯在19世紀上半葉提出的,但直到1917年弗拉基米爾-列寧在俄國進行布爾什維克革命時才得以實施。

列寧的第一個項目之一就是取消過去,拆掉沙皇的雕像和俄國歷史的象徵,形式包括雕像、徽章、國徽、雙頭鷹,所有這些都以革命的名義被摧毀,創造新人——「蘇維埃人」。

在革命時期,俄羅斯帝國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宗教信徒。 列寧命令他的共產黨先鋒副手摧毀宗教機構,並用無神論代替宗教信仰。 革命後的第一年,國家沒收了所有教堂財產,在1922年至1926年期間,有28名俄羅斯東正教主教和1200多名牧師被殺。 還有更多人受到迫害。

弗拉基米爾‧列寧(Vladimir Lenin)和萊昂‧托洛茨基(Leon Trotsky)早年在思想上和個人上都很親密。

作為紅軍首領,托洛茨基為列寧以及在1924年繼承他的斯大林,完成了共產主義革命。但是到1927年,斯大林從共產黨和蘇維埃政治中開除了托洛茨基,並在1929年將他驅逐出蘇聯。 隨後,斯大林成立了一個小組,負責刪除所有歷史記錄中有關托洛茨基的照片和引用。幾年後到斯大林下令暗殺他時,幾乎沒有官方記錄或照片證明托洛茨基曾經存在過。

雖然蘇聯共產黨人齊心協力掩蓋了所犯下的大批罪行,但到1960年代人們還是知道了,布爾什維克和蘇聯共產主義的極權統治造成了超過二千萬人的死亡,並可能是超過三千萬人的死亡。

像列寧和斯大林在俄羅斯的共產主義統治一樣,毛澤東在中國的共產主義革命是建立在歷史決定論的基礎上的,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宗旨,它要求取消過去的歷史,並要求其公民服從於共產主義國家的一黨領導。

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間,毛指示他的紅衛兵動員民眾要滅「四舊」:古老的習俗、古老的文化、古老的習慣和古老的觀念。 得到的結果是毀滅性的,中國人互相鬥爭,被洗腦的年輕人甚至出賣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和父母。

最終,毛澤東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造成了約四千萬至六千萬人的死亡,其中包括毛澤東直接造成的死亡以及因他拒絕收回災難性政策而導致的死亡。

朝鮮和柬埔寨

在朝鮮和柬埔寨等較小的共產主義國家中,取消文化的實施,更加完整和更具破壞性。

朝鮮于1948年成立後,成為一個封閉的社會,過去的文化被取消,也與周圍的現實世界隔絕了。迅速淪為一個祕密的共產主義極權國家,如果不是蘇聯和中國共產黨對它提供了援助,它可能已多次失敗了。 在金正日家族獨裁統治下,北朝鮮殘暴的共產主義集體化和鎮壓政策導致約350萬公民喪生,其中許多人是因大規模飢荒而喪生的。

柬埔寨更糟。 在1975年至1979年之間,共產主義專制者波爾布特(Pol Pot)將其國家的城市和農村地區幾乎全部摧毀,將整個國家變成了監獄,取消並消除了公立學校、大學、私有財產、教堂、宗教信仰,並殺害了所有受過良好教育和富裕的柬埔寨人。

最終,波爾布特(Pot Pot)的種族滅絕政策殺死了將近三百萬人,占該國七百萬人口的五分之二。

這些只是在大小國家實施共產主義的一些例子。 我們認為20世紀是進步的世紀。 但是,實行共產主義統治及其極權主義的做法,也讓這個世紀成為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時期。

我們面對來自中國的共產主義威脅時,保持沉默和遲鈍。 它們不僅是我們在外部的最大軍事威脅,而且在內部—通過它們在美國實施的數十億美元的工業,學術和政治間諜活動和顛覆計劃,中國共產黨也是我們最大的生存威脅。

保護我們的自由和讓美國有擴大機會的出發點,是拒絕接受或協助與鎮壓和暴政有關的力量。 即使我們的政治派別和分歧使得就新的方向和政策很難達成共識,第一個規則是「不可造成傷害」。

簡而言之,邁向更美好未來的適當起點,是停止取消文化和審查制度,因為它們一直是人類歷史上最具破壞性的政治制度裡的組成部分。

原文Cancel Culture: Its Origins and Implications for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斯科特·鮑威爾(Scott Powell)是西雅圖發現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可以通過scottp@discovery.org與他聯繫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