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資深記者:習近平將我逼成了對華強硬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8日訊】美國資深駐華記者邁克爾·舒曼(Michael Schuman)週五(3月5日)在《政治客》(Politico)的歐洲網站上撰文(原文)說,他真的不想成為對華鷹派,但中國(中共)領導層讓他別無選擇。

舒曼過去20年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北京或香港工作、生活,曾為《時代》、彭博社等撰稿。

舒曼在文章中說,中共領導人逼著關心公民自由的人士再也不能假裝中國(中共)不是威脅。

「中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想要的世界是,讓中國(中共)主導全球經濟的制高點,並主導國際外交和話語權,但是這樣的世界對民主來說是不安全的。」他寫道。

舒曼說,雖然他一直知道,自由市場不會讓中國擺脫毛澤東式的統治;中共的領導層始終都是一群令人討厭的人,他們總採用殘暴手段快速壓制任何異議。

但他也看到了中國這20年來的巨大變化。隨著中國在美國幫助下從經濟上融入世界,中國人現在能夠周遊世界,通過新科技進行交流。即使在與美國關係惡化的情況下,上一學年仍有37萬2,000名中國人在美國大學學習,比任何其它國家的學生都多。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舒曼的心情卻越發黯淡,部分原因是源於他長期生活在中國——個人對國家沒有追索權的國度,難免腦海里總有一種擔心,有人會半夜來敲你的門。舒曼說,他熟悉的兩個人最近就被拘留了。

另一部分則是他越來越意識到,中國(中共)領導人已經失去了與美國合作的興趣,無論通過多少次對話都無法讓中方動手解決他們不公平對待美國公司的問題。上世紀70年代末啟動的中國「改革開放」進程停滯不前,華盛頓需要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但過去三年的發展才讓我真正變得鷹派。我之所以改變,是因為中國正在改變。」他寫道。

舒曼說,科技不僅沒有讓中國人民自由,反而將他們困在奧威爾式的控制網中,老百姓的每一句話和每一個動作都受到國家的監控,以防止任何異議出現;習近平當局將西部地區新疆不計其數的維吾爾人關在相當於21世紀西伯利亞古拉格的地方,卻不以為然;中國(中共)還撕毀了與英國簽訂的條約,對香港的民主活動人士下手,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身陷囹圄。

「現在,習近平正試圖改變我們對好政府和民主價值的看法,以便使他的殘暴行為在世人眼中可以被接受。」舒曼在文章中說。

他表示,習近平將對西方民主制度的攻擊帶入了中共最重要的思想領域,此舉對世界民主國家的威脅甚於中國可能在貿易或技術上取得的優勢。

舒曼說,中共的國家媒體不僅嘲諷美國的疫情應對糟糕,並越來越多地將美國描繪成一個衰落的大國;與此相反的是,北京在將自己推銷為一個更負責任的全球行為者,渴望與世界上的窮國合作並分享其(自製生產的)疫苗。此外,中共的宣傳機器還將西方國家面臨的困難歸咎於民主本身的基本原則。

「習近平希望提升專制主義,培養一個沒有自由價值的新世界體系。」舒曼認為。習近平在1月份的一次演講中說,推動民主和人權是「傲慢、偏見和仇視」,「可怕的是想把人類文明分為三六九等,可怕的是把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社會制度強加給他人」。

洞悉中共話語的舒曼解釋說,習近平這番發言的意思是,「對北京來說,美國促進公民自由的整套使命都是對世界的不當入侵」。

事實上,對習近平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形象比喻是,社區內住了這樣一戶人家、男人每天晚上都會毆打他的妻子,但任何試圖想幫他妻子的人都是「干預他家的內政」;如果你為了顯示自己沒有「偏見」,邀請這個傢伙來參加聚會,並假裝若無其事地跟他微笑,說不定他還會給你帶幾瓶啤酒,而這就是習近平對「相互尊重 」的定義。

「我不想住在那個小區。」舒曼說。「西方要與中國完全脫鉤是不切實際的。但我們確實要認真思考如何選擇與北京打交道。」

「通過分享我們最好的技術來助長習近平的崛起不是一個好主意。用制裁讓中國(中共)為其侵犯人權的行為付出代價是必須的。」他補充說。

他開玩笑說,親北京的人會說,西方人是虛偽的,西方的真正目的是「打倒中國」;但是,西方國家沒有義務與一個越來越蔑視西方價值觀的政權分享西方的技術和資本。

「與今天的中國(中共)抗衡的唯一辦法就是讓更多人成為對華鷹派(強硬派)。」舒曼寫道。「雖然這是個可怕的解決方案,但它以後的選項會更糟糕。」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