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李克強報告透露中國經濟一大隱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報導,關於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投資,李克強3月5日在人大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提到,要「進一步拆除妨礙民間投資的各種藩籬」。

李克強這次報告提及民間投資,與之前有過的表述不可同日而語。李克強上一次工作報告提到民間投資是在2014年兩會,他說,(2013年)民間投資比重上升到63%。

新華網2018年9月6日也在宣傳報導「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投資保持快速增長」中,提到這些數據:2004年中國民間投資比重為41.7%,至2012年該比重已達62.4%,成為拉動投資增長的重要力量。2013年至2017年全國民間投資,年均增長13.7%,這一期間民間投資占全部投資的平均比重為63.2%。

再看中共國家統計局官網上,代表全國投資指標的「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被分為「國有控股」與「民間」兩大類。民間固定投資可以反映在所有行業內,看中國經濟的未來,尤其關注民間固定投資。

就習李上台後的固投數據觀察,以下數據表示依序是年度、全國增長率(%)、民間增長率(%):2013年全國19.6,民間23.1。2014年全國15.7,民間18.1。2015年全國10,民間10.1。2016年全國8.1,民間3.2(當年度占整體比重61.2%)。

若從年增率來看,自2013年以來,民間投資增速都是高於全國投資增速,也高於政府投資。但在2016年,民間增長率與增速(同比上一年)雙雙跳水,驟降3.2%以及回落6.9個百分點,同時,整體比重開始下滑。而這一期間的谷底落在當年5月(1至5月累積數據),創下了自2005年開始統計民間投資以來的最低水準,並引起高層重視。

2016年5月,李克強部署國務院督導組,開展專項針對民間投資政策落實的實地督查,官媒稱,這是近十年來的第一次,而且是一次全國普查,9個督查組赴18省份,另外6個督查組,分赴其餘12個省區市。同年7月,再次派出7個專項督導組,主要針對民間投資增速靠後,以及民間投資體量較大且增速放緩明顯的7個省市區,其中包括北京市。自2016年下半年起,中央陸續出台相關通知提振民間投資動能,成效如何?

據統計局數據:2017年民間投資增長6.0%(比重60.4%)。2018年民間投資增長8.7%(比重61.9%)。2019年民間投資增長4.7%(比重56.42%)。也就是官方政策盡顯強心針效果,好景不過2017、2018兩年,到2019年,民間投資增速回落4個百分點,幾近腰斬,與此同時,整體占比跌落6成以下。

從官方統計來看,疫情之前的民間投資其實已經非常低迷,疫情年則雪上加霜,2020全國投資增長2.9%,民間增長不過1.0%(實際0.97),重要的是,民間投資占全社會投資比重進一步降至55.74%。

此外,若就固投的註冊類型看,內資企業從2013年至2019年的投資增長率,依序是:20.5%,16.3%,10.6%,7.8%,7.7%,6.5%,5.5%。由此可知,內資企業投資增長在2016年首次跌破10%,此後一路探底。2020年疫情年,港澳台商投資增長4.2%,外商投資增長10.6%,內資企業同比增速腰斬為2.8%。

內資企業的投資增長在2015年前,是遠遠高於港澳台商以及外商。現在,內資企業投資敬陪末座,增長率持續探底,值得研究。

去年11月,中國500大民企之一的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創辦人孫大午及10多名公司高管,突然遭到刑事拘留,大午農牧集團也被官方全面接管。孫大午犯了什麼事?有知情員工披露,孫大午對被國營農場長期佔用2000多畝土地展開維權,孫大午在河北省尚未報告有非洲豬瘟疫情之前先行披露,孫大午投訴工程院院士候選人「剽竊」大午集團的育種技術,孫大午還起訴了農業農村部。孫大午得罪了國營企業,河北省當局,農業農村部。孫大午有「中國企業家良心」稱號,根據抓捕的情況看,是抓黑社會的架勢。從河北、海南兩地同時抓人和省公安廳的反應看,抓捕行動至少得到了省高層的授意。

李克強這次報告說,中國經濟今年增長目標設定為6%以上。原本高基期之下,GDP要「保6」,現在疫情年基期很低也「保6」,官方宣傳經濟開門向好,難掩民間投資頹勢。

李克強這次報告說,進一步拆除妨礙民間投資的各種藩籬,在更多領域讓社會資本進得來、能發展。諸多案例表明,中國民營企業面對的最大的籓籬是中共執政,黨大於法,法治虛偽,資金財產與人身安全沒有保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