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自比畢福劍 盤點政協委員說實話的下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9日訊】中共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們再次成為媒體焦點。有美媒報導,在中共高壓下,敢於提出批評意見者實屬罕見,而且過往說實話的代表委員們幾乎都沒有下場。如央視前主持崔永元,他在最後一次出席兩會時稱,自己已變成畢福劍了。

因疫情而縮短的2021年中共兩會將於3月11日結束。美國之音9日報導說,中共建政以來,嚴酷的政治運動頻繁攪動大陸社會,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基本上難以保障。尤其近年來,禍從口出,以言治罪的事例頻發。

在這種大環境下,雖然北京年年開兩會,代表和委員們提出的批評意見更加少見。即使偶爾出現敢言者,也很快就銷聲匿跡了。

報導以2014年兩會為例,時任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政協報告中說,讓委員願講話、敢講話、講實話。堅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辮子。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隨即刊登署名文章寫道,時任政協委員的央視主持人崔永元回覆:「說得很中聽。我們敢發言你敢發布嗎?」

2017年3月,崔永元又在政協提案要求追究農業部在轉基因食品監管上失職的責任,但他的有關提案遭刪除。他在央視的前同事還提醒,收到禁令,不准報導他的提案。

崔永元發微博稱 「實話好難說」,並指刪除其提案是給政協制度抹黑。他還上網重新發布遭刪除的提案,讓更多人「知曉有人阻擾我把群眾的健康問題提出來。」

同年3月3日,俞正聲在政協報告中重申不戴帽子、不打棍子、和不抓辮子。

兩天後的3月5日,崔永元走出兩會會場時被媒體圍住。有記者問:你現在還做媒體(工作)嗎?崔永元:「不做,(央視)把我開了。不光不做媒體,前兩年對我下了封殺令,就是不允許報導我,不允許報道我的聲音,我非常憤怒。」

這是崔永元最後一次出席兩會。當時,崔永元對記者笑說,自己現在已經變成畢福劍了。

畢福劍也曾是央視名嘴,2015年4月,他在酒席上邊唱革命樣板戲邊批毛,藉此活躍酒席氣氛,不料禍從口出,遭人舉報,丟了工作,還被限制離境。

2018年12月,崔永元在微博爆料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在最高院丟失,引發輿論關注。但是後來案情戲劇性反轉,爆料的法官王林清被捕。2019年5月10日,崔永元也發出道歉聲明向有關部門「認錯」。當時有消息稱,崔被禁止出境,疑似遭到半軟禁。

畢福劍與盲人女歌手對唱的視頻在網絡熱傳。(視頻截圖)

除崔永元外,擔任過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羅富和,因2017年兩會上建議放寬網管,次年兩會被當局從全國政協副主席名單除名。

此外,2014年,香港自由黨前主席、親北京的建制派人士田北俊,因批評時任香港特首梁振英而被解除了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

起因是,當年10月24日,香港發生雨傘運動期間,田北俊在記者會上表示,香港即將淪落到不能管治的地方,他呼籲梁振英應該自行考慮辭職。僅5天後,他的全國政協委員資格被撤銷,理由是他公開發表不利於香港特首施政的言論。

另一位港區的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曾大力支持梁振英競選香港特首,3年後他承認當初看走了眼。劉夢熊只做了一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便被撤銷。

劉夢熊表示,寧可只做一屆為人民鼓與呼的政協委員,絕不渾渾噩噩做四屆「鼓掌機器」。

此外,山東煙台大學教授王全傑早在2005年中共人大會議上,提出把官員財產申報改為財產公示制度,並得到了50多名代表的支持,但他只做了一屆人大代表。

另一位中共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律師協會會長韓德雲,自2006年起幾乎每年都在兩會期間,向人大提出公務員財產申報與公開制度的立法建議。

直到2014年3月,這位曾留美的法律界人大代表發文稱,「今年我確定不提官員財產公開方面的建議。 建立官員財產公開制度之難,超過當初建言時想像的十倍百倍。」

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蔣洪同年3月表示,「官員財產申報公開制度,今年我會繼續提」。

然而,有關「陽光法案」的提議不僅至今仍沒有下文,而且曾任兩屆北京市海淀區中共人大代表的法學博士許志永等人,因推動「陽光法案」遭數年牢獄之災。

另外被稱為「民間選舉專家」的姚立法,自1987年起,連續四次自薦參選潛江市人大代表,直到1998年以獨立候選人身分高票當選。他在任期內追查湖北教師工資一億元白條事件,關注村官被非法撤換事件,彈劾民政局局長事件,引起不少關注。

姚立法也曾對當地一府兩院(政府、法院、監察院)的工作進行監督,對不良官員的違法亂紀行為提出批評糾正,但姚立法在2003年11月的換屆選舉中落選。之後更因關注人權、選舉制度等敏感話題,多次被當局以暴力手段強迫失蹤。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