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要十年磨劍 拜登可有準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的兩會不過是一場鬧劇,但中共為了演好這場鬧劇,也時常會透露一些鮮為人知的計劃,以製造熱鬧場面,中共黨媒也會不斷挖掘亮點,還可能冒出一些真話。針對美國的科技封鎖,中共被迫提出了科技創新,李克強在兩會工作報告中,還提出了「十年磨一劍」,準備繼續與美國較勁。

假如中共真的「磨出一劍」,無疑會捅向美國和西方各國。相比之下,目前拜登政府具體的對華政策還沒譜,不知是否注意到了中共新的2030計劃。比起之前的2025計劃,中共的目標顯然設得更高,並試圖在科技戰略上搶先,美國新政府似乎還沒有準備好如何應對。

中共新的2030規劃

李克強說,「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推進國家實驗室建設」,「深入謀劃推進『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以『十年磨一劍』精神在關鍵核心領域實現重大突破」,「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全社會研發經費投入年均增長7%以上」。

李克強還說,「對先進製造業企業按月全額退還增值稅增量留抵稅額,提高製造業貸款比重,擴大製造業設備更新和技術改造投資。增強産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發展工業互聯網,搭建更多共性技術研發平台」,「加大5G網絡和千兆光網建設力度」。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簡稱《綱要》)中描述,「深入實施製造強國戰略。堅持自主可控、安全高效,推進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鏈現代化」,「增強製造業競爭優勢」,「推動製造業優化升級」。

《綱要》還描述,「發展壯大戰略性新興産業。著眼於搶占未來産業發展先機,培育先導性和支柱性産業」,「戰略性新興産業增加值占GDP比重超過17%」。

新華社還拔高報導,《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有哪些新提法》,稱「科技前沿領域攻關的欄目中,新一代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腦科學與類腦研究、基因與生物技術、臨床醫學與健康、深空深地深海和極地探測等前瞻性領域,引人注目」,「『建設數字中國』作為獨立篇章,彰顯了推進網絡強國建設的決心。提出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工業互聯網、區塊鏈等數字經濟重點產業,以及智能交通、智慧能源、智能製造等十大數字應用場景」。

中共的「科技創新」不會真正自主

不管中共是否真有這樣的實力能夠處處領先,但中共瞄準了科技前沿項目,顯然準備趕超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制裁華為和一系列中共企業,不但打破了中共的數字極權企圖,也令中共在科技領域舉步維艱。

川普政府還曾全面打擊「千人計劃」,對中共盜竊技術的留學人員實施簽證限制,部署抓捕中共間諜的行動,還迅速關閉了參與間諜活動的中共休斯頓領館,並準備全部關閉「孔子學院」,與中共政權脫鉤,迫使中共高層不得不提出了內循環和科技自主創新

中共已經不敢再提2025計劃,也不敢再提「千人計劃」,但所謂創新根本不具備基礎能力,中共不可能停止竊取國外技術,只不過會更加隱祕,更不能公開化。

1月25日,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講話,他公開稱「國際社會應該落實承諾,為發展中國家發展提供必要支持……讓各國人民共享發展機遇和成果」,「科技成果應該造福全人類,而不應該成為限制、遏制其它國家發展的手段」,「將以更加開放的思維和舉措推進國際科技交流合作」。

中共最新的「科技創新」理論,始終包括了堂而皇之地繼續盜竊美國和西方的知識產權,還很理直氣壯。習近平當時還稱,不能「動不動就搞脫鉤、斷供、制裁」、「貿易戰、科技戰」。

目前,美國新政府並未繼續推動針對中共的進一步科技制裁,川普政府已經實施的制裁措施中,按照拜登政府的說法,還在評估中,若最終有所鬆綁,或者無人認真執行,中共就會繼續鑽空子,只不過一概宣稱自主創新、掩人耳目。

專家們的自白

3月8日,《中國網》採訪了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解讀《綱要》中的科技創新。他說,「科技創新是我們未來一段時間內的一個核心任務,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那麼這是基於中國過去42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到了這樣一個發展階段,原來靠學習、借鑒、模仿、共用一些國外的技術,但是現在不靈了,現在我們面臨一個極大的考驗,就是自主創新能力不強。」

他還說,「我們的時間還是比較短,起點比較低,底子比較薄」,「我們未來在一些『卡脖子』的環節要實現一個重點突破,這樣我們在産業鏈分工體系當中就可以向中高端邁進」。

看來,這位專家還有自知之明,並沒有中共高層那般豪情萬丈,也算說了大實話。即便是中共官員,也不全都在唱高調。

中新網3月8日採訪了中共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他雖然也重複了「十四五」規劃中的「全社會研發經費投入年均增長要大於7%」、「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包括人工智慧、量子科學、腦科學等;但他也說,「這一次《綱要草案》當中,把基礎研究放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過去一些重大的科技基礎設施現在也都發揮了作用,比如『天眼』都是長期建設形成的,今後還要加強這些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的建設」。

可見,中共真要靠自主創新,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中共體制內的長官意志,從來都凌駕在知識分子之上,實際成了中國科技創新的最大障礙。科技創新的真正動力實際來自市場推動,來自活力四射的私營企業,但中共為了維繫政權合法性,卻必然要限制市場經濟和私營企業的發展。中共幾十年來養成的科技「拿來主義」,絕非數年就能改觀。

中共扶持的芯片行業,曾投入巨額資金,不斷高調宣傳,但一旦高端芯片被鎖住,馬上就寸步難行、露出了原形。川普政府曾施壓荷蘭頂級芯片設備商ASML,不能向中共出售芯片製造的核心設備光刻機;但美國新政府上任後,ASML卻剛剛宣布延長對中芯國際的銷售協議,將向中共出售價值12億美元的設備。

中共千方百計要突破芯片的瓶頸,顯然無法依靠自主創新。這一實例也表明,無論中共怎麼號稱「十年磨一劍」,或者「科技創新2030」,實質仍然要靠繼續的大規模技術盜竊。拜登政府若希望與盟友合作對抗中共,又儘量避免軍事衝突,最佳途徑無疑是繼續加大對中共的科技、經貿制裁和封鎖。

美國新政府在戰略忍耐中,若不能進一步加大制裁,甚至放鬆原有對中共的制裁,中共就仍然會繼續盜竊、抄襲的老路,美國政府無論把中共稱為敵手還是競爭對手,都難以遏制中共的野心和爭霸的企圖。

目前,美國新政府沒有延續與中共的脫鉤策略,也沒有制定、實施強硬的對抗中共策略,已經令中共高層再度誤判,認為仍有機會搞垮美國。川普打垮了中共的2025計劃,拜登準備打垮中共的2030計劃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