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法輪功學員 近三年逾百人遭中共迫害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9日訊】2018年至2020年三年中,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06人遭迫害致死或離世。中共對年近古稀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暴打、騷擾、綁架、勞教、判刑等慘無人道的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中共利用「六一零」特務組織操控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國家機器,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統計顯示,2018年,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8人在迫害中離世、99人被非法判刑、403人被綁架、180人被騷擾;2019年,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至少有36人被迫害離世、137人被非法判刑、594人被綁架、213人被騷擾;2020年,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至少有42人被迫害離世、114人被非法判刑、697人被綁架,477人遭騷擾。

2018年~2020年,在中國大陸,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因遭中共迫害,三年間至少造成106人被迫害致死或被迫害離世、350人次被非法判刑、1694人次被綁架、807人次被非法抄家、870人次被騷擾,合計被迫害3827人次。

2018、2019、2020年三年間,僅老年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明慧網)

老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離世的案例

據明慧網資料統計,2018年在中國大陸12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至少有28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或遭迫害離世。其中,遭迫害致死或離世嚴重的地區是遼寧省7人、黑龍江省3人、重慶市3人;2019年在中國大陸15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至少有36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或遭迫害離世。其中,遭迫害致死或離世嚴重的地區是山東省7人、四川省5人、黑龍江省4人;2020年在中國大陸19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至少有42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或遭迫害離世。其中,遭迫害致死或離世嚴重的地區是遼寧省7人、黑龍江省5人、重慶市4人。

據明慧網曝光,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淑坤醫生遭警察毒打後離世。河南省南陽市近80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梁玉英在臭名昭著的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遭受監獄惡警上老虎凳迫害的事件,令人髮指。

2020年遭迫害致死主要實例

1、原瀋陽市「優秀校長」,78歲的李桂榮獄中遭酷刑毒打致死

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桂榮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78歲。

李桂榮,原瀋陽市大東區合作街小學校長,曾被譽為「區十佳優秀校長」。李桂榮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李桂榮再次被綁架,被瀋陽市渾南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五小隊迫害。

獄警為了逼迫她「轉化」,指使獄霸和包夾毒打她,拳腳相加,橫踢亂踹,並用硬底鞋猛跺她的雙手。李桂榮渾身被打的變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惡人薅住她的頭髮滿屋跑,大把大把的頭髮被薅了下來。還有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兩天兩宿半。在蹲的過程中,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

拳打腳踢(明慧網)

2、黑龍江海林市66歲的王淑坤醫生遭警察毒打後離世

二零二零年六月末,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六十六歲的女醫生、法輪功學員王淑坤,被騙去單位遭警察毒打,後出現腦出血症狀,於七月二日早含冤離世。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明慧網)

王淑坤在海林市海林鎮醫院退休後,返聘在鎮醫院任內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王淑坤被海林鎮醫院黨委書記韓豔打電話騙到醫院之後,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強迫讓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還讓王淑坤承認她的丈夫於曉鵬也修煉法輪功(丈夫未修煉法輪功,但上訪二十九年),被王淑坤拒絕。警察居然在醫院裏就對王淑坤大打出手,導致王淑坤身上多處淤青、膝蓋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濕透。幾個小時後,王淑坤回家。

大約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現腦出血症狀,頭暈、噁心。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點二十五分,王淑坤突然去世。

法輪功學員王淑坤含冤離世
(明慧網)

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王淑坤遺體在海林市殯儀館火化。王淑坤的丈夫於曉鵬趴在棺材上號啕大哭:「我媳婦是冤死的,我媳婦死的冤啊!我不會放過他們的!」撕心裂肺的哭聲令所有在場人動容。

3、天津市77歲的李少臣在天津濱海監獄新生醫院被迫害離世,雙眼未閉

一九九六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李少臣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李少臣至少被綁架三次,一次被非法勞教二年,二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李少臣夫婦遭天津國保和轄區派出所警察綁架迫害。後被天津市紅橋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劫入天津市濱海監獄非法關押迫害。二零二零年三月六日凌晨,李少臣在天津市濱海監獄內新生醫院死亡,雙眼未閉。

李少臣(明慧網)

據悉,二零一九年五月,天津市濱海監獄在一大隊內(一監區)成立一個「嚴管隊」。同年十二月份,把「嚴管隊」又轉到監獄十大隊(十監區)內。「嚴管隊」是為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轉化」為目的,搞人人過關,包括七、八十歲的老人。難以想像李少臣遭受了怎樣的殘酷迫害。

4、唐山市69歲的曹進興在冀東監獄被迫害致死,獄方欺騙家屬死於「心臟驟停」

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曹進興,是河北省唐山市農機局退休職工。修煉法輪大法後,獲得身心健康,是一位善良守法的公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在中共的所謂「敲門行動」中,被唐山路北區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後遭當地政法委、「六一零」操控公檢法司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非法關押到河北冀東監獄迫害。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上午八點多,河北省冀東監獄通知家屬,稱曹進興死於「心臟驟停」。

5、遼陽市65歲於永滿被迫害致死,看守所謊稱「突發疾病」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遼寧省遼陽市65歲的法輪功學員於永滿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遼陽市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於永滿遭迫害離世。遼陽市看守所稱「突發疾病」。於永滿本人生前身體健康,被綁架之前每天都會騎車或步行出門講真相。法醫做屍檢鑑定,發現於永滿身體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傷痕。

於永滿(明慧網)

6、唐山市68歲的韓玉芹老人被端明路派出所警察迫害致死

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68歲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芹老人,家住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小韓莊村。韓玉芹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吃苦耐勞,任勞任怨,身體一直很好,二十多年沒吃過藥。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點鐘,韓玉芹老人被豐潤區端明路派出所警察入室綁架和非法抄家,並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遭鐵椅子及非法審訊迫害。下午六點多鐘,家屬接到警察電話,得知韓玉芹已去世。

家屬在豐潤區中醫院見到韓玉芹的遺體。看到韓玉芹頭髮蓬亂,鼻中有血跡。痛哭悲憤的家屬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給死者行禮。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出來一個自稱是所長的人,穿上警服在韓玉芹的遺體前鞠躬行禮,並說:「大姨,對不起。」

7、武漢73歲的危有秀被迫害離世,惡人謊稱她有「白血病」

危有秀,女,1948年出生。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她按真善忍做好人。認識她的街坊鄰居說,她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好,對人也很真誠。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因堅持修煉,危有秀遭非法關押與迫害,身心俱損。危有秀曾兩次被中共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迫害。2000至2001年一次,2013年8月5日一次。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危有秀被非法關押在武漢二支溝看守所,遭迫害離世。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危有秀被綁架和非法抄家迫害,並被非法關押在武漢二支溝看守所一年多。有人看見她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走路都要人扶。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家人接到通知,稱危有秀去世,惡人給的理由是她有白血病。一個好好的人,被非法關了一年,怎麼就成了白血病了呢?這就是在看守所遭迫害、虐待致死。連危有秀的街坊都說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8、原南京軍區司令部離休軍官、92歲的傅義栓遭迫害離世

原南京軍區司令部某部副部長傅義栓(離休軍官),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迫流離失所十年。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傅義栓含冤離世。

一九九五年,傅義栓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幾十年的槍傷彈痕和多種疾病在修煉中不治而癒,為國家節約了大量醫藥費。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後,傅義栓因不放棄修煉,被軍隊非法嚴厲處分,還被無休止的騷擾。

二零一零年,傅義栓遭非法抄家、強制洗腦、強迫他寫「三書」等迫害,致使傅義栓一度出現昏厥,住院搶救。

作為軍隊的高級軍官傅義栓老人,沒有在槍林彈雨中倒下,而竟然在古稀之年由於堅持修心向善而遭受迫害,無奈遠走他鄉,寄居在親戚家生活。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傅義栓老人遭迫害含冤離世。直到臨終,傅義栓都沒有回到南京軍區幹休所居住地自己的家中。

2019年遭迫害致死主要實例

9、四川省攀枝花市廖健甫被雲南第一監獄虐殺於獄中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攀枝花市六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廖健甫、七十歲的宋南瑜、七十歲的退休警察付文德、雲南省華坪縣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周富明在華坪縣境內懸掛真相圖片和粘貼「法輪大法好」粘貼時,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非法抄家,被非法關進華坪縣看守所迫害。

之後,廖健甫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款三千元。二零一八年七月,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第十一分區迫害。廖健甫多次出現腦溢血症狀,家屬曾兩次探視,得知他血壓高到240,又出現了腦梗,生命垂危。家屬曾多次申請保外就醫,卻未收到任何反饋,雲南第一監獄拒絕放人。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點,廖健甫在雲南第一監獄第十一分區被迫害致死。

10、黑龍江省哈爾濱市79歲的孟紅,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孟紅在黑龍江大學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黑龍江大學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隨後,哈爾濱市保健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後被轉送哈爾濱第二看守所。因年齡過大,被看守所拒收。

不久,被南崗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由於年齡過大,被取保候審在家。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南崗區法院審判長文莉榮、南崗區分局警察突然非法闖入家中,將當時73歲的孟紅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孟紅(明慧網)

孟紅在被非法關進監獄前身體很好,面色紅潤。歷經六年多的非法關押,牢獄迫害後,於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突然離世,終年79歲。孟紅的女兒向中共當局質問:「為甚麼迫害死我的母親?還我母親!」

11、山東省菏澤市陳玉花在山東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山東省菏澤市法輪功學員陳玉花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山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遺體於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在濟南被火化。

七十多歲的陳玉花老人是菏澤市牡丹區商業系統退休職工。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患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子宮癌、心臟病。並且婆媳關係多年不和。一九九七年,陳玉花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不但好了,並且把婆婆接到了自己家裏,盡力伺候老人。老人見到親戚鄰居就誇兒媳婦好,法輪功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陳玉花平靜的生活被打破,受益的她為了向人們說明真相,說明自己受益的真實情況,曾八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勞教和非法判刑迫害,家中老人失去她的伺候,有病的丈夫也得不到她的照顧。

12、山東省招遠市城南區82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振香在派出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山東招遠市城南區82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振香在城區一公交車站點發真相資料,講真相,被夢芝派出所警察綁架。僅僅幾個小時,郭振香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當家人接到消息,遺體已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

她在外地工作的兒子帶兩位律師回招遠要查明情況。律師要求調出郭振香從被綁架到被迫害致死整個過程的監控錄像,結果只有被綁架時的錄像,其它的一概沒有。家人問死亡原因,公安開始欺騙家人是生病,去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律師要搶救過程的錄像,卻沒有。

律師要求查看遺體,發現後腦部份有一片瘀血。問原因,公安又改口欺騙,稱是她自己摔死的。律師要走法律程序,遭到招遠公安威逼、恐嚇、極力阻撓,不讓律師介入。恐嚇律師,如果繼續介入此案,就吊銷律師證。並二十四小時跟蹤、電話監控律師和郭振香家人,律師被逼無奈,只好退出此案,返回原地。

律師退出後,招遠公安把郭振香家人叫到公安局,想以數量很少的錢私了,家人不同意。郭振香老人早晨出門時,身體健康,一切正常,僅僅幾個小時的時間,老人就失去了生命,家人悲痛欲絕。家人問警察老人的遺體在哪裏?要求見老人的面。派出所警察開始不同意,說郭振香已被送到招遠殯儀館。

後來,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警察才同意讓家人去殯儀館見面。同時,警察還追問家人,郭振香老人的真相資料是從哪裏來的,平時都和誰聯繫等,以此威脅家人,還讓家人在所謂的「口供」上簽字,企圖掩蓋他們殺人的罪行,轉移人們的視線。

當家人追問老人去世的原因是甚麼?警察欺騙說是老人自己得病死的。派出所欺騙家人說:老人剛到那裏,就出現了病態,他們趕快把老人送往醫院搶救治療,因搶救無效死亡,直接送往了殯儀館。然而,這期間,家屬卻沒有收到派出所的任何信息。

這幾年,郭振香老人講真相,曾幾次被警察綁架,郭振香老人的家庭情況,警察是清楚的。如果真如他們所說是「因病去世」,為甚麼不及時通知家人去醫院看望?為甚麼老人去世後,也不通知家人去料理後事,警察竟然私自的將老人的遺體拉往殯儀館呢?他們的行為正說明他們心中有鬼。夢芝派出所不僅不追查殺人兇手,反而為了掩蓋殺人罪行,威脅郭振香老人的家人,給家人施加壓力,當時一輛沒有招牌的公安轎車停在郭振香老人的樓下監視。

13、吉林省榆樹市76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宋兆恆和同是76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淑岩在大街講真相時,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經過一番非法審訊,於晚上六點,兩位老人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宋兆恆老人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14、累遭冤獄迫害八年半,四川省綿陽市王懷富含冤離世

四川省綿陽市法輪功學員王懷富,是一位正直、善良的老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非法關押八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嘉州監獄、廣元監獄被迫害累計七年半,受盡酷刑折磨。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八年,在非法關押中,他被嘉州監獄注射大量不明藥物,奄奄一息回到家。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王懷富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王懷富(明慧網)

王懷富老人是綿陽市遊仙區魏城鎮糧站退休職工。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多種疾病不治而癒,家庭也和睦了。在二十一年的大法修煉中,王懷富老人堅持正信,向民眾講真相、揭穿中共謊言。被中共綁架九次,八次被非法關押,合計遭受八年半冤獄和勞教迫害。期間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被注射不明藥物迫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最後一次刑滿釋放時,原本健康、體重一百三十多斤的王懷富老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回到家已是奄奄一息。

15、山東省威海市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遭迫害含冤離世

山東威海市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監視、騷擾、綁架、非法關押,曾經被非法勞教,遭受著長期的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高壓迫害。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田世洪含冤離世,年六十四歲。

離世前,田世洪一直是文登壁掛廠廠長,工廠裏管理著一百多號工人。田世洪的工廠裏絕大多數是年輕人,他自己平時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理念去教育工人。他這麼做,使整個廠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工廠的經濟效益也越來越好,產品銷售到全國各地。

在當地「六一零」、公安警察幾次的瘋狂抓捕中,面對公然迫害好人的國家犯罪行為,工人們都勇敢的站了出來,保護自己的廠長,當時工人們爆發的激烈情緒與公安警察的暴力執法形成了對峙,場面蔚為壯觀。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東文登國保警察欲劫持廠長田世洪去洗腦班,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屬制止。

工人們站出來,勇敢地保護自己的廠長(明慧網)

二零一五年,田世洪用十六年來自己親身遭受的殘酷迫害向「兩高」(最高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控告書中講述了這場長期的迫害對自己、對家人和廠裏的工人帶來的嚴重傷害,一字一行都是血與淚。

2018年遭迫害致死主要實例

16、遼寧省蓋州市李德成被迫害致死

李德成,一九四六年十月三日出生,遼寧省蓋州市退役軍人,在蓋州市東關副食品廠工作。一九九七年九月,李德成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改掉了喝酒的惡習。原來李德成患有多年的腰椎間盤突出、嚴重的胃病等,折磨的他不能幹活,幾乎喪失勞動能力。修煉法輪功後,這些疾病都不治而癒,李德成的身體恢復健康。

李德成(明慧網)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年多的迫害中,李德成被多次綁架迫害,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三次被判刑入獄,累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六個月。

二零一一年,李德成被蓋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非法關押在大連南關嶺監獄。二零一二年中共邪黨開「十八大」,李德成被大連南關嶺監獄迫害致腦幹出血,昏迷不醒。十一月十七日,被送大連沙河口區中心醫院腦外科住院搶救,仍被戴著手銬。

李德成全身癱瘓在床共五年零四個月,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晚含冤離世。

17、黑龍江省雞西市恒山區趙春豔遭黑龍江女子監獄殘酷迫害致死

黑龍江雞西市恒山區法輪功學員趙春豔,遭受五年冤獄折磨,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奄奄一息。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趙春豔被家人用120急救車接回家後,於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趙春豔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九監區是集訓區,被劫持到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近半數都被非法關押在這裏,是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與迫害最嚴重的監區。這裏的獄警很少直接參與迫害,都是幕後指使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這裏的刑事犯成為邪惡的幫兇,比豺狼虎豹還凶殘。

剛到九監區,刑事犯杜曉霞就開始積極迫害趙春豔,逼迫她「嚴碼」(保持一個姿勢不准許動,坐在小板凳上)。第二天開始,從早五點到晚十點,逼迫趙春豔「嚴碼」六十多天。

趙春豔生前說:「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大慶的刑事犯田豔茹指使王寧毆打我,衣服掛打折了兩個,掃床大塑料刷打折一個。用大塑料刷子刷我的臉,臉像被雞啄的一樣,全部腫起來。第二天田豔茹說,你這一夜臉都變花了,用保鮮膜的紙筒打人,外表是看不出來傷。就用紙筒狠命抽打我,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如果我上廁所,就把我強行拖回,尿在褲子裏。

二零一四年三月,王寧等人揪住我的頭髮,往裝滿水的盆子裏浸。用一盆一盆的涼水從頭到腳澆下去,那時東北還很寒冷,我穿著毛衣,渾身上下濕透。凍的我直哆嗦,也不讓換衣服,『碼』在那裏不讓動。她們經常以談話為名,強行把我拖到便衣庫(除囚服外放衣服的房間)。在這裏,監控拍攝不到,每次都是多人對我毆打,被打多少次已經記不清了。」

田豔茹、王寧等人受惡警的指使,為達到能「轉化」 趙春豔而立功減刑的目的,殘忍的迫害趙春豔。抓住她的雙肩揪起來往下蹾,把臀部全都蹾爛了,血肉粘在短褲上,再逼她「嚴碼」迫害。一直折磨到她不能進食,很瘦,吃甚麼吐甚麼,只能吃饅頭泡水。

趙春豔(明慧網)

趙春豔生前說:「他們打我時說我有病,強行灌藥,我的牙被別掉一顆。警察肖淑芬(警號2303055)天天看著我,灌完藥不讓上廁所、不讓吐,肖淑芬灌完藥讓我張開嘴,看嘴裏還有沒有藥。一天兩次灌藥,灌了多長時間也記不清了。也不知道她們給我灌的甚麼藥,每次灌完藥之後都是腹瀉不止,後來就不能吃東西了。田豔茹說有粥你不喝,吃饅頭泡水,我說這都是你們給造成的,把我迫害成這樣的,牙都被別掉了。」

趙春豔被迫害的吃甚麼都吐,身體嚴重缺營養,身體越來越差。後來送到醫院檢查發現肝囊腫。這時,她一口東西都吃不了了,精神恍惚,沒有時間概念,住院做了手術。

趙春豔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後,家屬曾到監獄探望過她,獄警都以趙春豔不「轉化」為由,不讓接見。二零一六年十月末,監獄突然通知家人趙春豔病危,讓家屬速來。家人急忙趕到哈爾濱中心醫院,見病床上的趙春豔骨瘦如柴,已不能行走、不能進食、呼吸困難、口齒不清、生命垂危。獄警利用親情逼迫趙春豔的家人簽字,交納搶救費用,還讓家人快點辦理保外就醫,可是黑龍江省司法局不給辦理保外就醫。

九監區隊長王珊珊給趙春豔兒子發信息勒索要錢,用微信打款多次。家人每次接見時都給她現金,還給過獄警朱學明。獄警對她家人說拿錢可以放人,給了二萬六千元錢也沒放人,還向她家人勒索陪護費(一天一宿260元),說如果不拿陪護費,就讓家人去陪護。家人要去護理時,她們又不答應了。出獄前,還向家人勒索手術費六萬元(未得逞)。趙春豔在監獄時,卡裏的五千元也被她們扣下一直沒給。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趙春豔出獄時,已經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不能行走,原來體重一百零二斤,出獄時只有六十七斤。家屬用120救護車從哈爾濱把她接回到雞西市恒山區的家中。回家不到兩個星期,七月二十八日凌晨,趙春豔含冤離世。

18、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含冤離世

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十九天後,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崔海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崔海自幼進入湖北省戲曲學校學習,畢業後當兵,轉業後進入武漢市化工進出口公司當幹部,因工作能力強,曾派往外地擔任總經理。多年的積勞成疾,她患上肝膽結石疑難重症,還患有嚴重的胃病、婦科病,多方求治無果。一九九六年她修煉法輪功後不久,頑疾不翼而飛。從此,她以健康的身體、更旺盛的精力與熱情投入到工作中,而贏得公司領導的讚譽、同事們的敬佩。

崔海(明慧網)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中,崔海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屢遭綁架、非法關押,二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還經常遭到騷擾。崔海後來被迫害致流離失所,二零一二年十月,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於洗腦班、看守所、安康醫院等多個黑窩迫害。

據她生前回憶所述,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崔海女士被武漢市國保大隊綁架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江漢區玉筍山洗腦班的前身)進行迫害。當時武漢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蔡恆、王燕(女),江漢區洗腦班頭目屈申和萬松社區調來的獄警等六人參與對她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崔海女士又被轉送至迫害更加邪惡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崔海在生前描述她在洗腦班中遭受的迫害:

「湖北省洗腦班對我進行了七十天的殘酷迫害,我被折磨的皮包骨,下巴骨幾次險些掉下來;血壓高達二百多;頭髮由原來的花白變成幾乎全白;記憶力減退;全身經常發抖;右手小指頭下掌骨至今腫大,小指無法並攏,拿東西顫抖不止……我絕食的第七天,他們把我手腳綁在椅子上給我打針。第八天開始灌食,把我五花大綁,給我灌食。一根很粗的橡皮管,一米多長,捅進喉嚨又抽出來,這樣連續幾次,直到喉嚨吐出血來才罷手,那種痛苦真是不堪回首。」

「後來我感到頭整天昏昏沉沉,兩腿發軟無力,記憶力明顯減退。我發現他們在我飯菜中下藥,我吃飯是不許出門的,由兩個猶大陪著我吃。每次吃飯,都是一個姓姚的女猶大拿上樓,開始可以隨意拿,後來都由姓姚的指定我吃哪一份。一次我跟姓姚的把菜換了一下,她馬上把菜端出去倒了。還有一次,我把肉倒給另一個猶大(她不知道藥的事),她剛要吃,被姓姚的一把搶過去倒掉。我後來就經常不吃,把菜或飯倒掉。」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武漢市江漢區法院無視律師強有力的無罪辯護,更無視法輪功學員無辜被迫害的事實,以莫須有的罪名,對崔海非法判刑五年。遭五年冤獄迫害後,崔海從武漢女子監獄裏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十九天後,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崔海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19、北京市密雲區善良老太文木蘭被迫害含冤離世

文木蘭老人,七十五歲,家住北京市密雲區巨各莊鎮張家莊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文木蘭靠賣雞蛋維持老倆口簡樸的生活,方圓數十里許多鄉鎮的老百姓都認識她,都主動和她打招呼,買她的雞蛋。

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後,文木蘭老人曾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四年六個月、還被非法判刑五年,多次被綁架,被非法抄家。僅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一年間,就六次被密雲縣公安局、國保科「610」、密雲巨各莊派出所、密雲大城子派出所綁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文木蘭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文木蘭含冤離世。

文木蘭(明慧網)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文木蘭老人在密雲區大城子鎮發放真相台曆時,被大城子鎮派出所宋姓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密雲區看守所迫害。文木蘭以絕食兩個月的方式進行反迫害。後文木蘭老人全身浮腫、青紫,生命垂危。從文木蘭身體症狀看,有中毒跡象。

密雲看守所為推卸責任,把文木蘭送回家中,家中老伴由於受惡黨恐嚇,拒絕接受文木蘭回家,致使文木蘭無家可歸。文木蘭被法輪功學員接到家中,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三十分含冤離世。

20、遼寧省大連市劉金玉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遼寧省大連市67歲的法輪功學員劉金玉在家被大連金石灘公安分局、大連開發區董家溝派出所警察二十餘人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零三個月,劫入遼寧女子監獄迫害。劉金玉被迫害的不能進食、進水,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險。在家屬強烈的要求下,劉金玉才於二零一八年四月初保外就醫。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劉金玉含冤離世。

劉金玉被綁架關押不到兩年就被迫害致死。劉金玉在被綁架之前,身體非常健康。被綁架後,劉金玉身體一直不好,血壓高達200多。在大連市看守所,劉金玉被迫害身體更加嚴重,多次暈倒,被送醫院檢查血壓高達230.她的體重160多斤,高個子,被迫害後體重只有70斤,胸都挺不起來,形成了駝背。

劉金玉生前說,監獄裏吃的菜有一股臭味,飯裏常有藥味。長時間不讓上廁所,迫使多次大便便到褲子裏。牢頭罵她,用拳頭打她的頭,還有各種體罰。嚴重的精神迫害和身體摧殘,使她身體每況愈下,長期吃不下飯,出現病態,人瘦的皮包骨頭,但得不到及時的檢查和醫治。

2018年2月23日,劉金玉幾天沒吃飯,出現生命危險,才把她送到監獄醫院,經檢查是腸癌晚期。獄警通知劉金玉家人去交錢,劉金玉兒子、兒媳趕到瀋陽監獄醫院,看到劉金玉骨瘦如柴,躺在床上,說話都無力。即使這樣,腳上還戴著沉重的鐵銬,有六個警察看著。晚上去廁所叫獄警給打開腳鐐獄警都不給開,都拉褲子裏。

劉金玉的兒子拿她的片子跑遍北京、瀋陽、大連等幾家大醫院,都告訴無法治療,太晚了,根本不能做手術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兒子向監獄遞交了保外就醫申請,監獄方面仍然不給答覆,拒不放人。劉金玉的病情一天天加重,被迫害的不能進食、進水,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險。在家屬強烈的要求下,2018年4月初,才批保外就醫。2018年4月15日,劉金玉含冤離世。

21、因控告江澤民,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朱麗玲被迫害致死

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法輪功學員朱麗玲,遭六次綁架迫害。曾在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九年兩次被非法判刑,遭受八年冤獄折磨。二零一五年,朱麗玲因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再次遭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610」、國保大隊的人綁架,被非法庭審迫害,後暈倒在南通看守所。朱麗玲被送到南通附院,做開顱手術後因頭蓋骨缺失、顱骨塌陷,成為植物人。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朱麗玲因遭迫害含冤離世。

朱麗玲(明慧網)

22、遼寧撫順市朝鮮族金順女在南溝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遼寧省撫順市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金順女到撫順市順城區新華街道順大社區開證明,卻被舉報,遭順城區新華派出所劫持迫害。被非法關押到南溝看守所,被迫害致昏迷不醒,於十月十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六歲。

金順女(明慧網)

金順女與丈夫沈善一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曾被綁架五次;被非法勞教二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十三年,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迫害。丈夫沈善一被非法判十一年,女兒沈春婷跟隨母親煉法輪功也被非法勞教三年,一家人聚少離多。

23、甘肅省慶陽市寧縣農業專家郭振邦被迫害離世

郭振邦,男,大學文化。先後任慶陽市寧縣高級農藝師、縣科委主任、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職,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農業專家。郭振邦在科技領域辛勤工作和研究近四十年,先後獲得了「全國科技先進工作者」、「全國星火帶頭人」等許多榮譽。由他主筆的《寧縣土壤志》,獲得農牧漁業部一等獎。

十幾年來,因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中共「六一零」人員的騷擾、非法關押、恐嚇。二零一八年三月起,甘肅省公安廳實施的所謂「一標三實」行動,寧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不法人員多次上門,登記身份證、門牌號、電話號碼、家庭人員等信息。不法惡警和社區人員還威脅說:「這個小區創建『無邪』社區,不『轉化』就關進去。」多次威脅、施壓,企圖「轉化」他。在壓力中,郭振邦一直臥床不起。二零一八年十月底,郭振邦含冤離世,終年七十六歲。

24、中共株連迫害釀悲劇,天津市武清區東馬圈鄉半城村陸淑榮被兒子毒打致死

天津市武清區東馬圈鄉半城村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陸淑榮,被兒子杜雪松打斷十根肋骨,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據傳是杜雪松怕母親修煉法輪功影響他兒子考公務員,喝了酒之後失去理智,把仇恨發洩到親生母親身上。

陸淑榮(明慧網)

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為了打壓異己,給人們灌輸黨文化毒素。它打壓異己實行「連坐制」,一人被打壓,全單位、全家甚至親戚都會受到連累,人們出於對邪黨的懼怕,為了保全自己,出賣同事、親人。文革時期,當一個人被冠以「反革命」、「叛徒」、「階級敵人」等所謂罪名,他們的妻子、兒女、親友必須與之劃清界限,甚至主動搜尋證據強證其罪。當時很多被洗腦的青少年就是這樣被欺騙著去揭發、打鬥自己的父母、兄弟、師長。

陸淑榮的兒子杜雪松是退伍軍人,五十來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也就是中秋節剛過去三天,下午五點,杜雪松喝完酒,進家就對母親瘋狂毒打。打斷了陸淑榮十根肋骨,手腕骨折,渾身是傷,臉打的變形。從五點到六點多,打了一個多小時。由於中共的謊言和洗腦迫害,導致慘劇的發生,陸淑榮於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

綜上所述,2018~2020年,在中國大陸,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遭中共的殘酷迫害,三年間至少造成106人被迫害致死或離世、350人次被非法判刑、1694人次被綁架、807人次被非法抄家、870人次被騷擾,合計3827人次被迫害。

尊敬老人、孝順老人,一直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自古就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臥冰求鯉等二十四孝的傳說。可如今,在中華大地,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倒行逆施、傷天害理。在中國大陸,仍有老年法輪功學員因修煉法輪功,向百姓講述法輪功的美好和法輪功遭迫害的事實真相而被騷擾、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的慘劇發生。

據中國大陸現行《憲法》規定,中國人享有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權利。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僅違法違憲,還違背正義良知。根據公務員終身追查問責,還將面臨法律的制裁。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政法委、「610」及公檢法司人員及其家屬,將面臨美國等國際社會限制入境、簽證,被資產查封等經濟制裁。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2018~20年老年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