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兩會期間炒熱「拉麵哥」 貼金還是打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被稱為「政治春晚」的中共兩會粉墨登場。透過黨的各大喉舌,人們看到的是會場內非民選的「人民代表」們秀出的一份份亮眼的成績單,用李克強的話講就是交出了「人民滿意的答卷」;會場外,人們在電視上看不到的是,中共在北京火車站用人臉識別系統,抓捕外地來的訪民,比如來自上海黃浦區的殘疾訪民馬亞蓮和沈定高、周金林等人;而在此期間,大陸的各大網絡和自媒體平台上,流量飆漲的一大熱點當屬山東「拉麵哥」事件了,可謂全網火爆。

最先引爆「拉麵哥」流量的平台是抖音,緊接著,快手,微信等其它各大平台也趨之若鶩,一夕過後,放眼望去,全網皆是「拉麵哥」。在中共兩會的「敏感時期」,「拉麵哥」能在全網走紅,客觀的講,如果沒有中共在背後操盤、控制流量,這種情況是不可能「意外」發生的。毋庸置疑,以抖音為首的大陸各大平台,其本質上都姓「黨」,2018年,抖音創辦人張一鳴公開向中共表忠心,保證一定要貫徹好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輿論導向,「務必讓權威聲音有力傳播」。

那麼,為什麼中共要在兩會期間熱炒「拉麵哥」時間呢?這其中至少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中共是想通過炒熱「拉麵哥」,轉移廣大網民的關注點。中共自知兩會這個「政治春晚」與每年的春晚一樣,處處是「槽點」,其吹噓的「全民脫貧」、「依法治國」、「社會保障」等自欺欺人的「成績單」不過是在自娛自樂,廣大疾苦的百姓根本不會買帳。中共通過報紙、電台、電視台等官媒大力歌頌,百姓只能被動被洗腦,有不同的想法也無法吐槽;而網絡媒體和自媒體平台則不一樣,人們至少可以在被刪帖之前「吐槽」一番,而很多網民的吐槽也很有智慧,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就可以把中共的一層層畫皮給扒下來。所以,中共哪敢讓網民在網絡上盯著兩會呢?「拉麵哥」的出場正好可以轉移大眾的視線。

另一方面,中共是想利用「拉麵哥」這個好人好事往自己的臉上貼金。「拉麵哥」的純樸、善良實實在在能讓人感到溫暖,正好被中共利用來粉飾太平,為黨傳遞「正能量」。然而,中共的如意算盤會得逞嗎?

鏡頭前的「拉麵哥」一臉的滄桑,讓「八零後」的他看起來像一位五、六十多歲的老大爺。有播主問他,有沒有人說你不像82年出生的,「拉麵哥」直率的說「有」,他說,有人甚至問他「孫子幾歲了?」拉麵哥告訴旁邊的播主,辛苦的拉麵活兒壓彎了他的脊梁,腰都直不起來、都駝背了。

當被問及為何15年堅持一碗拉麵3塊錢不漲價時?拉麵哥無奈的說,現在物價這麼高,一碗麵賣3塊錢確實掙不到什麼錢,一碗也就掙個幾毛錢,因為他擔心一旦漲價,漲到4塊錢一碗,老百姓就吃不起、不捨得吃了。老百姓掙錢太不容易,沒有什麼錢,所以他只能維持3塊錢一碗。而他自己則非常辛苦,由於賣拉麵利潤越來越少,他要想賺取同樣數額的錢,工作量就越來越大,因此,有時候一天下來自己都不吃飯。

「拉麵哥」善良而又無奈的話語直接拷問著中共的經濟數據:不是號稱世界二號大國了嗎?不是號稱「全面小康」了嗎?為什麼老百姓越來越辛苦卻掙不到什麼錢?到底是什麼壓彎了「拉麵哥」的腰?

從15年前一直到今天,臨沂乃至全國多數地方的房價翻了一番又一番,而各種商品的物價也都在飆漲,有網民形容「比疫情嚇人的是物價」。很顯然,這是嚴重的通貨膨脹。而中共瘋狂的以百萬億為單位的持續印鈔,是稀釋和搶奪民眾財富、以及導致房產泡沫和通貨膨脹的主因。2002年初,中國廣義貨幣供應量(印鈔,M2)餘額為16萬億;到了2012年,M2逼近100萬億,居世界第一;而2020年,中共的M2達到了195萬億!

「拉麵哥」的拉麵3塊錢一碗、15年沒敢漲價,如果貴了老百姓會吃不起,這說明15年過去了,老百姓沒有富起來,兜裡的錢沒有增多。那麼,中共多印出來的錢都到哪裡去了?

很大一部分錢被中共權貴用各種貪腐的方式裝入了腰包,變成美金和歐元等外幣跑路出去。比如,「中國第一貪」江澤民家族去年6月份被海外各大媒體起底,江家在海內外持有的現金和資產,保守估計、合計超過5000億美元——超過3兆人民幣。那麼,曾慶紅、羅干、吳官正、韓正等等中共各大家族在海外有多少存款?這至今都是未知數。再看中共反腐抓出來的貪官,動輒都是億元貪官,而被抓出來的必經只是少數。

另外一部分錢則去了房地產,然而,買房子基本都是向銀行貸款,銀行用印出來的錢借給買房的人,而這些錢轉手又到了開發商以及與其勾結的官員那裡,所以,最終還是到了中共權貴的手裡。

當然了,還有很多錢被中共用來大撒幣,流向了亞、非、拉的多個中共的「兄弟」國家,給中共購買國際「影響力」。2016年6月5日,在清華大學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南南主題論壇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南南合作與發展學院院長林毅夫表示,中國每年外援資金達到1000億美金——大約7000億人民幣。網民們只能感嘆中共「寧贈友邦,不予家奴」。

很顯然,是中共的貪婪、貪腐和暴虐導致了中共廣大勤勞百姓的貧苦。因此,「拉麵哥」的腰就是被中共這個中華大地上最大的蛀蟲給壓彎的,而「拉麵哥」 的「3塊錢一碗」則是在為中共製造出的通貨膨脹而買單。

第三方面,中共涉嫌利用「拉麵哥」事件轉移社會矛盾。「拉麵哥」走紅後,每天逾百個網絡主播找到他拍直播蹭流量,眾多的自媒體人將他的麵攤圍個水泄不通,還有的直接闖到拉麵哥的家裡進行拍攝。種種亂象打亂了「拉麵哥」平靜的生活,導致他暫時停業。

由於中共控制著網絡流量,在幕後操盤,引發「拉麵哥」事件流量飛漲,在中共造就的「流量就是金錢」的荒唐時代,自媒體行業的播主們自然就朝著「拉麵哥」這個熱點「蜂擁而至」了。伴隨著「拉麵哥」平靜生活和買賣的被打擾,網絡上又掀起了一場對「低俗播主」的口誅筆伐。至此,中共將人民被暴政壓迫而生活極為艱難的那股怨和怒,很大程度上轉移到了對自媒體播主們的譴責和抨擊上。而製造並轉移矛盾這也正是中共慣用的陰招之一。

「拉麵哥」事件被炒熱的背後隱藏的是中共的無恥和邪惡。儘管中共企圖利用此事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拉麵哥」樸實的話語正好揭開了中共偽善和暴虐的面紗。相信不久過後, 「拉麵哥」現象會像其它熱點事件一樣如曇花一現。當事件降溫後,中共得到的將不是臉上貼金,而是自曝其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