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揭秘:為何只有中共研發滅活疫苗?人大擴權直指副總理,習近平想動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3月9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我們都知道,世衛組織已經先後兩次組織專家團前往中國調查病毒起源的問題,但實際上都只不過是嚴格按照中共官方規劃好的路線照本宣科了一番,然後公開為中共洗地背書。

儘管對病毒來源進行獨立調查的呼聲一直很高,誰也都知道只要中共還在台上就不可能有真正獨立的調查,但中共這種體制很奇特,外界千方百計想要獲取的信息,他們自己內部有時候為了爭奪政績或其他原因,會主動泄露出那麼一點,讓外界能夠看到中共究竟隱瞞了一些什麼樣的真相。

昨天,大陸新浪網轉載了《健康時報》的一篇報導,裡面出現了令人難以解釋的有關疫苗的信息,引起了海外輿論的普遍關注。如果這篇報導提到的信息是可靠的,那麼中共病毒在大陸存在的情況以及大陸疫苗研發的真實情況,將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

這篇報導的標題非常醒目,叫做「國藥領導去年3月注射新冠疫苗 目前仍存高水平抗體」。

報導引述北京中央廣播電台「中國之聲」6號報導說,全國人大代表、國藥集團國藥控股董事長於清明近日在全國兩會上透露,國藥新冠疫苗接種1年後仍存高水平抗體。

按照於清明的說法,早在2020年3月,國藥集團四級企業的黨政負責人就「以身試藥」,率先注射了該集團研發的疫苗,經過1年的抗體持續跟蹤監測,目前仍均保持在較高水平,沒有出現明顯下降。

這個消息很快獲得了國內外中文媒體的普遍轉發。當然,於清明同時還列舉了很多數據和例子來說明,他領導的國藥集團研發的疫苗如何效果好,有效率如何高以及運輸儲存如何方便等等。他當時是在接受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欄目組的專訪時談到了上述內容的,因為開人大會會嘛,他當然要借這種全國性政治大會的場合好好露露臉,展示一下自己的優異政績。

但這樣一來就帶來一個問題:按照中共官方說法,中共病毒在武漢最早出現是2019年12月,大爆發是2020年1月,而中共CDC首次從臨床樣本中成功分離病毒是在1月7日。1月11日,1月11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兼職教授張永振團隊在《病毒學組織》網站(virological.org)發布了中共病毒全基因組序列,這是全球最早公布該病毒序列的團隊。

而根據於清明的說法,他們國藥集團在3月就已經開始在領導幹部身上注射疫苗,也就是說,從拿到病毒全基因組序列,到研發疫苗成功並直接注射到中共高層幹部身上,僅僅只有2個月時間。

不誇張的說,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共特色的速度。從研發疫苗的專業角度看,這種速度是貨真價實的宇宙速度,在當今的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包括生物醫學最發達的美國,可以趕的上這種速度,因為從美國開發的疫苗進程對比,中共國藥集團的研發速度超過美國至少5倍以上。

為什麼國藥集團的疫苗研發可以有這樣的超高速?這會不會是於清明為了誇大自己的政績在誇海口吹牛呢?

從公開的資料看,這種說法並不像吹牛。因為國藥集團黨委書記劉敬楨在去年7月21日接受央視新聞《相對論》連線採訪時就曾經證實,說他自己早在3月30日就已經「以身試藥」,注射了他們自己研發的疫苗。

2020年8月18號,還是這個劉敬楨再次接受黨媒《光明日報》專訪時聲稱,國藥集團從2月16日起,就已經按照國際慣例在大鼠、小鼠、豚鼠、恆河猴、食蟹猴、兔子等7種試驗動物身上開展疫苗免疫原性研究,以驗證疫苗的有效性。接著就開始進行小規模人體測試,之後進入了臨床研究。

從劉敬楨的說法看,國藥集團在2月中旬才開始進行動物實驗,但3月底疫苗就已經出產並注射到了他們這些高層領導人身上,這中間的臨床試驗到哪裡去了?

我們都知道,疫苗研發從動物實驗到人體臨床試驗有一個相對漫長的過程,臨床實驗至少要經過三期。按照過去正常的研發進度,這個過程至少需要3-5年,就算是緊急特殊情況壓縮一部分流程,也需要1年到1年半左右。

去年5月12號,新華社曾經刊登報導全面介紹各國疫苗研發進展,裡面就明確提到「全球首個進入二期臨床的新冠滅活疫苗也在中國:4月24日,由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研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正式進入二期臨床研究。」

如果按照新華社這個官方說辭的時間線,國藥集團這款滅火疫苗4月下旬才剛剛進入二期臨床試驗,那麼在3月份的時候,這款疫苗應該最多處於一期臨床實驗階段,搞不好還處於動物實驗階段。那麼國藥集團這幫高官注射的疫苗是哪裡來的?

合理的解釋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於清明自己誇耀的,國藥集團的4級黨政官員全體以大無畏的犧牲精神當了一次高級小白鼠,或者說體驗了一把當年神農嘗百草的滋味,以身試藥,在疫苗可能才剛剛結束動物實驗的階段,其安全性、有效性幾乎沒有任何數據的情況下,就甘心注射到自己身上,堪稱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典範。

要知道,國藥集團研發的這款疫苗屬於滅活疫苗。什麼是滅活疫苗?顧名思義,就是把活體中共病毒殺滅了,把「屍體」扔到人體內的免疫細胞面前,讓它記住病毒的模樣,下次有類似病毒來了就可以產生免疫力去抵抗。

滅活疫苗的特點是製作相對方便,技術比較成熟,但在全世界有能力研發疫苗的所有國家之中,中國是唯一一個研發滅活疫苗的國家。

為什麼其他國家不研發這種疫苗呢?主要有三大原因:

1、滅活疫苗由於成分複雜,接種後有毒力恢復風險。通俗點說,就是萬一滅活過程沒能達到完全,就等於直接把活病毒注射到了人體身上,導致感染。

2、科學界有一個共識,就是像登革熱、很常見的人類呼吸道合胞病毒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等等都不能使用滅活疫苗,因為這一類滅活疫苗會產生ADE效應 (抗體依賴增強效應),這是我們過去多次討論過的,就是注射了疫苗的人不但得不到保護,還有可能病得更嚴重。

3、滅活疫苗特異性非常強。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它的針對性特彆強,只能特定針對某種型號的毒株有效,只要病毒稍微變異,就有可能失效。所以我們看到針對流感開發的疫苗為什麼幾乎過1、2年就無效了,就是因為流感病毒是很容易變異的RNA病毒。而中共病毒的變異指數,是遠超流感病毒的,這就是為什麼其他國家根本都不會考慮用這種方案來針對中共病毒研發疫苗的原因。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這種滅活疫苗說白了,是一種本身具有感染高風險,而又很容易失去免疫功能的疫苗。就這麼個連雞肋都不如的產品,中共的官員們卻在動物實驗剛結束就爭先恐後往自己身上打。

這是什麼精神?用當年毛澤東的話說,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這說明共產黨員的確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可以百毒不浸,如果用來做病毒實驗對象比起小白鼠來說簡直好用的太多了。按照這種經驗,中共各級黨官都應該被送進各大病毒實驗室去「以身試藥」,以大力助推中國病毒生物研究領域率先實現大國崛起的騰飛。

再有一種可能呢,也很簡單,就是中共早就擁有了這個病毒的樣本,所以早就針對性的開展了疫苗研發。但這樣就必然帶來一個問題,就是中共極有可能早就知道這個病毒可以感染人體。因為沒有誰會針對一種不會感染人體的病毒去預防性開發疫苗。

換言之,正因為中共早就知道這個病毒可以感染人,而且早就有了大量疫苗研發數據在手,中共才有可能在疫情剛剛爆發,世界各國頂尖生物學家還在一頭霧水研究病毒各種生化特性的時候,中共就已經遠遠走在前面,拿出他們自己說的「中和抗體轉陽率超過99%」的成熟疫苗了。

這兩種可能,你相信哪一種呢?就我個人來說,對於清明那套為民犧牲自己,勇當神農嘗百草的說法,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從另一個角度看,於清明的說法反倒是和美國國務院公布的關於病毒來源的報告是相吻合的。

按照美國國務院的報告,他們掌握的證據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在2019年秋季,就有數名員工出現了類似武漢肺炎的症狀,這與NBC獲取的手機報告顯示武漢病毒所在2019年10月初曾經徹底封閉兩個多星期的行為是一致的。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假設武毒所在這個期間發生了事故,導致病毒感染了人體,從而引發中共啟動研發工藝相對成熟簡單的滅活疫苗,距離於清明等人注射的時間,有半年左右。

而這個半年左右的時間長度,剛好是一款滅活疫苗問世的最低限度。

去年1月26號,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病原生物學副教授馮勇在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時就證實說,開發「滅活疫苗」雖然相對簡單,但想在半年之內問世是比較難的。

因為分離出病毒後,還要經過培養,然後將大量的病毒滅活,滅活後再去接種動物,在動物模型上的測試就要做幾輪,且不能做一輪就簡單下結論說可以或不可以,幾輪的動物實驗就要做幾個月,做完之後還要做臨床安全性、有效性評估等。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說法與於清明引以為豪的3月疫苗,其研發時間周期上是完全吻合的。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簡要的說說中共兩會的一條比較有意味的最新消息。

這個消息來自中共黨媒人民網,說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人大會議開幕時針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修正草案)」進行了說明。

在這份修正草案中包含了一部分很敏感的內容,就是「健全全國人大常委會人事任免權」。根據這部分修改,人大常委會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根據國務院總理的提名,可以決定國務院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也可以根據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提名,決定軍委會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

這項修改無疑是擴大了人大常委會的任免權。按照中共憲法的規定,過去的人大常委會只可以任免國務院部委首長,也就是最多到部級官員,但修改組織法後,副總理、國務委員、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也可以任免,這就升級到了副國級。

剛才我們說了,這條新聞比較有意味,這個意味就在於這次的修法基本上就是一次定點打擊,其目標就在針對國務院副總理。

現在有說法是這種安排是為了架空李克強,在我看來也對也不對。說對,是因為人大常委會從此有了隨時可以調整國務院領導層副總理級別人選的權力,那李克強的副手當然隨時可以被換人,架空他是分分鐘的事情。

說不對,是因為對習近平來說,現在來架空李克強其實並沒有太大意義。要說架空,李克強早就被架空了,而且他反正明年要告退,之所以敢於偶爾表達一下與習近平的不同調,就是因為自己反正只剩下這一年多垃圾時間了,不求什麼仕途進步了,所以也無所謂一定要處處看習近平臉色。

更何況,現在的4個副總理,嚴格說只有胡春華與李克強共有團派背景,稱得上是唯一的自己人。其他三位韓正、孫春蘭和劉鶴都各有後台。

這幾個人裡面,劉鶴是習近平自己人,胡春華是胡錦濤嫡系,這幾年處事也非常低調,孫春蘭一介女流,對習近平都構不成什麼威脅。真正可能給習近平明年連任製造麻煩的,只有一個韓正。

這當然是因為韓正身上的雙重因素:他曾經是江澤民的大管家,同時又是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的組長。

習近平對香港窮追猛打志在必得,一方面是出於鞏固中共統治的意識形態因素,另一方面也有相當分量是想從江派手中徹底奪過控制權。這也是他保障自己順利度過20大連任關口的重要一環。

他現在通過心腹栗戰書掌控的人大來擴權,等於就是在韓正的頭上高懸了一把刀,對方一旦有什麼異動,這把刀隨時都可以落下來。

當然這倒不是說習近平現在就一定要對韓正動刀,但這次人大專門針對副總理修法,其起到的震懾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不顧吃相難看也要公開提出「愛國者治港」,其實他真正想要的,是挺習派治港。人大的這把刀,等於是給韓正這個港澳小組組長一紙無言的提醒:香港議會未來的選舉要怎麼選,你仔細點看著辦。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