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佩里: 參眾議院投票 將中共定为跨國犯罪组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1日訊】在佛羅里達州的CPAC大會上,我和斯科特·佩里坐在一起,斯科特·佩里,很高興能邀請到你。

很高興和你在一起,Josh,謝謝你。

所以,我們剛剛在一個小組上,講了關於中國和中國共產黨那種威脅。我想講一下這方面的情況。但是,首先,我覺得今天這個活動的主題,美國和取消(文化)確實影響到很多人,你知道,我們有這種「取消文化」,我們有大科技公司的審查。我想知道,為了幫助美國人免遭審查,你現在在做什麼工作?

嗯,這真的很困難,對吧,在一個自由的社會裡,如果你說一些新聞機構,可以說,不能這樣做,或者一些私人公司不能這樣做,它本來應該是個新聞報導機構,對不對?那麼,你為什麼要維護一些人,你可能危及到另一些人。所以,我們現在所做的,主要是跟每個人談論它是多麼地錯誤,並親自做出表率,站出來說, 雖然我們並不總是認同一切觀點,這就是美國,這沒關係。但我們必須有不同意的權力。

當你談到我們甚至不允許說話這一點上, 你就等於把對手的一半談話給取消了,對不對?而我試著為大家還原一下它的發展,因為這麼長的(左派)歷史已經過去了,它不會開始就說我們完全正確,它不會開始就把你送到沃爾庫塔(vorkuta)古拉格集中營。對,這就是它的最終結局,它就是從我們在這裡看到的這些小事情開始的,我不僅不同意你,而我不想听你說話。言論自由不僅僅是我和你能夠說說話,也不僅僅是我能夠在家裡自言自語,我們在美國的言論自由,是關於能夠在公共場所上說話,而現在的公共場所很大程度上包括社交媒體。

所以,當你把某人(帳號)關閉時, 你就限制了他們第一修正案所賦予的權利。現在,政府還沒有這樣做,這些都是私人公司(做的)。但政府(應該)處罰它, 政府卻沒有做任何事情。我向你保證,如果情況完全反過來,比方說,另一類人(左派)被審查,另一類人被其他類型的媒體審查,那會被接受嗎?你非常清楚,Josh,那(同樣)是不會被接受的。所以,我們只需要向人們理性和冷靜地解釋,讓他們知道,這樣做是不可接受的。還要確保公司的盈利也會受到影響。

這一點很重要。這些事,當然,在美國,我們有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你可以暢所欲言。你不能強迫媒體發表專欄文章,來闡述某種規定的觀點。而私人公司(平台)確實也有這樣的權利,不允許某種言論,如果他們不想要某種言論,要維護真理,那是另一回事。另一方面,我們看到,他們在這一點上存在公共言論壟斷,他們是真正的公共論壇。

(對)這是公共論壇。當你有搜索引擎的超過90%的搜索,或者你在公共話語權中占90%的份額。那麼,那裡就集中了所有的(觀點),基本上所有的觀點那裡都有。但我覺得對於這樣的公共論壇,政府至少看一下,說,等一等,或許是反壟斷法,或許是230條款,或者兩者兼用。而且現在有國會議員在問不同的運營商,你們將繼續允許這些頻道,讓這些新聞機構在你的平台上嗎?這就是審查。

然後,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那種越界, 當政治家和政府實際上施壓公司進行審查,作為政府不能制定法律限制言論自由,但他們正在使用他們的權力,施壓公司限制言論自由。

這是一個大滑坡。我想說,當他們踩在線上的時候, 他們的半隻腳已經越線, 一半可能是在線的另一側, 但它的一半已經越線, 就像你說的, 不可能制定一個法律(限制言論自由)。但如果你是一個國會議員, 如果你是聯邦政府的代表, 它可以被視為脅迫。 你知道,很多這樣的公司, 很明顯,他們與政府有協議,無論是其緊急廣播系統或別的什麼,那可能就是被脅迫的部分。

另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是,這些公司可能並不是普通的私人公司。當然,他們從政府得到了很多的資金,他們與政府達成協議,最重要的是,他們有政府授權的特殊法律保護,這是獨有的一點,使他們可以違反憲法,卻不會失去這種保護。

重要的是,像你所說的,230條款為他們所獨有,並且是基於他們允許人們在論壇上自由發表言論所制定的。但是他們一旦描述和規定言論的內容,不允許某些人說話,而放大另一些人的聲音。那麼,現在,這已經不是允許人們交流的平台,你在挑選誰可以在這裡交流。現在,當然你不應該再享有這種保護了。

是啊,因為我們所看到的是,不是公司能夠基本上在正常法律範圍內行事,而是政府的干預,政府政策允許他們審查。因此,如果這是政府政策允許的,那不是政府政策應該對違反《第一修正案》負責嗎?

嗯,政府政策當然應承擔責任,至少涉及審查制度本身那部分是不可避免的。我認為這就是你將要看到的,在某一點上,你將會在法庭上看到這一點,如果我們不在立法機構中處理好那項事務的話。不幸的是,我們一直無法或不願意(在立法機構)這麼做,這些平台非常龐大,它們在華盛頓特區擁有巨大的影響力。當然,它們希望繼續就這樣下去。

我認為早就應該像對待其他任何人一樣對待它們,沒有特別的保護。如果它們不想保持那種非常獨特的品質,即允許公共(言論)廣場(存在),並允許公開討論所有思想,無論(那些想法)是否會令人反感。記住,言論自由,憲法第一修正案就是為了保護那些不被人們喜愛的言論,而不是被大眾喜愛的言論,因爲那不需要去保護。是那些人們覺得反感的言論,才必須被保護。但是,有些人覺得反感的(言論),顯然,有些人(卻)會覺得是鼓舞人心的,這就是他們的信念。而你卻在扼殺它,它們(社媒平臺)被允許扼殺(言論),它們的扼殺行爲還受到保護。不能讓其發生。

現在,我要換個話題。你和我在保守黨年度會議的小組討論上發言

談論中國共產黨。你談論的一件事是有可能認定中國共產黨為跨國犯罪組織。這是一種有趣的方法。我的意思是,我想首先有這樣做的先例嗎?那會是什麼情況?

嗯,將會出現的情況是,我們正在將中國人民與中國共產黨有所區分。現在,他們聲稱自己擁有主權,因為他們是一個國家的政府。但是我認為那是非常華而不實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是一個參與犯罪行為的犯罪組織,這不是臆想。這都是很容易證明的事實。無論是從跨越國界,進入美國的芬太尼的分銷量,或者允許的分銷量來說,還是從是否有人權侵犯(罪行)來說。

因此,我們以某種方式讓他們通過了,因為他們說我們作為政府擁有主權豁免權。作為政府所獲得的主權豁免權,不允許你對自己的公民或其他任何人實施可怕的暴力行為,無論它是否在你的邊界內,全世界都不允許這樣做。

那就是我認為,那就是我們需要做的。這將使美國人民充分了解中國共產黨是誰,以及他們有何願景,不僅僅是對中國,還包括美國。你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觀點。你提到芬太尼時,中國共產黨公開表示他們將其稱為毒品戰爭,他們是故意這樣做的。毒品戰爭的本質,他們甚至將其寫在軍事學說中,就是這樣做的。

他談到種族滅絕。現在,中國已被認定為,對穆斯林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的一個國家,或政權。他們承認,他們使用了奴工勞動,諸如此類的許多事情。現在,基於所有這些,還需要什麼更多的東西來才能將它們指定為跨國犯罪組織呢?

總統本人和政府本身都可以單方面這樣做。我希望他們能做到,我希望他們會。但我認為它的力量會更加大,如果美國國會獲得眾議院和參議院多數代表的投票,認定中國共產黨是一個跨國犯罪組織,將該法案發送給總統並由他簽署,然後針對一些事情採取相稱的行動,就像謀殺你的人口、活摘器官,以及社會信用計劃附帶的事情,所有那些類型的事情,知識產權盜竊、毒品,由中國、由墨西哥擴散到美國等等。

這些都是犯罪,它們沒有得到處理。因此,我認為這決定了每個人的心態,尤其是企業,因為我認為大多數企業不希望與犯罪組織打交道。而且,大多數企業當然不希望和一個,參與集中營、打壓維族人,以及潛在的,就像你說的,(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組織打交道。他們中的很多是不知情的,也有知情的,從at&t(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到Victoria’s Secret(維多利亞秘密)。這兒有這些公司的完整名單,那些你熟悉的公司,那些你在日常人生活使用的公司,那些涉及供應鏈的公司,那些因奴工而發展受益的公司。而他們必將爲此承受一定後果。

剛才也涉及到非常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很多美國的跨國企業,美國企業 ,跨國公司其實都與中共深度合作,包括使用大陸的奴工,雖然這些人在美國,在用美國奴工歷史的說辭攻擊這裏一部分人,試圖壓制這裏的一部分人 。你知道,似乎這兒真的是雙重思考,採取雙重標準。

這就是雙重標準。是的,完全就是這樣。無論是美國司法的雙重標準, 司法之外的會面,或是內部人士的雙重標準, 這些人與經濟相關,可以說,掙到了大筆的錢,抑或是我們討論的這種雙重標準, 即我們將繼續使用奴工來生產我們將高價賣給美國人的產品, 就在同一時刻,我們由於美國的歷史而嘲笑美國,由於美國人的膚色而羞辱美國人, 這種行為絕對是令人難以接受的,需要被討論的事。更不用說這個事實,即中共正在(中國)進行文化滅絕, 然而同時,(中共)他們在美國試圖宣稱他們代表的是另一方,這是怎麼做到的?

實際上他們正在做的是,他們在中國進行文化滅絕, 同時他們在美國嘗試、煽動以及支持文化滅絕,通過他們的行為、通過他們的資金、通過他們的輿論宣傳。因此這其實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一面被視為是積極的, 另外一面 被視為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在這一點上,你知道,真正的諷刺是,很多大型跨國公司都在自我審查,替中共審查他們自己。

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這一點,約書亞, 但是蘋果公司在(中國)共產黨的要求之下正在, 據我所知,從蘋果應用程序商店下架了4萬個應用程序,按照中共的要求。有趣的是,中共可以要求一家美國的公司這樣做,然而美國合法當選的總統卻被美國另外一家(大技術)公司趕下了其社媒平台,沒有地方求助。就想想這有多重大,共產中國可以要求一家美國公司做些事;而美國公司卻自願選擇審查另外一個美國人,或許出於(他)對中國的評論?

這是怎麼做到的,它們可以在一家外國共產黨的要求下審查(本國的言論), 同時卻,你知道,比如說,拒絕遵從我們國家的保護這些權利的命令。我是說,怎麼能做到的,怎麼能容忍這種情況的發生。

這種情況被容忍,是因為我們的管理層有些人,在我看來,他們在這些問題上涉及到經濟利益。 例如, 我們有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他們允許中共公司無需進行(美國監管機構的年度)審計,但是你要投資的美國公司必須按這些規定辦事,中國公司就不需要, 這都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有些美國人、美國公司、美國壓力對聯邦監管機和聯邦立法人員構施壓,確保了這種雙重標準的存在。

這又引出了一個重大問題,實際上,我們看到Gamestop(遊戲驛站),散戶們,那些準備參與股市投資的個人, 可以通過這些應用程序參與投資,等等。人們試圖參與到股市之中。很多人參與其中的人覺得,嘿, 我也可以做這種交易, 我也這樣做過。 他們確實做着,他們看到的那些大型對衝基金公司所做的事。與此同時,我們看到,當美國政府開始打壓, 遇到麻煩的並非是那些大型對衝基金公司,而是普通的美國公民(散戶)。他們的帳戶被關閉,遭到追查,你知道,他們的帳號被封鎖, 等等。同時,那些大公司, 根據華爾街的規定, 他們又用不同的標準, 他們允許中共在那裡有自己公開上市的公司,而且我們不可以審核他們? 怎麼可以不經過審核,怎麼可以出現這種標準

這種情況能夠發生,是由於那些有權利改變這些標準的人有既得利益, 他們因此確保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另外一個人們可能不了解的是ESG(「環境、社會和管治」) 。你知道,人們很喜歡,當我點名, 一些參與其中的公司,貝萊德公司資助ESG,即環境、社會和管治。因此他們(中共)看到這些美國公司,他們說你們必須使你們的投資基於「環境、社會和管治」原則,對吧?因此無論是社會公正,無論是生態學,也許不與鑽井開採石油的人有來往,那就是你必須平衡你的投資組合的方式, 這對於股東可能沒有太大的好處, 因為你(本來)應該最大化股東的利益。

同時,他們對(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卻沒有這些要求, 中國實際上正在遊說和宣傳說,要強制我們美國的公司這樣做。 所以這是一種「自証預言 」(心理學現象)。 他們不需要遵從其中的任何一條規定, 這就是令美國人如此氣憤的原因,這種由強制我們執行這些政策的華府精英,所制定的雙重標準,我們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選舉,但是卻沒有人去改變它。

而且我們也看到了, 在去年11月份的大選前,中共的一位高級顧問,習近平的一位親信,中共的一個頭頭站出來,公開說, 中共能夠影響美國的政治,通過華爾街、通過投資界、聽過金融大公司。你知道, 很多政要在中國政策上受到同樣一批人的遊說,加大了這種控制, 也就是說,他們不僅僅可以控制美國的商業體系,還可以控制政治體系。 而且正如您剛才說的, 這些監管在以雙重標準進行,一方面是通過大的金融機構進行,另一方面是通過聯邦政府對他們的保護進行。

對,完全正確。 而且你還有中國美國商會(AmChm),他們其實是在高聲稱讚那些列在制裁名單上的人, 被美國政府列名制裁的中共壞人, 他們在答謝宴會上邀請了這個人。而同時,這個人作為一位中共黨員,列在美國的制裁名單上。 我是說,這種違規行為和雙重標準的名單會越來越長, 我們在允許中共用錢收買我們的美國機構,來推動那些對於美國而言非常糟糕的政策,而我們也接受了這一現象。

我們不應該接受這種現象, 我們希望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度之中, 如果中共希望在美國倡導什麼東西,或者美國希望在其他國家倡導什麼東西,上帝保佑美國,美國應該這樣。但是美國人應該知道,我們應該有透明度,美國人應該知道,那些說我們不應該在美國提鍊稀土礦的話,不是美國人說的,那是中共說的, 是中共用我們的錢,告訴我們要這樣。

意識到中共是如何做這些事,如何看待這些事,這的非常重要,這些行為對中共而言,是一場戰爭。這是他們的三種戰爭理論之一,心理戰、媒體戰和法律戰, 控制信息系統和話語權。 在習近平自己的指揮下,他們做的事情之一,是推動核心的社會主義價值觀, 這是中共對好萊塢和媒體的一個要求,要求所有的人傳遞這一信息。 我們在這裡看到與中共有關的所有這些機構,都在推動核心的社會主義價值觀。這與這裡的全面審查的問題有關, 涉及這裡的很多政治利益, 他們公開表示,他們對於美國有其影響力, 對此我們能夠做些什麼?

我認為首先是認識到這些問題, 而且知道他們的這些說法,然後, 當我們認識到這些時候,你可以看到好萊塢製作的影片,那些遭到中共審查的內容。 當我們帶自己的家人出去娛樂的時候,我們看到這種節目,我們認為我們有責任給他們發電郵, 或寫信, 或打個電話,告訴這家公司,我不喜歡那些內容,我知道你們在這裡做了什麼手腳。

我們知道中國(中共)怎麼回事,讓他們知道,你會用你的錢包來投票, 用你的腳來投票, 你不會支持這些東西。但是如果我們在此問題上保持被動的狀態,嗯, 我們不喜歡它,我們互相抱怨, 事情將不會有多大的變化。因此,無論是你喜歡的運動服品牌,還是你想買的汽車,通用汽車在大陸的銷售量,遠多於其他地區, 要知道, 通用汽車公司可能在明知或不知的情況下,在供應鏈中用了中國大陸的奴工,我認為重要的是,讓通用汽車和其他公司知道,我們不接受這個。

我認為這就是這個問題中最令人覺得怪異的地方,我真的相信,哪怕那些持極左思想理念的人,他們都真心地認為,他們在做對人類有益的事情, 他們在支持人權, 但是我不知道他們為何不把這兩件事情聯繫到一起, 那些支持這些(極左)運動的人,正是(在中國)利用奴工的人。 他們事實上從事了種族滅絕,(他們)事實上與華爾街、大公司和大銀行一起,利用其(這些機構)的影響力在這裡審查人,並在美國推動了一個從事種族滅絕罪行的外國政府的議程, 影響我們的政治體系,您覺得應該如何把這個事情讓他們意識到?

現象聯繫起來,這樣人們可以知道,這家公司在這裡做了這些事情,是在與這些人合作, 並和我買的這個產品相關, 無論是買一個產品,或利用某些組織來塑造你對的看法, 比如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是一個為(保護)美國自然資源做宣傳的組織, 中共或類似於左翼金融大鰐索羅斯之流,為這些宣傳買單,目地是為了影響我們的決策。

因此當我們不允許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開採礦產和天然氣時, 這些做法都是在幫助中國人(中共)的,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這一點,他們只是想要清潔的環境。 因此他們會說,我們可能確實不應該開採這些礦產。 但是這些礦產在其他地方都在開採, 被中國人開採然後賣給我們。 同時,他們告訴我們不要自己去開採,這種做法壯大了他們,但是卻禁止了我們(的開採), 這一點需要反覆告知美國人,並給他們舉例, (以讓他們了解)。

在討論中經常被忽略的是, 當你用那種方式限制美國企業的時候, 即便是以環保為理由,當然我完全支持環保,我們都生活在這裏是吧?我們都想幫忙。但問題是,你把同樣的工程操作搬到另外一個國家去,搬到中國大陸,在那裡,他們不具備我們同樣的環保標準,他們採用的是更具破壞性的方式,更髒的方式,對不對?

對極了。我們在資助中國大陸, 他們用我們給他們的錢,我們給他們投資,去做恰恰是他們告訴我們的我們不能去做的事。 而這,首先很明顯,就是道德淪喪。其次,這實際就是賦權他們而削弱自己。所以我想跟大家說,我們等於是把劊子手的絞索的生產外包出去了, 我們國家就將自己給自己脖子套上那個絞索,把自己的國家吊死。

是的, 人們需要知道這些活生生的例子。主流媒體公司當然拒絕這樣做啦。我們喜歡《大紀元》,因為他們有原則。他們不厭其煩的在給美國人民講這些,而美國人也需要有人給他們不斷的講。這樣,你就可以說,我不相信他們會明知故犯! 他們確實知道(這不對),可是他們還在做著, 是這樣的。

這與另外一些有趣的事也有關係。你提到了有人在推進這類遷移, 因為他們會從中賺到很多錢。當然了,這是大筆的錢,推動這些項目,他們就可從中獲利,賺錢, 雖然我認爲他們知道這些項目會往哪裡遷移,與他們自己參與的生意的(關係),與他們自己在中國大陸的運作(的關係),以及他們也知道(這些遷移)解決不了(環保)問題。所以您怎麼告訴人們,有人一邊從中獲利,一邊糟蹋他們宣稱要保護的東西。

我們給他們列舉例子。我們一直在給他們舉例子。當然了,例子不斷湧現出來。當時的國務卿克里,現在拜登政府的氣候沙皇,他也是Cepheus董事會的成員,他從外交關係,從政府的角度和國家安全的角度來決定是否可以批准共產主義中國國家擁有的企業和他繼子,以及拜登的兒子亨特之間的"交易"。他批准了。咳,這顯然是不應該發生。

新的能源部長,在她當州長的時候,拿著中國大陸的錢支持她州裏的所謂的"綠色能源"企業。他們中的大多數破產了, 然後被中國大陸人買下。 她做為這些企業和機構董事會成員支持這些拍賣並從中掙錢。一切都很明瞭,而正因為這點,媒體公司是永遠不會(報道的), 所以這是一個例子,這是另一個例子。這是另一個例子。這是另一個例子。你想支持這些人嗎?你想支持這些政策嗎?是啊。

這與一個事件有關係, 我認為這個國家已經發生了政治轉變 ,所謂的建制機構,那些大政府,大科技公司,大金融公司, 諷刺的是,它們都移動到了政治光譜的一邊。我認為共和黨也在經歷一個巨大的文化轉變。我覺得川普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媒體還在栽贓他。大政府、大金融、大科技、大企業現在都是你我的對立面。這就是…

完全正確。而且我跟你說,你是對的。大媒體公司一直都是這樣描述共和黨的。但是川普總統的聲音比他們還響亮,並利用他們自己的一些平台來反制他們,當然,這就是為什麼他被從這些平台上踢出的原因。我跟你説,作為一個從小在沒有自來水和電力的房子裏長大的人, 共和黨一直是我的黨。我從來不認為它是富人的黨,我認為它是一個可以給人提供機會的黨,可以從社會的最底層開始,做到最頂端。

而且我認為,因爲有川普總統,我們現在已經看到,大多數人覺醒了,我們說,等等,等一下。大科技公司,和華盛頓特區的所謂的"精英們",剝奪了我們的基本自由並指點我們去做什麼。他們都是所謂的"自由派"。共和黨是勞動人民的黨,多元化的黨,人們想要機會,想要透明度,人們希望政府為他們做事,而不是被政府告知該如何生活,他們正在清醒過來,川普總統四年來用他的大喇叭傳遞信息,雖然有時並不完美,但是人們聼懂了他説的,這就是為什麼左派如此懼怕他。

斯科特.佩里, 非常高興您來十字路口。聊的很愉快。非常感謝這次機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