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今年八十五歲。六十歲以前自認為身體很好,遇到小病小災的也不在乎,也很少去看醫生。到六十歲以後逐漸的多病,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 這時就想到了:「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經之路哇!這時我才開始了對人生的求索:六十歲的一天,徹夜未眠,早上醒來我提筆寫下幾句話:「得宇宙之光,受大地之氣,曉人間之事。來自自然,歸於自然,吾之道也。」 似乎找到了對人生的答案。可是,人為什麼來到世間?自然是什麼?難道人的一生到最後就是一死了之嗎? 其實,對我來說對於人的一生還是個謎團!我六十三歲那年,太太得了類風濕(不治之症)。中、西醫、各種藥都治不好了,修煉法輪大法之後,不到兩個月就痊癒了。這時我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我的一些頑疾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醫生囑咐我出外必帶的急救藥盒也丟在了一邊。二十多年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遠離了疾病。

從那時起我抓緊學法、煉功。努力按著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淡泊名利,一個心存善良的人。從而達到:與世無爭,清靜無為的境地。更難得的是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不是老病死,修煉者的一生就是要返本歸真!從而更加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極其重要的一點我必須告訴你:這二十一年的修煉,如果沒有我的恩師——李洪志先生對我的教誨、點化、救度,就沒有我的今生今世!我這樣說,不是要你也走入大法修煉。「人之初性本善」,人人都能夠做一個淡泊名利,一個心存善良的人!

目前COVID病毒(武漢肺炎)多種變異,肆虐全球。會有更多的人染疫或死亡。人類處在異常的大劫難之中。在這關乎每個人的生死、存亡之時。人怎麼才能走出這一大的劫難?

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小的時候在老家在東方的天空中經常見到海市蜃樓。一九五七年我們在哈薩克斯坦收割小麥時,一個週日我曾看到,在我們駐地的附近是一片汪洋大海,記的我和幾個同學決定去到那裡看一看,結果我們只找到了一個小沙丘。後來有研究大陸板塊形成的人告訴我們:那個地方在大陸板塊沒有形成之前確實是海洋。

在少年時候當我遇到難關或是生命危險時總是有不相識的貴人相助,至今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和我有什麼緣分?但我想:這絕不是巧合!我還見到,我國的一位很有名的自然科學家在研讀宗教的經典,他在研究人類的起源。這些是千真萬確發生在我身邊的事。

後來我很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相信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相信人不是猴子進化來的,是神造了人。我曾給我的朋友們說:無論你是無神論者還是有神論者,在你的一生中會有許許多多你所不可理解之事發生過。所以我說:有些事。人要有一個信念: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才不會使你經常處於迷茫之中。

二、共產黨毀了幾代人

1)遠離中共,不與惡人同流合污

共產惡黨的本質就是假、惡、暴。他的謊言欺騙、毀了我們幾代人!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惡黨極其殘忍的殺了那麼多年輕學子和普通的老百姓,還謊稱:沒開一槍。現在,它還在世界各地搞什麼「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惡黨的終極目地是要把全世界的人變成它的奴隸。更有甚者,由於中共惡黨發展細菌武器外泄,給世界人民帶來災禍,還謊稱,冷凍外包裝把病毒帶進來,等等,中共惡黨的謊言已經造成全球幾十萬人死亡。

中共惡黨集歷史上各種酷刑之大成,極其惡毒、極其殘忍的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學員都是按著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但是惡黨卻給他們扣上「破壞法律實施「等等罪名迫害致死、致殘。使那些幸福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中國有句老話「人不治天治」。我相信,還有很多人良知尚存。對這部分人,希望你遠離中共,善待大法學員,不與惡人同流合污。

2)誠念「法輪大法好

我有一個朋友冬天在高速公路上遇到車禍,汽車全報廢但他連一點皮都沒有破。他不是大法學員,但他在危難中經常保護大法學員。在世界各國有很多這樣的好人在遇到危難或是得了絕症,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化險為夷。因為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認同真善忍好,認同法輪大法好,順應了宇宙的特性,那就是你的良知的體現,而你的良知可以調動你體內正的能量,就會幫你驅邪避禍,帶給你福報。而在瘟疫中,這種正能量足以抵抗病毒和共黨邪毒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