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從香港緬甸看新舊冷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共舉著「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帶一路」下,西方國家終於看清中共這個共產政權並沒有與前蘇聯有什麼本質的不同,都是擴張專制消滅民主。在此認識下,美國開始聯盟西方各國實行遏制中國政策,被稱之為「新冷戰」。

新冷戰」的首戰二場,「香港之戰」,「緬甸之戰」,西方國家首戰失敗。香港政治不是中國的內政,英國在退出香港之前與中國簽有條約,「中英聯合聲明」明確規定了香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由半民主向全民主過渡,全民選舉為二十年限期。但中共在回歸將近二十年之際,不但沒有向全民選舉過渡,連半民主也幾近全部掐死。公開宣布「中英聯合聲明」是過期的歷史文件。並對香港民眾「反送中」抗議示威進行暴力鎮壓。

面對中共違背諾言,違反協議,統吃香港,西方國家完全可以採取經濟以外的外交軍事措施,但他們除出譴責,就是作些不痛不癢的制裁。最終導致香港民眾倒在警暴的血泊之下,大批抗爭者被抓入獄,最後連立法會的民主派議員也一鍋揣,以莫須有的罪名收監。一年多來,西方民主國家幾乎是坐視形勢一步一步地發展到現在這樣的結局。他們所採取的措施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而中共則毫無顧忌,穩紮穩打,步步為營,以其歷來的無賴加暴力,將香港成為中共暴政之下的一個行政區。

香港淪陷之後是緬甸, 緬甸軍方2月1日上午發動政變,在一場突襲中逮捕了包含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等多名執政黨領導人。緬甸民眾隨即上街抗議軍政府,規模越來越大,軍事政變當局鎮壓手段也越來越殘暴,可以想見形勢發展下去,中國「八九、六四」的大屠殺就會在緬甸出現。雖然民主國家一致對緬甸政變當局進行譴責,也進行制裁。但政變當局對此根本不在乎,最後對抗議民眾開槍鎮壓,3月3日單日多達38人被槍殺。其中一位年僅19歲的華裔小女。

緬甸政變當局是受到中共支持的,所使用的武器來自中國,中共的軍人混在緬甸軍人中,緬甸的斷網也是中共所為。中共對政變當局的支持是全方位的,實質性的支持。反觀西方國家對緬甸的支持卻只有道義的支持。致使赤手空拳民眾在武力鎮壓下成為屠殺。緬甸的事態雖然還沒有結束,但如果國美國等民主國家不改變現行政策,政變當局就會取得全面勝利。

兩次新冷戰雖然處的時代不同,但是西方國家領導人對冷戰採取的策略卻是相同的。1956年匈牙利民眾起來反抗社會主義工人黨領導人拉科西的獨裁,規模達到二十萬以上,展開街壘戰。為了緩和局勢,當局讓步派納吉出任部長會議主席,表示進行民主改革。當時西方國家十分興奮支持匈牙利革命反對蘇聯,建立民主政權。但是當蘇聯出兵干涉,坦克開上布特佩斯街頭進行鎮壓時,美國西方國家卻畏縮了。匈牙利民主派得不到支持,最後不是被當場屠殺,就是拘捕入獄,納吉也以叛國罪被判絞刑。

在匈牙利事件之後的1959年,古巴卡斯特羅在蘇聯的策划下推翻了巴蒂斯特政府,建立親蘇的共產革命政權,威脅著美國的安全。1961年逃亡的古巴反卡斯特羅人士在豬玀灣組織反抗基地,美國派員與武器支持這一武裝。但在向卡斯特羅發起「十字軍行動」的登陸行動中,計劃被蘇聯獲得提供給卡斯特羅,致使攻擊失利。在生死存亡之際,反抗組織致電美國要求派飛機援助時,美國則又一次畏縮了,反抗組織90多人陣亡,一千多人被俘。這是美國對反獨裁者支持始亂終棄的一個例子。

從昔日冷戰中的兩個例子來看,美國雖然都插手支持了反抗組織,但事到臨頭卻怕擔上干涉內政的罪名而退縮了。半個多世紀後的今天,新的冷戰中,美國仍然延自用舊冷戰的思維,停留在道義支持上,關鍵時刻畏首畏尾,躊躇不決。所謂與民主力量站在一起:與匈牙利人民站在一起,與古巴人民站在一起,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與緬甸人民站在一起,不過是坐而論道的一句美麗動人的空話,是看著民主反抗力量陷於困境、被圍 、被抓、被殺、被判。兩次冷戰時代不同,但又是何等的相似。

有人說舊冷戰是以美國與西方世界的勝利告終,而事實上美國西方世界的勝利並不是他們對蘇聯反抗者的支持與有力的圍剿,而是蘇共內部分化的結果。如果沒有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沒有葉利欽在坦克上的振臂一呼,冷戰不會結束,美國西方不會勝利。舊冷戰是失敗的冷戰,新冷戰不改變模式同樣會輸,而輸的原因只有一個:蘇共、中共不怕干涉內政,美國西方各國怕干涉內政,蘇共、中共不怕動武,美國西方怕動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