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中共兩會修改組織法 習感危機再集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2日訊】47人案黃碧雲獲准保釋,伍健偉還押高呼撐住!《理大圍城》獲獎感言:守住向前總有破開的一日;駐港官員:愛國是愛黨國,而非文化和歷史的中國;法媒:王岐山兩會領頭捧習,百年復興夜長夢多;中共人大修改《組織法》,習近平集權再進一步;澳專家:四國首腦會議標誌中共軟實力崩潰;再多一名女長者打科興疫苗後亡,兩週內第四宗;北京推「疫苗上門」,民眾直言:免費也不打。

47人案黃碧雲獲准保釋 伍健偉還押高呼撐住!

民主派初選47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律政司就其中11人提出保釋覆核。3月11日,高等法院處理其中2人的保釋覆核。「港版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拒絕律政司對黃碧雲的覆核申請,黃碧雲獲准保釋,而伍健偉的保釋則被撤回,要繼續還押。

多名天水連線成員10日徹夜排隊,聲援伍健偉。在法官宣布結果的時候,伍健偉向旁聽席上聲援他的天水連線成員不斷揮手。散庭後,他喊道:「各位撐住!十年後再見!」他又高呼天水連線口號「願粹我命」,旁聽席上眾人和應「捍衛我城」;他又喊「全民自救」,眾人則高呼「打破宿命」。

其餘9人的案件將於3月13日、15日在高等法院聆訊。另外,未被批出保釋的人中,22人提出保釋覆核,將會在今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聆訊。

《理大圍城》獲獎感言:守住向前總有破開的一日

由一群「香港紀錄片工作者」製作的紀錄片《理大圍城》,獲得第27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最佳電影。3月10日得獎片段在YouTube及Facebook播出,當中《理大圍城》的得獎者拍了一條短片,作為得獎的感言。

短片中,一條黑暗的通道,盡頭處是微弱的光。

「香港紀錄片工作者」講道:「一年過去,圍城並沒有消失,街上的字句雖然被抹走,點起的煙火亦被撲滅,但屬於我們的那份抗爭記憶、意志和掙扎,是不會消亡的。當紅牆迫近,我們每一個都是被困者,我們更加要守住自己的腳步,可以的時候盡力向前,保持憤怒,裂縫總有破開的一日。」

高先電影院將於下星期一開始,播放今屆得獎影片,《理大圍城》將首次在商營影院放映。

黨官稱:愛國是愛黨國 而非文化和歷史的中國

11日下午,中共人大會議閉幕,有「橡皮圖章」之稱的中共人大代表們,以2895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中共強推的修改香港選制草案,意味著香港民主選舉制度被徹底破壞,中共從根本上壓制香港的反對聲音。

對於中共所謂的「愛國者治港」,法新社報導,有記者在9日曾向中共外交部駐香港公署副特派員宋如安提問:中共官方針對香港所說的「愛國」,含義是否如同在中國大陸一樣,指的是忠於共產黨?

宋如安回答說:「我們講愛國,並不是說愛一個文化的、歷史的中國,而是愛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他接著又補充強調,「愛國者必須尊重中國共產黨」。

有網民評論說:中共黨官這次總算說了「實話」,表明中共就是要混淆「黨」與「國」的界限,明目張膽地愚弄國人。

香港時政評論人士桑普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官方的說辭說穿了就是「愛國者必須愛黨」。他指出,中共這次修改香港的選舉制度,甚至要求公職人員宣誓效忠港府,其背後的意義都是要求他們必須「對黨忠誠」。

英國維護香港人權的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亦表示,香港泛民主派人士爭取的是香港人民的民主、自由和人權,中共要求泛民主派人士對黨忠誠「是無恥的」,該種做法也破壞了中共政府在香港《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中給出的諾言。

羅傑斯說:「真正的愛國者是那些為香港人民、中國人民的權利而大聲疾呼的人,他們替人權、人類尊嚴和自由發聲,是真正的愛國者。」

法媒:王岐山兩會領頭捧習 百年復興夜長夢多

北京「兩會」期間,由於臨近中共建黨百年,以及2022年二十大高層換屆,與會高官將焦點都集中在吹捧習近平上,包括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等等,中共官媒則盤點相關言論,並將其高調列入新華社通稿中。

近年與習近平內鬥傳聞不斷的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在3月6日會議上的簡短發言中,至少八次頌揚習近平,聲稱要與習核心保持高度一致。

外界認為,被冷落已久的王岐山此時帶頭捧習,很可能是因其自身安全和利益受到威脅。

評論人士鄭中原指出,兩會最新這一輪頌習風潮比較罕見,如此高調地集中刊發吹捧習的高官言論,相信是習為二十大連任造勢,同時也有些人人過關的意味。大面積的效忠潮和吹捧風氣,說明朝中無人了;並且表忠不能代表真實的忠誠,一旦習出事,吹捧者就會四散。

法廣在報導中提到,中共修憲為習近平連任鋪平了道路,中共現在以武力全面控制了香港。習近平還宣稱抗疫取得了勝利,脫貧取得了歷史性勝利。而且習的親信們也已經做了許多的歌頌,人事布局早已完畢,為什麼還要在兩會上,讓全體高官表忠呢?

現居美國的原北大經濟學院副教授夏業良對希望之聲分析說,要理解中共的話語體系,就需要脫離普世意義上的正常思維和語彙,在特定語境下去理解。

就像中共所說的「法治」實際上是反法治;中共說的「市場」是反市場;中共所謂「保」和「穩」,即是「不保」和「不穩」,而中共的所說「自信」實際上是「不自信」。

有觀察人士的看法亦點明,大談「四個自信」的習近平,對自己的未來不一定那麼自信,百年復興夢,夜長夢多。

著名時事評論員文昭說:「一面是山呼萬歲頌揚聲四起,另一方面卻又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處處都如臨大敵,這就是習近平當前所處的環境。」

中共人大審議《組織法》 習近平集權再進一步

今次「兩會」還首次修改了《國務院組織法》,中共現行的《組織法》規定,國務院副總理的人選,須由總理提名,經人大代表會議表決後,由國家主席任命。

不過,法案修改後,改變了這個遊戲規則,將授權給人大常委會,在閉會期間,除了可以決定部長的人選外,還可以決定「國務院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其中包括國務院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的任免事項。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認為,中共人大常委都是中共高層內定,人大常委並沒有因此增加權力,而是黨加強了極權。副總理由誰來當,李克強也做不了主。

鄭浩昌說:「這裡其實還隱含著一種威脅的意味,就是這些中共核心圈的高官如果不聽話,習近平隨時可以換掉,然後讓人大常委會蓋個橡皮圖章就可以了。」而且改為讓人大常委會來表決通過,人大常委會是兩個月開一次會,這樣換人就方便了。

時事評論員文昭在他的YouTube節目中分析,這次修法說明習近平想直接干預國務院人事變動。中共向來是看有什麼需要,就立什麼法。他認為,很大的可能是習近平想將副總理一級的官員換人,但是得不到李克強的支持。

他說,現在四個副總理排名第一的是韓正,然後是孫春蘭、胡春華和劉鶴。韓正是政治局常委,劉鶴是習自己的人,都是不會在任期內換的,能換的就是孫春蘭和胡春華當中的一個人。

文昭又說,之所以要關注副總理一級的人事變動,因為到明年的中共二十大,接班人是繞不開的話題,接班人不意味著接過全部權力,不過要將後備擺在合適的位置。

時事評論員王赫在大紀元撰文,認為若無特殊事件發生,中共現在的領導層,即政治局不大可能發生人事變動。不過習近平仍然有集權的需要,一是利用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靈活性」,以備不時之需;二是掌握對關鍵少數的控制,形成一個相對完整的體系。

但是另外一方面,雖然習近平的集權達到新高度,但是兩會也顯示他的強烈不安全感。王赫指,習近平在兩會上罕見地放著兩個茶杯,為習倒「茶水」的那名男服務員,專為習一人服務,外界質疑,習近平是否身體有恙要喝藥,還是為了防止有人下毒?

王赫寫道,「固然,習有強烈的不安全感;但是,習的對手就有安全感了嗎?中共這個黨對習就有安全感嗎?這是一個誰也不會有安全感的體制,無休止的殘酷內鬥是必然,直至中共最終垮台。」

澳專家:四國首腦會議 標誌中共軟實力崩潰

澳美日印四方安全對話,普遍被認為是對中共霸權的一種制衡。四國領導人將於澳洲時間3月13日舉行會議。

澳洲總理莫里森在3月1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對參加這次會議非常期待。他說:「四方會談現在已經升級到了一個新高度,這是澳洲多年來所倡導的。」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安全項目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對《每日電訊報》感言,「四年前甚至都無法想像這些國家會舉行部長級會議」,主要是因為他們都不想觸及中共的敏感神經;但現在卻是三個國家的總理和美國總統的會談,而這也是因為「中共的軟實力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崩潰」。

澳洲廣播公司11日發表分析文章說:「任何關於本地區自由、和平和穩定的討論,都是以中國(中共)為目標的。」

文章指出,中共的恐嚇和脅迫行為促使四國成員走到了這一步,如果中共進一步激化這些行為,只會讓四國更有凝聚力。

再多一名女長者打科興疫苗後亡 兩週內第四宗

香港再多一宗疑打中共國產科興疫苗後死亡的個案,這已是兩週內發生的第四宗。據悉,一名年約70歲的女長者,3月2日於九龍灣體育館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科興疫苗,11日中午暈倒,送往廣華醫院,其後不治。

同日,一名67歲男子於旺角港鐵站,乘搭電梯前往月台時暈倒,同樣送往廣華醫院,目前危殆,據悉他曾於私家診所接種科興疫苗。

北京推「疫苗上門」 民眾直言:免費也不打

北京政府日前啟動上門接種疫苗服務,但不少北京市民擔心國產疫苗的安全性,拒絕接種。

家住北京朝陽區、曾從事法律工作的趙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說,「不管是收費還是免費我們都不會去打。因為我們的身體條件太差,如果去打這個疫苗的話,我們擔心我們的身體會出現異常的,所以我們都不能打。」

趙女士透露,社區將接種疫苗的通知貼在電梯牆上,通知上說,打了這個疫苗不能喝酒、不能洗澡。她覺得打疫苗連澡都不能洗了,真的沒有必要打。

北大學生王同學認為,中共上門接種國產疫苗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他表示,國產疫苗禁忌多、效率低,而且不良反應報告不透明,當局倉促推出疫苗,實際上受到了社會上許多人的抵制。他還透露,「中國大陸的疫情清零也是政治清零,其實就我了解到的一些情況,一直沒有斷過,但是具體有多少難說。」

北京法律博士吳先生透露,他身邊的人、認識的人,沒有一個願意在近期注射國產疫苗,哪怕是免費的。吳先生還強調,中共政府掩蓋武漢疫情,令人無法再相信它。「2020年年初,武漢、湖北地方政府、相關的疾控部門、包括國家疾控部門,故意掩蓋疫情,對我本人、對我所認識的法律行業朋友們來講,對官方發布的消息是沒有辦法信任的。」

中共大搞疫苗外交,但國產疫苗的安全性備受外界質疑。祕魯媒體上週披露,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研發的疫苗在祕魯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但有效率僅11.5%。另據香港衞生署透露,截至2月28日,全球已經有56人在接種中國國產科興疫苗後死亡。

目前,中國只有3.56%的民眾注射了疫苗,遠遠低於美國、英國和歐洲等國家。法廣的報導特別提到,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沒有打國產疫苗,他們「都還沒有伸出自己的胳膊」。

役情最前線》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