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前眾議院議長推特帳戶遭封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Newt Gingrich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3月3日直到今天,我的推特帳戶都一直被封鎖。

推特封鎖我是因為我的一條推文。該推文批評了拜登政府對南部邊境的處理方式,也表達了對攜帶COVID-19病毒的非法移民所帶來的健康風險的擔憂。

推文是我對最近一條新聞的反應:聯邦官員沒有辦法測試被美國海關和邊境巡邏隊逮捕的非法越境者,也無法強迫他們隔離。

我不是唯一關心這件事的人。

德克薩斯州民主黨眾議員亨利‧奎拉爾(Henry Cuellar)也對可能感染病毒的移民被允許進入位於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地區表示擔憂。除了擔心選區民眾的健康,其中包括美國海關和邊境巡邏官,眾議員奎拉爾說,拜登政府甚至沒有告訴當地民眾,邊境巡邏隊抓獲的移民在哪裡被釋放。

正如他本月初所說,「我選區內的邊境市長們說,『喂,停一停,停一停。我們的醫院已經滿了,我們現在沒有足夠的疫苗,然而你在我們的汽車站和社區中心釋放無證人員,而不檢查他們』。」

現在,我的推文說:

「如果德克薩斯州出現染疫人數暴漲,那將不會是州長(格雷格)艾伯特的常識改革的錯。疫情惡化的最大威脅是來自拜登的那些未經檢查就非法湧入邊境的移民。我們無從知道他們有多少人攜帶了COVID病毒」。

Twitter立即給我發送了一條消息,解釋我的帳戶被鎖定的原因:「違反了我們禁止仇恨行為的規定。」

該消息說:「不得以種族、族裔、民族、性取向、性別、性別認同、宗教信仰、年齡、殘疾或嚴重疾病為由,宣揚針對他人的暴力、威脅或騷擾他人。」

該消息通知我,如果要解鎖帳戶,我必須刪除推文或通過上訴程序。

考慮到這一定是公司算法不知何故產生的錯誤,我們向推特發送了一條信息,指出我的推文沒有「促進針對任何人的暴力、威脅或騷擾」。我們要求解封我的帳戶。

昨晚,我們收到了推特的回應。該公司沒有詳細說明,但堅稱我的推文違反了規定。正如我上週五告訴Mediaite的,我是呼籲公眾關注大規模非法移民在瘟疫大流行期間可能帶來的健康風險,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做會遭到審查。所以,為了解鎖我的帳戶,我今天早上刪除了推文。

然而,我決定再次給推特的管理層寫這封公開信,詢問為什麼我的帳戶被鎖定了。

首先,他們沒有理由審查我的推文或鎖定我的帳戶。被標記的推文中沒有任何內容「促進對任何人的暴力、威脅或騷擾」。它只是指出,那些非法入境者沒有接受COVID-19檢測,而且可能存在健康風險。

如果推特決定將來審查我這個問題,我有幾個尖銳的問題要問它的管理層。

1. 推特審查員是否承認我們正處於瘟疫大流行中?
2. 推特審查員是否承認測試是對抗這一流行病的關鍵工具?
3. 推特審查員是否承認,與合法進入美國的人不同,非法進入美國的人不曾接受COVID-19測試?
4. 推特審查人員是否承認,與美國公民不同,非法入境的人不太可能自願接受測試,因為他們試圖保持低調?
5. 如果是這樣,推特究竟如何證明,審查未經測試非法入境的人對公眾健康威脅的討論是正當的呢?

最後,這整個經歷讓我更加清楚地認識到,推特只對審查保守派感興趣。

當我的帳戶被鎖定的時候,路易斯‧法拉汗(Louis Farrakhan,譯者註:法拉汗是非裔美國人伊斯蘭主義組織「伊斯蘭民族」(Nation of Islam)的領導人)卻可以自由地在推特上說COVID-19疫苗是危險或非法的。他說:「現在上帝要儘快把你的疫苗變成死亡。」

我受到審查,但中國共產黨獨裁政權——禁止在自己的國家使用推特——卻能夠散播有關病毒及其起源的宣傳和謊言。

推特和所有主要的社交媒體平台已經成為美國人交流的重要場所。它們目前作為公共論壇受到法律保護。公共論壇要為公眾服務,就必須開放和公正。

我希望推特能夠停止其咄咄逼人和有偏見的審查制度,回到言論自由的精神和理想中來。推特當初得以繁榮發展正是得益於這種精神和理想。

原文:An Open Letter to Twitt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共和黨人。1995到1999期間,任國會眾議院議長,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