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螞蟻專割「年輕韭菜」中南海老人不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4日訊】在中國以90後乃至00後為主的年輕人大多超前消費,債務纏身。有外媒近日稱,螞蟻集團先後遭到整改,其中一個原因之一是中南海對螞蟻專割「年輕韭菜」的問題很不滿。

3月14日,有台媒稱,中國年輕人因互聯網鼓吹過度消費,加上線上貸款便利,導致許多人債務纏身。而螞蟻集團及騰訊先後遭到整改,除了政治因素外,另外一個就是中南海對於螞蟻集團專割「年輕韭菜」的問題很不滿。

近年來,中國興起各類互聯網借貸平台,「有錢花」、「微粒貸」、「放心借」、「卡卡貸」、「花唄」、「借唄」、「白條」等小額信貸平台都以年輕人為服務對象,向各大視頻網站投放宣傳廣告。

不少平台宣傳沒有借貸門檻,只需要提供身分證和電話號碼,就可輕鬆借到額度不小的款項。有些消費信貸產品更以「一鍵開通,先消費,後還款」,吸引大量消費者。許多90後及00後的年輕人,早早背上了債務負擔成為「負翁」。

《華爾街日報》13日報導說,消費是中國經濟的增長動力,尤其在中國科技金融巨擘的推波助瀾之下,大大鼓勵年輕人過度消費,而螞蟻和其它中國金融技術又向無信用卡的數百萬人提供無抵押貸款。

年輕人因貸款容易,以信貸購買奢侈品、上高級餐廳消費者不勝枚舉。報導說,螞蟻金服是中國最大的線上短期消費者貸款提供者,截至去年6月,螞蟻旗下的支付寶的短期未償貸款規模達到2670億美元,佔中國短期家庭債務比率高達20%。

过去一年內,約有10億中國公民使用螞蟻的個人貸款服務「花唄」、「借唄」。中南海官員抨擊,金融科技公司允許人們過度借貸,導致低收入和年輕人陷入債務陷阱。

圖為螞蟻集團上海辦公樓的支付寶徽標。(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陸媒訪問了不少年輕借款人,安徽省某重點大學在讀碩士研究生孟菲苦笑著說,「上一秒發獎學金,下一秒還『螞蟻花唄』。」每個學期、每個月都要數著日子過,盤算獎學金、生活費與還款日的節奏,生怕出現收支失衡。

融360調查數據顯示,53%的大學生選擇貸款是由於購物需要,主要購買化妝品、衣服、電子產品等,多屬於能力範圍之外的超前消費。

27歲的小曲剛參加工作5個月,用工資一點一點「填窟窿」。在北京讀研期間,她在「螞蟻花唄」上每月動輒花費三千~五千元,由於沒有固定還款來源,每月只還款最低額度,剩餘部分自動轉到下月收取利息,如此反覆「滾雪球」。

2020年11月10日陸媒界面新聞報導,豆瓣小組「負債者聯盟」聚集了16,605名債務纏身的年輕人。

小組介紹说,「無節制消費」、「遭遇詐騙」、「網貸」等都是小組成員或眾多年輕人背債的原因。「花唄」、「京東白條」、蘇寧「任性付」、「微粒貸」等各類互聯網借款業務層出不窮,年輕人們借款的渠道被極大地拓寬導致債務纏身。

李芳是「負債者聯盟」中的一員。2020年10月6日,她在小組開貼,記錄自己的還款之路,當時她背負著52,000元(人民幣,下同)的網貸。

李芳介紹,她習慣提前消費。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對她的收入造成了嚴重打擊,年初因無法工作,零收入零存款,除了每月要還的2200元房貸外,她還身負15萬的網貸。

同年10月4日,李芳還清了「借唄」欠款並將帳號註銷;11月4日,「花唄」12,3000元全部結清後,她關閉了這項業務。

「負債者聯盟」成員王珂和李芳的經歷類似,她表示,缺少工作收入外加生活開銷和提前消費導致了她的負債,四年來她靠著工資省吃儉用慢慢才將錢還清。

2019年尼爾森市場研究公司發布的《中國消費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顯示:「中國有1.75億『90後』,僅13.4%的年輕人沒有負債,而86.6%的『90後』都接觸過信貸產品。」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