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大疫當前湖北當局仍瘋狂迫害法輪功

作者:石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明慧網近日報導:二零二零年,即使武漢肺炎爆發,在大疫面前,中共仍然迫害告訴世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的法輪功學員們。據悉,全年湖北省法輪功學員中有3人被迫害致死;數人被迫害致傷致殘;38人被非法判刑,20人被非法庭審。在「清零」迫害中,至少573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非法抄家、強制洗腦和非法拘留關押。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零年,全省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共計3人。他們分別是武漢危有秀、秦漢梅和黃岡市武穴市的劉濟剛。

危有秀,女,一九四八年出生,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她按真善忍做好人,認識她的街坊鄰居說她不但身體健康,對人也很真誠。原本一個好端端的人,卻被非法關押兩年後突然離世,分明是在看守所被中共惡人虐待致死的,任何參與迫害者都難逃其責。

武穴市法輪功學員劉濟剛被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後,於二零二零年八月底,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入獄還不到一個月,就於九月十三日前後,在范家台沙平湖監獄總醫院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八歲。當家屬趕到醫院時,人已經斷氣了。家屬找監獄理論,獄方卻極其荒唐的稱是出氣不暢而死。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武漢市江漢區法輪功學員秦漢梅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蔡恆等人以製作真相幣為藉口綁架,被枉法判刑五年。在有「人間地獄」之稱的武漢女子監獄遭受各種折磨,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後於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離世,年齡不到六十歲。

二零二零年全省已知被迫害致傷、致殘的法輪功學員共計9人。他們分別是,武漢的梁香嬌、張桂珍、馮繼武、熊友義、周國強、張波、李軍、荊州的王瓊、黃岡的汪新國等。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作為重災區的湖北,在各地封城、封區、封村,民眾人人自危的緊急關頭,中共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等部門,仍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其中38人被非法判刑,20人被非法庭審。

其中最嚴重的地區:武漢16人、罰金7.9萬元;黃岡8人、罰金9萬元;荊州6人、罰金1.5萬元。武漢的趙秀娟夫妻分別七年六個月和七年;柳木蘭四年,罰金四千元;劉珍俐六年;周國強八年六個月,罰金三萬元。

黃岡:郭平珍十年,罰款兩萬元;龔月貴八年,罰款兩萬元;劉豔峰八年,罰款兩萬元;程學珍八年,罰款兩萬元。

荊州:李行軍、孫江怡夫婦均七年;雷雲波六年;陳順英三年六個月;張荊州六年,罰金一萬元;邵廉三年,罰金五千元。

孝感:方宗菊六年,罰金數額不清;許章清一家三人,許章清七年九個月,罰金一萬元;妻子塗愛蓮七年,罰金一萬元;未修煉兒子許高瑞七年六個月,罰金一萬元。

襄陽:成孝寶十二年;王模蓮十一年。他們兩人是二零二零年全國被枉法判決刑期最高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零年,湖北全省已知被綁架、非法抄家和拘留的法輪功學員共計573人次,這僅僅是被曝光的極少部分。其中最嚴重是武漢144人;黃岡115人;咸寧106人。

利用政治打手替中共迫害法輪功出謀劃策是湖北省最邪惡的罪惡。

在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持續至今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武漢大學的政治打手們緊跟迫害政策,誣陷法輪功。本應為人師表的教師,以院士、教授、博士生導師的身分,加入湖北省反×教協會(註: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和武漢市「關愛協會」,並在大學內設立所謂的「國際×教問題研究中心」,利用他們的學術頭銜和影響力,炮製出一本本專著、一篇篇文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尋找合法性依據,為監獄、洗腦班的洗腦迫害提供所謂的理論基礎,同時還開辦各種研討會把迫害包裝成學術研究,將迫害延伸至全世界。

暴力洗腦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手段之一。目前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主要集中在監獄和洗腦班。武漢是中共洗腦班的發源地,也是全國開辦洗腦班最多的城市之一。湖北大學的政治打手們長期為洗腦班暴力洗腦提供所謂理論依據和「轉化」洗腦邪術的實際操作辦法,他們和湖北省「610」、湖北省反×教協會沆瀣一氣,使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處於肉體和精神的雙重迫害之中。每年過年期間,中共湖北省邪教協會和「610」,還派遣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和湖北大學的一些文字打手,以及所謂的勞模,以慰問的偽善面目出現,到沙洋范家台監獄、武漢女子監獄和漢口監獄,給在押法輪功學員灌輸迷魂湯。

湖北司法系統被一鍋端,廳長譚先振等九人被立案審查

據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消息,由於刑滿釋放的武漢肺炎確診人員離漢抵京,湖北省司法廳廳長譚先振被立案審查調查;湖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郝愛民、副局長鬍承浩、政治部主任張新華、刑罰執行處處長李欣被免職並立案審查調查;此前已被免職的武漢女子監獄原黨委書記、監獄長周裕坤被立案審查調查;武漢女子監獄副監獄長郭秋文、刑罰執行科科長湯早容被免職並立案審查調查;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尹志強被免職並立案審查調查。

在此之前,因參與迫害信奉真、善、忍傳統價值的修煉者,湖北省司法系統先後遭惡報的官員還有:范家台監獄原監獄長兼邪黨書記潘建生,洪山監獄監獄長兼邪黨書記孫文全,范家台原監獄長兼邪黨書記馮衛國,湖北省司法廳前廳長兼邪黨書記汪道勝,湖北省司法廳紀委書記李頌銀,湖北省司法廳分管省法制教育所副廳長聶利軍和副廳長李仁真,湖北省司法廳原副廳長魯志宏,湖北省司法廳原副廳長陳北洋,漢口監獄監獄長兼邪黨書記王洪鷹,湖北省司法廳原邪黨副書記兼副廳長,省監獄管理局原邪黨書記兼局長程穎,湖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局長吳順發,湖北省沙洋監獄管理局原邪黨書記、局長劉江華,安徽省高級法院院長、原湖北省司法廳廳長張堅,原湖北省監獄管理局邪黨委員、紀委書記王保平等等。

疫情期間,湖北省的中共各級官員不痛改前非、悔過自新,停止作惡,仍然變本加厲、瘋狂迫害善良的好人,下場一定是可悲的。湖北司法系統的例子難道不值得其他各級中共官員們去深思嗎?奉勸那些至今仍在參與迫害的人們,立即停止迫害,悔過自新。善惡到頭終有報,人作惡都得償還,這是天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