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天大謊:聯合國為周恩來去世破例降半旗

作者:金書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總會流傳著大量的精采故事。其中,「聯合國破例為周恩來降半旗」就是我這代人最熟悉、最感動的一則故事。當時,我對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堅信不疑。不過,觸網後,很快就看到有網友撰文置疑這個故事了,於是,就動搖了我的堅信,最後,由動搖到懷疑、由懷疑而最終再次走向了堅信。只是,堅信這個故事是假的了。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據說是希特勒的名言。這句話本身是不是真理呢?是。至少在信息封閉的社會裡是。這是我這一代人見證了的事實。不過,在言論開放的社會裡,謊言是很難被重複成真理的。言論開放的社會不畏懼謊言,也不畏懼事實。大家只要稍微仔細觀察一下,就能發現,只有在言論封閉的社會裡,才會造成既恐懼事實,又恐懼流言的古怪現象。

中國今天是言論開放的社會嗎?不是。中國今天是言論封閉的社會嗎?也不是。中國是正由封閉走向開放的社會。大量的謊言,在完全封閉時期,被認為是真理的謊言,正在被開放地言論證偽,這是中國的現狀。於是,我們就能發現一些尖銳的對立,一些人認為是謊言的東西,卻被另一些人奉為真理。哪些人是對的呢?這隻有靠自己獲取信息、開動腦筋來判斷了。

不過,有個簡單的建議能幫助你快速地粗略鑑別一下真偽,就是你什麼時候獲取的信息,什麼時候形成的判斷。如果是在完全封閉時期獲取的信息,並在此基礎上形成的判斷。則基本上可以判定是錯的,這並不是懷疑你的邏輯判斷能力,而是因為你那時獲取的信息一定是假的,或者是不完整的。在虛假信息或不完整的信息基礎上推理,即使是非常正確嚴密地邏輯推理,也只能出來假結論、錯結論。

每個中國人,都應該向發這個帖子的網友學習。反思一下,到底還有多少謊言,在我們頭腦裡被當成了真理?

借造假來紀念周恩來會適得其反——關於聯合國為他降半旗故事

在中國廣為流傳的「聯合國為周恩來降半旗」的故事讓人聽了不禁搖頭。該故事說:「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時,設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門前的聯合國旗降了半旗。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元首先後去世,聯合國還沒有為誰下過半旗。一些國家感到不平了,他們的外交官聚集在聯合國大門前的廣場上,言辭激憤地向聯合國總部發出質問:我們的國家元首去世,聯合國的大旗升得那麼高,中國的總理去世,為什麼要為他下半旗呢?當時的聯合國祕書長瓦爾德海姆站出來,在聯合國大廈門前的台階上發表了一次極短的演講,總共不過一分鐘。他說:『為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她的金銀財寶多得不計其數,她使用的人民幣多得我們數不過來。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分錢存款!二是中國有10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個孩子。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在他逝世之日,總部將照樣為他降半旗。』說完,他轉身就走,廣場上外交官各個啞口無言,隨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這故事首先告訴讀者,聯合國為悼念周恩來總理而下半旗是沒有先例的。有一個「破例下半旗」的前提,才可能有後面那精采的演講。說故事的人大概想以此證明周恩來享有很高的國際的榮譽。悼念的規格高說明人格高。破格悼念更顯得人格非凡。

可惜這是不真實的。聯合國為悼念周恩來總理而下半旗並不是破例之舉。聯合國於1947年制定了一部旗典(FlagCode)。其中有關致哀的規定是:凡成員國的國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腦去世,必須在紐約總部和日內瓦的辦事處降半旗致哀一天。因此1976年1月為周恩來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如果不降半旗才真是「破例」。

沒有破例這個前提,後面的故事就顯得荒謬了。沒有聽說有哪個國家駐聯合國的使節會為了例行公事而「言辭激憤」。真有這樣的不懂聯合國的基本規章的外交官的話,我想他們應當感到「羞愧」而不是「激憤」。當然,祕書長也就不需要做特別的說明了。

杜撰出來的那段祕書長的「極短的演講」以及它產生的戲劇般效果,本身也很有問題。硬要把中國特色的感情推銷給洋人,樹立一個「老支書」式的聯合國祕書長。

沒有哪一份文件告訴我們說周恩來逝世時的銀行存款餘額具體是多少中,國沒有公布國家領導人個人財產的制度。聯合國也從不要求成員國報告其國家領導人的收入情況。祕書長無從知道周恩來個人的財務狀況,怎能信口說他存款是多少?

「沒有存款沒有子女」的確是那時中國人民愛戴、悼念自己的總理的一個理由。它符合當時中國的國情。當時中國處在熱烈的革命狀態。革命革到一貧如洗、革到家庭遭受損失的人被認為是堅定的。這是沒有疑問的。但是它在中國以外的、人性不曾滅絕的地方,就未必同樣令人讚賞。特別是沒有子女,更多地被認為是一種人生的缺憾,甚至是一種失敗。即便不算什麼過錯的話,絕沒有任何「美德」的含義,外國友人是不願意去議論這一點的,特別是在悼念的場合下更不應該提起。而該故事卻讓瓦爾德海姆大張旗鼓地推崇這種狀況。他似乎還鼓勵別的國家領導學習:「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云云。試問這個「祕書長」:做到「身後無子女」這一條是什麼好事嗎?你打算讓那些已經有了子女的各國領導人怎樣去「做到」這一條以便贏得你的尊敬?講出這種話,哪裡是什麼「祕書長」,分明是個土老冒。

這種故事如果在「廣大工農兵群眾」裡流傳,倒不奇怪。對國外的情況不了解,難免把自己的思維習慣套在外國人頭上。奇怪的是一位名叫吳妙發前駐聯合國的官員也這樣講,而他「回憶」起這故事的過程也很奇特。他在90年代曾單獨或者與人合作出過多部關於喬冠華和聯合國的書。在至少兩本書中他記載了在聯合國悼念周恩來的情況,均無一字提到上述故事,只提到了「中國代表團駐地」降半旗、布置靈堂、以及各國外交官的前來悼念等事情。沒有一絲聯合國總部降旗以及廣場上響起「雷鳴般掌聲」這些轟動情節。想不通他怎麼能在出書時竟把如此重要的事件給漏掉了。

而到2002年1月,他卻突然回憶出了這個故事。文章登在1月8日的人民網上。他聲稱「這是聯合國建立50多年以來罕見的事情」。還有鼻子有眼地說:「當年我站在聯合國廣場聆聽了祕書長瓦爾德海姆對此作出的既感人又意味深長的講話。」這實在是令人稱奇。在聯合國工作多年的吳先生怎麼會不曉得「聯合國旗典與規則」?1976年時中國所有報刊,包括毛澤東等 中共領導人,都講中國有八億人口。吳先生怎麼會「聆聽」到祕書長講出「中國有10億人口」這樣超前的統計數字?中國出使聯合國的人很多,何以別人沒有見到,獨吳先生見到了如此「罕見的事情」?又何以他要把這「罕見的事情」壓了那麼多年才肯說出來?

看了同為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宗道一批評吳妙發的一篇文章後,才對這位吳外交官的輕率妄言習慣有所認識。宗道一指出吳妙發所著的三部關於喬冠華與聯合國的書裡存在著多處錯誤、抄襲、和編造現象。例如把周恩來會見瓦爾德海姆的照片說成「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的歷史一刻」,他大段抄襲熊向暉等人的書作,添油加醋地編造領袖言論,竟還能把林彪宣讀520聲明的情形描寫成「毛主席那洪亮的聲音,堅定的語調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等等。宗道一不得不規勸吳妙發:「須知創作不應抄襲,史作不該杜撰。這是常規,並非苛求。」

原來是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作者,其故事的可信度可想而知了。杜撰情節,用假故事去「緬懷偉人」。這樣的做法不能為周恩來增光,反給他添尷尬。

順便說,為了證明誰誰偉大,就編造洋人怎樣敬仰他的故事。這種事在中國並不少見。在一個聲稱很討厭「挾洋自重」的國度裡,這做法多少有點諷刺的意味。

附:聯合國旗典與規則中有關的致哀部分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Code and Regulations

V. MOURNING

a. Upon the death of a Head of State or Head of Government of a Member State,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will be flown at half-mast at United Nations headquarters, at the United Nations Office at Geneva and at United Nations offices located in that Member State;

b. On such occasions, at Headquarters and at Geneva,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will be flown at half-mast for one day immediately upon learning of the death. If, however, Flags, have already been flying on that day they will not normally be lowered, but will instead be flown at half-mast on the day following the death;

c. Should the procedure in paragraph(b) above not be practicable due to weather conditions or other reasons,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may be flown at half-mast on the day of the funeral. Under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it may be flown at half-mast on both the day of the death and the day of the funeral;

d. United Nations offices other than those covered by paragraph(a) above in the case of the death of a national figure or a Head of State or Head of Government of a Member State, will use their discretion,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local practice,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Protocol Office of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or the Dean of the locally accredited Diplomatic Corps;

e. The head of a specialized agency is authorized by the Secretary-General to lower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flown by the agency to half-mast in cases where he wishes to follow the official mourning of the country in which the office of the agency is located. He may also lower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to half-mast on any occasion when the specialized agency is in official mourning;

f.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may also be flown at half-mast on special instructions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on the death of a world leader who has had a significant connection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g. The Secretary-General may in special circumstances decide that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wherever displayed, shall be flown at half-mast during a period of official United Nations mourning;h.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when displayed at half-mast should first be hoisted to the peak for an instant and then lowered to the half-mast position. The Flag should again be raised to the peak before it is lowered for the day;

i. When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is flown at half-mast no other flag will be displayed;

j. Crepe streamers may be affixed to flagstaffs flying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in a funeral procession only by order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United Nations;

k. When the United Nations Flag is used to cover a casket, it should not be lowered into the grave or allowed to touch the ground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阿波羅/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