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作為美國人 我在中美都被審查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dam Michael Molon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美國,我發表言論,不怕被羞辱;在中國,言論受到審查,顏面掃地!」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這些從中文原文翻譯過來的關於網絡審查的句子,導致了我人生中第一次被審查

作為美國國防部「中文旗艦項目」(Chinese Language Flagship Program)的美國交換生,我當時正要完成在南京的學習。我參加了由中央電視台和孔子學院總部共同主辦的外國留學生漢語比賽。 我受南京大學一位行政人員的邀請參加了比賽,我沒有效仿其他學生展示自己對中國語言和文化的「真才實學」和勤奮好學,而是決定說真話。

我用中文寫了一首不敬的詩,題目是「一輩子洋鬼子」,這首詩幽默地講述了現實問題,那就是在中國生活的時間長了,無論我的中文水平有多高,無論我對中國文化的理解有多深,在中國這個保守的社會裡,我總是首先被認定為是老外。

亞當·莫倫和他的詩。(由亞當·莫倫提供)

由於我的表現,評委們推選我從江蘇省的區域賽,晉級到北京的全國電視比賽,第二天,我的詩作被刊登在《揚子晚報》上,這是中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

這首詩的標題是「外國學生很『酷』,本地學生很『好學』:年輕外國人的『嘻哈詩』讓中國觀眾捧腹大笑」(Foreign Students Are Cool, Local Students Are School: Young Foreigner’s Hip Poem Leaves Chinese Audience in Stitches),除了我批評中共審查制度的詩句外,這首詩被全文刊登。我認為這首詩的其它部分雖然比較敏感,但指出專制中國對言論的系統性壓制,才真正碰觸了審查人員的紅線。

在《揚子晚報》上,以及後來,當這首詩被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中文教科書轉載時,詩中有關審查制度的內容被刪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意思模糊的省略號。

當時,作為一名二十齣頭的學生,我為自己的詩歌被審查而感到自豪,並將其視為一種榮譽。我意識到,專制中共不敢向自己的人民承認其壓制基本人權,包括言論自由。

在美國,不受審查的言論自由是一項受到強有力保護的基本權利,當時我對此感到放心。

美國的審查制度

時間快進10年至2021年,在過去兩個月,我的言論自由首次在美國社交媒體上受到審查。匿名審查者顯然認為,我有膽量指出了2020年總統大選中發生的大範圍舞弊,全美國人都明明白白地看到了這一點,並由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詳細記錄在了他的一系列學術報告中,他是一位擁有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的教授。

很明顯,在2020年選舉期間,我們選舉體系的誠信遭到破壞,這一令人不安的真相讓政治建制派和社交媒體平台的許多人如坐針氈。而且,鑒於對納瓦羅報告中的指控證據和統計數據,進行令人信服的辯駁幾乎是不可能的,主要的社交媒體公司已經決定放棄理性和誠實的辯論,轉而訴諸於明目張膽的審查。

我最初是被臉書(Facebook)審查的。隨後,在1月8日被領英(LinkedIn)第一次審查。這兩個事例,我在《警鐘:中共式審查制已登陸美國》(I』m Sounding the Alarm: PRC-Style Censorship Has Arrived in the United States)一文中作了詳細說明。

也許更令人驚訝的是,我後來又被領英第二次審查。我的帖子裡有一句簡單的聲明:「我最近的一篇文章,今天,美國人說,『謝謝您,川普總統(Thank You, President Trump)。』」第二天這個帖子就被領英刪除了,沒有任何解釋。

在領英審查了我的第二個帖子之後,我聯繫了領英的一位高管,詢問為什麼審查和刪除我的帖子,然後通過領英的幫助頁面聯繫上了領英的一位代表。

我給領英代表寫信道:「我希望得到關於我的帖子為什麼以及如何被審查的詳細信息。……領英對言論自由的審查還會繼續嗎?」

「過去一個月,我在美國社交媒體的審查經歷,讓我想起了我在專制中國生活時,親眼目睹的社交媒體環境,那裡有系統的言論審查和壓制。這不僅對我,而且對其他關心言論自由不受審查的基本權利的美國人來說,確實令人震驚。」

在我提供了有關被查封帖子的詳細信息,包括截圖等,並經歷了數天的來回推諉後,該代表錯誤地斷然否認我的帖子被刪除,並試圖結束調查。她寫道:「領英並未刪除你的任何內容。如果有,我很樂意解釋發生了什麼以及原因;然而,你的帳戶顯示並非如此。」

又經過幾天的通信後,該代表向我道歉,並承認領英對我的帖子進行了審查。

我從領英代表那裡收到了許多書面信息,其中包括如下道歉:「我為最初就你的情況向你提供的任何錯誤或不正確的信息道歉。雖然有些關於你的帖子/內容的信息我不能透露,但我向你保證,領英不會僅僅因為意見不同而壓制或審查內容。我們歡迎內容豐富、有意義且真實的文章。」

這位代表表示,包含文章「謝謝您,川普總統」鏈接的帖子,在首次被領英審查近一週後,終於被恢復。她後來打電話告訴我,他們已經對此帖進行了第二次審查,發現沒有違反任何政策。

當然,我不得不發起行動並經歷了一個漫長而乏味的過程之後,領英才最終恢復了這篇文章。

不良信息

然而,我的第一篇被審查的文章《我為什麼在1月6日第一次參加抗議》(Why I 『m protest for the first on 1月6日)仍然被領英刪除了。

雖然不願書面回答關於我的帖子為什麼、以及如何被審查的具體問題,但領英的代表通過電話提供了進一步的信息。在電話中,該代表告訴我,她不能詳細說明為什麼我的帖子會被審查。

但問題是,關於2020年選舉舞弊的任何指控都未得到證實。

作為回應,我提到了納瓦羅的一系列來源廣泛的學術報告,這些報告在被刪帖所附的文章中被突出地引用。

但代表告訴我,這還不夠,因為他們自己無法驗證。

該代表表示,領英會對被標記為要審查的帖子的準確性向多個來源進行核對。當我問及領英使用哪些消息來源時,她回答說,不能透露具體的消息來源,但基本上是諸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之類的媒體。

正如廣泛報導的那樣,過去兩年裡CNN員工的談話錄音被泄露,包括從2020年底開始的CNN內部電話會議的原始錄音,揭示並證實了CNN高管和記者間存在嚴重的反川普偏見。

在與領英幾週內交換了數十條書面消息、並收到領英多次書面和口頭道歉後,領英承認對於我被審查的帖子他們給出了「錯誤或不正確信息」,通過電話,我終於從領英的代表那裡收到了一些有意義的信息,似乎是出自於率真的坦城。

這位代表承認,雖然我被刪的帖子中有關抗議選舉舞弊的信息「可能是準確的」,但領英在與包括CNN在內的消息來源核實後,認為這是「不良信息」,而CNN明顯存有反川普的偏見。

正如我們最近所看到的那樣,我在過去兩個月中所經歷的那種由政治驅動的審查制度,無數美國人在主要的社交媒體平台上也經歷過,包括推特、臉書和領英。

而且,作為一個在專制中國經歷和目睹了系統審查制度的美國人,我明白保護美國的言論自由、在審查成為一種新常態之前制止它是多麼重要。

在我的詩的最後幾行,我用這句話做了結尾,這裡是從中文原文翻譯過來的。

「別擔心我,我的故事是一部史詩,等到一切都結束了,我用英語來講述。」

對這首詩的審查只是我在專制中國生活多年所經歷的冰山一角。

而現在,在美國受到審查之後,我今天行使言論自由來分享這個真理:作為美國人,我們不能將自由社會和基本權利視為理所當然,包括言論自由,必須繼續維護和捍衛我們幾代人建立起來的這些自由和權利。

原文:As an American, I Was Censored in China: Now I』m Being Censored in My Own Countr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當·邁克爾·莫倫(Adam Michael Molon)是美國作家和記者,獲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碩士學位,本科畢業於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Indiana University-Bloomington),獲金融和中文學士學位。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