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婦死而復生 一生清守獲封女仙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6日訊】清朝末年,有一樁記夢奇聞。「易遷宮裡題名在,灑淚遙天隔絳霄」,這句記夢詩講的是一個女兒向她的父親託夢,因為一生清苦守節,受封為女仙……

清朝學者俞樾(1821年—1907年)的大兒媳婦樊氏曾說起娘家的一件奇聞。樊氏的二伯母一向體弱多病,常年臥病在床。二伯母四十九歲那年,得了重病,不久就去世了。眾人就開始準備衣棺喪葬一事。樊氏二伯母的兒子坐在床頭,手抓著帷帳,就是不讓人靠近。有人跟他說:「你母親已經死了。」他一聽,就會勃然大怒。眾人以為孝子心裡哀痛,也不忍心強迫他。

過了一夜,家裡都還沒有準備喪衣棺木,家裡人擔心不符合體統,於是強勸伯母的兒子,但誰也勸不動他。他就坐在那裡,不肯離開。一直等到早上,二伯母竟死而復生。她甦醒後,命人趕快焚燒紙錢,以犒賞輿夫。眾人感到很驚訝,都圍著她,問她怎麼醒過來的?二伯母說:「公公婆婆送我回來的。」二伯母的公婆已經去世很久了,所以眾人都很好奇故事的細節。

據二伯母所說,她在夢中,來到一處地方,看到公婆都在那裡。那裡樓房高聳,家僮奴僕也都很多。公婆見到兒媳來了,都驚訝地說:「你怎麼能到這兒來?趕快回去!」二伯母說:「媳婦既然到這兒來了,當然要侍奉公婆啊,怎麼說回去就回去呢?」

但公婆都不讓她在那兒停留。公公說話還很和婉,婆婆臉色就很嚴厲,拿起一根木杖就驅趕她,說:「你再不走,我就拿棍子打你了!」

她的公公說:「不要打,不要打。」然後和婆婆嘀咕了一番,於是婆婆進到屋裡,取出了一丸藥讓兒媳吞下,就說:「現在你可以走了。」

樊氏的二伯母吃下藥丸,在那裡徘徊著,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後來她聽公公喚來以前的家奴陳榮。陳榮跟公婆一樣,已經去世很久。陳榮到了之後,二伯母見他與生前沒有什麼無異。公公命陳榮用轎子把兒媳送回去。

二伯母就乘著轎子回到了家。她剛看見家門,轎夫打開簾幕,說:「到了,到了。」叫二伯母出來。二伯母對眾人說她從外面回來,非常疲憊。想到轎夫還在門外,所以她急喊趕緊燒些紙錢,犒賞他們。

二伯母因為吃過藥丸的緣故,她說話的時候,眾人還能聞到藥香味。幾天之後,二伯母就痊癒了。繼而眾人又問二伯母的兒子:「你怎麼知道你母親沒死呢?」她的兒子也說不出來。或許,母子天性,心有感應吧。

雖然二伯母死而復生,到了第二年,她又生病了,不久就去世了。這回,她的兒子沒有再僵持,放手讓人準備喪禮。據樊氏說,她的伯母從年輕就守節,五十歲時,親友都來賀壽,並獻上詩文表彰她的婦德。或許,第一次的復活,是鬼神為了酬報她一生清苦守節,也讓人明白其德行吧!

樊氏說,二伯母去世的時候也頗為奇異。當天下過一場雨。照顧她的僕人偶然說起,外面下雨了。二伯母說:「我的宮中不下雨。」僕人問:「什麼宮中?」二伯母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宮,但感覺房屋非常高大,和普通的房子很不一樣。左右二邊的侍者全都是宮中女子的妝束,不是民間普通內宅的門戶。」眾人以為她快死了,在胡言亂語,也沒有太注意。

二伯母生前非常孝順,常常饋送食物給老母親。二伯母死了之後,家人都沒有告訴二伯母的老母親她女兒去世的消息,每年仍是照常饋送食物。所以二伯母的老母親活到耄耋之年,一直不知道女兒去世的事。樊氏的二伯母去世幾年後,她的老母親也得病快要死了,老母親對人們說:「我的女兒來了,跟隨她的侍女有很多,都是宮中女子的妝扮。」老母親在瀕死之前,說見到了自己的女兒,而且跟二伯母去世前說的情況完全一樣,所以外人聽起來深感詫異。

俞樾的舅父姚平泉著有《瓶山集》,裡面有一首《悼三女叔蘭》,詩文云:「易遷宮裡題名在,灑淚遙天隔絳霄。」姚平泉自己加注,解釋說:「我夢到女兒來告訴我,因其生前守節貞烈之故,已經名列仙籍。」樊氏守節的二伯母可能也是這樣吧!@*#

(據《右台仙館筆記》卷6)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