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北京沙塵暴藏人禍 誰打臉習近平「兩山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5日,北京已多年未聞的沙塵暴捲土重來,北京各地及北方多地都籠罩在沙塵暴導致的漫天黃沙之中,中國氣象局也在當天發布了「近十年來最強沙塵暴」的天氣警報。

就在中國輿論熱議北京沙塵暴之際,北京市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發布消息,本次北方沙塵天氣主要起源於蒙古國;新華網、央視等官媒接連報導,「沙塵源地」蒙古國6死80餘人失蹤的慘重災情;央視《主播說聯播》則是自問自答,中國防沙治沙多年為啥擋不住「近十年最強沙塵暴」?主要問題不出在「中國的林」,而是出在「全球的沙」。

今年1月中旬,《經濟參考報》發表一篇題為《敦煌防沙最後屏障幾近失守》的報導文章。調查報導發現,「全國沙區林場建設典範」──國營敦煌陽關林場(簡稱陽關林場),近十餘年持續遭遇大面積砍伐,2萬畝公益防護林如今只剩不到5000畝,取而代之的是面積達1.3萬畝的葡萄園。而地處庫姆塔格沙漠東緣的陽關林場,正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敦煌的第一道、也是最後一道防沙阻沙綠色屏障。文章直指,這「剃光頭式砍伐」背後,不僅有著「敦煌紅酒」的商業利益的驅動,恐怕更有當地相關部門的推波助瀾,甚至不排除暗藏著看不見的官商利益鏈。

當時這篇報導一出,除了官媒關注,也迅速沸騰網上輿論,但如知乎網友在相關討論區留言顯示,「微博熱搜被壓,3億閱讀量,6萬多討論量居然上不了熱搜,……百年大計的事情不配上熱搜嗎?」可能大家記憶猶新,在這篇報導問世的同一期間,持續霸佔熱搜的事件,就是莫名其妙爆發的「鄭爽代孕風波」。

根據《經濟參考報》這篇調查報導,在2000年時,陽關林場林地防護林面積約為2萬畝;到了2017年,林地面積只有5000畝。換言之,17年間,防護林被毀的比例達四分之三左右。這令人質疑,如果沒有國營林場對於違法砍伐的默許乃至縱容,這1.5萬畝公益林地怎麼會在光天化日之下憑空消失?如果沒有當地政府視若無睹的態度甚至官商勾結,民營酒企所屬的葡萄園豈能大面積蠶食生態保護林地?

據官方信息,中國近十年一系列的植樹造林、防沙治沙工程,除了「三北」防護林(西北、華北、東北),北京市自2012年後開展了「百萬畝平原造林」運動,通過「兩環、三帶、九楔、多廊」的佈局來將原有的沙化地區轉變為多樹種搭配的生態防護林。

今日北京遭遇近十年來最強沙塵暴,微博文案調侃「京黃失色」、「力挽狂藍」,似呼應《敦煌防沙最後屏障幾近失守》一文所強調的,「陽關失守」,風沙將長驅直入,一瀉百里。不僅敦煌勢必難保,北京亦同。

在今年1月「陽關失守」被曝光前,甘肅敦煌陽關林場毀滅性砍伐問題一直被掩蓋。眾所週知,自習近平上任後,其被指環保生態建設「兩山理論」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講話就開始全國宣傳。

什麼樣的中國紅酒市場算盤可以犧牲三代造林治沙員的血汗?官媒也附和過輿論刊文「防護林被砍伐改成葡萄園,誰幹的蠢事?」只不過在一個沒有言論自由,不得妄議政府的國家,所謂官媒痛批是為了「維穩」民意。

秦嶺違建別墅,青海內蒙古等資源大省非法採煤,甘肅敦煌陽關林場毀林砍伐等等事件當中,那些不時學習「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扭頭就可以拋之腦後,並且權力一手遮天胡搞瞎搞的,毫無意外都有的共同名字——中共官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