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金錢考驗真相會否變媚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趙婷導演的《無依之地》(又譯《遊牧人生》),連獲世界級電影大獎,包括金球獎最佳導演獎、戲劇類最佳影片獎。中國網絡輿論一時鼎沸,熱情洋溢讚美褒揚甚至吹捧之言,在小粉紅愛國激情包裹下,充斥且喧囂了觸目能及的輿論場。然而,一滴水能夠瞬間凍結沸騰的大海,這不可思議的現象在大陸又現:有人在網上搜尋到趙婷之前的言論,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過「中國遍地都是謊言」,於是沸騰的讚美立時蹤影無存,高舉愛國大旗的討伐只恨難呈刀光血影了。大陸原定的四月二十三日全境上映此片,據說有可能吉凶難卜胎死腹中了。至少大陸對趙婷的熱捧瞬間消遁,豆瓣網也將《無依之地》宣傳全部撤下。

趙婷對她的作品可以在大陸通演顯然十分高興和在意,她專門製作了中文視屏宣告,她這部電影將於四月二十三日在大陸上演。但是趙婷七年前的直面社會坦率敢言,成為她作品進入大陸公演的一枚隨時可能爆炸的暗雷,一旦爆炸定讓她進入大陸市場的願想不但粉身碎骨,而且未來也可能永遠關閉大門。現在豆瓣網撤下對趙婷影片的所有宣傳,而且大陸對其禁演的傳言也甚囂塵上,小粉紅更是將趙婷列入雖遠必誅的黑名單。不過中共主管部門畢竟尚未明言禁演,所以趙婷這部電影最終能否登陸,還要看各方施展高招博弈的結果。

當然趙婷是極其盼望此片能夠登陸的,這從趙婷兩個月前便將自己這些坦率直言,還有早已成為美國人的相關信息統統從網上撤下便可知道。在大陸成長的趙婷顯然十分清楚,她刊發在網絡上的言行會觸怒中共,對她期望將作品在大陸通演是不利的,而將這些從網上撤除已表達了默認不妥的歉意。只是這樣一個含蓄的表示,怕是還不夠讓小粉紅息聲,或中共裝聾作啞放其一馬。或許類似央視認罪那類的舉措和聲勢,在中共眼裡才有達到改造的標準,可以予以一點甜頭讓其感受恩威並舉的浩蕩皇恩吧。只是以趙婷的性格和尊嚴臉面的需要,能夠用違心的媚言塗抹此前的坦蕩敢言的人設嗎?

如趙婷一般期盼這影片能夠登陸通演的、此片的金主製片人和美國影視界推動登陸的說客,理所當然也是期盼和大力推動的。此片金主製片人的期盼無需多加解說,一部五百萬美元小製作的影片如果在大陸通演,定有大大超越製作費的票房。雖然這部片子並不是大陸觀眾蜂擁而上的熱門片,但是獲得世界上著名重要的獎項,而獲獎者是可以追趕李安的大陸背景女士並且此前獲得大肆宣傳和吹捧,在大陸恐怖的愛國渲染氛圍下,即使有百萬人掏錢進影院也有可能。至於美國影視界遊說大陸的助力,一直致力推動的美國著名製片人芬頓已經出書明言,為了美國片登陸,好萊塢是中共要什麼就會餵什麼。芬頓唯一感到不滿甚至威脅的,是中共對影片內容的要求和限制已經超出了在大陸的審核。什麼日本、韓國、歐洲甚至美國,中共也要求影片上映時的內容一如在大陸上映,也就是經過中共審核的內容。但是芬頓依然認為,只要這種審核僅在大陸就沒有問題。

 

趙婷導演的《無依之地》(又譯《遊牧人生》),連獲世界級電影大獎,包括金球獎最佳導演獎、戲劇類最佳影片獎。

而在大陸,熱切期盼趙婷影片熱播的、趙婷非富即貴的親屬關聯圈自然不在話下。只要看宋丹丹喜形於色的網帖便可知,他們對此片登陸有多熱切期待。趙婷親友圈在大陸的能量不容小覷,她的親生父親退休前是北京首都鋼鐵公司總經理,這在中共的官銜體系內屬於副部級以上;趙婷的繼母宋丹丹在大陸演藝圈浸淫數十年;而宋丹丹的哥哥十多年前已是山西副省長。這說明趙婷親屬在大陸官僚圈和演藝圈,全應該有盤根錯節的關係網和能量。當然,如果牽涉到中共視為生死線的政治問題,這些親屬圈不要說為趙婷走關係撬大門,紛紛撇清自保全怕是還唯恐來不及。問題是趙婷無非說了幾句實話,大陸的民族主義情感不過是恐懼促成的煽情,社會尚難面對才形成小粉紅喧囂的佐料,中共只要政治考量利大於弊就可能對此無視。

對中共來說,趙婷還是有些可用價值的。趙婷已是華人繼李安之後最具世界影響力的導演,而且隨著國際演藝圈的熱捧,更多獎項乃至奧斯卡的獲得可能,使得趙婷在世界影視界影響正在上升。中共對有影響力的名人尤其世界名人,一貫以名利和各種蠱惑為其所用,對世界名導李安就曾千方百計籠絡,奈何李安台灣導演的標記始終鮮明,終於成不了中共宣傳統戰的棋子。但是趙婷的大陸經歷和親屬背景,無疑對中共一嘗多年的心願具有更強的吸引力和它們認為的可能性。再有趙婷所拍的《無依之地》,也是中共喜愛、符合政治宣傳的上佳材料。「無依之地」講述美國社會的邊緣人人生家庭巨變和工作喪失後,四處遊蕩以車為家的落魄艱辛生活。作品講述美國暗淡生活的一面,又獲得世界重要獎項的背書,這是中共宣傳美國陰暗最需要的。

至於趙婷網上言行在大陸掀起的譴責憤慨,其實對於操控輿論已入化境的中共而言,實在不過小菜一碟無需過多在意。毛澤東橫行大陸時的 「白專」是類似反革命的大帽子,但是陳景潤被國際數學專家稱讚說是推動了哥德巴赫猜想的大山,社會上就曾流傳出是典型「白專」說法,江青對此聲色俱厲的訓斥:誰如果攻擊陳景潤是「白專」,那他就是現代漢奸反革命。於是大陸輿論瞬間全變調,為陳景潤讚美歌。可見,那些義憤填膺不過是些喧囂的泡沫,中共施壓或是編點應景的段子便會煙消雲散。所以趙婷的《無依之地》還會否在大陸通演完全與今天大陸社會的公開譴責之聲不相干,而要看金錢利益、政治相關各方如何出招博弈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