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鄭州郭保軍冤獄一年多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7日訊】河南省鄭州市二七區法輪功學員郭保軍,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在發送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非法判刑兩年。但在坐牢一年零四個月後,即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郭寶軍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報導,郭保軍,一九五八年生,生前居住在鄭州市二七區侯寨鄉侯寨村。郭保軍畢業於鄭州師範,在侯寨鄉教委工作,當過鄉駐村幹部、小學教師,後轉入侯寨鄉衛生院工作。一九九五年,郭保軍在醫院工作期間,開始學煉法輪功,從此走上了一條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之路,為人處世時善良樸實,工作中兢兢業業,無私的表現,真切的讓家裏人、村裏人、單位裏人稱讚他是好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郭保軍在韋溝村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當地不明真相的兩人劫持誣告,被鄭州市新密市白寨鎮派出所綁架,被劫持到新密市拘留所,十三號晚十一點被轉送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左右,郭保軍被非法起訴到鄭州市中原區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上午九點二十左右,郭保軍被中原區檢察院非法開庭。郭保軍被關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內,視頻開庭,不能出來。當時,郭保軍絕食反迫害近七個月,鼻子插著胃管開庭。但是,他精神狀態很好,正念很足,雖然說話聲音小,但是非常堅定、慈悲、平和。六月二十九日,郭保軍被一審冤判兩年,勒索罰款兩萬元。郭保軍上訴,八月二十八日被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直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之前,已經一年多,家屬從沒被允許會見到郭保軍。十二月三日上午十一點多,鄭州市第三看守所電話通知郭保軍的兒子說:「你父親在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高新區分院(鄭州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金梭路二十六號。在院區五樓(五樓是看守所住院監管樓層)。他從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進看守所開始絕食,到現在都沒吃過飯,全靠灌食,情況比較危險,你見見主任大夫吧。下午一點多,你來吧。」

家屬當天見到被非法關押一年多的郭保軍,他的狀況和半年前出庭的情形相比大不同,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危急。

十二月二十八日,郭保軍的兒子聯繫鄭州市第三看守所警察,詢問父親郭保軍的情況。看守所警察說挺好。郭保軍的兒子問:「我爸還在醫院?」警察說:「是還在醫院,打平常飯。」郭保軍的兒子說:「我上次去見他,他都沒出來。」警察說:「他在醫院治療多好,營養都跟上了。」郭保軍的兒子說:「現在比上次好點沒有?」警察說:「比那好多了,精神狀態比那好多了。」問:「現在還是不能走路?」警察說「這個我不知道,你得問醫院。」郭保軍的兒子問:「現在能不能見?」警察說:「不能吧?得領導說,這不是你說,也不是我說的。你去問問醫院吧。」

第二天,郭保軍的兒子去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高新區分院,沒有見到人。醫生說:「這邊有規定,醫生不能單獨見監管人員家屬,必須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同意,或有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獄警陪同。」郭保軍的兒子說:「看守所警察讓我來問問的。」醫生說:「必須得有介紹信或看守所醫務總隊的同意。」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00:10分至00:23分,有陌生未接電話,00:40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郭保軍兒子說,郭保軍隨時有生命危險,00:55分,短信通知郭寶軍已去世。由於沒有聽到手機響聲,郭保軍兒子早上7:27才知道這些消息,回覆電話,被告知郭寶軍已去世,並詢問家裏都有誰,有事情可以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遺體在鄭州市殯儀館。

隨後,郭保軍的兒子、姐姐、姐夫想去看望,但被告知現在還不能看,讓去鄭州市第三看守所面談。到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接待人讓等會兒。等了二十分鐘後,接待的人讓郭保軍家屬登記後進入,在大門左面的物業辦公室裏有五個看守所工作人員,進門就先讓登記三人的姓名、年齡、身份證號、工作單位、家庭住址等個人信息,郭保軍兒子、姐姐、姐夫都拒絕填寫,並指出,不能見親人,還讓寫個人信息。後看守所說:「這樣吧,你說我寫,」三個家屬只說了姓名,年齡,住址,其它沒說。 隨後鄭州市第三看守所人員做了自我介紹,有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管教大隊副大隊長 徐鎮旺,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管教大隊醫務中隊中隊長 劉文娜(女),其他人未說名字。

家屬要求看望郭保軍遺體,鄭州市第三看守所說今天還不行,要等到明天下午(3月15日)檢察院法醫看過之後才能看,看之前還要求家屬填寫「親屬查看屍體申請表」,並且規定不准許拍照,錄像,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要全程錄像拍照,並只准許五名直系親屬查看。家屬指出不但不讓見人,還填寫這表那表,簽字一大堆,見了人之後再說簽字的事。

交談了一個多小時後,由於家裏還有快90歲的老人沒有吃飯,並且郭保軍姐姐大哭多次背過氣去,身體不適,而結束談話。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被非法關押一年多 河南鄭州郭保軍被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