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亞特蘭大槍擊案 誰的責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8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17日,星期三,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震驚美國的亞特蘭大槍擊,議員追究川普責任,真相到底如何?全美亞裔仇恨案件飆升,亞裔何去何從?

3月16日晚,美國亞特蘭大發生槍擊案,8人死亡,1人受傷,其中有6名亞裔女性。案件震驚全國,同時引發了政治攻擊,有聯邦議員抨擊川普應該承擔責任。那麼案件真實情況到底是什麼呢?我們來給大家匯報一下來自美國和韓國警方的最新消息。

案件也引起部分亞裔社區恐慌,仇恨亞裔事件飆升了?週二,一份最新報告揭開了亞裔被歧視事件,具體情況如何?在美國的亞裔的朋友,又應該如何規避麻煩呢?

三家按摩院發生槍擊 8人死

Sydney:事件到底是怎麼樣,我們來看看案情發展和警方最新消息。

槍擊事件發生在亞特蘭大市市郊阿克沃斯鎮(Acworth),當地時間3月16日傍晚五點左右,警察首先獲得報警,得知在一家「楊氏亞洲按摩」(Young’s Asian Massage)的商家發生了槍擊案,兩名亞裔女性、一名白人女性和一名白人男性死亡,還有另外一名拉丁裔男性受傷。

上述案件發生後不到一小時,警方再度得到報警,稱亞特蘭大東北郊的一家「金色美容院」(Gold Spa)發生「搶劫案」。

警察趕到時,在那裡發現了三具女性屍體。

後來他們又接報稱街對面的香薰水療中心(Aromatherapy Spa)有人開槍,他們在那裡發現了另一具女性屍體。

秦鵬:三家按摩院發生一連串槍擊事件,總共八人被槍殺,其中,六個亞洲女性、一名白人女性、一名白人男性。

韓國政府已經證實,至少4名死者是韓國裔。

死者中可能有兩名華人

另外,從切諾基郡警長辦公室確定的遇難的四人的名單中,從姓氏判斷,我們認為其中兩名很可能是華人。一個姓Tan,一個姓Feng。49歲Xiaojie Tan,44歲Daoyou Feng。

其中一名受害女性Delaina Yaun是在一家鬆餅店工作,據說當時正和丈夫在水療館接受按摩。她的親屬說,她才剛結婚且有一個9個月大的女兒。

嫌疑犯:原準備去佛州繼續犯罪?

Sydney:警察已經逮捕了也控訴了一名叫羅伯特·朗(Robert Aaron Long)的21歲男子,根據監視錄像,看到嫌疑犯在一家按摩院外的一輛車附近,警方在他車子裡發現一把9毫米槍,認為被逮補時他正打算去佛州,亞特蘭大市長在記者會上表示,嫌犯可能要去佛羅里達繼續連續犯案。

目前,嫌疑犯已經被以八件謀殺案和一件重傷害起訴。

與亞裔仇恨有關嗎?警方:性成癮造成

秦鵬:週三,警方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嫌犯自己說,射擊不是因為種族歧視導致的。華盛頓郵報說:Suspect claims shooting was not racially motivated,負責案件調查的警長貝克,認為嫌犯的動機,是因為他對於「性」方面成癮造成的,不是對亞裔的仇恨。

警長Baker說,嫌犯有跡象表明他有潛在的性成癮問題,之前可能常光顧這些按摩院。他還說,按摩院成為嫌犯的一種誘惑,因此嫌犯起了想殲滅這些按摩院的動機。

Sydney:儘管美國警方表示,斷言案件與種族仇恨有關還為時過早,但是也有亞裔維權組織表示,不論案件是否與「仇亞」有關,亞裔美國人社區當下「充滿恐懼和痛楚」。

FBI今天表示,如果這次犯罪是指向公民權利的侵犯,將與當地執法部門配合調查。

根據仇恨與極端主義研究中心調查美國16個主要城市,發現2019-20年度美國「仇亞」暴力犯罪案件數量同比激增150%。其他族群的仇恨犯罪反而下降7%。

民主黨議員指川普說「中國病毒」的責任

秦鵬:我們注意到,很多人都聯想到,是不是因為對亞裔的仇恨,才導致了亞特蘭大事件。也有民主黨的議員直接把矛頭對準了川普。

加州民主黨眾議員朱(Kensen Chu),週三在新聞發布指責川普總統的言辭,燃起了針對亞裔的仇外心理。因為川普總統使用「中國病毒」,「武漢病毒」和之前用過「功夫病毒」這些詞彙。

Sydney:紐約眾議員傑弗里斯更說,使用這種言論的人,手上沾有鮮血。琴鵬,你怎麼看這種情緒?

秦鵬:我們作為有信仰的亞裔,當然不希望任何族裔受到仇恨的傷害。但是,我覺得發生這種事情,首先應該冷靜,等待警方給出調查結果。從目前看,8名死者中,有6名亞裔,也有1名白人女士,一名白人男子,也就是說並不都是亞裔人受傷害。

另外,發生的地點很特殊,是三個Spa,在美國有時候這是賣淫嫖娼的一個代名詞,很多提供服務的是亞裔人。那麼,目前亞特蘭大的警方提供的嫌疑人自己說,他是因為「性成癮」,想戒掉這個毒癮,所以才殺了那些按摩院相關的人。

所以,現在個別政治人物和一些亞裔群體,直接把這次槍擊案和川普聯繫在一起,這是不對的,沒有尊重事實。而紐約州的那個議員,還因此說川普支持者手上沾血,我覺得這是別有用心。

Sydney:是的。從目前警方通報的信息看,槍擊案與仇恨殺人無關。

秦鵬:當然,川普說病毒是中國病毒,我覺得也不準確,應該叫「中共病毒」,因為按照美國政府的目前調查,是中國共產黨研發生化武器以及可能的洩漏,和中國共產黨的掩蓋,才有了大瘟疫,所以叫中共病毒更準確一些。

Sydney:是,另外,我覺得川普這麼做,也是要大家不要忘記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球蔓延,之後又想遮蓋,還不管人命,囤起口罩、搞起口罩外交。當時被爆出連同世衛隱瞞疫情,川普一氣之下也退出了世衛。最近,「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爆出,取得美國衛生部一份301頁電子郵件,證明中共與世衛組織聯手隱瞞疫情。還爆出福西博士當時也知情。

疫情從中國起源 亞裔仇恨犯罪升高

Sydney:但我們的確也注意到,的確現在有很多亞裔仇恨犯罪,都被認為與疫情爆發有關。

2/18,在紐約,52歲的亞裔婦女在麵包店排隊時,突然被暴力地推倒在地,頭撞上水泥地之後送醫縫針。當時這位被害人的女兒,在網路上發布了視頻,要大家關注。這是在農曆新年期間,他女兒表示相當痛心,但很高興母親活了下來。

不只紐約,舊金山、奧克蘭、聖荷西等地方,都傳出很多亞裔攻擊事件,很多都是長者被從背後推倒。這些令人揪心,也讓華裔群體萌生陰影。

一個叫Stop AAPI Hate的組織,在週二發布了一份報告,稱自疫情開始以來,亞裔美國人在所有50個州一共報告了近3,800起與仇恨相關的事件。

秦鵬:是的,我也注意到了這份報告。我們先來看看這個報告的主要內容。

Sydney:好的。

這份報告裡面寫著,從2020年3月19日到2021年2月28日,有一些亞裔美國人,受到了不同的歧視,形式上包括,言語攻擊,身體攻擊,衝著他們咳嗽等等。

秦鵬:報告說,超過68%的攻擊是口頭騷擾或稱呼,11.1%是身體上攻擊。

Sydney:報告還舉例說,有的人在商場購物的時候,被人衝著咳嗽,並且說「你和你的人民是我們得新冠病毒的原因」。

秦鵬:是的。這種現象是存在的。

報告裡面提到的一些事件,實際上與新冠病毒並沒有直接關係。比如,裡面提到,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奧克蘭,一名來自香港的75歲男子在被一名男子毆打後身亡,報導說該男子有傷害亞洲老年人的歷史。今年早些時候,一名84歲的泰國男子在舊金山看似無故的襲擊中喪生。

我記得,在BLM盛行的時候,很多特殊的族裔,喜歡走著走著路,就突然間攻擊手無寸鐵的其它族裔,包括亞裔和白人的老人,推特上有很多相關的視頻。

Sydney:疫情剛爆發時,去年3月,紐約地鐵上一名非裔男子對亞裔男子大吼,要他離開,表示不希望他站在旁邊。還拿起看似空氣清新劑的瓶子朝亞裔男子周圍噴灑。

這就很明顯表明了是因為疫情的歧視。

秦鵬:我覺得民眾害怕,特別是在初期的時候,因為看到長相都有點像的亞裔,覺得他們可能是病毒攜帶者,這是一種人之常情。其實,我們很多華人,我知道,在疫情初起的時候,也是有意識地躲著華人模樣的人。這是一種保護自我的本能。當然,攻擊不對啦。

為什麼不指責中共隱瞞疫情 同時保護亞裔人

Sydney:很多人把這些仇恨事件怪罪給川普。

秦鵬:覺得這個事件的源頭不能責怪到川普的頭上。我們只需要問一句話:如果沒有川普,就不會有歧視嗎?當然還會有。坦率地說,我覺得美國現在不正常。2001年,美國發生了911恐怖襲擊,當時小布什政府指出這是由基地組織,也就是部分激進的伊斯蘭人發起的,當時美國人也有部分對伊斯蘭人有討厭甚至可能過分的舉動,當時的美國人怎麼處理的呢?

那麼,現在為什麼美國人不能同時指責中共,一邊去保護亞裔人呢?

Sydney:因為很多媒體灌輸了一種觀點,川普是種族主義者,所以指責中共,就是種族主義。

秦鵬:是的。當川普關閉來自中國的航班時,很多美國人就指著川普搞種族主義。但事實證明,川普的做法,大大的減少了感染和傷亡。如果不是因為擔心被再次扣上帽子,他還可以更早的關閉來自歐洲的航班,那麼美國人可以減少更多的傷亡。

其實,Stop Hate APPI這個組織,就是在那個時候發起的。我認同行動的保護亞裔的主張,但是這個組織的發起其實不簡單,他們裡面的一些發起者當時還有一個目標,就是借著這行動來指責川普搞種族主義。

Sydney:原來是這樣。

秦鵬:是。如果美國人當時不是被仇恨川普迷住了眼睛,本來可以做得更好一些。3月9日,華盛頓郵報的記者Josh Rogin出了一本書,裡面披露,當川普和共和黨人要求通過一個決議指責中共對大瘟疫負責的時候,民主黨拒絕了,而且還在同意組成兩黨針對中共的中國行動小組之後,突然間又退出。然後,他們是為了掩蓋。

Sydney:還有這麼複雜的故事。可是,是不是如果繼續追責中共,就可能對中國人造成傷害?

秦鵬:不會。911的時候,美國人對待伊斯蘭信仰的人,是把他們和基地組織的恐怖分子分開的。

而且,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和中國人其實都明白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國人根本沒有選舉權,當然絕大多數中國人不應該對中共政權迫害香港人和新疆集中營負責任。另外,我還舉二個例子。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當時的日本襲擊了美國的珍珠港,美軍和日軍在印太地區作戰。還有很多的日本人在美國充當了日本政府的間諜。那麼,當時的美國政府把其中的有一些日本人抓了起來。但是,當時並沒有那麼多人去指責羅斯福總統。而很多美籍的日本二代,還積極參軍,在戰場上拚命打擊日本。我覺得有時候,反對歧視需要用行動,更要找準真正的責任人。

Sydney:是。要怪只能怪日本政府發動了侵略。

秦鵬:另外一個例子,我們知道最近這將近兩個月,緬甸發生了軍政府政變,推翻了民選政府,民眾大規模示威,軍政府開槍打死了200多人。因為中共支持緬甸軍政府,也有很多華人受到歧視。但是,當地華人很多人參加了抗議,為緬甸民主發出自己的聲音。

其中,最近的兩個一個是19歲的華裔女孩鄧家希,她去世後有十幾萬緬甸人給她送行。

Sydney:還有一個,是3月14號,17歲的緬甸華裔林耀宗,在仰光參加抗議時被警方槍殺。林耀宗在醫學院就讀,原本可能擁有大好前程,他的父母親友悲痛欲絕,林媽媽在集會上哭喊,呼籲中共當局,看在緬甸華僑的面子上,同情緬甸人追求民主的立場。她也痛苦地表示,自己是華人,但不愛中共政府。

很顯然,緬甸的事件背後有中共的鬼影子。這個媽媽很了不起。

追責中共 也是在為亞裔追自由

秦鵬:是的。我們是中國人,但不是中國共產黨,因為我們是炎黃子孫,共產黨不屬於中國,而是馬列邪教的子孫。

而且,我認為在大瘟疫這個事件上,全世界一定要追責中共,包括美國人和中國人,都應該追究中共在大瘟疫中的責任,這樣才對得起死去的武漢的那些中國人,也對得起全世界死去的五百萬人。

也只有追責中共,才能避免這樣的災難再次發生。2003年就是因為中共掩蓋,世界沒有追責,導致2019年底中共故伎重演,導致現在。

所以,我們華人,不要以為,像鴕鳥一樣避免談論大瘟疫就可以躲過災難了,我們要記住,中共不等於中國。

Sydney:那麼我們在美國的亞裔,應該如何避免受到傷害呢?

秦鵬:其實剛才我談到的緬甸華人的態度已經很清晰了,為所有人爭自由,包括追責中共,實際上也是在為亞裔追自由。

今天,我注意到全國韓裔美國人服務和教育聯盟的華盛頓地區主任蘇淑容(Sookyung Oh)說,當地的亞裔美國人一直在緊張地監視週二槍擊事件的新聞報導。

這個第二代韓裔美國人說:「我正在努力將它們保持在一起。」 「我感到受傷。亞裔美國人感到受傷。」

她呼籲亞裔美國人在其他族裔受到攻擊的時候,也發出自己的聲音去制止。

她說:「我們必須與猶太裔美國人,黑人社區,中東和阿拉伯裔美國人一起參加。」 「要明確地說,我們希望我們的國家不代表仇恨行為。」

Sydney:把美國建設成一個沒有仇恨的國家。

秦鵬:所以,華人也要和有正義感的美國其它族裔的人一起,主動出來追責中共,這樣才能讓美國人感覺到我們跟他們一樣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同時,指責BLM的暴力,要求法治和秩序,這樣才能避免它們傷害其他人。

Sydney:另外,很多亞裔,特別是華人總是息事寧人的心態,遇到傷害也不願意舉報。警方呼籲民眾若遭到此類歧視性攻擊,應立即報案。引起社會關注。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