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撐死的可憐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波士頓龍蝦288一斤,給我來10隻;象拔蚌20一隻,給我來20隻。‌‌」

四季如夏的三亞,29歲的‌‌「泡泡龍‌‌」(真名於海龍)與搭檔‌‌「大蒜濤‌‌」(真名范濤),一頓晚飯吃掉了3803元。吃剩的食物殘渣,整張桌子都擺不下。

這是抖音平台裡,擁有263萬粉絲的吃播網紅泡泡龍最後一次露面,時間是2月26日。

3月10日,他去世的消息傳出,湧入了聞訊而來的網友,他們紛紛留言‌‌「一路走好‌‌」‌‌「願天堂沒有自助餐‌‌」。

泡泡龍逝世的消息,最早來源於團隊裡的另一個成員——‌‌「紅雨老師‌‌」。他提到,3月5日於海龍為警方拍攝公益反詐視頻時,因長時間高強度工作不幸離世。

悼詞一出,驚訝、嘆息的情緒夾雜網絡間。其中,不乏有聲音表示,‌‌「這樣吃,遲早會出事的‌‌」。

鏡頭前,泡泡龍總是在吃。在那些收穫了數十萬點讚量的視頻裡,他總是保持著大快朵頤的熱情——並曾和搭檔創下一頓吃100盤肉+10盤蝦的記錄。兩年間,吃飯的場所由最初的平民餐廳,搖身變成了高端飯館。

翻看其過往視頻,不難發現,身體向這位吃播網紅髮出的警鐘早已敲響。2019年,泡泡龍站上體重秤,因為太胖,刻度最高為160公斤的秤,直接轉不動指針——這意味著,他的體重超過320斤。

也是在那一年,他憑藉吃播走紅。總有粉絲提醒他‌‌「趕緊減肥‌‌」‌‌「別吃太多‌‌」。有知乎網友注意到,他右邊臉頰上長了黑斑,善意提醒說這是身體不佳的徵兆,還跑到視頻底下留言——‌‌「再吃下去,會出人命的‌‌」。

2020年,他的拍攝步伐仍在繼續。鏡頭前,他邁著外八字,抱著肚皮,出現在了鄭愷、陳赫等明星開的火鍋店裡。

一切的訊號,最終都無奈地演變成了2021年春天猝然倒下的身影。

‌‌「給年輕老闆上一課‌‌」

泡泡龍的成名,首先靠的是抓人眼球的出場。

‌‌「這地方有個不怕死的商家啊,自助醬大骨,58一位。我的天,這個老闆太年輕了。‌‌」

‌‌「朋友們,今天我們給年輕的醬大骨上一課。‌‌」

上課的意思,是泡泡龍要用食量讓餐廳的老闆見證食客的極限。

視頻結尾,鏡頭閃過了滿桌子吮吸完的骨頭,以及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餐館老闆。

擁有了出圈的台詞和成熟的視頻套路,體型碩大的泡泡龍與搭檔的粉絲數在不斷地增長。只在抖音一個平台上,他的粉絲數就有263萬,大蒜濤粉絲數230萬,視頻拍攝者紅雨則有1350萬關注者。

流著紅油的醬棒骨,滿是辣油的火鍋,豐富肥美的海鮮等食物面前,兩人雙手並用,嘴巴就像機器一樣咀嚼,雙眼對著眼前的食物發光。

而且,還會有商家在視頻底下評論,與兩人的合作十分愉快,‌‌「龍哥都實打實地吃完,效果很好‌‌」。

關注泡泡龍兩年的粉絲許文伯說,不像別的大胃王存在假吃等造假行為,泡泡龍這兩年都在真吃。這讓他感到有趣,是其持續關注的動力。

‌‌「如何判斷假吃還是真吃?‌‌」

‌‌「大蒜濤在不斷發胖,泡泡龍的離世也說明了這一點‌‌」,許文伯說。

與很多粉絲的觀點相似,他認為,長時間的大吃特吃,是泡泡龍過早離世的原因之一。

目前,儘管已經難以確定,直接導致泡泡龍離世的原因是什麼。在廣為流傳的訃告裡,泡泡龍是為警方拍攝反電信詐騙視頻,長時間高強度工作而離世的。紅雨寫道,他的死是‌‌「光榮‌‌」的,‌‌「人生最後留下了幾條正能量的視頻‌‌」。

吉林通化縣公安局反電信詐騙中心也側面證實了該說法。3月10日下午,在官方抖音帳號上,該政府機構將首頁簡介改成了——‌‌「通化縣反詐中心向倒在反詐公益事業的網紅於海龍(泡泡龍)致敬‌‌」。

但接受媒體採訪時,通化縣反詐中心工作人員表示,泡泡龍是‌‌「正常拍攝,可能是晚上回去休息的時候(去世)。‌‌」

有粉絲對其中口徑的出入產生懷疑。

許文伯等粉絲在社交平台上發聲質疑:通化縣反詐六個視頻發布的日期分別為2020年11月23日,11月25日,11月28日,12月4日,12月12日,2021年3月10日,且五個視頻都在陽光明媚的白天。

‌‌「以發布的頻率來看,何來的高強度?‌‌」

令粉絲們同樣感到不滿的是,泡泡龍過去賣命吃喝,但拍攝視頻的博主紅雨粉絲數則是他們的數倍。

他們的依據是,後者的抖音以拍攝泡泡龍的內容為主,已經坐擁1350萬粉絲。而其中的兩個主角,‌‌「泡泡龍‌‌」和‌‌「大蒜濤‌‌」的短視頻帳號,分別僅有約263萬、230萬粉絲。

企查查數據顯示,與泡泡龍相關聯的公司共有兩家,名為遼寧省多肉文化傳媒,遼寧紅雨文化娛樂,分別在2019年5月、6月成立。兩家公司註冊資本均為300萬元。

而紅雨,則一直將自己打造成孵化兩位大網紅的幕後推手。

他曾公開回憶,2019年初,他和泡泡龍、大蒜濤到一家自助餃子店用餐。由於食量過大,三人與餃子店老闆產生了口角。他將無意拍攝的視頻上傳至短視頻平台,一晚上播放量破千萬。

視頻意外的爆火,讓三人徹底走上‌‌「胡吃海喝‌‌」的網紅道路。紅雨做起了幕後,成了拍攝視頻和為飯菜買單的人。

泡泡龍和大蒜濤則負責出鏡,到各大自助餐廳吸入大量油脂和碳水,在重度肥胖的路上一去不返。

‌‌「再吃下去,會死的‌‌」

‌‌「這些年,發現了他的變與不變。不變的是吃得多,變的是頭髮越來越少,臉色越來越差,身材也越來越難以控制,‌‌」知乎裡的一個高贊評論說道。

有人眼尖地發現,2021年初起,泡泡龍逐漸開始收斂食慾,他不常在鏡頭前狼吞虎咽地啃肉,而是恰如其分地與大蒜濤分好工。

大蒜濤在酒店房間裡吃成都辣火鍋時,他到店門口喝免費甜品,給出的原因是——‌‌「我只吃不要錢的‌‌」。搭檔在海南椰子雞店大汗淋漓地吃雞煲,他則在外面用刀砍椰子。椰子砍好了,大蒜濤把肉也吃完了,他只能一臉遺憾地離場。

如今回看,人們後知後覺地達成了一致:泡泡龍的身體那時起出現不適,‌‌「已經吃不下了‌‌」。

抖音粉絲‌‌「良人‌‌」,用‌‌「臭味相投‌‌」解釋喜歡泡泡龍的原因。他認為,泡泡龍的行事風格有著東北普通人的憨厚與實在,‌‌「看他吃飯就開心‌‌」。

只是,‌‌「良人‌‌」也有私心,看到泡泡龍走紅,他希望他賺夠了錢就‌‌「趕緊減肥‌‌」,努力轉型。‌‌「正常人都看得出來,他臉上的黑斑不是什麼好事情。‌‌」

在專業術語裡,泡泡龍的黑斑叫黑棘皮症,屬於皮膚病。有醫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類病症與肥胖、內分泌有關,中年以後發病者約50%合併腫瘤。

許文伯表示,他關注的吃播博主裡,泡泡龍的身體看上去是最差的。他數度在視頻底下留言,讓泡泡龍有空去檢查身體,否則容易得四高和重度脂肪肝。

令他感到生氣的是,紅雨只要‌‌「聽到誰提健康問題,就懟你是黑粉‌‌」。久而久之,他便不再對此評論。

外人對吃播者本人健康表示擔憂,團隊則表現得輕描淡寫。去年8月底,面對網友‌‌「為了視頻搭上健康不值得‌‌」的留言,紅雨回應稱,‌‌「(他)比以前健康多了,現在到處跑(步)‌‌」。到了今年2月14日,紅雨還在評論區回應:‌‌「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

相比而言,他放在孵化網紅上的力度要強得多。帶著泡泡龍與大蒜濤到明星火鍋店時,他會提醒兩人帶上禮物——他們送給了鄭愷一對金筷子,杜海濤一套金碗筷。三人消費的帳單長度,能繞桌子大半圈。

這同時成為視頻和火鍋店的宣傳噱頭。

2020年10月25日,有人在視頻底下留言,‌‌「我想進軍300(斤),紅雨老師可以帶我嗎?‌‌」

他回復得很快:‌‌「300的話需要一天5頓以上,多油炸膨化碳水,多喝飲料,少運動。‌‌」

撐死的普通人

在成為網紅前,於海龍是一名在家鄉遼寧鐵嶺送外賣的普通人,‌‌「一個月賺1500元‌‌」,他曾在2020年8月13日的微博上寫道。

他自述說,自己從小體弱多病,因藥的副作用長到300斤,現實生活中沒有朋友,也從未交過女朋友。

成名後,於海龍被塑造成了小人物翻身回報社會的模範。他幫遼寧阜新市長賣貨,給通化縣公安局拍公益視頻。紅雨發布的訃告裡引用了他的話,說:‌‌「我以前就是一個送外賣的,現在這麼多人關注我,如果社會有什麼需要的,我肯定全力以赴。‌‌」

只是,同為東北人的許文伯認為,他身上有著當地典型底層人的色彩——沒有文化,只能靠出賣體力掙錢。看他吃飯的感受逐漸變成了‌‌「心酸‌‌」‌‌「可憐‌‌」。

而這樣的群體,恰恰成了許多吃播視頻裡的主角。吃播行業門檻低,在觀眾獵奇與審丑的心態下,依靠大量進食,或者吞咽奇葩食物獲取流量變現,吸引了一批批‌‌「泡泡龍‌‌」走上網紅的紅毯。

僅在兩個月前,1月22日,同為吃播博主的19歲青年孫藝軒因腦溢血離世。他的個人帳號有50萬粉絲,代價是他‌‌「每頓飯吃三種主食‌‌」。

2020年6月,另一名**來自瀋陽的王姓吃播博主直播時突感不適,**送院一週後逝世。接受媒體採訪時妻子透露,乾吃播的半年間,他一天只吃一頓飯,每兩天直播一次。直播時暴漲的食量讓他增長至280斤。

妻子說,企業經營不好導致他壓力很大。而做吃播似乎更合適——他平日裡愛吃肉,且食量驚人,‌‌「兩三分鐘就能消滅掉一斤多重的肘子‌‌」。

持續性的暴飲暴食讓主播們最終付出生命的代價。

面對這類死亡,有網友指責背後的流量資本運作,還有憤怒的聲音呼籲徹底取締大胃王吃播。更有人發出叩問:手機屏幕前每一個為此點讚的網友,都是釀成悲劇的凶手。

泡泡龍曾經說,送外賣的日子裡,‌‌「生活沒有一點色彩‌‌」。拍視頻後,他成了‌‌「一個對生活充滿嚮往的正常人‌‌」‌‌「身體也比以前健康得多‌‌」。

但半年後,他猝然離去。

如同一位知乎網友所說,這些反覆發生的‌‌「意外‌‌」可悲之處在於,‌‌「饑荒的年代,人們終於得到食物,有人會撐死。物質生活極大豐富的現在,人們有吃不完的食物,還是有人會撐死。‌‌」

百度貼吧有網友總結:一個送外賣的,拿命拼前途。

失敗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勿以類拒/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