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輔警案續發酵:家屬委託二審律師 法院拒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9日訊】江蘇女輔警「性敲詐」官員案引爆輿論,網絡質疑中共官員集體「潛規則」並陷害年輕女性。正當外界期盼此案可能逆轉之際,女輔警的親戚透露,家屬替其委託的上訴律師被官方拒絕。網民失望的感嘆,這是「熟悉的味道」。

北京時間3月17日晚,女輔警許艷的舅舅在網上發出聲明透露,法院拒絕了家屬委託的二審辯護律師,並且在未與家屬溝通的情況下指定了兩名官派律師

聲明說,自己的外甥女許艷已經上訴,從一審判決書來看,此案存在很多疑點,所以家屬為她委託了上海的鄧學平、杜家遷兩位律師進行二審辯護。

許艷家屬公布的律師委託書。(網絡圖片)

在辦完委託手續後,杜家遷律師於15日到看守所會見許艷,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杜律師被告知,連雲港市中級法院已為許艷指派了兩名法律援助律師,因此家屬所委託的律師的會見請求被拒。

16日和17日,杜家遷律師和鄧學平律師先後到連雲港市中級法院交涉,但都被拒絕。法院稱,讓官方指派律師是許艷本人的意願,但沒有給出任何文字材料佐證。

聲明說,此案的一審律師是家屬委託的,許艷本人也不服一審判決並提出上訴,這時候她不可能拒絕家屬委託的二審律師,這個道理就連三歲小孩都能想明白。

聲明重申,官方指控許艷的犯罪事實中,最早發生在2014年,那時候許艷才19歲,不可能對那些四、五十歲的官員耍心機。許艷的父母至今都認為,是這些官員玩弄了許艷,事後自願給她封口費、分手費。最後官方卻將罪名都扣在許艷一個人頭上,將她重判13年,還罰款500萬(人民幣,下同)。家屬拒絕接受這個結果。

在輿論持續發酵的背景下,有網民曾期望此事能驚動中共高層,從而出現逆轉。不過,當地法院拒絕家屬委託律師的做法顯示,網民的期待很可能落空。

有網友在分享該消息時評論稱,「又是同樣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暗示和以前的維權案件一樣,官方指派律師可能意味著翻案無望。

有網友也跟貼留言稱,「操作流程熟練的讓人心疼」。另一名網友表示,「以法律的名義強姦民女,然後再捎帶著強姦民意。 百年紅魔黨,一直摸石頭,從未想上岸。」

此前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法院的一份判決書流出,稱該縣1995年出生的女輔警許艷先後和多名公職人員發生關係,包括派出所所長、公安分局副局長等,事後「利用性關係敲詐」這些公職人員合計3百餘萬元。

判決書迅速引爆輿論。網民紛紛質疑是否中共官員玩弄女下屬,還有人譏諷是「一大群西門慶把潘金蓮告了」等等。當地官方隨後宣布從網上撤下判決書,還稱涉事官員已「接受紀律處分」云云。

日前有地方黨媒為許艷父親發聲,指控當地官員玩弄、欺騙許艷。相關報導在微博上迅速吸引了逾一億閱讀量,黨媒隨後悄悄撤稿。

(記者鄭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曉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