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搶奪筆桿子?馬雲犯大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9日訊】接連兩天,《華爾街日報》都放出了關於阿里巴巴的消息,先是提到消息人士的說法,這一次習近平要整肅馬雲,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擔憂阿里巴巴利用資本左右輿論。前天又有跟進的消息說,阿里巴巴的傳媒帝國將被拆分。

究竟,阿里巴巴的傳媒帝國有多龐大,竟讓中共高層深感威脅呢?拆分了一個阿里,中共的危機感就會降低嗎?

此外,這兩天還有一則熱傳的消息,就是新京城四少之一,中國地產大亨潘石屹的兒子潘瑞,據說正被中共警方通緝。這個潘瑞究竟是因言獲罪,還是資本惹的禍呢?

15日,《華爾街日報》又曝出了一個消息,說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媒體業務將被拆分。報導中說,阿里巴巴積聚了龐大的媒體資產,北京越來越擔心阿里在輿論方面的影響力,已要求阿里大幅縮減對媒體的持股。這看上去,似乎是中共決心要對阿里巴巴做個急診手術了。

那這之前,也是《華爾街日報》曝出的來自消息人士的說法,說是習近平這一次狠整馬雲,就是因為害怕阿里巴巴能夠利用資本左右輿論。

我們知道,中共是嚴控輿論的,而習近平上台後,也多次提到要進行所謂的「輿論鬥爭」,最有名的就是習近平在2013年時,有個「八一九講話」,強調意識形態管控對中共黨的重要性。所以,《華爾街日報》曝出的這個消息,確實有可能是習近平整肅馬雲的考慮之一。

阿里的傳媒輿論版圖到底有多龐大?

阿里巴巴持有微博將近30%的股份,此外,還持有幾家受歡迎的中國數字和平面新聞媒體股份,比如第一財經,阿里還收購了《南華早報》,這些還只是能被普通大眾了解的很小的一部分。2020年12月,大陸《創業家》雜誌刊登過一篇文章《阿里的傳媒輿論版圖到底有多龐大?》,文中提到,阿里巴巴控股、入股和參股的公司間接控制了多家影視、媒體、廣告、公關等公司,難以一一統計,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超級傳媒集團。也有媒體從業者說,已經沒人能抵擋阿里的腳步了,傳媒業大多數從業者幾乎直接或間接地與阿里有各種關係。

那麼,阿里媒體帝國是怎麼一步步擴張起來的,我們來簡單看一下這個過程。

2014年和2015年,阿里相繼入股社交媒體「微博」、「陌陌」、「優酷」,還收購了《商業評論雜誌》、蝦米音樂、光線傳媒、華誼兄弟、華數傳媒股權等。當時最引發輿論關注的,應該就是阿里收購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了,而且是持有100%的股權。除此之外,阿里斥巨資收購「文化中國」60%的股權,隨後把名字改成了「阿里影業」。

2015年之後,阿里開始布局重要的媒體集團,比如2016年螞蟻金服2,000萬投資財經媒體《財新》,而《財新》被認為是大陸新聞界的一面旗幟。同時期,阿里還進一步增持「新浪微博」,還與中共黨媒新華網合辦了一家新媒體公司——新華智聯科技公司。這樣的深度合作,也等於是和同屬新華旗下的《參考消息》、《經濟參考報》、《中國證券報》、《現代快報》、《瞭望》、《半月談》等等報刊雜誌建立了關係。

在2017年,阿里開始向國際公關領域進軍。買入國際公關巨頭WPP集團中國業務20%的股份,進而擁有了對公關界的話語權。這個WPP集團是全球最大的廣告傳播集團,旗下囊括了公關廣告巨頭博雅公關、奧美集團等一系列公司。而博雅公關在品牌公關和媒體新聞公關上的能力非常強大,奧美集團更是世界知名廣告公司,世界品牌500強之一。

2018年,阿里投資華人文化集團。該傳媒巨頭旗下更囊括了不少知名的傳媒公司,例如星空傳媒、正午陽光、引力影視、邵氏兄弟等等多家傳媒製作公司。

2019年,阿里又入股了影片平台嗶哩嗶哩(Bilibili),成為B站的第四大股東;2020年,阿里在收購了分眾傳媒後,又入股湖南衛視芒果超媒。

在新聞綜合方面,阿里的股權影響除了《財新》、「微博」外,中國另一個影響力強大的財經媒體「第一財經」也在手上,持股比例達到37%。此外,阿里還和老家的浙報集團緊密合作。阿里巴巴在輿論界已經有了名副其實的影響力和控制力。

不知道馬雲是忘了還是有意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輿論宣傳一直是中共集權統治的生命線,就好比是中共管控老百姓的得力武器,所以它怎麼可能容忍有另一個聲音可以與之抗衡?這簡直就是在要它的命。倍感威脅、如芒在背那是自然的反應。

2015年,馬雲曾對媒體說過這樣一句話,「阿里不是帝國,有幾個帝國有好下場的!」但是現在的情勢看來,馬雲很可能是一語成讖。而馬雲之外,另一家涉足媒體的中國科技巨頭,就是騰訊的微信,也許馬雲的遭遇還只是個開頭。

說了些馬雲的消息,下面的時間,我們再來看看馬雲的一位好友的消息。這兩天,我們看到,中國地產界大亨潘石屹也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原因是因為他的大公子潘瑞,被北京公安全球通緝了。

敢言富二代讓習近平更擔心

3月15日,北京海淀公安分局發布通告,聲稱對新浪微博用戶潘某展開「追逃」,理由是這位潘某去年在微博評論區發表評論,「詆毀英雄烈士」。當天網上就有消息說,北京警方所指的30歲的潘某,說的就是地產富商潘石屹在美國的兒子潘瑞,潘瑞曾在微博上質疑在去年的中印衝突中中共隱瞞了士兵的傷亡人數。

那麼,潘瑞到底說了些什麼,能讓北京跨境通緝?去年6月23日時,潘瑞在微博評論區留言說,「聽說至少一個營地被印度活埋了……好像沒機會天葬」。而潘瑞的這一番言論,被司馬南「揭發」了出來,司馬南說「不處理不足以平民憤」。

去年6月中印軍隊在邊境爆發流血衝突後,中共一直對中方傷亡人數諱莫如深,直到今年2月,中共才公布有4名中共士兵死亡,1名軍官受傷。但是,中共報出的這個人數,被普遍質疑造假。之後,接連有大陸網民因為質疑數據而被警方拘捕,其中包括微博上有百萬粉絲的博主辣筆小球,還有19歲的重慶青年王靖渝,也被當局跨境追捕。

潘瑞,和萬達的公子王思聰、商業巨富之子王爍、富力公子張量並稱為新的京城四少。要說王思聰,那是最能挑起事端的「話題大王」,可潘瑞在微博上並不是那麼活躍,但是他的言論也總能帶起流量,被網民稱為「最敢言的富二代」。

我們看看在中共高築的防火牆與嚴密的網絡審查之下,敢言的潘公子都說了什麼。

去年12月,大陸公民記者張展被判4年半重刑,潘瑞在微博留言:「為你我抱薪之人,張展」。當時有網民說,在大陸微博敢提到張展的只有潘公子了。

對於疫情,潘瑞也曾發帖說:「解封了,秋實呢?」這話似乎在暗示著陳秋實不該被我們遺忘,陳秋實就是那個因為報導武漢疫情而被中共當局抓捕的公民記者,之後一直沒有了消息。

潘瑞還曾把一個「八九六四」坦克人的漫畫換作自己的微博頭像,並呼籲網民,一起站隊表態。

在牆內網警密布的環境下,這位潘公子不但很敢說,還說了不只一次。中共一直在抓互聯網輿論控制,像潘瑞這樣惹人關注的富家子弟,如果說的不是中共愛聽的和需要的話,那就是要被消音的對象。

而且,潘瑞因言獲罪的消息,和中共要整頓阿里媒體帝國的消息一起被釋放出來,也或許不是偶然。

是資本惹禍?還是因言獲罪?

按照去年底一度爆紅的中共官員翟東升的說法,「天下沒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如果這是中共體制內人士所抱有的想法,那麼以潘石屹在北京的人脈和財力,怎麼會搞不定北京公安,而只能讓自己的兒子被網上通緝呢?

一些分析認為,潘瑞因為8個月前的一句微博留言,先被左派網絡圍攻,再被北京公安跨境追逃,整件事或許和中共體制內的派系鬥爭有關。

潘瑞的父親潘石屹和任志強關係非常密切。任志強去年因貪污、受賄等罪名,被中共判了18年。很多分析認為,任志強被判刑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譏諷習近平是「脫光衣服還想當皇帝的小丑」,並批評中共體制抗疫失敗。

以前在新浪微博上,網民經常可以看到,潘石屹和任志強兩人一唱一和地談論中國的一些時弊和問題。任志強也被網民稱作「任大砲」,而潘石屹和潘瑞也算是敢說話的了。

除了任志強之外,潘石屹也曾公開表示和馬雲很熟,那馬雲現在的情況也不太妙。有知情網民說,這次潘瑞因言獲罪的背後大有玄機。中共高調追捕身在境外的潘瑞只是一個幌子,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打擊潘石屹夫婦,以侵占其家族財產。早在任志強和馬雲出事前,中共就利用網絡水軍對潘石屹夫婦進行污名化,稱他們是「美國間諜」、「賣國賊」。可見,中共早就把潘石屹夫婦和任志強、馬雲等商界大佬劃上了等號。

目前的中國,新一輪的「打土豪、分田地」運動正在上演,一大批企業家都相繼出事。而潘瑞事件似乎也正朝著這個方向發酵。

在兒子被通緝的同時,16日,大陸媒體又把潘石屹這幾年售賣中國資產的事情拿出來熱炒。據統計,近5年內,潘石屹通過甩賣SOHO中國的資產,已經套現300億元人民幣。有資料顯示,潘石屹夫婦在一邊賣掉公司資產的同時,也註冊了數家境外公司,註冊資本從150萬元到2億元不等。

可能前車之鑒太多,潘石屹也在加快資產轉移的動作。從剛才提到的這幾個在中國大陸都是聲名顯赫的大人物來看,中共要把控的最關鍵的兩樣東西,一個是「槍桿子」,一個是「筆桿子」,那都是摸不得也碰不得的。當然,上面幾位都屬於生意人,不可能搶了它的「槍桿子」,但是誰想觸動它的「筆桿子」那也是不得了的事,所以,就算你有名、有地位,在中共這種一言堂的體制下,也只能是人人自危。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