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對抗馬克思主義的美國堡壘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vid Flint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為什麼在所有國家中,美國是新馬克思主義思想的世界中心?

當今,從美國各地傳出的新馬克思主義教條層出不窮,其累積效應是破壞宗教、家庭、私有財產、法治、誠實公正的選舉,尤其破壞了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包括《美國憲法》。任何一個教條都不能孤立地看待,其總目標是打倒美國和西方。計劃中可能結果將是北京乘虛而入。

(譯者註:美國例外論是法國政治理論家托克維爾1831年創造的這個概念,指美利堅合眾國因具獨一無二之國家起源、文教背景、歷史進展,以及突出的政策與宗教體制,故世上其它發達國家皆無可比擬。)

直到1941年珍珠港遇襲,美國才不情願地接受政治和外交上的領導角色,這一角色必然地源於她當時在經濟、軍事和日益增長的文化主導地位。

但是,美國的觀念毫無疑問是建立在猶太-基督教價值觀和一個核心的基本信仰的基礎上,即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在民眾中建立政府,其正當權力來自於被統治者的同意。簡而言之,這就是美國例外論。作為人類,美國當局對這些原則的運用並不完美,但他們準備付出可怕而血腥的內戰的代價,以阻止(有些州)為了保留奴隸制而脫離聯邦。

長期以來,在紐約、好萊塢和舊金山的流行思潮很快就被整個西方世界所採用,特別是在英語圈國家。但是,來自美國精英階層的思想已不必與美國例外論相一致,而是越來越多地與新馬克思主義教條相一致。

美國演變成新馬克思主義思想的重要中心的原因至少有三點。

首先是宗教的衰落,日益反宗教的政治和司法建制派加速了這種衰落。

這導致國家的猶太-基督教價值觀,以及美國例外論觀念的接受程度雙雙下降。這些價值觀可以在《美國憲法》和《獨立宣言》這些非凡的文件中找到,邱吉爾宣稱,《美國憲法》和《獨立宣言》是繼《大憲章》(Magna Carta)和《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之後,「第三個偉大的產權契約,英語國家人民的自由就建立在這個契約之上。」

宗教衰落的後果並不是人們相應地變得更加聰明和理性。正如英國作家、基督教護教學家斯特頓(GK Chesterton)所言(這與他的教導是一致的),「當人不再相信上帝時,並不是人什麼都不信了,而是什麼都信。」

人似乎天生就相信,相信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是如果上帝不再被信仰,就會被偽神和原始而愚蠢的信仰所取代。對於極左人士來說,以往的傳統做法是尋求對社會主義的普遍追求,比如,沿襲現在很少有人閱讀的馬克思《共產黨宣言》中的教條。

在此基礎上,又添加了一些明顯獨立且簡單易懂的教條,如「性別理論」或「批判性種族理論」。人們通常一開始會認為這些教條荒誕不經,但新馬克思主義建制派的力量最終確保了它們的可行性。直到那時,人們才意識到,在這一切的背後,有一個邪惡的目的。因此有人擔心,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早些時候單方面宣布的法令中,採用了性別理論,將破壞女性競技體育以及女性在公共場所的安全。

第二個因素與那些出於貪婪而自願加入新馬克思主義統一戰線的「真正信徒」有關。這些人就是列寧口中「有用的白痴」的繼承者,這些人甚至隨時準備出售共產黨用來絞死他們的繩索。

北京所提供的遠比列寧所能提供的任何東西都更具吸引力。共產黨定期展示一個真正的聚寶盆,財富讓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各界——工業、政治、學術、文化、媒體和體育界眼花繚亂。

即使意識到付出的必然代價是美國和西方的衰落,落入陷阱的人會成為俘虜,這依然很誘人。中共開出的條件很明顯,「我們可以讓你發財,但要小心。我們同樣可以很輕易地把這些拿走。」

第三個因素是新馬克思主義者在體制內的長征,尤其是學校和大學。這種情況經常發生,保守派當局甚至都沒有注意到。這確保了不斷增長的、被動接受型的聽眾的存在,一代人之後,這些人可能對其它東西知之甚少。這就是所謂的奧沙利文法則(O』Sullivan’s Law),法則以英國記者約翰‧奧沙利文(John O』Sullivan)的名字命名,他是撒切爾夫人的親信。

該法則稱,任何不是明顯右翼的組織或企業,隨著時間的推移都會變成左翼。

加上北京的財富、宗教的衰落和第一代人受教育程度的降低,這種傾向和吸引力對新馬克思主義左派來說是無法抗拒的。

教條精選

最近,由於我對川普(特朗普)總統任期的結論,我遭遇了新馬克思主義的教條——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攻擊。

概括地說,我的看法是,川普總統僅用一個任期就成功地扭轉了美國的頹勢,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意識形態和道德上。有人對我的結論進行了情緒化的攻擊,最後用一種似乎是現在標準默認的異化形式回答的:「你是個種族主義混蛋。」考慮到我的歐亞血統,這樣的回覆非常不恰當。

批判性種族理論只是美國大學裡流傳的眾多謬論之一,它最有力的支持者是民主黨。民主黨以前曾經強烈支持奴隸制和種族隔離,現在由一位總統領導,他本人曾是一位傑出的種族隔離主義參議員,在最近的競選活動中聲稱,任何不投他票的非裔美國人,不能稱自已是黑人。

所有這些和類似的謬論都是新馬克思主義武裝的一部分,旨在摧毀西方文明。

《時代》週刊最近披露,「重要人物」陰謀集團的目的不僅僅是要推翻川普,他們是由持這種信仰的人和億萬富翁的新馬克思主義者,組成的統一戰線。這也是為了確保沒有其他局外人敢剝奪他們沼澤的權力。聯合這個陰謀集團的是北京提供的聚寶盆和馬克思主義天堂,即使是以美國和西方的衰落為代價。

這些偽科學謬論悄悄地塞進了我們已淪陷的教學機構的課程中,不管是哪個政黨執政。(英國著名小說家)奧威爾式的官腔通常被用來限制話語中認可的思想。因此,使用「性別」(gender,文化、社會性別)而不是「性」(sex,生物學性別),就等於承認,是男是女不是由出生時就決定的,這是一個選擇的問題。現任總統大筆一揮就毀掉了婦女的體育活動以及婦女入廁的安全等問題,說明了這一做法的嚴重後果。

抵制他們的謬論就會被制裁,即使不是被法律,也會被社交媒體——《時代》週刊所稱的陰謀集團的關鍵成員所制裁。

當今的核心謬論是人類活動造成的災難性全球變暖理論,這個理論已經被證明是錯誤的。由於氣候暖化的停滯,官腔現在使用「氣候變化」代替「氣候變暖」。(我們不應該用這個說法,就像我們在表示「性」時不應該使用「性別」一樣。)

一位聯合國官員坦率地表示,全球變暖這個教條的真正目的是推行全球社會主義模式。

儘管北京承諾零排放,就像他們承諾不會犯下種族滅絕罪一樣,他們一直在嘲笑美國的衰落,中國去年新建的煤炭發電能力是其它所有國家總和的三倍多。

對於源自美國的新馬克思主義教條,北京有兩種應對方法。要麼給予他們名義上的支持,要麼忽略任何沒有好處的東西,大概包括社會性別理論,因為知道這樣做的好處有助於削弱西方。

如果你認為這些教條都是新的,那就大錯特錯了。

最近,總統拜登參加彌撒,悼念據說死於中共病毒(或死於其它原因)的50萬美國人,樂隊演奏了《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

但是,拜登恢復了川普總統之前未批准的90億美元的對外援助,這筆錢用於墮胎或殺死外國嬰兒。最高法院在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中,基於婦女選擇權的謬論,確認婦女決定是否繼續懷孕的權利受憲法保護(此判決等於承認美國墮胎的合法化)。有了這個先例,此後,約有3,000萬、多數是健康的美國嬰兒(黑人嬰兒不成比例地高)被殺死,並沒有樂隊為這些嬰兒演奏樂曲。

這個最老舊的武裝教條之一,現在被應用於人出生前甚至出生後,這表明了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內在傾向:只要方便,就可以隨時剝奪人的生命,在馬克思主義國家,可能奪走了一億多人的生命。

近年來,迄今為止,反擊新馬克思主義教條傳播,最有力、最有效的人是美國總統川普。在短短一個任期內,他就讓新馬克思主義統一戰線陷入了困境。他過去、現在仍然是對抗這種邪惡的堡壘。

他給美國人民和他們的朋友樹立了榜樣,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合法、愛國、和平地抵抗。

這就是為什麼《時代》週刊提到的陰謀集團想盡一切辦法把川普趕下台的原因,但是,他們阻止川普回歸和他的追隨者效仿他的企圖失敗了。

唐納德‧川普是對的。通過成功地再次確立美國偉大的理念,只要這樣,最好的將會到來。

原文:Donald Trump: Bastion Against Marxist America刊登在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大衛‧弗林特(David Flint,A.M.)是澳大利亞新聞理事會和澳大利亞廣播管理局的前主席,還是一位名譽法學教授。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