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觀】朝夕相對不識仙 只因輕慢失機緣

——蔣生與章全素 作者:小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9日訊】吳郡(今屬江蘇省蘇州市)有位蔣生,非常喜好神仙之道,曾跟道士學過煉丹術。二十歲時他離開家,在四明山下隱居,他很積極地修葺爐灶、燒柴生火,每天勤奮煉丹,然而幹了十年也沒煉出仙丹。

後來蔣生到荊門旅行,在集市上看見一個乞討的人,那人皮膚很難看,裸露著身體,病怏怏的,打著寒噤說不出話。蔣生可憐他,脫下身上的皮衣給他穿上,還說願意收留他作自己的隨從。蔣生問他家裡的事,那人說:「我是楚地人,姓章,名全素。老家在南昌,本有數百畝良田,但因為連年饑荒,我已經在荊江流落十年了。家裡的田地交給了官家,自己身體又有病,沒法謀生。如今能得到先生的憐憫收容,真是萬幸。」

蔣生帶著章全素回到四明山,繼續煉丹。章全素愛睡懶覺,貪圖安逸,蔣生經常因為這個打罵他。蔣生有一塊石硯放在几案上,有天章全素對蔣生說:「先生這麼喜歡當神仙,也煉了這麼久的丹。聽說人吃了仙丹,能化骨成金,這樣當然長生不老。先生煉的神丹,能讓石硯化成金子嗎?如能做到,我就認為先生是有道之人。」蔣生心知自己做不到,深覺慚愧,但口頭上卻用別的話搪塞過去:「你一個傭人,能懂得修仙這樣的事嗎?你在這兒胡言亂語,小心再討一頓打罵。」章全素聽了,笑著走開了。

過了一個多月,章全素從衣服裡取出一個小瓢,對蔣生說:「這個瓢中放著仙丹,能化石為金。我想借用先生的石硯,把仙丹放在上面,看看能不能變成金子,可以嗎?」蔣生性格比較輕率武斷,一聽就認定章全素口出狂言,罵道:「我學習煉丹十年了,都還沒參透其中奧妙,你一個傭人,有什麼資格和我談論這個?」章全素面露懼色,不再說話。

第二天,蔣生獨自去山水間散步,命章全素看家。夜裡回到家,看到章全素已經死了。蔣生用草蓆覆蓋章全素的屍體,準備給他做一副棺材,安葬到野地裡。撤走蓆子時,卻看到屍體不見了,只剩一套衣服鞋帽。蔣生很吃驚,心想章全素恐怕是神人異士,這時他發現几案上的石硯也不翼而飛,愈發感到驚奇。

又過了一天,蔣生看到煉丹的鍋具下發出光來,他想:「難道是我煉的仙丹在發光?」他從爐灰中找到了自己的石硯,硯台頂部都已化為晶瑩的紫金,原來這就是章全素的仙丹的威力。蔣生這才明白章全素是真正的有道之人,只恨自己有眼不識,錯失學道的機緣,越想越感到慚愧鬱悶。後來蔣生終究沒煉成仙丹,死在四明山中。

煉丹修仙,不是憑著技術、耐性就能成功的。蔣生能遇見章全素,其實是因為冥冥之中有神相助。他有志於修行卻不得其門而入,雖然鍥而不捨,但固執己見、心高氣傲,只以身分、外形衡量他人。或許在他看來,神人異士就該是仙風道骨、談吐深奧,怎麼會是一個粗鄙懶惰的乞丐?然而神佛度人並無定式,倘若只看表面,往往就會使人忽視內涵,錯失良機。

參考資料:《宣室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