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中美火爆開戰 趙立堅:只是開胃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0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19日,星期五,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一見面就開戰!中美會談火藥味十足,場面極度混亂!趙立堅:這只是開胃菜,重頭戲還沒到。

秦鹏:中美阿拉斯加會談經過兩天時間,今天正式結束。第一天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攻擊性的開場陳詞,讓世界感受了中共戰狼外交的「平視」到底意味著什麼。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週五表示,這只是「開胃菜」,那麼後面的「正餐」到底是什麼呢?

Sydney:世界嘩然、中共大陸媒體一片歡呼「中國已經不是那個中國了」。那麼,中國現在變成了什麼呢?中共這樣出招的目的是什麼呢?

還有,中美問題專家對此看法不一,有的認為談判破滅,也有的認為這將迫使美國政府重回川普路線,還有的人認為習近平在試探。接下去會怎麼樣呢?我們今天也來看一看。

一見面就開戰

秦鹏:今天,全世界的媒體,包括中國大陸的互聯網,都在熱傳,昨天美中最高層級外交官在阿拉斯加會面,開場就進行了激烈的言詞交鋒,氣氛很緊張,且一度很混亂。

Sydney:會前流程安排,開場白部分,先發講話的是美方布林肯與沙利文,接著由楊潔篪和王毅發表講話。

布林肯首先在開場白就直擊棘手議題,關切中方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為。等於直接先來一記重磅。

秦鹏:原本中共表明了是內政,不容談的。

Sydney:布林肯說「新疆、香港、台灣的行動,對美國的網路攻擊,對我們盟國的經濟脅迫。」「這每一個行徑,都會威脅到維護全球穩定,基於規則的秩序。這就是為什麼它們不只是內部事務,也是為什麼我們今天有義務在此提出這些問題。」

秦鹏:不過,接下去的場面,高潮就開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無視開場白2分鐘的規則,硬是發表了長達近17分鐘的戰狼式講話,中間完全沒有翻譯,令美方相當錯愕。

Sydney:中美4名高級代表的「開幕記者會致詞」時間,預設是1人2~4分鐘,先講話的布林肯與沙利文,總共不到10分鐘;但楊潔篪,卻滔滔不絕一個人一路痛罵美國長達近17分鐘。而且中間完全沒給翻譯空檔,就自己一個人自顧自地說。

沒有翻譯這件事也很奇怪,楊潔篪硬是講了16分鐘多,中間完全沒有翻譯,到了最後楊潔篪還示意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說兩句」,連翻譯都不顧。

秦鹏:長達16~7分鐘不翻譯,其實也進一步顯示出,中共這麼一齣戲,是演給中共國內看的,表現戰狼外交,給老百姓打雞血。因為一翻譯一停頓,就氣勢弱了,而且中國大部分老百姓哪裡聽得懂英文啊,所以乾脆就一股腦說完。

Sydney:他這也逼得後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要求再次發言,雙方互不相讓。本來記者以為結束要離開,美方叫住記者,請記者繼續拍攝。布林肯就說:「鑑於你們的超時言論,請允許我在開始會談前補充我的一些意見。」

秦鹏:是。結果後來布林肯「補充完意見」,大家以為要結束了,楊潔篪又開始講話,又是一陣罵。後來又讓王毅補充。結果會議超過了原定兩個小時。

Sydney:楊潔篪在他的自顧自獨白中,說:「美國在講什麼普世價值,什麼國際輿論的時候,想想自己心裡是不是踏實,因為你們不能代表。你們只能代表美國政府。」

秦鹏:但後來布林肯回嗆說:「在我擔任國務卿的短短時間內,我已經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近100位政府官員進行會談。正如我所指出的,我剛剛首度訪問日本和韓國。我必須跟你說,我所聽到的,與你描述的完全不同。」

Sydney:也就是,美國的聲音與國際盟友、國際大部分聲音是一致的。布林肯講完後,楊潔篪就開始飆罵了,說「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

秦鹏:他還說「甚至在20、30年前,你們就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因為中國人是不吃這一套的。」

Sydney:哇,這火藥味真濃。這個對話你認為怎麼樣?

秦鹏:我們在昨天的節目中,其實已經說了,雙方這一次會談,表演給國內的成分大於實際談判。中共希望展現決不妥協的姿態,美國新政府想要展現對中共強硬,不弱於川普政府。

美方在會談之前,用了八招來羞辱和圍堵中共,特別是會談前要求必須先檢測病毒,不管飯,這讓中共感覺到冷遇和敵意,用王毅這一次的話說,非待客之道。此外,美國還在印太做了大量工作,圍堵、遏制中共的味道濃到了老遠就能夠聞到。

而且,在會談議題的設置上,美方還說了香港、新疆等人權問題必談,這對中共來說,是屬於堅決不肯改的地方,就是說它要對中國人民耍流氓和迫害到底。那麼從技術角度來說,中共就採取了這麼一招,通過公開演戲、耍流氓,倒打一耙的方式,把戰火和目標引入到美國這邊,拚命指責美國,讓美方被動防禦。

Sydney:布林肯當然也有反擊,引述拜登當時還是副總統訪問中國時曾說,「跟美國對著幹沒好處,現在仍是這樣。」

秦鹏:從技術角度看,我看到有評論對布林肯表示讚揚,比如印度富來明大學副教授劉奇峰先生,他說:「我覺得布林肯這樣的回應是好的,引述老闆拜登總統,也回了一招這是好的。美國從頭到尾扣緊一個主題就是,我們從盟友聽到的,跟你講的是不一樣的。從頭到尾強調盟友,我們是一個進步的,有錯會改正的強權,跟你們單邊獨幹的形像不一樣。」

不過,我覺得布林肯他們還是弱,如果換了蓬佩奧,一定直接甩手走人了。

蓬佩奧的時候,楊潔篪和蓬佩奧會談,是什麼姿勢?點頭哈腰,生怕得罪了吃不了兜著走。為什麼呢?中共這些官員包括楊潔篪的女兒在美國呢,還有大量財產,制裁到頭上不好玩。

蓬佩奧時期跟布林肯時期 中共態度為何大變

Sydney:蓬佩奧時期跟布林肯時期,為什麼中共態度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呢?

秦鹏:我們從中共角度來說,有內外部的多方面原因。

過去一年大瘟疫,世界受到重創,包括美國到很多州現在還採取了封城狀態,生產、生活受到很大影響,相對來講中國雖然GDP也幾乎沒有增長(增長是改了2019年數字),但是靠著疫情經濟,和世界工廠的地位,還是此消彼長體現了優勢,中共和WHO掩蓋疫情雖然受到挑戰,但是也算有驚無險地渡過了,他們也認為拜登政府不會追究了,所以,中共這邊信心大增。

用習近平的話說,東升西降,可以平視世界了。這其實也必然會表現成戰狼模樣,因為中共永遠是實力不足時候裝孫子,實力增長時候裝大爺。不懂得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需要平等尊重。

從外部來說,中共以為美國新政府不會對他們那麼強硬,所以就想通過這個方式來試探一下底線。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沈榮欽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從楊潔篪的訓話到拒絕加國人員出席兩位被關押麥克的審判現場,都是奧巴馬到中國訪問的時候,在杭州機場被中共羞辱的2.0版,美國如果像奧巴馬受辱後仍在為北京說話,就只能令中共得寸進尺。

西方人即使是中國專家也難以真正理解中共的狡猾之處,為何像川普這樣強硬卻能獲得北京的禮遇。習近平這次的出招,是對拜登政府最大的試探,拜登的回應方式,將決定未來四年中共對付美國政府的基調。

中共不顧外交禮節 直嗆大白話

Sydney:這個中美雙方的互嗆,很耐人尋味。不過這次看到,中方講話很沒有禮貌,簡直不顧外交辭令地大罵起來。中共外長王毅批評美國過去幾年對中國「無禮打壓」,說「美國的這個老毛病要改一改了」。王毅還批評美國在本次高層會談之前就香港問題再次宣布制裁,稱「這不是正常的待客之道」。

楊潔篪也說了很多重大外交場合不常出現的大白話,比如:「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還說「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用了「洋人」一詞。

秦鹏:「洋人」是外交場合非常少見的用詞,在中國,洋人很多時候還帶有特定的政治含義。特別指那些在近現代從海上來中國,開始了中國半殖民地歷史的西方列強。

中共在這個地方是販賣民族主義情緒。中共的老祖宗之一,前蘇聯的締造者列寧說過:「每當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出現重大危機的時候,愛國主義的破旗就又散發出臭味來。」

這些年來,中共社會主義制度破產,中共官員貪腐、包二奶把資產轉移到國外,所以,為了維護統治,要靠鼓吹制度優勢實際上是罩不住了,所以,中共就經常祭出民族主義的大旗來,因為很多中國人還是分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所以屢試不爽。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楊潔篪和王毅在中美高層會談中的強硬大白話,因為罕見地出現在外交場合,所以被認為更多是說給中國國內聽眾的。

中共官媒一片叫囂

Sydney:現在有中共官媒歡呼:在中共在這次會談中的「硬氣」是國家崛起、民族復興的證明,「中國已經不是原來的中國」,「中國花了120年才走到了今天」。先不論是硬氣或是蠻橫無理,你怎麼看官媒現在這個說法?肯定很多中國人現在也是這樣想的。

秦鹏:這個120年要分開。其中1937年,日軍侵華。1945年抗戰勝利,中共發動內戰。1949年中共竊取政權。1978年瀕臨破產之後,中共為了拯救共產黨才改革開放。

但實際上很多人不知道,中國1949年之前,是又改革又開放的,本來就是一個與世界接軌的國家嘛。上海是當時遠東聞名的世界金融中心。而天津一個市的GDP就相當於當時的日本全國。結果都被中共給毀了。日本也在戰後迅速超過了中國。所以,120年屈辱史的說法本來就是中共騙人的把戲。是虛假的歷史。

Sydney:中共有沒有可能在虛張聲勢?

秦鹏: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習近平喜歡戰狼外交,要亮劍,要平視世界,所以中共外交官也就一個個變成了戰狼。

趙立堅:這只是開胃菜 後面正餐才是重頭戲

Sydney:我們看到還有一消息,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今天在例行記者會上,也講到了正在進行中的中美會談。他是說,在開場白環節,雙方出現激烈交鋒,是因為美方不遵守約定,挑釁在先。他表示,這不是中方的初衷。咦?不是楊潔篪先超時講話的嗎?

秦鹏:倒打一耙。黨是成熟的流氓。

Sydney:趙立堅說,美方開場白嚴重超時,還對中方內外政策無禮攻擊指責,挑起爭端。他表示中方是帶著誠意應邀去進行「戰略對話」,中方代表團不僅感受到了阿拉斯加寒冷的天氣,也感受到了美國主人的待客之道。這次開場白,只是一道「開胃菜」,後面還有「正餐」,才是重頭戲。

秦鵬,你怎麼看?而且他又用了「戰略對話」這詞,不是之前有過爭端嗎?

秦鹏:坦率講,我認為「戰略對話」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從布林肯他們的角度說,不喜歡這樣的詞。美方一直不叫「戰略對話」,而是叫「高層對話」,因為美方認為,只有和盟友的對話才能叫「戰略對話」。

Sydney:趙立堅還稱,希望在之後的閉門會議中雙方能充分溝通交流,能夠通過此次對話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軌。你覺得這個閉門會議,有什麼看點?這只是「開胃菜」,那麼後面的「正餐」到底是什麼呢?

秦鹏:中共是實用主義,需要下跪的時候就下跪,毛澤東到重慶會談的時候就曾經兩次高呼「 蔣委員長萬歲!」。他們肯定不是到美國來演戲純粹要面子的。當然是演完戲之後,閉門會議期間,就開始務實地談一些具體的話題。《華爾街日報》之前披露過,中共至少會向美方提出三大具體要求。

第一,撤銷出口限令,包括撤銷對通訊設備製造商華為和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的制裁;

第二,撤銷對中共黨員、中國學生和中共官媒記者的簽證限制;

第三,撤銷關閉中共駐休斯頓領館的決定;

而且,中共這邊,還希望在貿易、氣候和疫情方面和美方合作。它們知道拜登政府在這些方面有求於中共。

Sydney:確實是這樣。前面看起來是很激烈的言語交鋒,但是今天下午,美中首次高層會談結束後,布林肯和沙利文召開記者會,布林肯說,美方向中方提出了新疆、香港、西藏、台灣和網絡攻擊這些話題時,「得到了(中方)防禦性的回應。」

但同時,他說,「在這幾個小時裡也就一些廣泛的議程進行非常坦誠的對話,比如:伊朗、朝鮮、阿富汗和氣候問題上,我們的利益上是有交集的。」布林肯話鋒一轉,又談到了美中雙方可以合作的領域。

秦鹏:是。我們剛說過,布林肯的風格和蓬佩奧也是不一樣的,也有點實用主義。我之前喜歡用屠龍派和馴龍派比較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拜登政府這邊缺乏一個合力,實際上氣候這個問題會削弱美國,最大的得利者是中共。

此外,我看到沙利文也說,原本預計到對話艱難,通過這次對話將讓我們重新思考討論內容。他說:「我們之前就預計到會在廣泛議題上進行強硬和直接的會談,現在就跟我們預計的一樣。我們有機會闡述我們的優先事項和意圖,並聽取中方的優先事項和意圖。」

新一屆美國政府對中共的邪惡本質還缺乏一個認識過程。所以,這一次,讓楊潔篪他們給表演一下也好,希望他們能夠清醒一些。

談判破滅還是有望合作?

Sydney:中美問題專家對此看法不一,有的認為談判破滅,也有的認為這將迫使美國政府重回川普路線,還有的人認為習近平在試探?

秦鹏: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形容,這次會談被認為「徹底失敗」,雙方誰都沒有獲益。她稱,從雙方事前的強硬言論,已能預計會談可能演變成互相指責及提出要求。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認為,這種衝突的會議後,兩國在短期內的合作機會不大。他說:「雙方距離有共識是非常遙遠的,這次的目的只是雙方把彼此的『紅線』,按政策優先的利益順序,儘可能都列出來,建立日後互動的基礎。與其說是工作​​會議,不如說是各自增強信心的措施。目前在個別議題上不會有實質的影響,會議只會幫助拜登政府繼續確定川普與蓬佩奧時代的強硬路線,將會是拜登政府跟中國談判的基礎。」

宋文笛還形容,這次會議是帶出美中價值差異的「分水嶺」,又表示布林肯在會議前積極與盟友互動,是希望中國認清,美國與一眾盟友相當團結,共同幫助美國在世界上鬥中國,和中國作後續談判時儘可能「團進團出」。

不過,我認為他的看法只是部分正確,因為我剛才說了,中共和布林肯他們都有實用主義的一面,所以是可能達成一些妥協的。但是他說的盟友方面的團進團出,我們倒是值得關注。我看好印太的四國關係,澳大利亞、印度、日、美、韓圍堵中共的態勢已經形成。後面發展,我們會持續關注。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